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78章:婚禮(三)  
   
第78章:婚禮(三)

最重要的時刻馬上要到來,最開心的那個人,除了水菡,就數晏鴻章了.老爺子今天看起來格外精神,滿面光,笑容可掬,褪去了慣有的冷硬,多了幾分慈愛,更多了一些人味兒.

晏家的人全都在場,一個個都笑米米的,只是這其中有多少真誠,只有他們自己知道.老爺子明顯很喜歡水菡,加上她肚子里還有晏季勻的骨肉,這無形中又會讓她得到的嫉妒更多.

杜橙是晏季勻的伴郎,這家伙穿禮服的樣子還真有些晃眼,除了新郎搶鏡,就數杜橙最

藍天白云下,沐浴著陽光,清幽的綠意,淡淡的花香,還有遠處美妙的噴泉,這場景,為婚禮增添了不少浪漫夢幻的氣息.

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中,司儀宣布,新郎出場.

新郎出來之後,水菡將由晏鴻章帶領著穿過花門,走到晏季勻身邊,交給她.由于水菡沒有親人,這件事只有晏鴻章來做.

當司儀念到晏季勻的名字,水菡明顯地顫了一下,伸著脖子往晏季勻的方向張望.

晏鴻章不由得啞然失笑:"水菡啊,別著急,馬上就該我們進去了."

水菡臉一熱,不好意思地:"我……我沒著急,沒有……"

瞧她羞窘的模樣,晏鴻章只覺得心大好……水菡很真實,她的喜怒哀樂,從她的眼睛和表都能讓人看個清楚,她就像是一塊透明的水晶.

司儀連續叫了兩次晏季勻的名字,可還沒見著他上場,所有人都在好奇,新郎在干嘛呢?

杜橙那個捉急啊,只差沒當場跳腳了.晏季勻剛接到一個電話,居然不顧司儀的示意,跑去旁邊講電話去了……

杜橙趕緊地隔空向司儀做手勢,司儀尷尬啊,瞧見了晏季勻已經沒有站在剛才的位置……

"請大家稍安勿躁,咱們的准新郎他真是敬業,在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也不忘處理一下公事,呵呵……"司儀臉上在笑,心里可是苦憋了.

晏鴻章的臉都綠了,望著不遠處正在打電話的身影,眼底的怒氣漸漸浮上來.

水菡見狀,急忙沖晏鴻章笑笑:"爺爺,您別生氣,或許真是有什麼要緊事……"

"要緊事?"晏鴻章眼一瞪,隨即輕歎一聲:"你這丫頭就是太好欺負了,現在能有什麼事能大得過婚禮嗎?如果是公事,我也會受到公司的報告,可是我的電話沒有響……唉……"

晏鴻章疼惜地看著水菡,她這純良的性子,對于男人來是福氣,但對于她自己來卻是會吃虧的.

晏季勻背對著眾人,在噴泉池邊打電話,他現在滿腦子只剩下對方的聲音……

"勻,我回來了,剛下飛機,我會在飛機場等你.我想知道,跟你的緣份究竟能走到哪里.我不想失去你,在你離開澳洲之後的這一年多,我每天都睡不好,我想你想得都快發瘋了……我承認,曾經,我的自卑,讓我錯失了擁有你的機會,現在,勻,還能給我一個機會嗎?"

電話那頭熟悉的女聲,明顯的乞求,著讓晏季勻震驚的話,他恨不得能立刻趕到機場見她,但是……身後的一大群人怎麼辦?新娘怎麼辦?

晏季勻在驚喜之余,更多的是頭疼,耐著性子:"云姿,我在婚禮現場,你能不能等我一會兒?"

"勻,你還不明白嗎?我的意思是……曾經你向我求婚,現在還算數嗎?你是要娶你現在婚禮上的女人還是想要跟我在一起?我無法接受你將會成為被人丈夫的事實,我現在才醒悟,希望不會太遲.勻,可以不舉行婚禮嗎?我就在機場等你,你來了,我就留下,你不來,我會坐下一班飛機離開,從此不再出現."女人哽咽的聲音飽含痛苦和決然.

晏季勻的腦子嗡嗡作響,他想不到云姿剛才在電話里"送他一份禮物"竟是指的她自己.

她回來得太突然,還一下子讓他做出抉擇,二選一,這是將他推到了懸崖邊啊!

"云姿,可以不逼我嗎?"晏季勻心沉重,喜悅都已經化成痛苦.

"逼你?勻,你覺得我是在逼你?難道我大老遠趕回來,還不足以讓你看到我對你的心嗎?你娶了她,我與你之間再無可能,你是想讓我們的緣份就此了斷?"

