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完結篇——晏晟睿的溫柔  
   
續:完結篇——晏晟睿的溫柔

淡淡異常的氣氛籠罩著,嫣嫣睜著杏眼,略帶一絲嬌羞,下意識地一抬手,懷里的*兔子蹭在了晏晟睿臉上……

"檸檬你別這樣看我啊,我會暈的,你的眼睛帶電……"嫣嫣柔嫩的聲音軟軟的,心頭微微慌亂,他的靠近,他的注視,會讓她莫名心跳加速.+頂+點+++23wx+

晏晟睿一聽這話,愣住了,隨即噗嗤一笑,沒好氣地將*兔子拿開,手指在她鼻梁上刮了刮:"什麼呢,你這丫頭就是愛調皮."

嫣嫣吐了吐舌頭,低聲嘟噥:"我可沒亂,真的帶電……"

"別轉移話題,我問你呢,是不是你叫傭人給我送宵夜的?"

"你猜啊,你是最聰明的檸檬,你猜不到嗎?哈哈……"

"好吧,你這麼,等于就是默認了."

"才沒有呢,我沒有默認……哼哼."

這丫頭嘴上倔犟,可眼睛在笑.兩人先前那種不理不睬冷戰的氣息,就這樣無聲地消失了.

她的一縷發絲,被晏晟睿撩起纏繞在指尖,這親昵的動作,使得她白嫩的臉變得緋……她很喜歡這樣甯靜溫馨的氣氛,喜歡聞他身上清爽的男子氣息.

晏晟睿心里也是很舒暢,不知怎的,知道宵夜是她讓傭人送來,他就感覺心大好,這比起下午和晚飯時的緒,簡直是一個天一個地.

柔和燈光下,這麼近距離,他能看到她臉上幾乎令毛孔的肌膚有多麼晶瑩剔透,她澄藍的眸子流光溢彩,水汪汪的大眼好像會話一般,還有她身上的味道,是清香的檸檬味.

晏晟睿心底微微一動,蔓延著一絲絲異樣,吸吸鼻子,湊近了她的秀發:"這是檸檬味的洗發水嗎?我記得家里沒有這種味道的,是你自己買的?"

著,他就在她頭發上嗅嗅,將這柔軟的卷發捧在手里,低頭那一瞬的溫柔,讓嫣嫣一下子呆住了,心如鹿撞,突突突地亂跳.

他怎麼好像隨時都帶電?不僅眼神有電,他的手,他的臉,他渾身上下都有點……可憐她的心髒,此刻有點受不了,好似有酥.麻的電流從他修長的手指傳到她身上.

看她俏麗的臉頰染上霞,嬌豔欲滴,美不勝收,他突然腦子一熱,興起了逗她的念頭……

"嫣嫣,你是怎麼能減肥成功的?我記得上次見到你,你還是個滾球身材,後來怎麼做到減掉40斤肥肉?難道,是有了喜歡的人,所以讓你充滿了動力?"

這半開玩笑的話,含著幾分好奇,確實晏晟睿在聽到嫣嫣唱那首歌時就曾想到過,她是否有了戀愛經驗,否則怎麼唱得那麼好?

嫣嫣是誰啊,魔女肉墩兒,從到大跟晏晟睿都是棋逢對手的,此刻,她也笑得很神秘,既然他在試探,她難道不會麼?

"嘻嘻……檸檬,如果我真有喜歡的男生,你會怎麼樣?"她亮亮的藍眸眨動,懷著一點希冀和期待.

晏晟睿深不見底的墨眸閃了閃,目光柔軟了許多,溫熱的大手輕撫著她的後腦勺,就像時候那樣……

嫣嫣覺得,他興許會點感性的話吧,在這溫柔如水的眼神里,她都醉了.

可是,誰知道晏晟睿卻:"你如果真有喜歡的男生,一定要第一個告訴我,我真是好奇,哪個不怕死的,竟敢喜歡你?不怕被你欺負的人,這世上絕對不多,我對你未來的男朋友深表同."

這子得好認真,嫣嫣聽了,怔了怔,然後反應過來他這是在陶侃她呢!

"好啊,檸檬,你取笑我?我哪有欺負人,我最老實了!"嫣嫣輕笑著在他肩膀上拍打,而他已經跳開,還不忘補充一句……

"你被惹毛了就要動手的,哪個男人敢娶你,這太需要膽量了!"

"你……檸檬你別跑,你過來,我保證不打死你!"

"看吧,又要打人了……哎……"

"你還跑!"

"你追我呀,有本事你追到再……"

"……"

兩人嬉笑打鬧,在臨睡前都有了一個愉快的心,好像是卸下了沉重的包袱.回想起半天冷戰的時候,那滋味特別難受,再也不想冷戰了,只想開開心心地相處,因為,兩人都發覺,雙方對彼此的影響,遠遠超過了自己的想象.

嫣嫣躺在chuang上,嘴角的笑意一看就是羞澀又甜蜜的.她還在想著剛才在走道上,晏晟睿撫摸她頭發的時候,那種感覺太美妙了.即使是時候習慣了的動作,可現在卻有了截然不同的感受.時候是溫暖,現在是溫.

