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76章:婚禮(一)  
   
第76章:婚禮(一)

鏡子面前那一道高大挺拔俊逸非凡的身影,忽地僵硬了一下,氣氛有些窒悶,皆因水菡無意中沖口而出的這句話.

她也不是有心要破壞氣氛,她只是不想帶著這個大大的問號去結婚.她一向認為晏季勻不是那種會違背自己意願去妥協的人,那麼他之所以肯娶她,應該是明對她有感的才對.她心里這麼揣度著,但她想要通過他的確認來讓她變得更堅定……其實只要他在這種時候輕輕點一點頭,她就會高興得忘了所有.

晏季勻俊臉上淺淡的笑意不變,伸手將這身子摟在懷里,低垂的眼簾掩去眸中的異色,"你又在瞎擔心什麼,別胡思亂想,忘了醫生怎麼嗎?你要保持心平氣和,腦子里不能裝太多事.你只需要……安心地當我的新娘."

最後這句話,足以將水菡這丫頭迷得暈頭轉向了.她很好哄,溫柔乖順的兔子一枚,只不過,晏季勻也領教過兔子被惹急了是會露出爪子的,所以他很巧妙地安撫著這位……孕婦.

水菡心里甜滋滋的,他眼里這熟悉的溫柔和寵溺,不就是她最渴望的溫暖麼.如此,她就不再苦苦追問了,她覺得自己已經得到了答案.

從婚紗店出來,晏季勻帶著水菡去了一趟晏家大宅,聽晏鴻章交代了一些關于婚禮的事宜,沒吃晚飯就走了.

日子過得飛快,一轉眼就臨近舉行婚禮了,倒數著時間,水菡還是會忍不住緊張.

所幸的是最近水菡都在調理身體,晏鴻章送來的各種補品營養品都堆成了山,她每一餐的飲食都是嚴格按照專業的營養師以及醫生一起研究配出來的單子,就連喝水都不允許她隨意地喝,涼了一點不行,燙了一點也不行.她儼然成了晏家的重點保護對象,可見晏家對她有多重視……亦或是更重視她的肚子?

不管怎樣,水菡現在的日子挺好過,有時童霏還會來看她,看到她如今這被人捧在手掌心當寶似的,童霏也為水菡感到高興.可每次童霏來的時候晏季勻都會故意在兩人身邊晃悠,實際上是在聽人家聊天……他一直就覺得童霏很有能拐走水菡的潛質,要是水菡真被蠱惑了,一走可就是帶球跑啊……

經過一段時間的精心調理,水菡的身子也漸漸好起來.以前她長期營養不良,體質不好,雖然住進這里之後不愁有好東西吃,肉是長了一點,可這體質是需要慢慢增進的.在婚禮前幾天又去醫院檢查了,她的血壓已經接近正常,再繼續這樣堅持調理,身體狀況還會持續向好.

外界對于晏季勻和水菡的婚事,添油加醋的給予了太多揣測和流蜚語,包括晏家自家人都是滿腹疑慮,可不管他們怎麼想,反對也好,贊成也好,老爺子都是一副不動如山的態度,以他絕強的姿態壓下了里里外外各種蠢動的因子,前所未有的堅定著這一樁不被別人看好的婚姻.

甚至有人還懷著齷齪的心思,等著看變數,覺得不到婚禮那一刻就不代表婚事成了.

各懷心思的人很多,但無論那些人怎麼想,晏鴻章都在最短的時間里將婚禮籌備好了.距離水菡那次去診所,過去了不到兩個月.

晏季勻最初的意思是一切從簡,最好是領了結婚證之後晏家的人聚在一起吃個飯就完事,但晏鴻章還是堅持要辦個儀式.在他心里,始終是感覺愧對沈玉蓮,而水菡是沈玉蓮的後代,能看著水菡穿著婚紗嫁給晏季勻,對晏鴻章來,這等于是在彌補自己的遺憾……曾經,他年輕時,也想過娶沈玉蓮,讓她穿著嫁衣風風光光嫁進晏家,可終究是造化弄人,沒能實現,如今,他的後代,與沈玉蓮的後代結婚,他就幻想成是自己和沈玉蓮……如果她在天有靈,也會看到的吧.

婚禮請來的人,大都是晏家自己人,還有些是與晏家關系過硬的朋友.應晏季勻的要求,邀請來的人並不多.他可不想將婚禮變成某些富豪和官員的社交場所,因此請來的人十分精簡.

水菡就是孤家寡人一個,連父母都不在身邊,外公外婆又早早地去世了,孤零零的.放眼望去,就沒一個是水菡家的親戚.還好有童霏當伴娘,陪著她話聊天,為她壯膽.

