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續:完結篇——要拼命了!  
   
續:完結篇——要拼命了!

喜歡?這個詞,對晏晟睿來並不輕松,此刻從紀雪薇嘴里出來,太過震撼了.

此時此刻,晏晟睿的臉色很複雜,不僅是因為她的表白,更重要的是她提到了嫣嫣.

他不是害怕紀雪薇知道嫣嫣住在他家,這本來就是事實,沒什麼不可以讓她知道的,但他顧忌的是,這件事,竟成了紀雪薇出事的導火線,至少從表面上看就是這樣.他揣測了幾種原因,可他最最不願的就是嫣嫣跟這件事扯上關系.

晏晟睿沉默不語,表越來越沉……胖妞的時候,他不信,可現在紀雪薇也這麼,兩人的話不謀而合,這就讓晏晟睿不得不重新考慮可信度了,難道嫣嫣真的對紀雪薇那麼的?

聯想到嫣嫣昨天在醫院時那欲又止的樣子,閃躲的表,晏晟睿不由得心都揪緊.他在乎的是,如果事屬實,為什麼嫣嫣要對他隱瞞?為什麼不老實告訴他?

紀雪薇慘白的臉上露出幾分痛苦之色,見晏晟睿不話,她隱約猜到了一點.

"晟睿哥,你不喜歡我嗎?是不是因為你心里一直住著一個女人?而這個人就是肖靈夢,對嗎?"她慘笑,也不知是鼓起了多大的勇氣表白,可結果卻是他的沉默.

沉默是金,沉默也可以是傷人的利劍.紀雪薇大受打擊,聲音都顫抖了.

面對一個剛剛從生死邊緣回來的人,晏晟睿不想那麼殘忍,然而,他絕不會混淆自己對紀雪薇的感覺,他也不會因一時心軟而假裝喜歡她.

"雪薇,謝謝你對我的表白,但是很抱歉,在我心里,你是一個很好的朋友,沒有男女之.至于你我心底是不是住著一個人……這個我暫時無法回答你,因為我也不知道."晏晟睿目光清澈,語氣誠懇,他心里卻是掀起了一陣陣不平靜的波浪.他在問自己,真的心里住了一個人嗎?

以前,他沒仔細去想過這個問題,可經過紀雪薇的提醒,他腦海里立刻浮現出了嫣嫣的影子,緊接著,他瞬間又否定了……嫣嫣是他的親人,妹妹,他怎麼能誤以為那是愛呢?

紀雪薇聽到晏晟睿的話,整個人都愣住了,心碎成粉,她想不到親口聽人拒絕自己,竟是這樣的滋味……太難受了,這陌生的疼痛遠遠勝過了傷口的痛.

紀雪薇也不是沒人追,最近學校里追她的人也都很多,可她心里只有晏晟睿,再也裝不下其他人,她總是會幻想,會給自己希望,現在,等待她的只有徹底的失望.

晏晟睿不忍見她如此悲慟,憐惜她剛動了手術,他即使拒絕了,也還是希望能以朋友的身份去鼓勵她.

"雪薇,這次你吉人天相,有驚無險,你需要好好養傷,其他事,不宜想太多,傷神,對你可是很不好的."晏晟睿淡淡的口吻,最正常的朋友間的安慰.

紀雪薇的淚水越發止不住了,胸口堵得慌……她的命是救回來了,可她的心呢?還有救嗎?

"你叫我別多想?你知道這多殘忍嗎?"紀雪薇赤的雙眼與她面無血色的臉形成鮮明的對比,確實令人心疼.

面對她悲憤的樣子,晏晟睿只能苦笑……感這東西能勉強麼?能施舍麼?能自欺欺人嗎?他做不到,那唯有以誠實相待,即使她會傷心痛苦,他也不會違背良心.

他的心,很清楚地在著,他對紀雪薇是友,可是,嫣嫣呢?晏晟睿又開始頭疼了,那丫頭啊……

"雪薇,我不想話欺騙你,希望你也能理解我的立場.拒絕你,才是最真實的表達,而如果現在我哄騙你,那就是害了你.雖然很殘忍,但總好過虛偽的敷衍."晏晟睿語重心長,耐著性子,話到這份兒上,已經沒什麼可掙紮的了.

紀雪薇淚眼婆娑望著他,怔怔的,直到他告辭,走出了病房的門,她才仿佛從噩夢中清醒過來……她失戀了,他一點機會都不給,她失戀了!

晏晟睿剛出去,紀雪薇的父母就進來了,見到女兒在哭,夫妻倆趕緊地上前去安慰.他們其實在門口有偷聽,也聽了個大概,知道是晏晟睿拒絕了紀雪薇的表白.

紀母一臉憤然地:"女兒,你怎麼這麼脆弱,這麼容易就放棄了嗎?既然你喜歡他,你就要盡快好起來,否則怎麼去跟別人競爭?別這麼快泄氣,結了婚都還有大把離婚的呢,何況,晏晟睿現在根本就沒宣布誰是他的女朋友,一切都是未知數,不努力一下,你怎麼知道自己不行?"