嫣嫣越發地鼓勵自己,要有信心堅持下去,一點一點讓晏晟睿從"兄妹"這個觀念里轉變過來.

就在嫣嫣出神之際,有人在敲門,是他.

晏晟睿穿著睡袍進來了,嫣嫣有點緊張,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什麼特別的話要嗎?

"嗯,我是來告訴你,明天不准穿緊身衣去學校……"

他淡淡的口吻里,含著一絲不容反駁的霸道.

"呃?"嫣嫣愕然,怎麼他還在惦記著這個事?

"咳咳……你穿緊身衣真的不好看,不適合你,跟你的風格太不搭了.你好歹也是文萊公主,在服裝造型方面,你一直都很品位的,怎麼這次失誤了,選擇緊身衣,不明智.這樣吧,我幫你看看你穿什麼衣服去學校比較合適."晏晟睿自顧自地著,狀似漫不經心,走到嫣嫣的衣櫃旁邊,果然開始為她挑選衣服.

他拿出了一條淺藍色牛仔褲,瞧了瞧,然後搖搖頭,放回衣櫃.再拿出一條寬松的休閑褲,配上一件短雪紡.這都是很規矩的款式,不露腿不露肩膀更不露胸,可以是相當保守了.

晏晟睿很滿意,俊臉上掛著笑,指著自己挑選的衣服:"你穿這樣出去吧,簡約大方,跟你的氣質最搭配了.最好是能戴上美瞳遮住你的藍眼睛,再戴個眼鏡,就像你剛回來那時候,再用深色的遮蓋膏塗一下臉……"

完,一回頭,只見嫣嫣鼓著腮瞪著他.

"怎麼了?"

嫣嫣撅著嘴嘀咕地:"你啥意思啊?叫我又扮丑?我剛回來那是想給你個驚喜,才會扮丑進學校,現在我都已經住在你家了,我還需要再繼續扮丑嗎?"

晏晟睿劍眉一挑,大刺刺地:"對啊,我都知道是回來了,你是什麼外型和打扮,這重要嗎?"

他是不會泄露內心真實的想法……那就是,他覺得嫣嫣扮丑更好,起碼他不用擔心那些不懷好意的男生打她主意,尤其是那個什麼花花公子程思翰.

"可是,檸檬,你怎麼犯傻了?我都已經恢複真面目,全校都知道是我,我再扮丑也沒有作用啦."

"……"晏晟睿蹙眉,對啊,他忽略了這一點.

"算了算了,總之,你眼睛擦亮點,不要被那一群男生給蠱惑了,他們不合適你."晏晟睿不經意地脫口而出,也沒發覺這話多麼有意思.

"不適合我?"嫣嫣眨巴眨巴眼睛,滴溜溜一轉:"那你覺得什麼樣的男人適合我呢?"

"這個嘛……當然是老實誠懇的男人適合你了.你以前沒談過戀愛,沒經驗,所以必須得遇到對你真心真意的男人.假如對方是看上你的外表或家世背景,很可能就會在感上打折扣了,一旦產生利用的心態,對你,將會是很深的傷害."晏晟睿的表變得嚴肅了,他確實很為嫣嫣擔心,她的出身,注定了她這輩子的不平凡,加上她又是那麼優秀,耀眼,越是這些她的優勢,越容易為她招惹到別有用心的男人.

嫣嫣能感受到他的話里那一份關心,她也被勾起了一點不快的緒,只因為,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得很對,他的擔憂,是必要的,也是她心底一個結……皇室,是她不可割斷的背景,也是她人生一個卸不下的包袱.在外人看來,她是公主,是榮耀和尊崇,但她自己卻向往著常人的生活.

她皺眉的樣子,讓晏晟睿心底泛起一縷疼痛,輕輕的長臂一攬,將她的肩頭摟著,一聲低不可聞的歎息:"丫頭啊,真希望你能一輩子都無憂無慮,做個快樂的公主……你放心,每一個接近你的男人,我都會嚴加查看.不會讓意圖不軌的人傷害你一根頭發.你是我們大家的寶貝,誰若是敢傷你,我向你保證,他的下場一定會很慘!"

最後那句話,他的表又是一變,一閃而逝的狠厲與威壓.

嫣嫣只覺得鼻子發酸,胸臆里酸脹得很,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腰,腦袋搭在他肩膀上,軟糯的聲音:"還是我的檸檬最好啦……"

"這是必須的,誰讓你是肉墩兒呢,保護你,是我從就養成的習慣,我想,這輩子是改不掉了,無論你嫁給誰,這一點,都不會改變."他柔柔的聲線裹著如宣誓般的話語,輕飄飄鑽進她耳膜,震蕩著她的心.

她抱得更緊了,心里有暖流在流淌,難以喻的感動,與愛無關,只是在為她和檸檬這份堅定不移的義而動容.

