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63章:讓我娶她?辦不到! 
  
第63章:讓我娶她?辦不到!

只要把嘴往前一湊,他就不但能吃到葡萄還能吃到那豐滿的大饅頭.可就在他有所動作之前,莫名的,腦子里忽然浮現出了一個纖細的身影……水菡的胸部比起眼前這女人的,簡直就是籠包,但不知為何,晏季勻居然覺得,似乎已經習慣了籠包的味道,眼前這就像是兩塊白花花的肥肉,如果吃下去,只怕會感覺油膩啊……

如果這女人知道晏季勻此刻的想法,一定會氣得跳腳.自己35D的胸難道還比不上籠包?你腦子沒問題吧?

確實,晏季勻腦子卡住了,在一眾人驚詫的目光中,他搭在女人腰間的大手竟然將她推開了.

"橙,我累了,先走……今晚我買單,你隨意玩兒."晏季勻渾厚磁性的聲音輕輕的,那淡漠的神就是在:真無聊,不好玩.

剛才那女人此刻就像是吞下一只死蒼蠅似的,尷尬,羞惱,撞牆的心都有了.這還是男人嗎?到這份上居然將她推開?

其余幾個女人看向晏季勻的目光里也多了一點怪異……難道晏總真是那方面有問題?不舉嗎?

別人怎麼看,晏季勻全然不在乎,跟杜橙簡單交代幾句就走了.

杜橙跟在後邊大呼:"兄弟,等我啊!一起!"

杜橙見晏季勻都沒心思玩兒,他哪里還有興致.

晏季勻為什麼沒心思?杜橙用腳趾頭都能猜到啦.

這倆貨走出夜店,杜橙一臉無奈地拍著晏季勻的肩膀,無比同的眼神望著他:"晏大少爺,敢我這一晚上為了逗你開心,我是白忙活了?得……我看你是被那只寵物給影響了,如果不然,你現在都該摟著女人去酒店了."

晏季勻聞,一個白眼甩過來……杜橙你子知道還故意出來!

"呵呵……我們的晏大少爺終于是又有了糾結的時候,真是期待啊……你會怎麼處理你的寵物和你們的寶寶呢?"

"去你的!"晏季勻橫了他一眼,這貨就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怪不得杜橙,實在是晏季勻如今的遭遇,太稀罕了,很久沒見到他為女人糾結,杜橙抱著萬分好奇的心等著看好兄弟的表現.

"哈哈,我閃啦,88!"杜橙陶侃一番就溜了,晏季勻的臉那麼黑,還不溜的話,等他真正發火的時候,杜橙怕自己又要被拉去某個角落里被迫陪晏季勻打上一場來泄憤……

晏季勻望著杜橙消失的背影,內心其實還是很清楚,這損友雖然有時嘴上愛笑,實際上是真心為他擔憂的.兩人的交都已經二十多年了,比親兄弟還親,杜橙什麼,晏季勻不會真計較,今晚反而是有點感覺掃興了,人家杜橙是特意為讓他開心才陪著來的.

又剩下一個人了,陌生而又熟悉的寂寞爬上心頭,晏季勻看著眼前這五彩繽紛的夜景,一時之間竟然僵住……他該去哪里?

夜深了,他累了一天本該休息,可他不想回別墅,也不想回晏家大宅……

高大的身軀在夜幕下顯得有些清冷而神秘,手指間夾著的香煙發出點點星火,吞吐著的白霧如夢如幻,似煙波迷離,惑人的魅力又被渲染得更濃烈了……

晏季勻狠狠地吸了幾口煙,煩躁的心還是沒有完全壓下去.他不想承認,可事實就是他已經被某個丫頭影響了緒.

向來都是占據主導地位的男人,向來只有他影響別人,習慣掌控,可不曾想會被一個不起眼的丫頭給牽動了緒.

晏季勻鑽進了車里,洪戰靜候著吩咐,可好半晌不見晏季勻話,洪戰只好問:"大少爺,我們現在去哪兒?"

晏季勻的眉頭擰成了山,沒有直接回答,只是:"明早你去辦一件事……"

洪戰恭敬地聽著應著,表面上沒有露出異色,可心里卻是驚異的……大少爺真是神通啊,人不在的時候都能知道水菡在學校發生了什麼事,還知道是誰欺負了她.

