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完結篇——車禍  
   
續:完結篇——車禍

以晏晟睿的名字命名的鋼琴學校,坐落在距離名都大學不遠的地方,是藝術教育類學校中的佼佼者,不僅有晏晟睿這樣極富盛名的鋼琴家坐鎮,更有優秀的師資以及教學條件,硬軟件都是頂尖的,學校的氛圍也十分健康向上,具有時代感,藝術感,對于學生們來,這里比普通高校更加吸引他們.

在這個時代的教育制度已經不像十幾年前那樣了,發展到了一定的程度,變得更靈活,突破原有的格局,形成了一種嶄新的更適合未來方向和社會需求的制度.

學生們不用再被沉重的書包壓著,不會為了考試的分數而倍感焦慮,不用被各種補習班填滿課余的時間.他們在上高中之前都比較自*和清閑,除了合理的上課安排,他們的興趣愛好以及特長,將會得到充滿的尊重和發揮.

教育制度的巨大飛躍,使得這一代的學生們有著令人羨慕的童年和青春,同時也興起了諸多興趣培訓班,五花八門,皆能滿足不同的人不同的興趣需求.

也因此,鋼琴學校才會這麼火爆,在名額已滿的況下,晏晟睿還開設了第二間鋼琴學校,也在本市.他是校長,當然是最忙碌的一個了.

學校門口時常都會有記者的身影,有時是為了"偶遇"晏晟睿,有時則是為了采訪這里的某些學生和家長.因為,這里也不乏許多富豪貴胄的子女前來……

這樣的學校,學生背後的家長們都有著各自的心態和目的,但共同的一點是,他們都對學校的教學質量要求很高,對子女的期待也很高,如果一旦有意見或者建議,他們都會第一時間提出來,甚至還成立了家長協會,大部分的家長都參與其中.

晏晟睿的到來,必然是焦點.在巧妙地避開記者之後,他進入了會議室,里邊還有一群人在等著開會.

似乎是有點棘手的事發生,今天,學校的領導層以及幾位資深老師,看起來都是面色沉重,被家長協會的人煩;很久,雙方暫時還沒有達成一致共識,就等著晏晟睿來解決了.

晏晟睿身穿一套定制衣褲,全手工,一看就是出自名家之手,無論是裁剪還是用料,都十分考究.簡約大方,一向是他的風格,今天也不例外.米色的襯衣將他俊雅的面容襯托得越發迷人,舉手投足間散發出來的優雅尊貴,還有從骨子里就存在的領導者的大氣從容之風,他一出現,整個會議室就安靜了下來.

平時的晏晟睿給人的感覺是個陽光青年,可在正式的場合,尤其是工作中,他就會變得很沉穩,冷靜,睿智,並且,一定能鎮得住場面.

一進來,晏晟睿便抬手示意向大家打個招呼,淡淡地:"幸好還沒遲到,還有兩分鍾的時間就該正式開會了."

這話飽含的意思就是,即使還有兩分鍾,他也不會提前,必須得是時間正正指向九點半.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的嚴謹不僅是在音樂上,就如此刻,定好的開會時間就不會變.

副校長是一位年約四十的女人,干練精明,處事圓滑.見晏晟睿來了,趕緊地迎上去,在家長開口之前,她向晏晟睿簡單地明了況.

她聲音低,只有晏晟睿一個人聽得見,而家政協會的兩位代表在看到晏晟睿出現之後,也收斂了一點,不像先前那麼囂張了.

畢竟,這是校長,都是沖著晏晟睿校長的名聲才會送孩子來這里學鋼琴,現在即便是有一點問題,在校長面前也還不能太過份.

副校長秦青女士,在兩分鍾之內便向晏晟睿做了一個簡單的彙報,大致是什麼問題,他已經清楚了.

坐在首席上方,晏晟睿沖著在座的人微微點頭,表示會議可以開始了.

家長協會的會長是一位美豔的少婦,是本市某地產商的老婆,今天,她和另一位家長代表來開會,此刻見晏晟睿松口了,她立刻就站了起來.

"晏校長,我們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需要向學校提出來,希望能得到解決."這位少婦的聲音嬌滴滴的,一雙火辣辣的眸子還不忘沖著晏晟睿拋去一個媚眼.

天生媚骨,指的就是她這種類型,雖然五官長相僅僅是中上之姿,但勝在眼神很媚,自*一股成*人的韻味,被她這樣送秋波,男人還真容易心動.

但她太低估晏晟睿了,他雖年輕,可也不是愣頭子,這種級別的*,對他來,等于零.

晏晟睿不溫不火,禮貌地一抬手:"賀太太,請."

