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完結篇——心痛的滋味  
   
續:完結篇——心痛的滋味

聽似淡淡的幾句話,對嫣嫣來,卻是猶如鋼針紮在心上,冰冷,刺痛.頂點(23)(wx)

醫務室里的氣氛一下子就降到零點,那位醫生似乎也察覺出了不對勁,便不再開口話,悄悄地去角落里做事了.

嫣嫣此刻,心里的酸澀在翻湧,但倔犟的她,不會在外人面前流露出異常,只是她的手緊緊攥著,身子有著不易察覺的輕顫.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剛才聽到的,那是晏晟睿對她的話嗎?

他的責備,和他對紀雪薇的呵護,這鮮明的對比,讓嫣嫣難以接受,可又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他很在意紀雪薇.

晏晟睿凝視著嫣嫣,她咬唇的樣子,讓他不由得心里一緊,可他卻沒有表現出來,反而是神越發冷冽:"雪薇現在需要休息,你如果沒什麼事,就回去上課吧."

噗嗤……嫣嫣仿佛聽到有什麼東西破開心髒的聲音,疼痛,再次升級.

他竟開口趕她走?

這一刻,嫣嫣只覺得眼前的晏晟睿忽然變得不認識了,陌生了.她甚至產生一種錯覺……這真是檸檬嗎?為什麼,曾經那個對她*溺和疼惜的人,現在卻好像不認識了?他的關愛,都給了紀雪薇麼?

嫣嫣臉上的肌肉變得僵硬了,勉強扯出一縷笑意,卻是比哭還難看.

"晏晟睿,你是在怪我……怪我讓你的雪薇受到了傷害?"嫣嫣咬牙出這些話,自己都感覺十分艱難.

晏晟睿默然,嫣嫣的心卻在不斷往下沉.

紀雪薇輕輕拉了拉晏晟睿的胳膊,綿軟的聲音:"晟睿哥,算了……這件事,不怪她,是我自己多事,還有我這身子……不爭氣."

紀雪薇這泫然欲泣的樣子,楚楚可憐,實在是讓男人心疼不已.而她這麼,也會顯得心胸大氣.

晏晟睿一低頭,眼神變得溫柔,聲音更是柔軟:"別傻話,你已經做了手術,現在只是在恢複期,好好調養就行了."

"嗯……"紀雪薇乖巧地點頭,鳥依人般靠在他身邊,看上去真像是一對恩愛的侶.

這一幕,讓嫣嫣更加難過,看著晏晟睿對紀雪薇這麼溫柔,她就感覺胸口在發燒,有一股子火苗在亂竄,焚燒著她的理智.

轟……嫣嫣腦子一熱,譏笑著:"我總算是明白了,柔弱的人才更能博得同,紀雪薇,我就問你一句,今天你這麼在食堂里跟我一桌吃飯,是巧合嗎?"

紀雪薇聞,臉色一變,怒氣立刻浮現:"你什麼意思?有話就直,別拐彎抹角的."

嫣嫣冷笑一聲,長腿一邁,往前跨了一步,居高臨下地注視著紀雪薇,凌厲的眼神極具鋒芒:"我的意思已經很明確了,知道一句古話嗎?事出反常必有妖,今天這件事,看似是你在幫我,可我怎麼現在卻覺得好像有點不太對勁?你在學校里吃午飯的時間很少,今天食堂里也並非只有我坐的那張桌子有空位,你卻偏偏要坐下來,當時我沒看出異常,但現在結合著程思翰的出現,難免讓人產生某些聯想."

這下,紀雪薇徹底被激怒了,一張臉瞬間漲,胸脯不斷起伏,指著嫣嫣,憤怒地呵斥:"你太過份了!我站出來幫你,本不指望你會感謝我,可是你怎麼能含血噴人!你……"

話還沒完,紀雪薇已經呼吸急促,咳嗽個不停,旁邊醫生趕緊地過來看看,不滿地數落嫣嫣:"她是病人,你別刺激她……"

晏晟睿的臉色更黑了,站起身來擋在嫣嫣和紀雪薇之間,沉沉地:"夠了,這件事到此為止,我不會再責怪你,你也不要再氣雪薇,她不像你這麼活蹦亂跳的,她現在還很脆弱.你走吧,雪薇要休息了."

嫣嫣呆若木雞,她忽然覺得,眼前的紀雪薇這副柔弱的樣子就是女人最好的武器吧.以至于這件事分明就是有蹊蹺,而晏晟睿卻選擇了忽視,並且更加呵護紀雪薇了.

呵呵……別氣她?

嫣嫣心口堵得發慌,他可曾知道,她現在有多氣?難道就只有紀雪薇才重要麼?為什麼會這樣?原因竟是她比紀雪薇更健康,所以她能承受,所以他才覺得紀雪薇更需要保護?