晏季勻怎會不知道呢,他更記得先前見到水菡時,她臉上的腫特別讓他感覺刺眼,不就是被人給打的麼……

第二天.名都大學.

校園里環境優美,內部以及周邊配套設施一應俱全,就像是一座的城市,置身在這里,從視覺感官上是一種享受.只不過門檻是挺高,像水菡這樣被看成是"外星生物入侵地球"似的存在,如果拋開同學們嚴重的階級觀念,這大學就近乎完美了.

學校里這幾天議論得最多的事就是晏季勻和水菡了.對于這兩人是怎樣認識的,怎樣會上.床的,甚至連個中細節都傳得繪聲繪色.【XS8,更新更快,章節內容無錯,無廣告,請百度"XS8"】不明真相的童鞋們中間流傳著各種版本,而他們最最猜不到的是水菡將會被晏家怎樣處置.

學校老師和領導們都知道這件事,可全都裝傻充愣,不聞不問.他們早就得到了校長的指示,不許過問水菡的事.即使是學生未婚先孕了,但這所大學本就是特殊的,跟富豪官員們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而晏家更是地位超然,哪個老師吃飽了沒事撐著去管晏家的事呢,裝作啥都不知道,對他們來才是明哲保身的做法.

水菡處于輿.論風暴的中心,在童霏的提醒下,水菡今天上學的時候還戴了一副墨鏡.雖然只是她以前花了二十塊錢買來的便宜貨,但還是能遮住半邊臉.不然走在路上還真是不太安全的.

進入學校水菡就摘下.因為……整個學校上上下下,連看門的保安都認識她了,她進來再戴墨鏡已經沒有作用.

戴墨鏡來上學的還不止水菡一個.出奇的,詹穎也一大早地戴個墨鏡來上學了.

詹穎平時在學校也挺張揚的,父母都是開公司的,夫妻倆都是富豪,並且還都跟炎月集團同屬一個商會.但是今天,詹穎顯得有些奇怪,異常低調,甚至有點躲躲藏藏的進了學校進了教室.

詹穎那天欺負水菡,同學們暗地里都在揣測詹穎會不會因此而發生什麼,也有的人認為水菡不過是晏季勻一時興起的玩物,還不夠資格讓晏家為她出頭收拾誰.

詹穎在座位上坐立不安,低著頭,用頭發遮住自己的臉,但即使這樣也還是沒有逃過眼尖的人……

"咦,詹穎怎麼好像臉是腫的?"

"原來你也發現啦?我還以為只有我才這麼覺得呢……"

"真是腫的啊……好像嘴角有點血?"

"……"

幾個女同學在旁邊聲嘀咕著,很想上來問問,但是詹穎那臉色沉得能擰出水來.

一大早地就這麼丟人現眼,詹穎恨不得能撕爛這些人的嘴,可人家也都是千金姐公子哥兒的,她壓不下去,她也就能欺負欺負水菡.

詹穎心里火燒火燎的,最終還是坐不住了,跑著去了頂樓天台.

天台上一個人都沒有,詹穎不用再憋著自己,仰頭對著天空大吼了幾聲,然後撥通了鄧嘉瑜的電話.

"嘉瑜姐……我……我被人欺負了……"詹穎的聲音滿是委屈和憤怒.

鄧嘉瑜還在睡夢中就被電話吵醒,有點不耐煩地:"怎麼回事?"

"今天早上……我被晏季勻派來的人打耳光,臉都腫了……對方還讓我不可以不來學校,要我必須來學校讓水菡看到我……嗚嗚嗚,嘉瑜姐,那個死踐貨在報複我……一定是她讓晏季勻這麼做的……"

鄧嘉瑜的睡意陡然全無……什麼況?詹穎被人打了?

擺明了這是有人在為水菡出頭,替她教訓詹穎.居然還威脅詹穎必須來學校,不准在家龜縮著,就為了讓水菡看到她被打的臉?

詹穎吃個啞巴虧,不敢造次,只能忍著,她可不敢得罪晏季勻.哪怕現在被同學嘲笑,很丟臉,她也只能硬著頭皮了.

"我知道了……詹穎,這幾天委屈你了,我會去看你的.你放心,我和晏季勻以前合作過,還有些交,我會跟他,讓他別再為難你……你……沒有在他派去的人面前多什麼吧?"

