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完結篇——不知道我喜歡你嗎  
   
續:完結篇——不知道我喜歡你嗎

人有旦夕禍福.這話當真是至理名,將人生的無常變換莫測,短短幾個字便概括得淋漓盡致.真正經曆過的才能懂得這其中的深意,但往往懂的時候,也就意味著已經發生了不可測的慘狀……就像紀雪薇,她做夢都想不到自己過個馬路都能出事,這是她第二次跟死神打交道了.

經過了好幾個時的搶救,紀雪薇總算了撿回一條命了,不過,她目前還沒從麻醉中醒來,躺在病房里,十分虛弱.

她也是夠杯具的,在國外好不容易將心髒給治好了,這才手術完幾個月,又因車禍九死一生,差點就永遠地辭世了.

紀雪薇的父母激動不已,抱頭痛哭,這才將自己全部的悲傷和恐懼都發泄出來.

當醫生告知他們,紀雪薇可能救不過來了,那時,他們的心都碎了,身為父母,若失去了孩子,等同于這一生都將會活在地獄里.而現在,紀雪薇被救活了,父母便感覺自己又回到了人間.

哭過之後,這夫妻倆才慢慢冷靜下來,開始理智地分析問題了.

晏晟睿不僅是紀雪薇的好友,更是在名都大學任選修課老師,所以,紀雪薇的父母對他是很信任的,有什麼話也都能敞開了.

晏晟睿面色如常,聽著紀父在話,可他心里卻是暗暗覺得不妙……

"晟睿,這件事你怎麼看?我們家雪薇可不是那種不懂分寸的孩子,如果不是出現特殊的況,她不會隨意離開課堂,而根據目擊者所,雪薇出事之前就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這很蹊蹺,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晟睿,你有沒有聽雪薇起她最近不開心?"

這番話,可把晏晟睿給難住了,他沒發覺紀雪薇哪里不對勁,至少在他面前都是正常的,但今天為了什麼事而大受打擊,以至于出現異常舉動,他還真不清楚.

晏晟睿對于這對中年夫婦,彼此間也是比較熟絡了,他實在不想看到他們傷神.

晏晟睿沖著紀父紀母笑笑,指了指雪薇,安慰:"伯父伯母,有些事,我們只聽別人,其實並不靠譜,雪薇是個懂事的人,思想也很成熟,她做事都有自己的理由,我們現在就不用胡亂猜測了,等她醒來,一切都會知曉的."

紀母一抹眼角的淚痕,沙啞的聲音:"你得對,只要雪薇醒了,什麼都會知道的.可是,那個肇事司機,跑了,我們必須要把這個人找出來,他應該被判刑,他應該去坐牢!"

"沒錯,肇事逃匿的人,都是畜.生!我們要為雪薇討個公道,一定要抓到他!"紀父也是十分憤怒,兩眼都在噴火.

晏晟睿幽深的眸光暗了暗,微微點頭,神略顯冷冽:"紀家,警方,還有我……我們都在積極尋找,相信會有線索的."

"我們雪薇的血,絕不能白流!"

"對,抓到肇事者,定不輕饒!"

"……"

他們對于肇事者當然是深惡痛絕,下決心要找,可真的能找到嗎?茫茫人海,想要藏起來不被找到,並且是蓄意為之,早就想好了退路,如果要找出這個人,難上加難.

但他們也得對,紀雪薇不能白白受罪,最起碼肇事者要抓到,至少要,還要狠狠地懲戒!

可他們不知道,有的人善于偽裝,特別是在做某些見不得光的事時,會以一副跟平時判若兩人的形象出現,這才是為什麼難找到人的真正原因.

晏晟睿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很晚了.累得連吃飯都沒胃口,只是喝點湯就上樓去了.

夜已深,晏晟睿卻發現嫣嫣還沒睡,她的門都沒有關好,留著一條縫隙,興許是故意留的,在等他回來嗎?

屋子里柔和的燈光亮著,嫣嫣靠在枕頭上,手里還拿著一本書,歪著身子已經睡著了.可以想象她這是在等他,但因為太困,所以看著看著就睡著了.

她穿著紫色的睡衣,被子扯到一邊,她腰間就露出一片嫩白……她又掀被子了,這丫頭,睡覺很不安分.

晏晟睿站在門口,愣了愣,沒有立刻進來,只是望著chuang上的身影,不知不覺嘴角就開始上揚,微笑.