賀太太早有准備,滔滔不絕地講述著他們的來意:"是這樣的,最近,有的家長反應,有些孩子來鋼琴學校上了一段時間的課,但是他們的學習成果實在太讓人失望了.晏校長,你是音樂界的名人,是最炙手可熱的鋼琴家,你的才華和成就,大家都有目共睹,也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才會慕名而來將孩子送到這里學鋼琴,可是,我們實在不能接受孩子們現在的狀況,比我們預期的相差太遠了,這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浪費了時間卻沒讓孩子們有所進步……相信你也理解做家長的心,我們想聽聽學校對這件事的看法和相關舉措."

原來如此.事的起因是……最近有家長發現孩子在鋼琴方面進步太緩慢,停滯不前,因此大失所望,當然會將責任加在學校身上了.這其中也包括了這位賀太太的孩子,一個才七歲的男孩.

晏晟睿不語,副校長秦青先開口了.

"賀太太,這件事,在我們沒有跟孩子們談話了解之前,他們學習成果欠佳的原因,暫時還不宜太早下結論,這不一定就是學校的問題.你所的這些學生,只有十四個,而其他大部分的學生都有明顯進步."

"沒錯,我們還需要進一步了解一下問題到底出在哪里."學校的一位主任.

賀太太露出幾分不耐的神色:"你們來去就是不肯承認教學不夠理想,跟你們當初所宣傳的不實.這十四個孩子,在各自的學校里,成績都挺好的,沒有誰是傻子,送來學鋼琴,卻還比不上其他成績一般的同學,這算什麼事兒?我們做家長的能安心麼?你們現在是想推卸責任是吧?"

著著,氣氛就開始浮躁起來了.

另一位家長更是不屑地:"虧我們還對鋼琴學校這麼信任,誰知道不但白花錢,還浪費了孩子的時間,早知道就不送來這里了!"

這兩個女人喋喋不休地數落,抱怨,話越來越難聽,晏晟睿的臉色也變得有點沉.

"賀太太,張太太,你們所的這十四個孩子當中,我接觸得比較多的是你們兩家的孩子,另外還有三個,據我所知,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其實並不喜歡學鋼琴,是家長軟磨硬泡,勉強將人送來這里的……"晏晟睿故意停頓了一下,修長的手指輕輕在桌面扣著,緩緩的節奏,仿佛是擊打在人心上.

賀太太和張太太臉色一變,顯然是很不滿晏晟睿這麼.

"晏校長,你這是什麼意思?校方要推卸責任也不是這麼做法吧?推到我們家長頭上了,呵呵……"賀太太那豔豔的嘴唇勾著,先前的嫵媚了沒了,只有冷笑.

張太太不服氣地:"這怎麼能是家長的問題?我們自己家的孩子難道還不了解嗎,他們當初如果不願意來,我們不會逼著他們來的.晏校長,你這個話,一點根據都沒有!"

這倆女人當然不肯承認了,那多沒面子啊.將責任推給學校,才是她們的目的.

晏晟睿幽深的墨眸泛著冷光,淡定地:"既然這樣,那不如請這十四個孩子一起來,他們心里最真實的想法.聽聽看他們到底是不是自願來學鋼琴的.俗話,強擰的瓜不甜.現在,到處都開設各種不同的學習班,孩子們本該有自己的選擇和自*,可是如果被人強迫著去學習自己不感興趣的東西,那效果只會是事倍功半,你們難道不知道這個道理麼?學校不會推卸責任,但我們有必要搞清楚學生究竟最想要的是什麼,然後做出最恰當的處理方案,這才是校方與家長共同的目標."

一番話,客觀,中肯,還有著不容反駁的篤定.賀太太和張太太面子上掛不住了……

"叫孩子們來?好啊,明天我就把我兒子帶來學校,看他當著你們的面會怎麼!豈有此理,他在家可從來沒自己不喜歡學鋼琴!"賀太太氣得臉耳漲.

"對對對,我女兒也沒過不喜歡,明天我一定把她帶來,看你們還有什麼話好!"張太太一臉憤懣的架勢.

晏晟睿也很干脆,直接拍板:"好,明天下午兩點鍾,還是在這間會議室見.其余的十二個孩子以及家長,我會負責通知."

就這樣,一槌定音,晏晟睿的決定,結束了爭執.

可是,晏晟睿也沒有因此而放松,反而是更沉重了.他擔心的不是個人和學校的聲譽,而是那些孩子們,被家長滿懷期待地送來學鋼琴,結果卻因為不喜歡鋼琴而產生倦怠,學起來很被動,效果也是極差.這樣,即使再好的鋼琴老師教,也沒用,孩子首先就不是主動想學的,有抵觸緒.

就拿那位賀太太的兒子來,晏晟睿曾私下跟那個男孩談過,知道他不喜歡鋼琴,他喜歡的是提琴……

鋼琴雖然被稱為樂器之王,可也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的,它又不是人民幣,怎麼可能人見人愛.這種心,晏晟睿很理解,但也是前天才了解到那孩子的想法,還沒想好要怎麼跟家長進行服和溝通,家長到先找上了.