"我沒有!嘉瑜姐,我不會是你指示我去欺負水菡的."

"嗯,這就好……呵呵……詹穎真是個貼心的伙伴啊,今後咱們就是自己人了."鄧嘉瑜心里微寬,詹穎還算機靈,如果供出她,她才不會讓詹穎好過呢.

詹穎聽鄧嘉瑜這麼,頓時高興起來.能跟鄧行長的千金成為"自己人",真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啊,回家去告訴爸媽,也算是功勞一件.

這學校里的富豪子弟們也真悲哀,讀書是次要了,首要的任務都是建立人脈……

午飯後.

操場的階梯座位一直往上去就是一條靜謐的石子路,幾張長椅在散布在路上,這里是閑暇時休憩的好地方.背後是草坪,前邊就是寬廣的操場,一些年輕的身影在操場上活躍著,充滿了青春的活力.

水菡今天的午飯又被她吐了出來,這兩天害喜越發明顯,胃部時常不適.加上一連串的打擊和傷痛,她現在的緒十分糟糕.可即使是痛得快死了,她還是堅持來學校上課.她不想浪費這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

蒼白的臉,秀氣的眉毛緊緊皺著,原來靈動的眸子里也少了幾分光澤,變得暗淡了許多.相由心生.一個人的精神萎靡了,自然就反應到臉上.

"水菡,原來你在這兒啊,可叫我好找!"童霏的聲音響起,一屁股坐在水菡身邊.

水菡怔怔地回神,見童霏手里拿著一個面包.

"水菡,你剛才吃過飯又吐了,吃了都等于沒吃……這個面包給你,很新鮮,我剛去外邊給你買的!"童霏通通的蘋果臉上露出關切的微笑.

水菡心里一熱,感激地看著童霏:"謝……"

"不准謝謝!"童霏佯裝凶惡地瞪著水菡,順便將面包往她嘴里塞去.

水菡張口咬住……嗯,味道還不錯,她的胃也沒有在抗議,可以吃下去了.

水菡一邊咀嚼著面包,心里卻是酸疼極了……在她最最孤單無助的時候,最需要人照顧的時候,只有童霏在身邊,還細心地為她買來面包充饑.

優美如畫的景色中,一個清純的十八歲女生在大口大口地啃著面包,嘴微脹鼓鼓的,時不時嘟噥著:"嗯……不錯,真好吃……"

這本該是一幅賞心悅目的畫面,只是童霏卻有點鼻酸……水菡是孕婦啊,才十八歲就懷孕了,她的青春太沉重.而那個叫晏季勻的男人應該照顧她才對.

童霏看水菡強顏歡笑的樣子實在令人心疼,她也是無奈,自己幫不了水菡太多,晏家的事,外人是插不了手的.水菡將來的命運如何,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了.

"菡菡,你看到詹穎了嗎?聽是今天早上被人打了."童霏的語氣輕快,她是在為水菡感到高興.

水菡一愕:"嗯,我看到了,她還戴了墨鏡,但臉是腫的."

"我猜啊,一定是晏季勻派人干的,他是在為你出氣呢!"

呃?晏季勻?水菡的腦子一下就停頓了……不會吧?晏季勻不是還沒消氣嗎,還在誤會她,怎麼會幫她出氣?

"或許不是晏季勻吧,不定是詹穎得罪了其他什麼人……"水菡糯糯地,其實她心里隱隱有期待,希望真是晏季勻在暗中維護她.

童霏也迷茫了,適時岔開話題.

"水菡,你喜歡他嗎?"童霏忍不住問了這麼一句.

水菡差點被面包噎到,圓圓的杏眸盯著童霏,臉蛋倏然緋如霞……

"你不話,那就是喜歡咯?"童霏沖著水菡眨眨眼睛,露出好奇.

水菡有點不好意思地點點頭.

"唉,瞧你這純白兔,你一定沒跟他表白過吧?你還在暗戀?"

水菡一愣,扁著嘴,又點點頭.

童霏的心都揪緊了,水菡這麼乖巧可愛的人,怎麼會有人舍得傷害她呢?真是可惡!

"菡菡啊……那個……做那種事是什麼感覺啊?"童霏語不驚人誓不休.

好在水菡已經把最後一口面包吞下去了,不然還得噎著.

水菡的臉更了,半天不出來.她臉皮太薄了.