此刻的感覺很溫暖,有點像是妻子在等著晚歸的丈夫.

有人等,這滋味還真不錯.

晏晟睿輕輕地走過去,將嫣嫣手里的書拿走,再將她的身子挪一下,然後把被子給她蓋上.

只是這樣就行了嗎?晏晟睿覺得還不夠.

望著她純淨的睡顏,他的心變得很柔軟,忍不住想要去靠近,可是,每當他想對她的嘴唇做出點什麼異常舉動時,他腦子里就會冒出一個聲音提醒他:"不可以,她是妹妹,是他該呵護的人,他怎麼可以做這種卑鄙的事?"

但另一個聲音又在蠱惑他:"沒關系,就是趁她熟睡,親一下而已,沒什麼."

這兩個聲音在打架,最後,晏晟睿終究還是沒親下去,只是在她發際蜻蜓點水似的觸了一下.

他沒忘記自己下了決心要跟她保持距離的.

但真的能做到嗎?什麼時候這丫頭變得不像是丫頭了?似乎魅力不,總是莫名地吸引著他的視線,就像現在,他要花多大的力氣才能控制住自己那蠢蠢欲動的心啊.

晏晟睿待了一會兒,悄悄出了嫣嫣的臥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卻又久久不能入眠.腦子不聽使喚,一直不停浮現出嫣嫣粉.嫩的雙唇,她所有的美好,包括她甜美的味道……

然而這一切,都被晏晟睿壓制住了,強大的意志力將他對嫣嫣產生的一點異樣,狠狠壓在了心房的某個角落,鑄成了堡壘.

第二天.

晏晟睿一大早就去了醫院,臨走時,嫣嫣還沒起來.

因為紀雪薇今天該醒了,所以晏晟睿去得早,而嫣嫣昨天也收到了晏晟睿的短信通知,知道紀雪薇救活了,嫣嫣心里松了口氣,還琢磨著該不該去醫院看望紀雪薇呢?

紀雪薇醒來時,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自己的父母,四只發腫的眼睛.

她的麻藥過去了,這一醒,立刻感到了傷口處傳來的疼痛.

她頭上纏著一圈紗布,臉色慘白如紙,目光渙散,暗淡無光,果真是猶如生無可戀的樣子.

被搶救過來的人,還太虛弱,精神不好,這可以理解,但眼睛是心靈的窗戶,紀雪薇充滿灰暗的眼神正是明了她真的遇到什麼事了.

父母很著急,一遍一遍的問,可紀雪薇就是不,不開口提有個叫肖靈夢的同學跟她了什麼.

明知道女兒有心事,但就是問不出個所以然,當父母的能安心麼?不……必須問個水落石出,否則難以安寢.

晏晟睿趕到時,看到的就是紀雪薇被父母逼問她上課的事.她保持沉默,空洞的眼神太讓人心疼了,好像是失魂的木偶.

紀雪薇整個人都是渾渾噩噩的,加上傷口的痛,她一個字都不想.但是,在看到門口那熟悉的身影時,她渾身一震!

她的眼神有了波動,閃過一絲亮光,但終究是緊咬著唇,一不發.

晏晟睿心頭一緊……她這是什麼況?換做平時,她看到他,一定是笑逐顏開,可此刻,她卻有點害怕看到他?

紀雪薇的父母也注意到晏晟睿來了,趕緊地招呼,互相遞個眼色,之後雙雙出了病房,是出去買東西,實際上是在紀雪薇和晏晟睿騰出個話的地方.

特護病房里,只剩下這兩人了,安靜得出奇.

晏晟睿俊臉露出溫潤的笑意,走過去,輕聲問:"感覺怎麼樣?是剛醒來不久吧,醫生來過了嗎?"

這些問題,是他的關心,很正常的問候,可是,紀雪薇卻倏地了眼睛,淚水流出來,緒驀地變得激動了.

"你……晟睿哥,你為什麼要這麼關心我?你不是已經跟肖靈夢住在一起了嗎?那你還來做什麼?你難道不知道我喜歡你嗎?可是,你的肖靈夢卻告訴我,你們住在一塊兒,既然關系這麼好,既然你有了她,你又何必還要招惹我?"

紀雪薇哽咽的聲音,還有她的話,都把晏晟睿給震住了……原來,真是嫣嫣跟她了那些話?難道真是因為這樣才會跑出去的?還有,最震撼的是,她……喜歡他?

上篇:續:完結篇——生命垂危     下篇:續:完結篇——要拼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