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61章:晏季勻,我喜歡你! 
  
第61章:晏季勻,我喜歡你!

水菡心里發顫,急著向他解釋:"我也是昨天剛知道的,我本來是想告訴你,可我……"

水菡的話還沒完,她已經聽到手機里傳來嘟嘟嘟的忙音.晏季勻掛斷了.

水菡愣了愣,意識到了什麼……他居然不聽解釋?他不信她嗎?

不……他怎麼可以不信?她根本就是最無辜的一個,她不知道事態會發展成這樣啊!最重要的是,她還沒告訴他,她已經喜歡上他了!

水菡連忙又撥回去,電話通了之後卻被掐斷了.晏季勻不接她的電話.

剛才他打電話只不過是為了從水菡口中證實一下她是否真的懷孕,其他的所謂解釋,他一個字都不想聽.

怎麼辦?他真的誤會她了,真的不接電話了,怎麼辦?水菡心里酸痛得要命,捏著手機,一顆心漸漸失去了溫度……

遠在另一個城市的晏季勻,現在卻更忙碌了.暫時將私事擱在一邊,全力以赴先解決公司在那邊分部的貨倉起火事件.

其實,接水菡的電話也不是不可以,晏季勻卻沒有.這不得不,他內心深處也有著一絲逃避的心態嗎?在最憤怒的時候,他最不想面對的就是水菡.他是在刻意冷落她.

新貨倉,是晏季勻親自選址的.原來舊的貨倉在市郊,附近修了垃圾庫,晏季勻就將貨倉遷到了市區內,可是不到一個月就出了事,這使得晏季勻十分惱火,一接到消息就立刻趕去現場,幸好火勢被控制住,沒有造成人員傷亡,但貨倉里的炎月口服液卻是有一半都報廢了,損失不.

起火的原因還在調查中,晏季勻是總裁,他除了做出相應的應急舉措,他更注重的是調查結果.

一個成功的企業勢必在明處暗處都有不少競爭對手,而像炎月集團這種重量級財團,更是處在輿.論的巔峰,不知道有多少人盯著,多少人算計著.貨倉失火,如果只是意外,那也罷了,但假如是人為的,整個事件就會變得異常複雜而緊張.

貨倉失火的事,在第一時間就被封鎖了消息,就連晏家人都只有少數知道,而至于公司內部,知道的更沒幾個.可就在晏季勻看到關于他和水菡的報道之後沒多久,網上就出現了炎月集團在鄰市分部的貨倉失火的報道,不明真相的群眾大都在猜測是競爭對手在向炎月集團實施報複.

這件事,加上晏季勻和水菡的報道,使得炎月集團和晏季勻本人成為了輿.論的焦點,外界引發各種論,普遍都是負面的影響,也有少部分人聲援水菡,但比起謾罵的聲音,實在太微.

兩件事幾乎在同時被曝光,這是巧合嗎?晏季勻內心是不希望是被人故意設計的,可事實擺在眼前,任誰都會產生聯想……這兩件原本不該被報道的事,為何會一齊爆發?

為了等待明天的調查結果,晏季勻今晚會住下來,而水菡會獨自一人在別墅里.

偌大的別墅,今晚顯得格外冷清,只因為沒有他在身邊,晚飯似乎不如往常那麼好吃,這熟悉的臥室也變得越發空蕩了.

水菡縮在被子里,失神地望著窗外的夜空,整個思緒都已經沉進了漆黑的天幕,心,早就離開她的軀體,飄到了晏季勻身邊.

的眸子里閃爍著點點晶瑩,胸臆里酸脹的感覺沒有停過……想起晏季勻在電話里那般冷漠,不聽她解釋就掛了電話.她怎麼能安然入睡呢?昨天才檢查出來懷孕,已經足夠震撼了,今天又見了報紙,大學里的同學還因此而欺負她,羞辱她.晏鴻章也跑到家里來,晏季勻的態度也是那麼令人心寒……

這一切種種,全都堆積到了一起……水菡感覺自己有些撐不住了,前方的路一片迷茫,她無法理清自己的想法,不知該如何應對這一場風雨.

也真難為了水菡.她才十八歲,人生閱曆尚淺,她從一個過著簡單生活的人一下子被拉進了風暴的中心,巨大的心理壓力,非一般人能體會和忍受的.