童霏雖然是比水菡大一歲,思維也稍成熟些,可是童霏對于男女之間的事還是一片空白……這方面,水菡是領先了,因為她已經和晏季勻有過很多次歡愛,還懷孕了.

"算了算了,我不難為你了,我再問你最後一個問題……那個……男人的那個東東,是不是真的很嚇人啊?"

水菡的臉要滴血了,腦袋都垂到了胸口.

"哈哈哈……看你羞成這樣!"童霏放聲大笑.

"……"

水菡也被童霏感染了,跟著笑起來.

有個朋友在你最難過的時候會逗你笑,這也是一種幸福.

在十八歲的年紀,在這個美麗的校園,操場邊,藍天白云下,清脆的笑聲飛揚,乘著青春的翅膀……

不管現實幾多艱難,能暫時的一刻忘卻煩惱也是好的.

=====================呆萌分割線====================

難熬的一天又過去,水菡放學了.戴上墨鏡走出校門,朝著公車站的方向走去.

順著學校圍牆走,拐個彎,水菡差點被迎面而來的人撞上.抬眸一看,水菡臉色陡然變了……

一個戴著太陽帽的女人站在面前,齊耳短發,赫然正是彭娟.

"侄女,好久不見,你氣色不錯嘛."彭娟豔的嘴唇里的話當真是皮厚到了極點.

水菡那雙清澈的明眸里泛起絲絲慍怒:"我不是你的侄女,我跟你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

這個女人有多卑鄙無恥,水菡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真不知道為何對方會突然出現的.

彭娟臉色一僵,但她沒有發作,而是堆著滿臉笑意,甚至有點諂媚地拽著水菡的胳膊:"侄女啊,干嘛得這麼見外呢……姨我可是每天都在惦記著你.走走走,我們去旁邊話!"

她還真好意思出口,惦記?惦記著從人家身上撈好處!

"你放開,我跟你沒什麼可的!"水菡掙紮,可彭娟的力氣也不.這又是校門口,水菡不想鬧出太大動靜,不想更引人注意了.

水菡氣呼呼地被拽到一邊,彭娟一臉歉意地:"菡菡,過去的事,是姨不對,請你原諒我好嗎?再怎麼,我們也是一家人嘛,你媽媽將你托付給我,如今你又懷孕了,我怎麼能坐視不理呢.你放心,這次姨一定會站在你這邊,就算對方是炎月集團的總裁,姨也不怕得罪,只要你點頭,姨一定去為你討個公道!"

嘖嘖,這番話得多麼動聽呢,還有幾分正氣凜然的樣子.如果是換做以前,水菡或許真的就信了,可是因為已經見識過彭娟的真面目,水菡現在只覺得……這人,怎麼能無恥到這種地步?

水菡再遲鈍也還是明白了,彭娟一定是因為看了那篇新聞才來的,否則,她怎會如此客氣?如此"正義"?彭娟的意思是想借著她懷孕的事去找上晏季勻,目的,當然不會是出于親,而是……利用.

利用了你,還得表現的像是為你著想.

水菡怒視著彭娟:"你不用費心了,我不想跟你再有任何牽扯,你走吧."

彭娟聞,真想掐水菡脖子啊,但她不能.她必須忍,現在水菡懷了晏季勻的孩子,彭娟再怎麼膽大也要收斂著.

剛才那一計不成,彭娟還有另計.

"菡菡,你現在懷孕了,可你母親不在這里,你身邊也沒個貼心的人照顧……呵呵……如果你不嫌棄,我願意把現在的工作辭了,搬去跟你住,方便每天照顧你的飲食起居啊,我不要任何報酬都行,全當是我對你的補償,你看,可好?"彭娟隱忍著沒發火,心里可是將水菡罵了遍.

可好麼?

水菡真是不明白了,一個人居然能厚顏無恥到如此境界,也算是極品了.

"彭娟,你什麼都沒用.我的事與你無關,別再裝出假惺惺的樣子.你走吧,我不想再見到你."水菡完,再不管彭娟是何反應,冷冷地瞥了一眼,轉身,走過斑馬線,去對面坐車了.

水菡回答得干脆,走得也干脆.彭娟氣得臉都綠了,沖著水菡的背影,她嘴里冒出一連串咒罵的聲音……

彭娟來找水菡,無非是想利用水菡,從晏季勻那里撈得好處,可水菡卻沒讓她的如意算盤得逞.彭娟感覺很沒面子,回去可怎麼跟林燁交代啊.

