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完結篇——要說出真相了嗎?  
   
續:完結篇——要說出真相了嗎?

不是沒見過猛人,但像嫣嫣這麼生猛無匹的女孩子,確實太稀罕了。

現場一度陷入混亂,保安和其他工作人員全都沖上來圍住嫣嫣,可她卻用一只手抓著張雨柔的衣領,冷傲的眼神橫掃一通,最後落在張太太身上。

張太太剛才被嚇傻了,現在回過神來,立刻高聲叫嚷,驚慌失措地上前來想要將女兒從嫣嫣手里搶過來。

嫣嫣正在氣頭上,滿腔怒血沒地方使呢,她可是很清楚自己是來做什麼的,死都不放開張雨柔的衣服,將這孩子抱緊……這是晏晟睿證明清白的關鍵人物,怎麼能丟?

嫣嫣一聲怒吼:“你們……滾開!”

在場的可都是電視台里的重要人物,這麼被一個年輕女孩子呵斥,大感臉上無光,惱羞成怒了,幾個大大男人竟不管不顧地伸手拖嫣嫣,還有人趁亂將手伸向了她的胸前……

這只咸豬手,被嫣嫣一把抓住,然後狠狠一腳踹過去!

“m的,大家一起上,抓住她!”

“上!”

“……”

五個男人和兩個女人,一共七個人,嫣嫣此刻卻是討不到便宜的,畢竟對方人多勢眾。

但是,她一點都不慌張,只因為,她看到了……

“你們住手!”一個威嚴的男聲爆發,同時,高大的身影奔過去,猶如一只暴怒的狂獅。

嫣嫣欣慰地笑了,她就知道晏晟睿不會被困在下邊的,也知道他不會沒有對策。

來的不只是晏晟睿,還有四個穿西裝的男人,他們也加入進去,這下,嫣嫣不會有危險了。不止如此,最後進來的人,是一個矮矮胖胖的中年男子,是電視台台長。

台長沖大家一抬手,嚴肅地說:“都停下,在干什麼呢!”

果然,亂哄哄的演播室里頓時安靜了許多。

張太太在看到晏晟睿時,她竟心虛地不說話了,站在那位女記者身後,像是要尋求保護的樣子。

晏晟睿護在嫣嫣跟前,一雙犀利的眸子卻看向台長:“晟睿鋼琴學校的律師團,會跟你們談,現在,叫你的人都下去,除了這個女記者之外。”

說話間,晏晟睿眸光一轉,冷冷地橫了一眼那位已經戰戰兢兢的女記者。

台長此刻也很尷尬,事已至此,只能來個不承認了。

“呵呵……誤會,純屬誤會啊!晏校長,我發誓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是這群急功近利的下屬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想要博上位,所以才會膽大包天,竟然在事情未經證實之前就播出專訪,這……我馬上把他們開除,全都開除!”台長諂媚的笑容惡心極了。

幾位參與這次播出采訪的工作人員頓時傻眼兒了,但也是敢怒不敢言,對于台長這副嘴臉,他們早就見識過了。

可晏晟睿卻冷笑:“開除?那不行,一旦開除了,就不屬于你們的員工,你不是更能輕易開脫嗎?胡台長,你說是吧?”

胡台長老臉一僵,勉強堆著笑,心里很不是個滋味……晏晟睿不過是一個年輕後被子,但在他面前卻會感到一種莫名的壓迫感,加上他知道自己不宜跟晏晟睿硬碰硬,心虛地說:“晏校長,我們……去辦公室說話吧?”

“不必了,去辦公室更不方便,在我的律師團跟你談之前,你可以借這個演播室,立刻發布一項聲明,為剛才播出的關于張雨柔的事件,電視台對我本人以及鋼琴學校造成的侵權行為進行公開道歉。”晏晟睿說得不帶火藥味,淡漠的口吻,可是那雙好似寒淵的眼睛卻令人不由得腳板發涼。

台長臉色一變,四位律師已經站在他面前,猶如四大金剛似的。

其中一位律師,台長還有點面熟,認出來是本市一位著名的大律師,想不到竟被晏晟睿的律師團收入。

四位律師在場,並且這件事,本身就是電視台的錯,張太太也有責任。台長不是法盲,心里清楚眼前是什麼局面,沒什麼可爭議的,他如果不按照晏晟睿說的做,等待他的後果是什麼,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

