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續:完結篇——你願不願意當我男朋友?  
   
續:完結篇——你願不願意當我男朋友?

車里的空間本來就不大,這兩人竟然還吻上了,還是嫣嫣主動的!

一瞬間,晏晟睿只覺得血沖腦門兒,渾身僵硬,眼珠子瞪得老大。這是什麼情況?他已經無暇去思考,整個人都被懷中這丫頭給攪得凌亂了。

嫣嫣對于接吻這事,毫無經驗,上次在臥室是被偷吻,這次卻是她主動,可是要怎麼做,她並不十分確定,就是順著心底那個聲音去做了。

剛開始晏晟睿還能控制自己,但當他被嫣嫣笨拙的動作撩撥得火燒燒的,他就像是著魔一樣忘記了躲閃,忘記了束縛,情不自禁地將大手扣住了她的後腦勺,這樣,兩人會吻得更深。

嫣嫣的青澀,讓晏晟睿有種莫名心悸,心跳越發加速……加速。

從冷靜到狂野,他忘情地索取著,貪婪著她的香甜,似是嘗不夠,越抱越緊。她只覺得肺部的空氣都要被他抽干了,身體的每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他沒有推開她,他在回應她!

太好了,有了這個吻,他還敢說將她當妹妹嗎?

嫣嫣一激動,不小心發出一聲嚶嚀,嬌媚酥骨,誘得他禁不住一顫,下腹升騰起一股燥熱,嘴里卻含糊地呢喃著:“小肉墩兒你太調皮了……”

調皮是她的習慣,她不調皮就不叫嫣嫣了。

“唔……調皮才好呢……你不是很喜歡親我嗎……唔……”嫣嫣正在迷醉中,下意識地回答。

晏晟睿卻被她的話驚到了,驀地清醒過來,心里不斷地咒罵自己真是鬼迷心竅了。

嫣嫣還賴在他懷里,明亮的藍眼睛閃動著光澤:“你還想逃避什麼?這兩天你都躲著我,這樣很好玩嗎?別以為我看不出來,哼哼……剛才你吻得這麼熱情投入,你敢說只有哥哥對妹妹的感情?”

在她的注視下,他的喉嚨卡住,暗暗心驚……糟糕,她什麼都知道了?連他偷親,他躲著她,她都知道?

晏晟睿的表情此刻十分精彩,憋得俊臉漲紅,就像是被人逮到的小偷。可嫣嫣最後那句話,給了他深深的震撼,那不就是他最揪心的麼?他都困惑了,究竟自己對嫣嫣是親情還是愛情?

以前,他執意地認為是親情,可最近發生的種種都在一次次顛覆著他的認知,尤其是剛才……如果只是兄妹之情,怎麼可能吻她?

“咳咳……這個……這個……呵呵……”晏晟睿無奈啊,面對聰明的嫣嫣,他竟有點無從招架了。

嫣嫣小臉一鼓,美目圓睜:“你還不想承認?如果只是把我當妹妹,你為什麼要命令我不准穿緊身衣去學校……那是緊身衣,又不是低胸貨露背,你至于那麼緊張嗎?如果只是把我當妹妹,你為什麼會在我喝醉的時候偷親我?如果只是把我當妹妹,你剛才又為什麼不推開我?晏晟睿,你敢不敢面對自己最真實的內心?敢不敢接受我的追求?敢不敢當我男朋友!”

嫣嫣是真激動了,一連串的質問,終于說出了她最想說的話,句句響亮,如晨鍾暮鼓敲擊著晏晟睿的心髒!

事實證明,嫣嫣出招向來都是沒有最震撼,只有更震撼。

晏晟睿一時間語塞,萬萬想不到嫣嫣的表白來得如此突然而猛烈,讓他措手不及,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

不知是喜還是憂,晏晟睿的眼神變得複雜難懂,幽暗不明,或許,他內心也在拷問自己。

嫣嫣鼓起了勇氣說出這些話,她要的是一個清楚明白的答案。

兩人就這麼身貼身,大眼兒瞪小眼兒,氣氛*,可又隱隱地覺得不舍得放開。

在這緊要關頭,一個打破僵局的電話來了,是晏錐。

晏晟睿接起來,才沒說幾句,又有電話進來,是邵擎……緊接著,是童菲,小穎……沈蓉……

一個接一個的電話,問的都是同一件事,晏晟睿頭都大了,一一解釋,重複地解釋。

嫣嫣皺著小臉,心想,現在確實不是談情說愛的時候,最重要是先解決張雨柔的事,將幕後黑後揪出來,才能還晏晟睿清白,否則,他所受的冤枉只怕是很難洗清。

晏晟睿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下,馬上梵狄來電話了,告訴晏晟睿,查到了最新線索!

