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完結篇——生命垂危  
   
續:完結篇——生命垂危

醫院,手術室.

外邊的走道里,椅子上坐著一對中年夫婦,是紀雪薇的父母.

當知道女兒重傷時,紀父紀母便心急如焚地趕來,現在,守在手術室門口等待,一分一秒對他們來都是痛苦的煎熬.

幾個月前,紀雪薇在國外才動過心髒手術,她的身體還很差,需要長時間的調養,可偏偏還有厄運降臨在她身上,遭遇車禍,性命垂危.

紀母已經哭倒在丈夫懷里,幾度差點暈過去,臉都哭得腫了,聲音嘶啞.

曾經,紀雪薇患心髒病時,家人就不止一次體會到了那種非人的折磨,就是生怕她熬不過,怕她突然會永遠地離去.在做完心髒手術之後,夫妻倆才算是松了口氣,逐漸有了笑容.而此刻,再一次地感受到可能失去女兒的恐懼,這種痛,難以喻.這種發自靈魂的顫抖,無法抑制.

紀父滿眼的血絲,一邊安撫妻子,一邊留意著手術室,那一盞刺眼的燈,在他們眼中格外陰森.

這個中年男人雖然沒哭,可內心的驚慌和擔憂卻是一點都不亞于妻子.夫妻倆只有這麼一個女兒,全部的愛都傾注在了女兒身上,如今,若真是女兒出了意外,那等于是要了這夫妻倆的命.

肇事車輛逃匿,不知所蹤,車禍受害者卻命在旦夕.除了詛咒那個肇事司機下地獄,他們更想不通的是為什麼女兒會那麼不心呢?交警,目擊者稱,紀雪薇當時走在馬路中央,之前根本沒往右邊看,徑直往前走,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假如,當時她看看那個方向之後再過馬路,就不會發生這起慘烈的事故.

肇事車雖然開得很快,超速了,這是司機的責任,但人在過馬路時連起碼的注意事項都忘記了麼?

可這究竟是為什麼?她到底怎麼了才會"失魂落魄"以至于連過馬路最基本的常識都忽略了,不左右看看車子就走,這不是在送死的節奏?

那時的紀雪薇,滿腦子都是想著晏晟睿和嫣嫣住在一起了,哪里還會想其他.只能,猶如鬼上身一般,就剛好在那一刻那一秒走神了.

最奇怪的是,為什麼她會在上課時間跑出去?

一切都只能等紀雪薇度過危險之後再問.前提是她要能活著從手術室出來……

晏晟睿趕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一副肝腸寸斷的畫面.紀雪薇的父母好像一下子老了十幾歲,愁云慘霧籠罩著整個空間,比烏云蓋頂還要壓抑.

見到晏晟睿到來,紀母哭得更凶了,得知他今天沒去學校,哭著,如果是他在學校,不定紀雪薇就不會一個人在上課的時候跑出去.

這不是責備,但聽在晏晟睿耳朵里卻是相當難受.就連他自己都在默默地在心里……或許真的,今天他如果去名都大學了,紀雪薇就不會出事.

三個人一起坐在這里等待手術的結果,悲慟的氣氛下,誰都不容樂觀.

晏晟睿聽紀父紀母,紀雪薇被送到醫院時,渾身都是血,尤其是腦部……晏晟睿沒親眼看到那個慘狀,但只是想想便已經全身發冷.

紀雪薇,這個可憐的女孩子,難道真的躲不過命中劫數嗎?

她在英國治病時,晏晟睿見到她,她已經喪失了求生的意志,不肯做手術,因為手術的成功率太低了,她甯願就那樣死去……

誰知道,她沒有因為心髒病而死,卻很可能會因這次車禍辭世.

醫生沒有把握,只能盡力而為.至于她能不能僥幸活下來,就要看她的命到底硬不硬.

晏晟睿一直緊鎖著眉頭,俊臉陰云密布,眼底都是擔憂和悲痛.

這時,他無意中看到走道盡頭閃過一個熟悉的身影,不由得一愣……怎麼回事?

角落里,伸出一個腦袋,沖著他招招手,竟然是嫣嫣.

晏晟睿走過去,嫣嫣一把將她拽著讓外走,來到空地上.

晏晟睿緒不佳,擔心紀雪薇,卻又很納悶兒嫣嫣怎麼會來的.

"嫣嫣……"

"檸檬,我是跟著紀雪薇出的教室門,可是……意外發生得太快了,當時我距離她可能有一百米左右……"嫣嫣晶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著他,清晰地感覺到了一種疼痛,來自心底.他蹙眉的樣子,他眉宇間的擔憂,他心沉重,她也會跟著難過.

沒錯,真實況是,嫣嫣在紀雪薇跑出去之後,她預感很不好,于是便跟著出了教室,跟著紀雪薇出了校門,然後就看到了慘劇的發生.