繼父聞,猛地一拍,激動地:"沒錯,女兒,你要快點把傷養好,然後勇敢地去追晏晟睿,沒有試過就不會知道結果如何,你只是這麼表白一下就想得到一段感,哪有那麼容易啊,晏晟睿是誰?他是晏家的重要人物,他也是年輕一輩中的翹楚,不知道多少女人盯著他呢,你必須要加把勁,我和你.媽都支持你!現在是普通朋友又如何,從普通到不普通,都只是一線之間,你明白嗎?"

父母的鼓勵,對于紀雪薇來,就是一根救命的稻草.她本來已經覺得自己沒指望了,心灰意冷了,可是聽了父母的話,她豁然開朗,眼睛亮了亮……對啊,不到最後,誰能保證誰就是贏家?晏晟睿不是只當她是朋友嗎,她還有接近他的機會,那就不算徹底失敗!

迷茫的時候,有人在鼓勵,紀雪薇也就不管到底父母得對不對了.對與錯,她此刻無暇顧及,她只要自己的心好受些.這無疑于飲鴆止渴,至于後果,只能讓時間去揭曉了.

晏晟睿從醫院離開後,直接去了鋼琴學校,他還沒時間去當面問嫣嫣,他現在最要緊的事是處理鋼琴學校里家長協會今天下午的會議.

昨天開會時就決定好了,今天下午將會由家長們帶著14個學生來學校,當面聽取學生們的真實想法,搞清楚到底是學生們自己的問題還是學校方面存在失職.

可別看這個學生家長協會,大都是富豪,名人,他們比普通人的要求高出很多,各種細節,方方面面……

下午兩點鍾,會議室里坐了十幾位家長以及14個學校,還有學校的領導們,都將聚在這里,討論這個導致家長們憤怒的問題.

家長協會的創辦人是賀太太,這個女人也有個兒子,今天7歲,叫賀天承.

賀天承是個活潑可愛的男孩,在他旁邊坐著是張太太和她的女兒,一個8歲的女生,跟賀天承很要好,也是賀太太的干女兒.

平時,這女生很開朗活躍,可今天卻跟有所不同.一直都沉默寡,賀天承逗她玩,她也不理睬,低著頭,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

張太太也留意到了女兒的狀態,可她覺得,才8歲的孩子,哪里會有什麼心事,興許是因為先前在家里時,孩子想要吃冰激凌,她不讓,所以孩子不高興了吧.

其余的十多個孩子也都在家長的陪伴下,坐在會議室里,但孩子們大都是在十歲以下,不像大人那麼懂得察觀色,他們嘰嘰喳喳話,像喜鵲那麼歡樂,他們不知道今天來這會議室是要做什麼.

晏晟睿趕到時,剛好還差一分鍾兩點.

學生們見到校長,立刻安靜了,一個個都恭敬地向著校長問好,目光里盡是滿滿的崇拜.

不管孩子們是因為哪種原因而導致學習鋼琴進步緩慢,至少在他們心目中,對校長是懷著崇拜與尊敬的態度.

晏晟睿在孩子們面前是很溫柔和藹的,一點架子都沒有,他的笑容燦爛,眼睛都在笑……這就好比是一顆璀璨的明珠突然迸發出了驚人的光芒,原本就很耀眼的他,瞬間更像是被鍍上一層光暈,動人心魄的微笑,有著無與倫比的魅力.

賀太太看得癡了,直到旁邊張太太喊了她幾聲,才從呆滯中回過神來.

晏晟睿神色如常,似是對所有異常灼熱的目光都免疫,淡淡地:"各位,會議可以正式開始了,首先我想問問,你們都對孩子了今天的來意嗎?"

家長們紛紛搖頭,表示沒.他們是怕事先了的話,孩子們興許就不願意來了,但他們非要搞清楚問題在哪里,所以只能先將孩子哄來.

晏晟睿眸光一沉,他就猜到家長們會是這反應.

短暫的嚴肅之後,晏晟睿對這些孩子坦誠相告,但也怕孩子們一時理解不了,讓家長也對孩子們解釋解釋.

不一會兒,所有的孩子眼中都露出驚訝的神色,只除了張太太的女兒張雨柔.

孩子們第一反應就是皺眉撅嘴鼓腮,一個個先前的輕松愉快都消失,只剩下一臉愁容.要他們當著家長的面清楚,他們會害怕.

孩子們都低著頭,不敢去看家長的眼睛,更不敢面對校長和老師,而張雨柔更是縮在張太太懷里,只露出一雙驚恐的眸子偷瞄著晏晟睿.

從孩子們的反應,其實聰明的人都能猜出幾分了,這多半真如晏晟睿所的,孩子們可能因為不喜歡學鋼琴但又被家長逼著學,因此故意上課不認真,回家練習也馬馬虎虎,這樣怎麼能進步,當然是停滯不前了.

但猜測歸猜測,最要緊的是聽到孩子們真實的聲音,親口.

