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70章:她不見了 
  
第70章:她不見了

晏季勻的話,就像鋼針一樣紮在水菡的心.他是因為在氣頭上,緒暴怒,可既然出口,就造成了無可彌補的傷害.

前幾天他是通過洪戰轉達水菡,讓她打掉孩子,但現在卻是他親口的,水菡的痛苦也更加劇烈.

水菡慘白的臉沒有半點血色,呼吸都不順暢了,水眸里盈滿了悲慟,哽咽地:"你……你……真的可以這麼無?真的這麼討厭我肚子里的寶寶?我和晏錐根本就不是你的那樣,我也拿不出證據來證明自己的清白,難道就因為這樣,我就必須要打掉孩子才能換來你的信任?"

她眼里的傷痛,刺著晏季勻的心,雖然他也有些許疼痛,但他嘴上卻是不肯松口,陰冷地:"是."

一個字,只不過是在加深她的痛苦罷了.晏季勻其實在聽到爺爺了關于晏家與水菡外婆的秘密之後,他就知道自己是非娶不可,但他介意的是水菡接近他的目的,介意她與晏錐一起合伙"欺騙".像他這樣出身的人,從的生長環境就決定了,他對一個人的信任,很難.

水菡心如刀絞,百口莫辯,被人冤枉的滋味,她以前不是沒有過,可是晏季勻對她的誤解卻是傷她最深.

強烈的憤怒和悲傷堆積在水菡心里已久,此刻終于是忍不住爆.發,沖著晏季勻怒吼:"我是沒法證明自己,可是我,問心無愧!我和晏錐一點關系都沒有.我沒有算計過你,沒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我留在你身邊,是因為你一次次地幫過我……還記得那條項鏈嗎?四年前的夏天,你救了一個被流氓欺負的女孩子,讓她避免被人糟蹋玷汙,從那個時候開始,她就忘不了你,撿到你的項鏈,她珍藏起來,期待著有一天能再見到恩人.可是她想不到,自己的恩人竟然會是在酒店奪去她初.夜的男人!可因為是他,所以她不恨,直到後來,如果不是你的收留,我會流落街頭.從你把我撿回來那天開始,我就已經不想離開……我舍不得你給我的溫暖,舍不得你對我的疼愛,舍不得離開之後再也見不到你!這些就是我留在你身邊的原因,夠了嗎?"

水菡嘶啞的聲音吼出這番話,再也撐不下去,轉身跑向樓上臥室.她現在只想一個人呆著,一個人躲在被子里大哭一場……

她差一點就出了"我喜歡你",可終究還是忍住了.只因為,此時此刻,悲傷那麼濃,傷害那樣深,她的這種純純的感即使表達出來都只會成為笑話.這個狠心的男人怎麼會接受她的感呢?水菡的心都涼了,痛得縮回自己的龜殼里,她只能一個人去舔著傷口.

望著她的背影,晏季勻驚詫地呆立原地……耳邊回響著她剛才的話.

四年前?

晏季勻的記憶被勾動……在某個夏天,一個巷子里,他確實曾教訓過幾個流氓,救了一個差點被欺負的女生,但是他當時並沒有去留意她的長相,甚至沒有將救人這件事放在心上.那不過是他因為去那附近找人,恰好遇到,隨手為之.而他的項鏈就是在那時遺落,第二天他飛去了澳洲留學……

原來,與她的交集在四年前救開始了,原來她一直都惦記著他……原來在她記憶里,他是恩人……

如果晏季勻的心沒有一點觸動,那是騙人的.他先前暴躁憤怒的緒,無形中已消弭一半.有幾分欣喜,但卻不代表他對水菡的疑慮盡去.她剛才的話,只能明她

晏季勻的心態,歸根究底是有種心理潔癖.他近乎狂執地追求一份真,只要發現有那麼一點可疑,他都無法忍受,非要將那點疑慮盡去,他才能安心地對水菡好.或許,他需要的是時間.語,對于一個戒心強,對人缺乏信任感的男人來,只有時間才能看清楚一個人真正的內心世界.

水菡把自己關在臥室里不出來,只能聽到里邊傳來隱約的哭聲.無處排解的痛苦在撕扯著她……除了哭,水菡還有許許多多混亂的想法.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走到今天的地步,晏季勻那都是因為她懷孕了.仔細想想,這是有幾分道理的,如果不是因為她懷孕,他對她的誤解不會那麼深.一個原本疼愛你的男人忽然對你轉BT度,對你冷落,殘忍,她傷心欲絕,但更多的是懷念在事發生之前,兩人之間那種平靜單純的生活.

水菡心里對于溫暖的渴望,也是近乎狂執的追求.