水菡的手摸著扁扁的肚子,想到里邊有個生命,她惶然無措的心更加劇了,喃喃自語:"媽媽……菡菡好想媽媽……嗚嗚嗚……菡菡有寶寶了,媽媽為什麼還不回來……媽媽告訴我,我該怎麼辦啊……"

這一聲一聲的呼喚,是水菡對母親的愛和思念,在她最孤獨最無助的時候,想到的是自己的至親,只是……母親到底在哪里?

假如水玉柔還活著,不知會否在世界的某個角落里看到關于水菡和晏季勻的新聞……這個狠心一走就是六年無音訊的女人,可知道你的女兒正面臨人生中最最艱難的時刻?

寶寶是該留下嗎?這個問題像尖銳的刺刀深深紮在水菡的腦子里,她失去了方向,她盼著晏季勻能早點回來,盼著向他當面解釋,盼著他對寶寶能有明確的態度……如果他要留下孩子,那該多好呢.

水菡思緒混亂,無處可排解,無人可傾訴,她只能寫下來.

從行李箱里拿出一個粉色的本子,這是水菡的日記本.如今這年頭,手寫日記的人越來越少,水菡雖然不是每天都在寫,但每當心特殊或是遇到什麼事兒了,就會記錄下來.

"晏季勻,我喜歡你."

"晏季勻,懷孕是意外,我也沒有向任何人透露,你相信我嗎?"

"媽媽,我好想您……媽媽快回來吧……"

"……"

字字句句都流露出一個無辜的剛成年的孩子此刻有多麼迷茫無助,多需要有人在身邊,哪怕一句話不,靜靜坐著,陪著,都算是一種安慰啊.

心亂如麻,可也抵擋不住孕婦嗜睡的自然反應,水菡迷迷糊糊進入了夢鄉……或許在這煎熬中,嗜睡反而成了好事,否則水菡必定是會失眠的.

真希望所有的風波都是一場夢,明早一覺醒來,日子又回歸平靜.

====================呆萌分割線==================

那一則新聞報導所引起的影響還在不斷擴大中,不只是外界和晏家炸開了鍋,在城市的另一端,某一對無恥的男女也正捧著報紙……

"哈哈哈,彭娟,你這侄女太厲害了,真看不出來她還有這種福氣!"林燁笑得大聲,臉上的表很是興奮.

彭娟跟林燁就是兩個臭味相投的人,被這一則報道引發了諸多齷齪的想法.

"真是驚喜啊,水菡居然攀上了炎月的總裁!呵呵,她應該感謝那天晚上被打暈了送去酒店,不然怎麼會有這種好事落到她頭上!"彭娟能出這樣的話,更明這女人的良心已經被狗吃了.

"娟,你得抓住這個機會,不管怎麼,水菡這幾年都是你在照顧,現在她攀上豪門了,你也該收點辛苦費什麼的."

"沒錯,我可是她老媽的結拜姐妹,是她姨,她現在飛黃騰達了,也該孝敬孝敬我了,呵呵……"

"哈哈哈,對,孝敬!"

"……"

這一對狗男女就像是打了雞血一樣興奮,一點都不覺得自己對不起水菡,與水菡的關系早就決裂,此刻還能想到要從水菡身上撈點好處.厚顏無恥到如此地步,也算是超凡脫俗了.

與此同時,在某個簡陋的出租屋里,一位剛從夜總會下班的女人也正攥著今天的報紙,一臉憤恨.

彭娟的侄女水菡,就是當初被林燁送去酒店,所以她才會遇到晏季勻,她才會懷上晏季勻的孩子!而這一切,本就不該屬于她!

這個女人,望著報紙上水菡的照片,眼中的怨毒和嫉恨越來越濃烈……只因為,她就是彭娟和林燁最初打算送去交差的人,而那天正好她在半路上遇到堵車,遲了那麼幾分鍾,所以水菡被林燁打暈帶走了.

在她看來,水菡如今的際遇是無比幸運的,她更認為是水菡為了攀上晏季勻,搶走了原本屬于她的機會.如果那一晚是她自己去伺候晏季勻,哪還會有水菡什麼事兒?

女人的嫉恨是一件可怕的利器,更是一把雙刃劍,能讓你在傷害到對方的同時也將自己傷到.

無辜的水菡怎麼都不會想到,外邊有多少人在開始算計著她.有的人想要從她身上撈到好處,有的人則是想要她腹中的孩子不保,更有甚者,有人想將她的位置取而代之……

這一切都是因為,她遇到了晏季勻,她懷上了他的孩子……

第二天.