周圍的一切都是美美的,是水菡從未想過的猶如夢境一樣的場景.眼前這俊美異常的男人即將成為她的丈夫.雖然她才十八歲,但她心里有種強烈的渴望,想要成為他的妻子,不管別人怎麼看待她,她都想要走到那一步,與他成為一對合法的夫妻…

安靜地坐在化妝間,水菡穿著婚紗,抬眸望望俊美如天神一般的晏季勻,他正在為她化妝.

晏季勻這造型師可不是浪得虛名,他不只是有著最高端時尚的品味,更有著一手頂級的化妝技術.他辦婚禮,連化妝師都省了,他會親自為水菡化妝,造型,讓她在他手里呈現她人生中最美的時刻.可是,美中不足的是……母親不在身邊,不能親眼看著她結婚.

這女人居然在他化妝時走神……晏季勻見水菡眼里流露出茫然的神色,知道她又開始精力不集中了.

"你在想什麼呢,我都在你面前了,你還魂不守舍?"晏季勻低聲的調笑中,有著明顯的自戀.

水菡臉一熱,趕緊回神,亮亮的眸子望進他深邃的鳳眸,只覺得好像被宇宙黑洞吸引了一樣……

"我……我想媽媽……如果媽媽在這里,那該多好啊……"水菡鼻子一酸,眼眶忍不住了,粉嘟嘟的臉蛋蒙上了一層陰霾.

晏季勻心里一窒,拿著唇彩的手停頓在半空……晏家已經為婚禮准備妥當,可以是應有盡有,看似簡單卻是極盡奢華,但是,他們能滿足所有物質上的東西,卻唯獨有一件事做不到——找不到水菡的母親,她那未曾謀面的父親也是毫無頭緒.

此刻,對于水菡來,她唯一願望就是希望能夠有母親在身邊.至于父親,她從就沒見過,她可以不去糾結這個問題,但她極度渴望母親的消息.

晏季勻望著水菡這通通的大眼,一抹酸澀爬上心頭,眉宇流瀉出幾分疼惜還有一種只屬于他的痛苦……母親,母親……他又何嘗不想自己的母親能在身邊?只是,他的母親已經魂歸天國.

一聲既不可聞的歎息,晏季勻低下頭,薄唇輕觸著水菡的額角,兩人這呼吸相聞間,有股熟悉的溫馨在蔓延……

水菡呆了呆,隨即皺起臉……糟糕,她只顧自己,忽略了晏季勻.他母親早就去世了,他現在的心應該比她更難受.

水菡的手輕輕撫上他的下巴,面頰,撫摸著他的肌膚,心疼地:"晏季勻……你相信有天國嗎?如果你信,那麼你的母親現在就在天上看著我們,她會給我們最好的祝福……"

有些事,僅僅是因為我們需要去相信,才能支撐著自己走下去.晏季勻不能不信母親在天國,至少他可以安慰自己,母親只是在另一個世界而已,遲早他會去那個世界與母親團聚的.

水菡溫柔軟糯的聲音鑽進他耳膜,就像是一縷春風在疏離著他紛亂糟糕的心.她就是有著莫名的力量,安撫著他的心,讓他覺得,身邊有這麼個貼心的東西,他才不至于冰冷孤單.她的力量很微薄,但卻是不可缺少的暖.

晏季勻嘴角一勾,綻放出令人目眩神迷的笑,在她唇上親了一口,剛才的異樣消失不見,柔聲道:"好了,我們都別傷神了,你也要打起精神,婚禮會拍視頻的,留著以後等你母親回來了,你可以給她看,所以,要記得,今天不能哭."

"嗯嗯,我不哭,一定不哭!"水菡乖乖地點頭,果真笑了.她想啊,有視頻就好了,以後母親也能見到結婚這一天,她是怎樣成為晏季勻的新娘,也算是彌補了遺憾.

"來,給你塗上唇彩."晏季勻揚了揚手中粉色的管子.

水菡微微仰著臉,呼吸都變得很輕很輕,略顯局促,但更多的是甜蜜……她的新娘妝是他化的,而他馬上就會成為她的丈夫.這樣的幸運,是她做夢都不曾想過的,卻真實降臨在她頭上.

晏季勻並沒有給水菡化常規的新娘妝,他化的是淡妝.原因很簡單,他不想在水菡這張乾淨清透的臉上看到太濃烈的色彩,他不喜女人濃妝豔抹.加上他自己本身是造型師,對于妝容方面,有著他獨特的喜好.他一方面掌握著時尚最尖端的訊息,他可以是引領時尚的風向標,但他另一方面卻是十分崇尚自然美.所以,雖然今天是婚禮,他給水菡化妝的風格也是偏于簡單自然的.

"OK,好了,照照鏡子吧."晏季勻頗有幾分得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將水菡的椅子轉向了梳妝鏡……水菡不由得緊張又興奮,不知他會將她化成什麼樣子呢?

上篇:第75章:你對我有沒有一點感?     下篇:第77章:婚禮(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