晏晟睿的目光落在了賀天承身上,沖著那孩子微微點頭,親切地:"天承,你還記得上次你來我辦公室的時候了什麼嗎?把那些話,現在再一遍,當著大家的面.你放心,你.媽媽不會責怪你的……是麼,賀太太?"最後這幾個字,他的視線轉移,盯著賀太太,眼底藏著幾分警告,那意思是在告訴她,如果現在她兒子了,她不能發火.

賀太太一愣,在他高壓似的目光下,她竟然只有點頭的份兒,其實她也想聽聽兒子怎麼.

賀天承望望晏晟睿,再望望自己的母親,家伙黑亮的眸子轉了轉,大著膽子:"媽媽,我不喜歡學鋼琴,我想學提琴,可是你和爸爸卻不同意……我上鋼琴課的時候就想睡覺,回家也不想練習,我……我可以學提琴嗎?"

孩子很誠實,在晏晟睿的鼓勵下,終于出了平時不敢對爸爸媽媽的話.

這也充分明了這孩子學鋼琴沒有成效的原因是在于他自己.

賀太太尷尬了,臉色發又發白,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應對了,她一直都對自己的兒子很有信心,想著兒子聰明伶俐,學鋼琴就該比別的孩子更輕松,誰知道,還真是他自己不想學的.

緊接著,又有幾個孩子紛紛出了心聲,竟然都是跟賀天承大同異的法,因為不想學鋼琴,所以上課各種不認真,即使老師教得很仔細,可他們轉身就忘記了,只因為這不是自己感興趣的東西,潛意識不接受,會抵觸,當然不會想去記住.

孩子們的話,讓家長們傻眼兒了,之前還都不認為責任在孩子,認為一定是學校方面的問題,但現在呢?等于是在自打嘴巴.

晏晟睿一點都不生氣,早就預料到會是這樣了.他不會因為這些個孩子們不喜歡學鋼琴而惱怒,更不會覺得是傷了他的面子,因為,他深深地知道,童年的時光對孩子來多麼重要,讓孩子們發揮天性,發揮愛好和興趣,這才是一個健康的童年.

會議室里變得嘈雜了,家長和孩子們在進行拉鋸戰,大都是不同意孩子們放棄學鋼琴的念頭,他們最在意的不是學費,而是他們自我感覺是可惜了,覺得鋼琴就是他們為孩子規劃好的一種特長,孩子們就該老老實實地遵守去學.

雖然在義務教育方面,這個時代取得了很大進步和改善,可在某些方面的改善卻是遲緩了,家長們都有著那麼一點的強迫症,不會個個都像晏少和水菡那麼尊重孩子的興趣.

最後只剩下張太太的女兒張雨柔還沒話了,晏晟睿發覺了這個學生的異常,她似乎是很害怕,還在發抖.

晏晟睿蹙著眉頭,站起身,走到張雨柔面前,輕聲問:"雨柔,你告訴大家,你喜歡學鋼琴嗎?"

張雨柔搖搖頭,張太太的臉色微微一變.

晏晟睿又問:"雨柔,你是為什麼不喜歡學鋼琴呢,因為像其他同學那樣,對提琴或者是吉他,架子鼓那些,感興趣?"

這時,全場的目光都集中在這邊,看似沒有什麼懸念,可大家還是想聽聽這個女孩會怎麼.

張雨柔縮著脖子,抖得更厲害了,頭垂得更低.這可急壞了張太太,忙不迭地問:"寶貝,你到是話啊,到底你是想學什麼?鋼琴不好,為什麼不喜歡鋼琴?"

張太太伸手捏捏女兒的臉蛋,愛憐中又帶著焦急.

賀天承那家伙也催促:"雨柔你怎麼了?話呀……我都了我喜歡提琴,所以不想學鋼琴,你也啊……"

可是,張雨柔一反常態,硬是不支聲.

這就有點蹊蹺了.

晏晟睿很有耐心,蹲下身子,溫柔地微笑,和煦的目光,試著讓張雨柔別這麼緊張.

"雨柔,你是在害怕嗎?怕媽媽會不高興?呵呵……不會的,你盡管實話,心里想什麼就什麼吧."

"是啊,寶貝,快吧,媽媽絕不發火."張太太也趕緊表態了.

張雨柔這才動動嘴唇,還是沒抬頭,但是,現場太安靜,她細細的聲音,每個人都能聽得到……

"我……我害怕的是……是晏校長……他……他那天叫我到辦公室,他脫了我的……我的裙子……嗚嗚嗚,我不要來這里了,媽媽……我不要來這里,我要回家."最後,張雨柔大哭起來.

晴天一聲雷!張雨柔的話,徹底將晏晟睿震駭了,這是什麼況?晏晟睿在幾秒的呆滯後,一霎間憤怒達到頂點!

而現場卻已經炸開了鍋,張太太沖上去抓住晏晟睿的脖子,要拼命了!

上篇:續:完結篇——不知道我喜歡你嗎     下篇:續:完結篇——晏晟睿的暴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