嫣嫣的視線停留在晏晟睿臉上幾秒,之後毅然轉身,頭也不回地跑了……是跑的,她一刻都不想再看到他和紀雪薇親昵的畫面,她會無法呼吸,她會死的!

一口氣跑到林蔭道旁邊的草坪,嫣嫣這才停了下來,靠在一棵大樹旁,急促地喘粗氣……不是跑累了,而是緒太激動.

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氣憤,還混雜著劇烈的疼痛,這是什麼感覺?難道就是愛你所謂的傷害麼?

是,他的態度,他的行,他對紀雪薇的愛護,都讓嫣嫣心如刀絞!

不……這個人不是檸檬,她的檸檬怎麼會這樣對她?可是,她的檸檬在哪里呢?是不是死在了時間的河流里?

嫣嫣不想哭,她不是愛哭鬼,可是,為什麼此刻就是有種想要嚎啕大哭的沖動,想要將身體里的悲憤都發泄出來!

她做錯了什麼?她有錯嗎?為什麼他對她,只有責怪?

如果非要她哪里錯,或許就是錯在她不夠柔弱.

嫣嫣一向很獨立,堅強,人也聰明伶俐,加上從在皇宮里就開始練習防身自衛術,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單獨面對兩三個男人的攻擊,只要對方沒有致命武器在手,她都能輕易擺平.誰想要傷害她,確實很有難度.

然而,紀雪薇跟她卻是截然相反的.紀雪薇身體不好,連健康都算不上,哪里還會有自保的能力.所以,當兩個女生並列在一塊兒,晏晟睿當然會覺得紀雪薇才是最需要保護的那一個.在他看來,程思翰和鍾冕,對嫣嫣根本連威脅都談不上.

嫣嫣憤憤地咬牙,一拳頭打在樹干上:"晏晟睿,你太混了!"

嫣嫣想起那晚在她臥室里,晏晟睿曾過不會讓她受到傷害,當時她感動得差點哭了,可今天,讓她感到受傷的人,卻是他啊.

極度憤怒之後,嫣嫣的眼角卻濕潤了,腦子里揮之不去的是紀雪薇依偎在晏晟睿身邊的畫面.

粉.嫩的臉布滿了淚痕,嘗到了傷痛的滋味,好苦……

驀地,一只男人的大手出現在了她的視線,手掌上還有一張紙巾.

正沉浸在傷心中的她,眼睛忽然亮了,驚喜地回頭:"檸……"

最後那個字沒喊出來,因為她看清楚了,眼前的男人不是晏晟睿,是個陌生人!

一瞬間,嫣嫣的心又沉下去,失望寫在臉上,悶悶的鼻音問:"你是誰?"

這是一個高大健碩的男人,有著刀刻般菱角分明的五官,挺直的鼻梁上夾著一副金絲眼鏡,氣質沉穩儒雅,微微上翹的嘴角噙著溫和的笑意,紳士地沖著嫣嫣頷首:"我是看見你在哭,我想,你或許需要一張紙巾."

他的手攤在半空,普通的紙巾,卻有一種難得的溫潤.

嫣嫣下意識地蹙起了眉頭,警惕之心還沒放松:"你是學生?可是看起來不像啊,大叔."

男人聞,先是一愣,隨即啞然失笑:"大叔?我有那麼老嗎?我今年才剛三十歲而已.我不是學生,我只是路過這里."

"……"嫣嫣打量著他,並沒有為他英俊瀟灑的外表所迷惑,她的眼神很清澈,平靜.

"好吧,謝謝你,不過這紙巾,我還是不需要了……"

"你是怕紙巾有問題?"男人一針見血地戳穿了嫣嫣心頭所想.

"呃……"嫣嫣有點不好意思,可她確實這麼想的.即使對方一片好意,但她絕不會輕易接受的.對她來,安全防范,是第一位.

男人眼尖,瞄了一眼她的手腕,笑意更深了:"這位……妹妹,你手腕上的東西是可以測出有毒物質的,測測這紙巾吧,因為你現在哭得像只花貓,是該擦擦了."

囧……嫣嫣反手抹一下眼角,靈動的眸子一閃,按了按手腕上的設備……這個可以是手表羅盤和手機,也具測試有害物質的功能.

果然,檢測一下紙巾,沒問題.而她也感覺自己臉上黏糊糊的,確實是擦一下更清爽.

雖然是陌生人,但卻讓在嫣嫣最難過的時候出現,讓她冰冷傷痛的心有了一點溫暖.接過手帕,嫣嫣擦著臉,嘴里還對這個男人著謝謝.

只是,嫣嫣沒看到他的溫文儒雅之下,那眼底藏著的幾分複雜,興味,就像是看到獵物似的目光……【晚上還有更新】

上篇:續:完結篇——這是吃醋     下篇:續:完結篇——同,不等于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