林燁這混混,對于這件事也是很上心的,哪里還會等彭娟回家,他早就在對面馬路看到剛才那一幕了,現在正跑過來.

"……"

"什麼?你居然連個丫頭都對付不了?沒用的婆娘!"林燁鄙夷地瞪著彭娟.

彭娟正在氣頭上呢,被林燁這麼一激,更加惱了,狠狠一咬牙:"你TM別只顧著風涼話,水菡那邊指望不了,老娘會再想其他辦法.能有一個水菡,就會有第二個!"

"你什麼意思?"林燁見彭娟似乎很有把握的樣子,不由得又來了精神.

彭娟得意地一笑:"水菡現在跟晏季勻在一起,那又怎樣?瞧她呆呆傻傻的樣子,哪懂得把握男人的心啊……只要有年輕女孩子肯努力,並且還是處.女,我們再好好策劃策劃,指不定就能取代水菡的位置,不管是當晏季勻的人也好,老婆也好,只要是我們的人就行.到時候,我們就等著數錢吧!"

林燁的眼睛已經在發亮了,恍然大悟般,摟著彭娟的肩膀,在她臉上親了一口:"哈哈,婆娘,咱們一起發大財!"

"那是當然,走著瞧!"彭娟不知道自己的笑容多惡心.

可彭娟心里也是有幾分驚訝的.今天水菡的表現,出乎她意料.她想不到,一向乖巧溫順的水菡會那麼毫不猶豫地拒絕她.她原本以為只要假裝道歉,低聲下氣,水菡就會心軟,可她顯然錯了.水菡跟過去似乎有點不一樣了.

水菡在經曆了不少的挫折和磨難之後,當然也會吸取教訓的.這就叫做成長.

====================呆萌分割線===================

晏季勻沒回來別墅,轉眼就過去幾天了.水菡每天都在煎熬中度過.這傻丫頭還是抱著一點希望……希望晏季勻消氣了就回來,希望他回來能聽她解釋,希望還能跟他像以前那樣生活著……

希望很美,像漂浮在云端的花,即使摸不到,但只要存著那樣的念頭,才能支撐著自己,否則,水菡真的會崩潰的.

又是一個人回家,一個人的晚餐,一個人睡覺……

水菡躺在床上,一沾到枕頭就感覺瞌睡,不會兒就進入夢鄉.

也不知是夢到了什麼,她時而會皺著眉頭,時而會嘟嘟嘴……夢里都不安生,手還攥著被子.這睡姿顯示她缺乏安全感,配上她純淨的睡顏,怎能叫人不為之心疼呢……

晏季勻不在的時候,水菡睡覺不敢關燈.住在這麼大的別墅里,一個人,當然會害怕啦.

燈光被調得很暗,靜謐的夜晚冷清得令人窒息.

以前,這大床上時常都是有著一對纏綿的身體在做著運動,曖昧的聲音,粗重的喘息,還有他看似霸道卻溫柔的話語……現在,都沒有了,只剩下一室孤寂落寞.仿佛曾經的一切都只是夢幻.

悄悄的,臥室門有了松動,閃進一個高大的身影,跟做賊似的.

暗沉的光線,看不清楚男人的臉,但那挺拔的身姿卻是眼熟.只可惜水菡睡著了,看不到.

男人靜靜地站在窗前,垂眸凝視著床上那一抹身影.她睡得不好嗎?

男人蹙著眉,大手不自覺地抬起,輕輕地,將她露在外邊的手臂放進了被子里.

肌膚相觸那一霎,男人指尖傳來熟悉的觸感,不由得心顫了一分.原本只是想看一眼就走,可是腳步有點不聽使喚……目光就像是在她臉上生了根一樣的不想挪開.

一聲低不可聞的歎息,他現在才發覺,自己低估了這東西對他的影響力,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看著她蒼白的臉,脆弱無助,他心里最柔軟的部分猶在開始發疼了,漫漫溢出一絲一縷的疼惜.

神差鬼使的,他的意志力松動了,低頭吻上她那兩片誘人的粉唇……這一秒,熟悉的柔軟讓他像過電一般心悸,身體里潛藏的**因子在開始複蘇.