名都大學.

看似如同平時一般沒有異常,但實際上,平靜的表象下藏著暗流湧動.大學里的大部分學生都是來自非一般的家庭,非富則貴.他們的背後就是上流社會那個大圈子,而學校無疑就是另一個型的上流社會.家長很多時候都能從學生的口中得到不少有價值的消息,從而推斷出其家族的一點動向.從某種意義上,名都大學就是城中的富豪和官員們收集報資料的好地方.

水菡的事,動靜那麼大,使得她從一個不受人注意的存在,一躍成為學校的焦點人物.尤其是昨天,晏鴻章的私人助理秦川來學校將水菡接走,更讓外界議論得起勁了,紛紛都在猜測水菡會遭到怎樣的對待,晏鴻章會如何處理這個不該出現在豪門的窮鬼?

甚至有的學生還打賭,賭水菡今天不會來學校.原因很簡單……出了這種事,光是學校一人一口唾沫就得淹死你了,你還敢來?不知道多少人嫉妒得想將你生吞活剝了才解氣呢!懷上晏季勻的孩子,這是多少女性的奢望,多少富豪千金名媛們的目標,如今,卻被一個"一無是處"的窮鬼占盡頭籌,怎不引起公憤啊……

綠色的林蔭道上,一個身材圓潤的女生在慢吞吞地走著.白希紛嫩的面容肉乎乎的,兩道眉毛緊緊皺著,似乎是在擔憂著什麼.

"不知道水菡怎麼樣了……今天她會不會來學校呢?"童霏心里在默念著.

童霏就是昨天那個好意提醒水菡快點溜的同學,也是學校里唯一願意跟水菡接近的人了.

童霏的家境也是這所大學里少有的,因為她家並不是很富裕,她的父母也都是勒緊了褲腰帶花去了多年積蓄才將她送進來.因此,童霏並不會像其他同學那麼瞧不起水菡,所以她才會忍不住去提醒水菡的.

忽地,耳邊傳來一些低聲的議論,童霏怔忡地抬眸望望,跟著同學們的目光回頭一看……

一個嬌而孤單的身影正一步一步走來,在諸多尖銳的目光和議論聲中,她顯得有些緊張,但她的步伐卻沒有停頓.

是水菡!

童霏驚喜地笑了,急忙迎了上去.

"水菡……水菡!"童霏清脆的聲音就像是在歡迎水菡.

水菡詫異,想不到還會有人招呼她?定睛一看,原來是昨天那個好心的女同學.

"水菡,我還以為你不會來學校了."童霏站在水菡面前,同樣清澈的眼眸里流露出一絲欣喜和關心.

水菡一呆,心底倏然升起一股感動……這是被人在乎的感覺嗎?哪怕只是一點點,也足夠她動容了.

水菡揪著眉頭,老實:"我也有點害怕來,可是……可是我不想曠課."

童霏歉意地:"昨天我如果能早一點提醒你就好了,你就不會被詹穎她們給堵上……"

水菡心里一暖,她在這里是個不受歡迎的人,童霏的行為已經很不容易了.

"童霏,你別這麼,其實是我應該感謝你才對.你昨天好心提醒我,是我自己反應慢,所以才會被詹穎她們堵上,不怪你的."

"真的不怪我?哈哈,太好了!水菡,我們以後做朋友好嗎?"童霏粉的蘋果臉上有著熱切的微笑,眼中的真誠格外動人.

水菡心里一顫……朋友?她真的可以有朋友嗎?

朋友,這兩個字的意義對于水菡來是很重要的.從幼兒園開始到以前念的那所大學,同學們都知道水菡是沒有父親的孩子,她受盡了無數白眼和歧視,六年前,母親又因要去尋找父親而離開,她被托付給彭娟,彭娟克扣零花錢,讓水菡成為學校里出名的"窮鬼",活像是個無父無母的孤兒一樣.水菡不敢奢望有人願意和她做朋友,當從童霏嘴里聽到這兩個字,水菡一下子眼睛就了,鼻子發酸……

童霏見水菡臉色不對,她到是慌了:"水菡你怎麼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可是孕婦啊……"

水菡吸吸鼻子,沖著童霏露出一個親切的笑容:"我沒事,我只是……太高興了,我終于有朋友了,好開心."

童霏一愣,隨即牽起了水菡的手,像個大姐姐一樣地:"你也是我在學校里唯一的朋友,今後我們就一起上課一起玩,別的同學愛什麼讓他們去,我們就當沒聽到!"