這件事,如果處理不好,由變大了,對學校的聲譽和他的名譽都有影響,他縱然不怕,可他也不願像個傻子一樣任由外界誤以為鋼琴學校真的教學質量存在嚴重問題,那對所有的師生都不公平.

要怎麼妥善解決,一時間,晏晟睿還沒想到.

名都大學.

嫣嫣在上英文課,身邊坐的同學竟然是紀雪薇.

紀雪薇今天看起來好像心還不錯,時不時會望著手機發笑.而嫣嫣就很專心地在看漫畫……對她來,這上課本就是多余的,她只是為了晏晟睿,才會在這兒當一名學生,實際上她早就是國外著名大學畢業的,她的英文水平甚至已經超過了此刻正在講課的老師,她能坐在這里,就算是對老師的尊重了.

至于她在下邊做什麼,老師都不會管.因為老師很喜歡這個英文平超贊的學生.

紀雪薇偷瞄著嫣嫣,見她聚精會神的在看漫畫,紀雪薇湊過去輕聲:"昨天的事……不好意思啊,連累了你被晟睿哥數落,他……他後來沒有再了你吧?"

這突然的關心,讓嫣嫣愣了愣,下意識地抬眸看講台,老師背過去寫黑板了.

嫣嫣扭頭看著紀雪薇,審視的目光,像是要看穿紀雪薇到底是何用意.她笑得純美無害,清澈的瞳眸眨動,嘻嘻一笑:"謝謝你關心啊.他對我很好,你大可以不必擔心,我和他從就認識,他怎麼可能會舍得責怪我呢……在學校,他是對我比較嚴厲,可是在家,他其實很溫柔的."

嫣嫣心里在冷笑,她怎麼會傻到相信紀雪薇真的關心她,紀雪薇分明是在試探,只怕是巴不得聽到嫣嫣晏晟睿在生氣呢.

可惜,紀雪薇還不知道自己面對的是一個怎樣的人,她那點心思,在嫣嫣面前就跟孩子似的.

果然,紀雪薇瞬間臉色煞白,像是受到了極大的打擊,眼眶一下就了,不死心地問:"你什麼意思?難道,你和晟睿哥……你們……你們……"

嫣嫣臉上笑意不減,點頭:"嗯,我們兩家的家長關系可好著呢,所以我這次回來就住在他家,我就睡在他臥室隔壁."

這對紀雪薇來,是殘酷的.她徹底僵硬了,身子顫抖,呼吸窒悶,開始大口大口地喘氣.

看樣子,她氣得不輕啊.但這只能怪她自作自受,她想要知道晏晟睿和嫣嫣之間的不愉快是否化解,她更希望聽到的是兩人矛盾加劇,誰知道竟然會是這樣.

紀雪薇腦子里亂哄哄的,秀麗的臉,比白紙還白,一副深受打擊的樣子,確實也有幾分可憐.

幾秒的怔忡之後,紀雪薇抓起包包,轉身沖出了教室.幸好老師背對著大家,沒看到這一幕.

嫣嫣有點意外,紀雪薇這人也太脆弱了吧,是不是激動得過頭了?至于麼,上課中途跑掉,就因為知道了她和晏晟睿住在一起?

嫣嫣的同心,有那麼一秒的泛濫,但隨後便恢複了平靜.她本質善良,可不代表她在這種事上也能讓步.男人就像是土地,該爭取的時候,寸土不讓!

紀雪薇身體不好,對晏晟睿也是有,可感的事,有時不能心軟,嫣嫣覺得與其讓紀雪薇胡亂猜測,不如直接白了.況且,她的是事實,一點沒有誇大,她和晏晟睿本就是青梅竹馬,現在住在同個屋簷下.

紀雪薇接受不了這個事實,那是她自己的問題,她比玻璃還易碎,這怪得了誰?

紀雪薇去了哪里?她那一路跑出去,就是要去找晏晟睿的.她想要當面問清楚,究竟嫣嫣的是不是真的?

紀雪薇就像是一只受驚的鹿,滿臉淚痕,狂奔向學校對面的停車場,她的車停在那里.

可她現在滿腦子都是嫣嫣的話,整個人都渾渾噩噩的,加上太過激動和急躁,過馬路時,少看了左邊一眼……

危險就在霎那間來臨!只聽一陣尖銳的急刹車聲音,從拐角出來的一輛車,被迫緊急停在了馬路中間,而車子前頭的地面上,躺著一個穿白色裙子的女生,她的額頭正在流血……這不是別人,正是紀雪薇!

上篇:續:完結篇——她的甜美,讓他著迷     下篇:續:完結篇——生命垂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