真不知道她怎能這麼吸引他?不是大美人,只是清新,青澀笨拙,可他就是像著魔似的.吻了就了吧,這味道是他念念不忘的清甜.此刻,他不願去想太多,他只想要好好享受她的美味……睡夢中的水菡完全是不設防的狀態,他火熱的大舍在她巧的檀口中貪戀地汲取著她的香甜……不夠……還不夠安撫他的渴望.他的手已經不知不覺伸進了被子里去……"嗯……籠包好像有長進……"男人心里這麼想著,邪惡的大手卻是絲毫不停.水菡迷迷糊糊中覺得身子發燙,舌頭也不對勁了,嘴巴也不對勁了……嗜睡的孕婦十分吃力地想要睜開眼睛,當她嘴里發出一聲嚶嚀,男人如同被激勵了一樣,腦子里只剩下一個念頭了……要她.

"啊……你……"水菡睜眼就看到晏季勻這張熟悉的俊臉,緊接著就是身子的異樣.這男人竟然趁她睡著了偷偷做這種事.

"唔唔唔……嗚嗚嗚……"水菡嗚咽,可她的聲音全都被晏季勻封在肚子里了,連同他的興奮的低吼聲……

才不過幾天沒碰她,她已經這麼敏感,他感到她的身子正在熱烈的歡迎他的到來,這舒爽的感覺就是他最喜歡的味道,一如最初一般溫暖緊致,讓他的魂兒都快飛出來了.

水菡現在整個人都混亂了,被他壓在身下,她的身心都是愉悅的,她驚喜他的出現,她恨不得能盡釋放自己對他的思念,但是,在這致命的歡愉中,她還有著一絲理智……

"嗚嗚嗚……不可以,我的肚子……心我的肚子……你快出來吧……"這嬌聲軟語,帶著濃濃的鼻音,可憐巴巴地望著他,眼睛都了.

晏季勻現在正在興頭上,哪里還停得下來,他堅強的意志,有時在水菡買面前就等于無.

"我沒有很猛啊,你難道感覺疼?"沙啞的聲音飽含著.欲,臉皮真是厚啊.

水菡羞窘了,但確實,他很心,沒有讓她感覺疼,反而感覺很美……

水菡哪里經得起他富有經驗的一番挑.逗,況且他也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對他的思念漸漸被釋放了出來,她眼角濕潤……

"嗯……"一聲嬌吟,從她唇邊的縫隙里溢出,催化了他身體里沸騰的血液,但他還是隱忍著想要馳騁的沖動,盡量地輕.他可不想在床上見.

這一刻,晏季勻煩亂煩躁的心慢慢安了下來,慢慢被這熟悉的歡愉所代替,他不想去思考那些煩人的事,他只想好好地享受,把握住此刻難得的溫暖和美好……

"噢……東西……你還是這麼甜……"男人近乎夢囈的低喃,臉上的表顯示出他正沉浸在巨大的愉悅里,這聲音性感得勾人.這一霎,仿佛一切都又回到了原點,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只有溫存,纏綿.她青春的身體,勾動著他的心魂,房間里的春意越來越熱烈……最後關頭,晏季勻沒有像往常一樣抽身釋放在她的肚皮上,而是直接……因為她都已經懷孕了,他可以這麼做.這是他第二次如此肆意地釋放著,潮水一樣的美妙感覺瞬間包.圍了他……

這一秒,水菡恍惚間呆了呆,她看到他眼中熟悉的神色,是疼愛嗎?這是不是意味著他已經消氣了,已經原諒她了?

激過後,水菡原本蒼白的臉色變得嬌豔欲滴,軟弱無力地躺在床上,試圖平複著心.

"晏季勻……今晚……不走了嗎?"她軟糯的嗓音略帶一絲慵懶,黑發鋪開在潔白的枕頭上,媚眼如絲,含脈脈地看著他.這丫頭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模樣有多引人犯罪,有著別樣的惑人風,晏季勻瞄了一眼竟然差點又壓上去了……

硬生生別開視線,晏季勻起身,下床,如大衛雕塑般完美的身體肆無忌憚地曝露在空氣中……令人噴血的男性軀體,被他加上了衣服.

水菡一驚,從床上坐了起來:"你要走?"

"嗯."淡淡的一個字從他鼻子里哼出來.