"嗯嗯……好……"水菡點點頭,乖巧的樣子可愛極了.

兩個都是善良的女孩子,在這一天,在水菡最孤獨無助的時候,成為了朋友.直到多年後,她們都仍然記得這一刻的歡喜和感動……朋友,多珍貴的財富啊,尤其是在處境艱難中建立起來的友誼,格外珍貴.

有了童霏的陪伴,水菡這一天過得沒有想象中那麼難受.盡管同學們諸多白眼,嫉恨的目光和難聽的嘲笑滿天飛,可水菡還是在童霏的安慰和開解下挺了過來.

人與人之間,無論何種感,講的都是一個"緣"字.童霏也不清楚自己為何會願意跟水菡做朋友,或許是因為水菡身上有著一股純淨的氣息,是童霏在這大學里沒有見到過的.或許水菡有某些地方與童霏相似……總之,水菡和童霏永遠都會記得這一天,她們成為了朋友.

放學之後,水菡回到別墅.

還是如昨天一樣的安靜,冷清,他還是沒回來麼?水菡耷拉著腦袋,苦著臉,悶悶不樂地進了門……

水菡剛剛將鞋子放進鞋櫃,忽然愣了……多了一雙熟悉的鞋子,男人的鞋!

水菡沉重的心一下子飛起來,抬眸看看客廳沒人,急急忙忙走上樓去.

喜歡一個人的心就是這樣熱切的,連走路都帶著跑,恨不得能立刻沖進他懷里緊緊抱著以慰相思之苦!

水菡一把推開臥室門,果然,浴室里傳來了陣陣水聲,隔著磨砂玻璃門,浴室里的燈光映照出一個模糊的身影……

"你回來了!"水菡清脆的聲音透過玻璃門傳進男人的耳朵,帶著她濃濃的驚喜.

水菡想啊,晏季勻一定是很累了,先讓他洗個澡休息休息,她去廚房做點他喜歡吃的菜.眼看著就快要到晚飯時間呢……

晏季勻這個澡洗了差不多一個時才出了浴室.

健碩的男性軀體,優美而富有力感的肌肉線條,結實的六塊腹肌之下是令人噴血的風光,他就像是希臘雕塑中完美的藝術品,360度無死角的帥氣,性感,有著磁場一般的吸引力.這是一幅絕美的出浴圖,然而,如此英俊無匹的男人卻有著一雙冷若冰霜的鳳眸,淡漠的眼神格外涔冷.這樣的男人,一旦沾上,就是戒不掉的毒藥……讓人迷醉的同時,也能讓你痛到極致……

他先前有聽到水菡的聲音,還聽到她"你回來了".

多像是夫妻間才有的話語啊……回來.這兩個字,明她已經將這里當成自己的家了.

不可否認,晏季勻在聽到這幾個字時,有那麼一秒的時間是溫暖的.有人等待他回來,本該是一件很窩心的事,只可惜,在這之前,有了那一則新聞,有了水菡懷孕的消息,他的心態已被改變.

廚房里,一個的身影正在歡快地忙碌著,她穿著粉藍色的圍裙,臉蛋上有著掩飾不住的笑容.因為晏季勻回來了,水菡那顆飽受相思之苦的心也不再那般難受,一時間竟高興得忘記了昨天在電話里他還不聽她解釋呢.

他不在的時候,她的心就像是被什麼東西挖空了,現在他回來,她才又覺得這別墅有了人味兒.

水菡在愛的世界里完全就是個菜鳥,她不曾設防的心,被晏季勻占據了,她不知道這就是今生今世糾纏的開始,更不知道,一旦自己的喜怒哀樂因一個男人而動,將會意味著,你已經陷進去了……

鍾點工有來,但水菡想自己親手做晚飯給晏季勻吃,所以讓鍾點工走了.

炒完最後這道菜,水菡滿意地看著盤子里那綠瑩瑩的一團,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嘿嘿,可以開飯咯!

餐桌上擺著兩菜一湯,是水菡在晏季勻洗澡這時間里做出來的.動作麻利迅速,十分熟練.她可不是養尊處優的千金姐,她從十歲開始就會自己做飯做菜了.多年來練就一手好廚藝,也是她感到開心的地方.看著自己喜歡的男人吃下肚里,那種滿足和喜悅是難以喻的美妙.