實際上,嫣嫣此刻內心很掙紮,她在猶豫到底該不該紀雪薇是為什麼會突然在上課途中跑出去的……事已至此,沒什麼別的原因,嫣嫣已經能夠確定,紀雪薇之所以會跑出去,真的就是因她了她和檸檬住在一起的事.

當時嫣嫣沒想到紀雪薇會反應那麼大,可現在出事了,嫣嫣也不好受.她是個本質善良的女孩子,平時的腹黑也都是無傷大雅的,不會主動去整人害人.紀雪薇的事,誰都想不到會發生.而嫣嫣卻難免會有點自責,在看到車禍現場時,她第一個反應就是——假如她不跟紀雪薇那些話,興許紀雪薇就不會發生意外,起碼不會再上課途中跑出去.

歉疚,使得嫣嫣于心難安,面對晏晟睿,她更是感到揪心,因為她發掘,最痛苦的事莫過于是看著他難過.

晏晟睿對嫣嫣太了解了,從她的眼神就能讀出幾分不尋常.

他濃密的眉毛皺得更緊,修長猶如藝術品般的手指輕輕撫著她的發際,心疼地問:"你看到車禍現場了,怕不怕?"

他溫柔的語氣,讓她心里一暖:"我沒事的,我可不是膽鬼,不怕."

這丫頭很干脆地就這麼了,還真是個直率的性子.若是換做其他女孩兒,在自己心儀的男子面前,巴不得裝出一副很柔弱需要保護的架勢,這樣才能博得男方更多的呵護,可嫣嫣卻直接自己沒事,都不知道趁機為自己爭取點福利……比如可以假裝自己很害怕,晚上睡不著,要他陪……

晏晟睿似乎也是習慣了嫣嫣這樣,盡管他內心是要保護她,但他卻知道,她有多麼與眾不同,她很少讓人操心過,她的膽量,比男人還勇猛,即使見到車禍現場,她都能鎮定如常,絲毫沒有恐懼.

嫣嫣下意識地握住了他的手,親昵地牽著:"她……紀雪薇的況怎麼樣了?"

晏晟睿惋惜地搖頭,表更加沉郁了.

"況不樂觀,醫生讓她父母做好心理准備……她現在是命懸一線,誰都沒把握敢保證什麼,只能為她祈禱了."

聞,嫣嫣只覺得胸口一緊……什麼?竟然這麼嚴重,紀雪薇可能會死?

嫣嫣雖然來之前已經做好了心理鋪墊,可當真正聽到時,感受卻是這麼刺痛的震撼.

那是一條命啊,難道就這樣去了嗎?紀雪薇才二十多歲,她的人生才剛進入黃金年華……

懷著對生命的敬畏,嫣嫣此刻只有對紀雪薇的同和深深地為她祈禱,希望她能順利度過這一關.

而嫣嫣也越發自責了,狠狠地在心里痛罵自己,她上課時對紀雪薇的那些話,真沒想到會延伸出這樣的杯具.盡管她一再安慰自己那不是她的錯,她只是了實話,是紀雪薇反應過度,太脆弱……可無論怎麼,紀雪薇性命垂危,這是不爭的事實.

嫣嫣腦子亂哄哄的,原本粉.嫩的臉變成了蒼白,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爭.

可還沒等嫣嫣想個明白,晏晟睿已經開口了.

"你和雪薇時一起上課的,你知道她是怎麼了嗎?她突然跑出去,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晏晟睿探究的眼神凝視著嫣嫣,溫熱的手掌捧著她的臉側.

這一秒,嫣嫣差一點就脫口而出了,可當一個念頭閃過腦海時,她硬是把即將出口的話給吞了回去.她在想,假如她老實交代了她和紀雪薇在上課時的對話,晏晟睿會怎麼想?萬一他誤會了她,豈不是要糟糕?

"我……我也不清楚……"嫣嫣的聲音很細,很輕,目光閃爍,避開了與他直視.

晏晟睿也沒往別處想,既然她不知道,他就不再多問了.

"嗯,你先回家去吧,我還要在醫院等著雪薇手術出來."他低沉的聲音透出了一點疲憊,他是從鋼琴學校趕來的,本身就夠忙了,現在還要加一層心理負擔.

嫣嫣握著他的手,不經意地在他掌心輕輕劃著,聲:"那個……紀雪薇她要是出來了,你也給我一個短信."

"嗯,知道了."他溫柔地揉揉她的卷發,一如時候那樣.

嫣嫣好一會兒都沒放開他的手,她始終覺得難以安心,她剛才向晏晟睿撒謊了,這讓她感到很不舒服,難受極了.可她不知道為什麼,就是一時感覺不適合現在向他明……然而,現在不,難道等到紀雪薇手術出來了之後對晏晟睿嗎?那樣豈不是更糟?

晏晟睿能感覺出嫣嫣似是有什麼事吞吞吐吐的.

"嗯?怎麼了?看你心事重重的,有什麼事?"