聞,剛才還滿懷驚喜的她,一瞬間就被潑了冷水.驚喜變成悲傷,還有失望.

水菡望著他的背影,近在眼前,她只要一伸手就能觸及,可是,她卻感覺他好像越來越遠,越來越不真實了……

這還是剛才那個與她纏綿的男人嗎?他剛才還喚她"東西",那麼曖昧而親昵,她和他,剛才還像是一對熱戀中的侶,為何現在他能如此冷靜淡漠,仿佛剛才那個與她愛愛的男人不是他……

極致的火熱,極致的冰冷,兩種極端的態度,讓水菡那顆不堪重負的心,深深地刺痛著,一股羞辱感爬上心頭……

"晏季勻,對你來,我到底算是什麼?只是你發泄的工具嗎?外邊很多人都在我是你的玩具,等你玩膩了那一天就會把我扔掉……如果……如果真是這樣,你告訴我,你現在是不是膩了?是不是巴不得我離開永遠不要在出現?"水菡顫顫巍巍地出這番話,已經痛得難以呼吸,每個字,都是她心碎的聲音.

晏季勻的背脊微微一僵,卻沒有回頭看她.只是胸前正在扣紐扣的手,攥得特別緊.在水菡的目光無法企及的角度,晏季勻嘴角勾起一絲複雜的淺笑:"這些問題,你如果還有一點腦子,就自己去想,別來問我."

涔冷的口吻,有著不易察覺的矛盾和糾結,這樣含糊不清的回答也算回答嗎?可偏偏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想要什麼?水菡對他來是一個怎樣的存在,他沒有想過,他沒有答案.

水菡呆了呆,忽地從床上下來,直沖進浴室里,緊接著,晏季勻就聽到里邊傳來異樣的聲音……她是害喜吧.

下意識的,晏季勻面色一緊,走向浴室,可他只是推開門,沒有進去.

水菡的臉色難看極了,煞白煞白的,的眸子,腮邊掛著淚滴,手捂著肚子喘氣……

害喜的痛苦和折磨,男人不會懷孕,所以也不會真的體驗到.

水菡望著門口的他,心都在滴血……他竟然就這麼眼看著她那麼受罪,卻連一句關心的話都沒有,問都不問一聲.他究竟是有多狠心才能做到的?

是啊,她怎麼忘記了,他是不要這個孩子的,他怎會心疼她這個孕婦呢?

水菡連憤怒的力氣都沒有了,扶著牆壁,淚眼婆娑,哆嗦著嘴唇:"晏季勻……可不可以,把你的狠心,分一半給我?"

靜默,可怕的靜默……仿佛時間空間都不再,仿佛空氣都停止了流動.這一秒,晏季勻恍然聽到心底某個角落悄然裂開一條縫,生生地灌進一股淒冷的風.

"將你的狠分我一半."這是要痛成什麼樣才得出來呢?如果真的可以分我一半,我便可以像你那樣灑脫了……

晏季勻緊抿的鼻唇松開,動了動,似是想點什麼,可終究還是咬牙,沉默,轉身……

這種時候,水菡最怕的就是他的沉默啊.那是傷人的利劍.

他走了,一如他來時那麼突然,干脆.硬生生來,輕飄飄走.

出了別墅,晏季勻在車子駛出大門的一刻,回頭看了看,臥室的陽台上,隱約有個身影,在夜風中,就像是隨時會被吹走的一片落葉.

心,還是抑制不住的抽搐了.他真能做到絕對的冷酷嗎?可知他也煎熬著,他想要回來拿的東西一點都不重要,他不過是給自己一個借口回來看她而已.

但他始終無法釋懷她的"欺騙",這是他的禁忌.

"洪戰,去機場吧."

"是."

"……"

原來,晏季勻是要去機場接人的.對方是夜機.假如不是這個原因,或許,他真的會留下.

看似今晚的一幕是令人傷感的,但其實在晏季勻心里,也對水菡多出了一分不舍.

===================呆萌分割線==================

又過去了兩天,外界的輿.論依舊火熱,晏季勻和水菡牢牢占據了近期的"八卦"首位.流蜚語,各方云動,一場風波還沒有停歇的趨勢.只因為晏家的態度不明確,外界還都在猜測中.

一個豪門大戶中的繼承者,一個大財團的總裁,他跟哪個女人有關系,這一定是很多人感興趣的話題,大家都想看看這件事最後將會以什麼樣的方式收場.