歲月無,多少兒時的純真都被時間所消磨,摧毀,而她和他,將會是永遠的肉墩兒和檸檬,無論過去多少年,彼此守護的心意,堅若磐石.

就這樣,晏晟睿留在嫣嫣房間里,兩人著聊著,直到她沉沉睡去,他才又將厚厚的毛毯鋪在她chuang邊……這是為了防止她晚上睡著了之後會滾下去.

chuang夠大,可他卻怎麼都不放心,非要鋪上毛毯才行.因為他見識過嫣嫣睡熟之後的樣子,滿*鋪翻滾,睡下去時好好的,可能一會兒的時間,腦袋就不枕在枕頭上了,然後開始身子橫著睡,斜著睡……他見過她連人帶被子一起滾到地板上,所以這幾天他其實每晚半夜醒了就會過來看看.

這份細致的關懷,是親麼?他自己懶得去深究,總之,他很樂意這麼做,這就像是本能,自然而然的舉動.

夜色像一張藍黑色的大網,悄悄地籠罩了整個大地,月亮昏暈,星光稀疏.夜幕低垂,白天的華麗已經失去了光彩,掩蓋在陰沉中.似乎……陰謀多數都是在黑夜中釀成.

===========

夜深了,萬籟寂靜,在城市的另一端,某郊外別墅.

窗前的影子被拖得長長的,沉悶地抽著煙,那繚繞的淡淡煙霧里,朦朧的臉部輪廓,看不清楚這人的長相.但卻能感到這屋子里有股冷意從這男人身上散發出來,他渾身如同千年寒冰,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一種令人窒息的森氣.

站在他不遠處的一個中年男人,此刻低著頭,時不時用子擦擦自己額頭上的冷汗,話的聲音已經在極力控制了,卻還是隱隱透出絲絲顫抖.

"老板……這……這子的運氣太好了,我們已經在陸媛喝的飲料中加料,讓她拉肚子進了醫院,可誰都想不到晏晟睿竟然能找到一個比陸媛更好的嘉賓."

聞,那個抽煙的男子低低地冷哼一聲:"這麼,事沒成功,要怪那個突然冒出來的嘉賓了?不是你們辦事不利,只是晏晟睿有點意想不到的運氣,所以,你們不必受到責罰,是麼?"

冷,字字句句都將寒意滲進人心里,這麼好聽的聲音,真是有點暴殄天物.

中年男人腳有點軟,被男子逼人的氣勢所震懾,只能訕訕地笑著,但卻伸手抹了一下額頭的冷汗.

抽煙的男子微微側頭,隨之那深沉如潭的眼眸竟隱泛幽光:"這次就先記下了,但你要明白,我不是每次都這麼好耐心.晏晟睿辦學校,開音樂會,混得風生水起,我不想看著他繼續這麼得意,我要看到的是什麼,你該很清楚,不需要我再重申了."

中年男人暗暗叫苦,忙不迭地點頭哈腰:"是是是,老板,我們絕不會松懈的,請您等著我們的好消息."

"嗯,晏晟睿的運氣不會一直這麼好,只要你們夠機靈,總會找到機會的.等他身敗名裂的那天,你們就可以拿著錢去國外瀟灑了."男子鷹眸里掠過一道狠色,幽芒更加深沉,整個人就象是索命的修羅般,殘忍,嗜血,帶著毀滅的氣息……

中年男人手心都在冒汗,這股壓迫的氣勢真讓人受不了,不由自主地想要臣服于他……

這人不知道晏晟睿到底跟眼前的煞星有什麼過節,但他知道晏晟睿是什麼人——晏家的少爺,誰敢動?

可偏偏有人敢在老虎頭上拔毛,明知道晏晟睿是誰,卻要如此去算計,那該是有多大的仇恨和決心?

要讓晏晟睿身敗名裂,不就等于是讓晏家名譽掃地麼?敢這麼做的人,絕不是等閑之輩.

抽煙的男子究竟是什麼來頭?為什麼要這樣做?他不敢問,他只知道,這件事成了之後,他就可以拿著巨額酬勞,帶著妻兒去國外,再也不回來了.

半晌之後,這別墅里只剩下主人一個了,中年男人已經離開.

在他走之後,房間里的燈才亮了起來,窗前站著的男子,手拿著一張照片,臉上的表跟先前的陰冷相比,判若兩人.

照片上是一個甜美可愛的女孩子,她笑得很開心,氣質陽光活潑.然而,這樣的笑容,卻是這男子久違的溫暖了.

男子刀刻般菱角分明的臉上露出一抹陰騖,低喃著:"晏晟睿,你憑什麼活得這麼好?你應該下地獄才對.既然上天不公,那麼,我會代天行罰,親手,將你推到地獄……"

即使是這麼自自語,也有駭人的陰寒氣息充斥在空氣里,這是一個充滿了戾氣的男人,他就是為了晏晟睿而來,為了看到晏晟睿從神壇倒下,被踩踏,被摧毀!【是誰要害檸檬呢,還有什麼精彩的劇發生?明天繼續啦】

上篇:續:完結篇——冷戰了     下篇:續:完結篇——起沖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