從頭到尾,張雨柔都沒說話,這孩子居然沒有被嚇哭,更奇怪的是,她任由嫣嫣拎著,她也不跑去媽媽身邊,淚痕未干的臉,怯生生的表情。

這情形太怪異,氣氛更是壓抑而沉悶,接下來會怎樣,要面臨外界怎樣的一輪風暴,晏晟睿有了迎接暴風雨的准備,但他更要找出那個陷害他的幕後主使者。

張太太想溜,可她想得太天真了,低估了晏晟睿發狠的程度。

外界早就炸開了鍋,剛才的新聞中斷了,屏幕上一片雪花,啥都看不見。人們不知道那是因為嫣嫣踹掉了攝影機。

台長道歉的事已經確定,晏晟睿現在更關心的是張雨柔。他是成年人,他有承受能力,可張雨柔還只是個孩子,不管是什麼原因導致張雨柔被人利用,晏晟睿都不想看到孩子再遭罪。

張雨柔對嫣嫣似乎很有好感,一點都不怕這個突然闖進來的美女姐姐,反而是甯願靠在她身邊也不願意去媽媽那里,這就有點反常了。

嫣嫣和晏晟睿都是極為聰明的人,從孩子的反應就能猜測出幾分……那個張太太絕對有問題。

默契十足的兩人迅速交換了一個眼神,嫣嫣抓著張太太的手更加用力了。

“你鬧出這麼大的事,有什麼要說的嗎?”嫣嫣利劍般的視線直刺在張太太身上,女戰士似的氣場,讓張太太生出一股怯意。

“你們……你們休想阻止我披露真相,我們家雨柔可不能白白被欺負,應該讓全社會都知道晟睿鋼琴學校的校長他……”

“住嘴!”嫣嫣一聲低吼,手上一使勁,張太太就痛得大叫。

“你敢再說一句汙蔑他的話,我就廢了你這只手!”嫣嫣再次加力,張太太只剩下哀嚎的份兒了。

一旁的女記者看了,心驚膽戰,企圖上來幫張太太,可嫣嫣一記眼刀掃來:“走開!”

女記者看到嫣嫣闖進來,便知道這個女孩子不簡單,她也不敢真的上前去,只能壯著膽子說:“你……你別亂來,我們會報警的!”

這種威脅,在眼下的情況,簡直就是最最幼稚的。

嫣嫣嗤笑:“報警?那你趕快吧,順便叫警局多派幾個人來,好把你們這群沒良知的,媒體中的害群之馬抓去,讓警察知道你們剛才合伙對人進行毀謗。”

女記者聞言,頓時閉嘴了……是啊,她可不希望警察來,那樣會讓事情鬧得失控,自己也會搭進去。

晏晟睿蹲下身子,眸光柔和地看著張雨柔:“可不可以告訴我,你為什麼要說謊?”

盡管張雨柔才8歲,但晏晟睿從未將小孩子看成是什麼都不懂的。他自己經曆過的童年,他很清楚小孩其實很敏感,在某些方面,8歲的孩子已經有了辨別是非的能力,他不信張雨柔真的不知道她所說的話有多嚴重。

張雨柔圓圓的蘋果臉此刻變得蒼白,身子在顫抖,低著頭不敢看晏晟睿,她的手還下意識地牽著嫣嫣的一只衣袖。

張太太見女兒被晏晟睿質問,有點急了,想要阻止,可她無法掙脫嫣嫣的禁錮,大喊大叫也沒用,壓根兒就沒人理她,沒人會在這種時候上來幫組她。

晏晟睿心里一聲歎息,語氣越發地輕:“小雨柔,你討厭我嗎?”

這看似簡單的問話,卻是包含很多意義,晏晟睿是想慢慢打開張雨柔的心結,他如果猜得不錯,張雨柔很可能是被某個與她十分親近的人說服了,所以才會撒謊來汙蔑他。

果然,這孩子誠實地點頭,張太太一見,更加慌了,生怕女兒會被晏晟睿套出什麼不該說的話來。

晏晟睿略松了口氣,看起來,也不是完全走進死胡同,起碼還有一點轉機。

“小雨柔,我知道你被迫說謊,肯定很難過,但我要告訴你,我沒有討厭你,只要你願意,你永遠都是我的學生。”

晏晟睿的話,他的包容和胸襟,讓在場的人為止震撼,只有嫣嫣毫不驚訝,因為她心里早有答案,晏晟睿不會因這件事而遷怒張雨柔,他只會更疼惜這可憐的被人利用的孩子。

然而張雨柔卻是驚呆了,似是不敢相信校長竟然不討厭她,還說只要她願意,她永遠是他的學生。

這孩子一個激動,猛地抱住晏晟睿,哇地哭出聲:“校長對不起……雨柔不乖……嗚嗚嗚……”

晏晟睿和嫣嫣同時一顫……張雨柔突然說話了,這是代表她准備要坦白事情真相了嗎?【過兩天就要完結了,親們的月票趕緊投來啊,莫等待月底了。】

上篇:續:完結篇——嫣嫣大發神威!     下篇:續:完結篇——情不自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