有人等著看笑話,有人想要取代水菡的位置,有人想要趁混亂搞鬼……總之這件事,在晏家公開態度或處理方式之前,輿.論是不會罷休的.

大家都很奇怪,為何晏鴻章那邊沒動靜了?晏季勻不表態也就算了,可晏鴻章身為一家之主,董事長,難道也不管了麼?

當然不是了.

晏鴻章自有他的主張.

莊重大氣的書房里,端坐著一位頭發花白的老人,他正在翻看剛送來的資料.

剛開始,晏鴻章並沒有什麼表,但越是看到後邊就越不淡定了,潤的臉色也開始泛白……表從淡然到震驚,再到痛苦……

這太奇怪了.能讓晏鴻章在短短幾分鍾之內緒發生如此大的變化,實在太稀罕.必定是有什麼極為特殊的事件發生了!

這一份資料是水菡的.

其實晏鴻章早在知道晏季勻與一個疑似未成年少女在酒店過.夜之後,他就已經對水菡調查過了.當時查得並不深,所以也就知道水菡和她母親相依為命,而她的父親不詳.她的背景是再簡單不過了.

可是就在晏鴻章前幾天去見過水菡之後,他就派人對水菡做了更深入的調查.連祖宗八代都翻出來了,有什麼秘密都無所遁形.

晏鴻章想不到的是,水菡她,居然會是那個女人的外孫女!

那個女人是誰?當然就是晏鴻章這輩子最大的遺憾,過了幾十年都還無法釋懷的初戀,是他記憶中,曾在櫻花樹下與他訣別,之後再沒見過的那個她……現在,她早已經病逝了……

"董事長,您沒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秦川輕聲地問,心里急啊,董事長怎麼如此反常?

晏鴻章聞,眸色一暗,深深地呼吸了幾口氣,強行壓下心頭的激動,緩緩:"沒事,你先出去吧,"

"是."秦川恭敬地應道,出了書房,將門關好.

只剩下晏鴻章一個人在書房了,他這才又再一次地翻看著水菡的資料,翻湧的緒久久不能平靜.

晏鴻章良久才幽幽地一歎,難怪,當他去別墅見水菡時,水菡嘴里出的話,讓他聽著那麼耳熟,原來竟是那個人的外孫女.水菡骨子里的倔犟不屈,當時是讓晏鴻章驚異的,現在知道她外婆是誰,晏鴻章忽然覺得一點都不奇怪了.

她的孫女遺傳到了她的脾性,連話的語氣都那麼像.

只有他自己才明白,這份資料意味著什麼,曾經的初戀對他意味著什麼……

命運,就是這麼愛開玩笑,先前晏鴻章是巴不得水菡離開,他也不承認她肚子里的寶寶,而現在,因為水菡的資料,他知道了她是誰的後代,一切都將不一樣了.

"玉蓮……今生我負了你,也曾做了對不起你的事,可知道這些年來,我每每想起都會于心難安,越是年紀大了,越是感覺自己年輕時候犯了多大的錯,我愧對你.現在,一定是上天給我這個贖罪的機會,我不會錯過的……玉蓮,如果你在天有靈,和我一起祈禱,希望季勻不會反對我的決定."晏鴻章喃喃自語,眼中盡是決絕.

晏鴻章也是個行動派的,雷厲風行的風格.

一個時後.炎月集團總部.

寬敞明亮的辦公室里,一老一少面對面坐著,氣氛似乎不大對勁.晏季勻的臉色比碳還要黑,額頭上青筋暴跳,鳳眸中翻卷著怒浪……

門外,洪戰已經為晏鴻章沏好了茶,剛准備敲門,忽聽一陣低沉的吼聲:"爺爺,我過,我的婚姻我做主,你為什麼非要干涉呢?晏家的人,難道個個都要被你操控嗎?我不會做任何人的傀儡,不會像父親那樣連婚姻都要受人擺布!爺爺,您讓我娶水菡,我,辦不到!"

濃濃的火藥味,就連站在門外的人都不禁為之一顫……

【一共四萬一更新,祝大家閱讀愉快!這一章的原版詳見留區置頂公告!請支持原創,謝謝!】

上篇:第62章:打掉孩子!    下篇:第64章:將水菡嫁給晏錐!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