水菡正准備上樓去喊晏季勻,卻見樓梯走下來一道熟悉的身影.挺拔之姿,絕美得令人屏息.

他就像是高不可攀的天神一步一步從云端走下來,米白色的休閑裝將他高大俊逸的身材展.露.無遺,襯托著他那連女人都要羨慕的肌膚,仿佛帶著光環降臨的神祗,水菡的眼睛都轉不動了……

水菡一臉的期待,柔蜜意都寫在了臉上,可是當他漸漸走進了,她才發覺有點不對勁……

他的眼神好冷,透著淡淡疏離,看向她的目光中也是令人心寒的陌生.

晏季勻一眼就看到了水菡的臉有點腫,心底陡然竄起一絲怒火……難道又被人欺負了?

只是這念頭稍縱即逝,隨之而來的是他淡淡的一句:"那一則新聞報導就是你的目的嗎?恭喜,你達到了."

一瞬間,好比滿滿一盆冷水當頭澆下,水菡方才的喜悅全都被沖走了,渾身冰冷.

他什麼目的?他……他竟然這樣看她?

水菡只覺得腦子嗡嗡作響,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這朝思暮想的容顏,心如刀割……

"你……難道在你心里,我就是那樣品格低下的人?"水菡盈滿了霧氣的眸子的,一瞬不瞬地盯著他.

晏季勻揣在褲袋里的手緊了緊,深沉如潭的鳳眸中翻卷著一層怒浪:"難道不是麼?那天,是我親自喂你吃下避孕藥的,可是你卻懷上了.就算是避孕藥失效,你在得知自己懷孕的時候為什麼沒有第一時間告訴我?你一個告訴的,是發那篇新聞的記者吧.我以前是看走眼了,想不到你的心計那麼深,抱負遠大,你打的主意就是利用孩子來達到目的,現在外界全都知道你懷上了我晏季勻的孩子,你接下來的計劃又是什麼?"

這番話,與晏鴻章所的那些,如出一.轍.

苦澀的滋味在水菡心里蔓延,淚水在眼眶里打轉,天大的委屈和冤枉壓得水菡喘不過氣來.上前一步拉住晏季勻的手,急忙解釋:"不……不是你想的這樣,我沒有計劃什麼,我沒有目的啊……那個避孕藥,可能是因為那天我從酒店出去後沒多久就不舒服,我在路邊嘔吐了……很可能是避孕藥在那個時候被吐了出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懷孕的事,是因為我太緊張,太慌亂,我怕你會不高興,所以才沒有第一時間告訴你……我也不清楚為什麼會被記者知道,我沒有告訴其他任何人啊,請你……相信我好嗎?"

水菡一口氣完,感覺自己就像是等待著宣判的人,而晏季勻就是高高在上的法官.

人的思維,有種致命的可怕之處,叫做——先入為主.

正是因為晏季勻是先看到那則新聞,所以,現在無論水菡什麼都沒用了.人的心理就是如此.可見那個暗地里爆料消息的人,手段多麼陰毒.

桌上的菜冒著熱氣散發著香味,可晏季勻連吃一口的心都沒有.冷眼睥睨著水菡,淡漠不帶一絲溫度:"如果你是我,你會信這一切嗎?我給你的還不夠嗎?在這里,你吃得好住得好,我還供你上大學,為什麼你還不知足?企圖用懷孕來套住我,我可以告訴你,這一招,對我沒用.不是我愛的女人,沒資格為我生孩子."

這字字句句猶如帶刺的刀刃戳進了水菡的心.學校的同學以及晏鴻章所的那些傷人的話,水菡原以為就是極限了,可是直到這一刻,她才體會到……沒有最傷,只有更傷!眼前這個男人的每個字都能將她的心捅得血肉模糊,只因為,她心里有他,她先喜歡上了,忘記了他最開始是多麼冷酷無……特別是最後那句,足以讓人痛不欲生.

"晏季勻,你真的……真的誤會我了……我沒有目的……我沒有啊……我會留在這里,只是因為我……我……"

"你什麼?你想自己為什麼留在我身邊的理由?"晏季勻唇角勾起的弧度,異常陰冷.

水菡被他這冷酷的表驚了,一時語塞……對啊,她一直都沒有出四年前被他救了的事,如果此刻出她早在四年前就在心里種下他的身影,這段時間的相處又讓她喜歡上他,他會信嗎?

上篇:第60章:他的怒火    下篇:第62章:打掉孩子!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