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完結篇——同,不等于愛  
   
續:完結篇——同,不等于愛

在學校遇到的陌生男人,給嫣嫣的印象還不錯,但也只是短暫的交集,之後便各自離去,就好像從未發生過一樣.《頂〈點《23wX

嫣嫣沒有回晏家,她去童菲家里,並且留下吃完飯.

童菲很開心,好些天沒跟嫣嫣一起吃飯了,這孩子身上像是有種魔力,讓人會不由自主地想念.

童菲親自下廚,嫣嫣想要去廚房幫忙,可童菲卻將她"趕出來",叫她好好休息,玩玩,等著吃飯就行了.

主人太熱,嫣嫣只好在客廳里看電視,正好杜奕銘也回來了,看到嫣嫣在,他有點詫異,但更多的是驚喜.

"你怎麼來了?"

"我想童阿姨了,所以就來看看……"

"切……我猜你是在學校遇到不開心的事,不想那麼快回晏家,所以才……"杜奕銘頗有深意的目光望著嫣嫣.

嫣嫣兩眼圓瞪:"你……你都知道些什麼?"

杜奕銘得瑟了,濃眉挑了挑,故作神秘地:"我知道的事可多了……比如今天在食堂……"

"噓……"嫣嫣趕緊地豎起了食指,做出噤聲的手勢,示意杜奕銘聲點.

"我們上樓去."嫣嫣大咧咧地抓起杜奕銘的胳膊,略顯焦急地往樓上走.

她不想讓童菲聽到,這是她和晏晟睿之間的事,她會自己解決,可如果童菲知道了,不定會立刻告知她的父母……她長大了,她有主見,她總不能一輩子都在父母的羽翼下生活.她應該學著自己去面對人生中所出現的每一件事,無論好與壞,都是她生活的一部分.

嫣嫣和杜奕銘來到書房里,她這才稍微松口氣,這下不用擔心被人聽到了.

嫣嫣沖著杜奕銘笑笑,試探著問:"那個……你……真的什麼都知道啦?"

"嗯."杜奕銘雙臂抱胸,佯裝一副恨老成的樣子:"多大點事兒啊,我想要知道,太容易了.不過,我你這是怎麼回事,那個紀雪薇是學校里出了名的雪美人,也就是個病西施,在食堂里,她卻為你打抱不平,挺身而出,你當時應該早點把她推開,就她那架勢,根本不能震住程思翰,還會讓別人以為她真的很仗義……你該不會是當時被感動得傻了?"

杜奕銘雖然才18歲,可分析問題卻很有點頭腦,他對紀雪薇沒有好感但也不討厭,他可以站在中立的角度去看.

嫣嫣輕歎一聲,揉揉鼻子,眼底一抹淡淡的疼痛閃過:"我確實當時挺納悶兒的,覺得紀雪薇的舉動很突兀,但就是我在發愣的一會兒時間,紀雪薇已經被杜奕銘氣得不行,我想將她推開時,她已經一臉痛苦地捂著胸口,剛好,晏晟睿就在那時趕到……奕銘,弟,你我是不是特倒黴啊?"

"不是特倒黴,簡直是倒黴透頂了!那麼湊巧,晟睿哥去食堂剛好看到那一幕,他原本在國外讀書時就跟紀雪薇認識了,那時她病嚴重,差點死了,晟睿哥同她,經常去醫院探望,兩人那時建立起來的義,不可覷啊.你想想看,晟睿哥看到紀雪薇身體不舒服,他肯定會緊張的,你是整件事的核心人物,都是因你而起,所以不管你是對是錯,晟睿哥都會潛意識偏向紀雪薇,因名她身體不好,而你就活蹦亂跳的,弱者很容易博得同,這一點,你該明白的."杜奕銘黑亮的瞳眸里藏著一絲疼惜,雖然嫣嫣比他大,可他總是會將她看成是妹妹.

嫣嫣白嫩的臉皺成酸菜了,雙眉緊鎖,氣呼呼地鼓著腮:"是啊,紀雪薇那病怏怏柔弱的樣子,跟林黛玉似的,男人難免會想要呵護她,而我……我能打能抗,健健康康的.所以將我和紀雪薇放在一塊兒,晏晟睿當然是會先顧著她了.可是……可是我這心里好難受,難受啊……"

嫣嫣軟軟地靠在沙發上,寶石般的眸子里,靈韻少了幾分,被陰霾所代替了.

杜奕銘不由得心頭一緊,他很不喜看到嫣嫣這麼緒低落的樣子,可他也明白,晏晟睿對嫣嫣的影響太大了,但偏偏,晏晟睿不可能沒女孩子追,這必然就是嫣嫣最頭疼的,圍繞在晏晟睿身邊的花花草草絕對還不止紀雪薇一個.想要清靜日子,只怕是很難,想要修成正果,更是漫漫長路啊.