"我……"嫣嫣咬咬牙,腦子里有一股熱血在湧,顧不得想太多,把心一橫……

"檸檬,其實我……我在上課的時候……"嫣嫣是真的打算要交代了.

可就在這時,前方跑來一個熟悉的身影,胖胖的的女生沖著這邊來了,正是那個與嫣嫣有過節的胖妞.

"老師……晏老師!"胖妞氣喘籲籲的,一張臉漲,喘粗氣.

晏晟睿一愕:"你跑得這麼急?來看紀雪薇?"

晏晟睿只是隨口一猜,沒想到還真准了.

"是是是,我來看紀雪薇的,她怎麼樣了?"胖妞看起來很焦急擔憂.

嫣嫣想要的話被打斷,而眼下這形更不適宜了.

嫣嫣沖晏晟睿揮揮手,轉身走人,可這心里卻無法踏實.總之,她做事都求個心安,已經發生的事實,她必須要承擔,她不想欺騙晏晟睿,那是她喜歡的人,更是她生命中一個至關重要的人.

罷了罷了,紀雪薇手術出來之後,晏晟睿會給她短信,那個時候再告訴他吧,應該不會太遲,因為紀雪薇即使從手術室出來,也還在麻醉中沒醒,這樣,她就有機會在紀雪薇之前向晏晟睿明.

如果不,嫣嫣覺得今晚自己都會睡不好.

光明磊落的人,心里藏不住歉疚.

醫院里,紀雪薇的況令人擔憂,緊張她的人也不少,包括嫣嫣都在暗暗為她祈禱.然而,這世上總有一種人是冷血的,漠視生命,殘酷到極點.

此時此刻,在城市某個陰暗的角落里,一位蓄著平頭的中年男人正在向"boss"彙報今天的成果.

光線暗,但是也能隱隱窺探到一雙犀利冷漠的眼神,聽別人的話,他從頭到尾都沒有露出多余的緒,仿佛,一個人的生死,就是那麼簡單而不值得一提的事.

"boss,我發誓,我真的有按照您的吩咐去做,可是……可是車子太不好控制了,要想把一個人撞傷而不撞死,太……太高難度了."這人話已經在顫抖,顯然是處于高度恐懼中.他怕boss一個不高興,他所有的辛苦都白費.

一個陰冷的聲音冷笑:"看你嚇成這樣,有什麼大不了的?不就是一條命,她若死了便死了,對我來,沒有任何影響."

這冰冷無的話,仿佛來自地獄的幽靈,聽得那中年男子一陣毛骨悚然,但他也松了口氣,這麼來,boss不會責怪他了.

"可是,boss,我有一點不明白,您上次不是我們要讓晏晟睿身敗名裂,我們還在布局中,怎麼現在卻又對付起那個叫紀雪薇的了?"這人只是好奇心太重,卻不料這些話,使得他的boss反感.

"你多嘴了,這些,是你該問的嗎?"如機械式的話,不帶一絲起伏.

中年男子不由得渾身一顫,趕緊地賠笑:"boss贖罪,贖罪……"

倏地,那個男人站了起來,慢悠悠地:"你只需要做事,其他的,不用知道.下去吧,明天的好戲,別忘了,要做得漂亮一點,讓晏晟睿上個頭條."

"是,一定!"中年男子響亮地回答,表也是挺興奮的,在想著即將發生的某些事,他都有點迫不及待了.

=========呆萌分割線=========

醫院,晏晟睿還在手術室外邊的走道上,聽著胖妞在著關于今天上課時發生的一切.

晏晟睿的臉色不太好看,陰沉沉的,頗為複雜.

原來,上課時,胖妞就坐在紀雪薇和嫣嫣的身後,她是親眼看著兩人的對話,只是,她沒能完全聽清楚內容,只是依稀聽到幾個字,例如——"住在一起".

但她看到紀雪薇是在跟嫣嫣話時突然顯得異常,然後跑出了教室.

這些,胖妞都告訴了晏晟睿,最後還不忘加上一句……"老師,紀雪薇一定是跟肖靈夢鬧得不愉快,不然她怎麼會連課都不上了?不知道肖靈夢了什麼,居然把紀雪薇氣成那樣,哎……真為紀雪薇感到不值.畢竟同學一場,我來看她,只是想知道她到底有沒有事,我也覺得該把今天在上課時自己看到的一切告訴老師."

晏晟睿一只手撐著牆壁,低頭,垂眸,深深地呼吸著……他在平息自己內心的洶湧,他不願意相信胖妞的話,他不希望嫣嫣真是因為了什麼而刺激了紀雪薇.在他心里,嫣嫣是最純潔無瑕的,永遠是他疼惜的肉墩兒,他絕不願看到嫣嫣跟一條人命扯上關系.

但現在只是胖妞一面之詞,晏晟睿還不會傻到就這麼信了,他會親自詢問嫣嫣,他也想知道,究竟嫣嫣對紀雪薇了什麼話?

上篇:續:完結篇——車禍     下篇:續:完結篇——不知道我喜歡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