她的解釋,並非一點作用都沒有,至少,這一晚,晏季勻沒有離開別墅,但也沒有和水菡睡在同一個房間,他在書房里過了一夜.睡得不好,直到天快亮了才合眼,這一覺就睡到了快中午時分才起來.

平時晏季勻都是會在早上9點之前出現在公司,今天就算是他給自己放半天假了.最近公事繁忙,加上私事的困擾,他也確實需要休息放松一下.

午餐時間,晏季勻一個人坐在餐桌上,慢吞吞地吃著,感覺如同嚼蠟.

洪戰已經去樓上叫過一次,可水菡還沒起來.

"大少爺,要不,我再上去叫……"

"不用了."晏季勻淡淡地著,放下筷子,轉身上樓去.

他的意思不是不叫水菡吃飯,而是他親自去看她.

晏季勻心里還是有點納悶,就算孕婦嗜睡,也不至于到現在都還不起來吧?難道肚子不會餓?

難道……會不會是她哪里不舒服?病了?

這麼一想,晏季勻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腳步,略顯緊張地推開了臥室門……

令人意外的是,臥室里空無一人,水菡不在!

高大的身影驀地一僵,心髒的位置像是被什麼東西咬了一下……她去哪兒了?

一陣沒來由的心慌,晏季勻在瞄到床上放著一張白色的紙.

白紙黑字,娟秀的字跡,是水菡留給他的.

"晏季勻,你知不知道,你的信任,你的溫暖,對我來有多重要?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甯願它永遠停頓在你半個月之前.晏季勻,你是天之驕子,是懸掛在天空的太陽,而我只是一個普通人.在許多人眼中,我就像是一棵雜草,只能仰望著你的光輝,沐浴著你的光澤.但就算是一棵雜草,也會有自己思想,也會渴望一點溫暖.就因為我和你身份地位的懸殊,猶如云泥之別,所以,你,以及外界的人,都用一種有色眼光來看待我,你們將我的簡單純粹附上了你們想象的陰謀手段,對此,我已無力申辯.別人怎麼看待我,我不在乎,但我最不能釋懷的是你對我的不信任.如你所願,我會用你所的方法來證明我的心.只是,不知道當我做到之後,我和你,還能不能再回到從前……"

字里行間充滿了無奈和沉重,流露出一個被誤解被冤枉的人,那種無處申訴的痛苦,她唯有用那樣可怕的方式來證明自己,就為了能換來他的信任,換來曾經的溫.

晏季勻能從中感受到水菡的悲傷,這張紙的邊緣還有些濕潤……晏季勻腦子里已經幻化出水菡含著眼淚寫字的畫面.

胸口的酸脹感,讓他很不舒服,同時他也在想著,她的"如你所願,我會用你所的方法來證明我的心."這話指的是?

晏季勻眼角的余光忽地瞄到床頭櫃子的抽屜是半開著的,里邊是空的.

原本晏季勻是放了一些現金在這里的,留給水菡平時零花用,可現在一分錢都沒了,她全拿走了?可她的其他東西還在,包括那兩個行李箱,這明,她不是准備離開,那這張紙條的留是什麼意思?

晏季勻精冷的鳳眸猛地一縮,想到了昨天自己對水菡的話……他,如果要讓他相信,她就去打掉孩子.

難道……

想到這,晏季勻的心陡然一緊,狠狠抽搐.她該不會真是去醫院做人流了?

其實晏季勻昨天在氣頭上的話,之後自己也覺得有點傷人,可驕傲如他,硬是在書房睡了一夜,而現在,水菡可能真的被他逼得無路可走,只好用打掉孩子來證明自己?

雖然晏季勻完全沒有做好當父親的准備,雖然他是過讓她打掉,但這一刻,他的心還是不可抑止地疼了起來……

那是他的種,長在她肚子里,真的要流掉嗎?用一條生命來證明她的清白,並且是他和她的孩子,這值得嗎?即使流掉,他與水菡之間還能回到從前一樣嗎?

即刻撥打水菡的手機,但已經關機了.

晏季勻的緒,前所未有的慌了,心跳加劇……

"橙,幫我做件事,你馬上聯系市區的各大醫院,如果發現水菡的在哪做人流,立刻通知我!"晏季勻急之下只好先找杜橙幫忙.

杜橙沒多問,知道事嚴重,趕緊地打電話去了.

晏季勻急匆匆沖下樓,開車出去,他也不知道該去哪家醫院找,完全沒有目標,但現在他腦子里浮現的就是水菡躺在手術台上滿身是血的樣子,他只覺得全身冰冷,發怵,心里有個聲音在狂喊——水菡,你在哪里!【先更一章,下午還有更新.】

上篇:第69章:答應娶她!    下篇:第71章:孩子還在嗎?
 

2009-2015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