"算了,別想那麼多,晟睿哥只是同紀雪薇,同弱者,可同不等于愛,你別瞎擔心了.走,吃飯去!"杜奕銘爽朗地沖嫣嫣一招手,笑得很燦爛.

聽他這麼一,嫣嫣又有點精神了,不管怎樣,飯是要吃的……吃飽了才有精力應付接下來的一切.嫣嫣有個預感,那紀雪薇也不是個省油的燈,以後還會有招數出來吧.她若是現在就頹廢了,那不等于未戰先敗?

嫣嫣在童菲這里大吃大喝,氣氛很愉快,吃得也很滿意.

但是,晏家,今晚的餐桌上少了一個身影,總覺得像是缺少了一點生機.晏晟睿吃飯時顯得悶悶不樂,沉默寡,這不禁讓水菡和晏季勻都感到不對勁……兒子今天是怎麼了?難道飯菜很難吃麼?

不是難吃,是某人吃什麼都沒胃口.

水菡和晏季勻向來很有默契,見狀,兩口子互相交換了一個心領神會的眼神.

"兒子,吧,看上哪家的千金了?"晏季勻突然冒出這麼一句,還一副很有把握的樣子.

"嗯?"晏晟睿抬眸,略帶詫異地:"爸,您這話也太深奧了吧."

"一點不深奧,我看你這狀態,分明是茶不思飯不想的,不至于是事業上遇到什麼大難題吧?那只能是感上了,我和你.媽媽都很好奇,是誰那麼厲害,能讓你這麼魂不守舍?"

晏晟睿頓時臉都綠了,嘴角抽抽:"爸,媽……我哪有魂不守舍,我只是……只是在琢磨一份計劃書需要修改的部分,你們是不知道啊,兒子真的很忙,有點分身乏術了,想請個助理來分憂,不如……不如老爸您要不要來鋼琴學校兼職?"

晏季勻沒好氣地笑罵:"臭子,你休想把我忽悠進去,我跟你.媽媽正打算要抽空去國外旅游,沒空!你要助理,那還不簡單嗎,一張招聘書,多的是人前來應聘."

聞,晏晟睿佯裝很失望的表,歎氣:"哎,爸媽,你們太瀟灑了,連我都忍不住要羨慕……要不是我太忙走不開,我都想跟你們去旅行了."

晏季勻毫不客氣地:"少來,誰要你跟著啊,我跟你.媽媽要享受二人世界!才不要你來當電燈泡!"

晏晟睿咬咬牙:"爸……您知道這叫啥?這叫秀恩愛!你們這是在拉仇恨!對于有時間去旅行的人,我表示十分羨慕嫉妒恨."

"羨慕嫉妒恨?那簡單啊,你子趕緊找個女朋友,然後結婚,去度蜜月,到時候我和你.媽媽就幫你打理鋼琴學校."

"……那是多遙遠的事啊,爸……"

"緣分來了的時候,誰都擋不住,誰也不准."

"……"

水菡溫柔地了一句:"我們除了旅行,還會去法國看你妹妹."

父子倆的陶侃,水菡也習慣了,每到這種時候,她都很樂意欣賞一下兒子與老公之間的互動,親切自然,沒有代溝的家庭,就是這麼和諧溫馨.

晏晟睿也算是成功轉移話題了,實際上他已經看過好幾次時間,想著嫣嫣怎麼還沒回來.

飯後,水菡和晏季勻兩口子去周圍散步了,據還會去看一場九點鍾的電影.

人到中年了,兒子和女兒都已經長大成人,可水菡和晏季勻的感仍然這麼好,確實是羨煞旁人的.

家里空了,晏晟睿孤單單地坐在客廳看電視,一會兒又上去書房里,一會兒又進臥室,下樓,上樓……就這麼上躥下跳的,顯得很不安穩,似是有心事.

時針指向了十點,晏晟睿的耐心也用光了,這是他第三次拿出手機,猶豫著要不要給嫣嫣打個電話呢?這丫頭,故意的是吧,這麼晚還不回來,難不成要在杜家過夜?

這時,大門外傳來了敲門聲……晏晟睿感到有點奇怪,爸媽帶了鑰匙出門的,不會是他們.難道是嫣嫣?可是,假設是嫣嫣,她能進得來別墅大門,怎麼會開不了客廳的門?

晏晟睿本來就心煩意亂的,一晚上沒看到嫣嫣,他會莫名煩躁,現在聽到這敲門聲,更是不耐,走過去在門眼里往外一看……只見某女正搖頭晃腦的口中念念有詞,似乎是對于打不開門而感到十分捉急.

"咦……鑰匙不對啊,打不開……唔……"嫣嫣含糊的叨念著,忽地,大門一下敞開.

晏晟睿正想數落幾句,誰知,香軟的身子瞬間倒在他懷里,鼻息里傳來一陣酒氣,她已經像八爪魚般緊緊黏在他身上……

上篇:續:完結篇——心痛的滋味     下篇:續:完結篇——溫馨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