“好,我們馬上過去,就在干爹你說的地方彙合!”晏晟睿的聲音里終于有了一絲振奮。

嫣嫣也頓時來了精神,兩人同時對視一眼,瞬間達成默契。

“好吧,我就暫時讓你喘口氣,等這件事解決了,你必須要告訴我,你願不願意當我的男朋友。”

“……”晏晟睿只好默認,他確實需要時間去思考這個不得不面對的問題了。

誰讓你要親的?親了就泄露了你心底的秘密,那個連你自己都不了解的秘密。

有些感情,早就在不知不覺中融進骨血,成為生命的一部分,而他還不自知,總是會下意識地理解成為親情。

其實他與嫣嫣沒有血緣關系,從親情到愛情的過渡,只是一念之差而已,十字路口,向左走,便一輩子只能和嫣嫣做兄妹。向右走,終有一天,她會成為他的女人而不是妹妹。

嫣嫣的心情並不差,甚至還有點小竊喜。因為,他並沒有直接拒絕她,而是默許了要考慮。這就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讓她滿懷希望。想想那紀雪薇,向晏晟睿表白的當時就被他明確地距離,而嫣嫣卻不是這樣的待遇,至少晏晟睿此刻不能肯定自己對嫣嫣是什麼感情,也就是說,他的心,動搖了。這是一個好的開端,對嫣嫣是有利的。

晏晟睿剛剛收到的消息是關于張雨柔的父親張青松。

張青松被綁架,四天之前的事,緊接著就發生了張雨柔在家長會議上當眾說晏晟睿脫了她的裙子。

這兩件事是有直接關聯的,有人綁架張青松,威脅張太太不准報警,並要求她說服張雨柔,母女一起演戲,陷害晏晟睿。那個人還說,如果張太太報警,他一定會撕票。

遇到這種不求財的人,才是最棘手的。

張太太也不是傻子,對方不要錢,只要她去害晏晟睿,這更顯示出對方的決心和殘酷,她膽子小,不敢不照做,于是開始極力說服女兒。

8歲的孩子已經很懂事,張太太選擇了如實告訴孩子,果然,張雨柔嚇得不輕,她也不想爸爸出事,加上年紀小,容易被家長操控,答應了媽媽。但張雨柔幼小的心靈充滿了罪惡感和掙紮,覺得這麼做,很對不起校長,所以,先前在電視台,張雨柔忍不住抱著晏晟睿哭。

梵狄的手下查到了張雨柔的父親被綁架到了什麼地方,就在臨海的某個碼頭,晏晟睿也正趕去。

但當他們趕到時,只有張青松一個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除此之外,哪里還有半個人影。那幕後主使,早就不知所蹤。

梵狄和晏晟睿甚至覺得,正因為這個神秘的仇人,目的達到了,才會將張青松從更隱秘的地方扔到碼頭。

事實上也是的,關于張雨柔的采訪,一旦從電視台播出,造成的影響很大,那後邊台長的道歉就顯得很雞肋了,沒多大實際作用,在很多人眼中,只是形式而已,真正受損的是晏晟睿的名譽,也讓晏家跟著蒙羞,讓鋼琴學校站在了風口浪尖。

從某方面來說,這比殺了晏晟睿還難受。他甯願被人捅幾刀都不願意這樣背著一生都洗不去的汙點,無法忍受家里和學校都因他而陷入指責與唾棄。

不得不說,那個策劃了這一切的人,方法很簡單,卻是最直接地達到了目的。他還會留下來嗎,當然是溜了。

張青松被送回家,醒來之後也說綁架他的人是戴著面具的,看不到長相,更不知道究竟是誰綁架了他。

又是一個僵局,讓晏晟睿憤怒的是,至今他都沒能想到什麼人跟他有深仇大恨要用這種手段來害他?

下一步,那個人會怎麼做?離開c市還是躲起來看戲?

為今之計,除了要繼續尋找那個人,還要想辦法消除輿。論對晏晟睿的誤解,這是更艱難的任務。

張青松一家人現在也安全了,可以再做一次采訪,為晏晟睿正名,但這還不夠,還需有更強的說服力。

晏晟睿想到了一個人——台長。

台長必定也是受人指使,做了這件事之後,台長也不可能在本市再繼續待著,他會去哪里?只要抓到台長,將台長受人指使的事公諸于眾,加上張家三口的說辭,這樣才能讓外界相信晏晟睿是清白的。

上篇:續:完結篇——情不自禁     下篇:續:完結篇——鑽進他的被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