"云姿,你清醒一點,現在所有人都在等著我,有什麼話,我們晚一點再,我保證,儀式一結束我就去見你,行嗎?"晏季勻焦急而又溫柔地安撫著電話那頭的女人.

女人沉默幾秒後,苦笑一聲:"算了,你已經打定主意要跟她結婚了,即使我我後悔,我我現在願意嫁給你了,也無事無補……我都已經低聲下氣地求你,你卻還是要舉行婚禮.你以為我還會在這里等一個已經結婚的男人?不……你不來,我會跟晏錐一起走.他現在正在趕往機場的路上,最多半時就能到了.我走之後,這個電話號碼也不會再用,微博和QQ我都會刪掉,我不會讓你再知道關于我的任何消息."

晏錐?

晏季勻猛地一驚,回想起來,先前自己看到晏錐開著車離開,還以為他只是去去就來,但是現在他才發現,賓客中,根本就沒有晏錐的影子!

一股怒火倏然竄起,晏季勻此刻才明白了晏錐的真正意圖!沈云姿今天回來,晏錐早就知道!如果他現在不趕去停止婚禮,趕去機場,沈云姿就徹底被晏錐搶走,再也不會出現!

晏季勻絕不會認為沈云姿是笑的,因為……在離開澳洲時,沈云姿過,為了忘記他,她會忍住不聯系他,結果,整整一年多,她真的沒有跟他聯系,直到前不久……

"云姿……云姿……"晏季勻終于是不能再保持冷靜了……今天,新娘不是云姿,他已經是夠痛心了,如果云姿這一去就真的斷得干乾淨淨,今生再不相見,他是一定無法忍受!

眾人剛開始還比較安靜,以為晏季勻馬上會返回,但是,當視線中那個高大的身影邁開步子往前走時,所有人都傻眼兒了……他要干什麼?他要走嗎?

水菡驚愕,心頭發慌,她就算再傻也看得出來,晏季勻這是要離開婚禮現場!

"晏季勻……"水菡一邊喚著他的名字,腳步不聽使喚地朝著他奔去.

他怎麼可以在這種時候丟下她不管?他怎麼可以跑掉!

水菡心如刀絞,哭都哭不出來,只剩下一個念頭……不能讓他走!

"晏季勻……你別走……出了什麼事,你告訴我啊……晏季勻!"水菡跑著追上去,幸好不是穿的高跟鞋……

晏季勻聽到水菡的聲音,腳步突然停頓下來……轉身之際,眼底的痛惜掩去,只余淡漠.

"我有事要處理,婚禮暫時延遲吧."晏季勻嘴里出這句話,他的心也在隱隱作痛.不想傷害她,卻終究是傷了啊……

水菡追到了跟前,聽到晏季勻的話,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面色煞白,呼吸急促,瞪著驚悚的眸子望著他:"你……你什麼……為什麼要走?誰的電話?"

直接的質問,讓晏季勻驀地一皺眉,鳳眸中泛起幾分急切:"我現在沒時間跟你解釋,如果你願意,在家等我回來."

"不!我不願意!"水菡泫然欲泣的瞳仁里全是悲慟和慌張,拽著他的衣,哀求地:"別走……求你別走好嗎?剛才的電話,不是公事對不對?可以等儀式結束再走好不好?晏季勻……這是我們的婚禮啊……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禮……"水菡不下去了,答應過不哭,可知她現在忍得多辛苦.

晏季勻的心又急又疼,不忍去看水菡的眼睛,硬生生別開視線,毅然轉身……

"不……晏季勻!晏季勻!你別丟下我……別丟下我……我……我……"水菡的聲音忽地弱下去,表痛苦,手捂著肚子.

這時候,晏家的人也圍了上來,其余的一些賓客也在緊張地張望著,都在好奇是發生了什麼事.

晏鴻章一臉鐵青,像頭憤怒的獅子一樣沖過來,但在他還沒跑到之前,晏季勻已經邁開了步子……

"臭子你給我站住!"晏鴻章怒吼一聲,可晏季勻依然頭也不回.

"大少爺!少奶奶肚子痛!"洪戰叫了一聲,但晏季勻只會認為那是爺爺故意讓洪戰這麼的.

身後一片嘈雜,晏季勻卻不敢回頭,他怕自己一回頭就走不了,他不能忍受沈云姿被晏錐帶去不知名的地方!

"勻,水菡肚子痛,你回來啊!"杜橙扯開嗓子大喊,幾個箭步沖上去將晏季勻拽住.

杜橙是他的死黨,其他人水菡肚子痛,晏季勻可以不信,但杜橙也這麼,他只覺得胸口猛地一緊,如離弦的箭一樣奔過來,將水菡摟在懷里.

水菡臉色慘白,干澀的喉嚨里發出細細的聲音:"別……別走……"

水菡緊緊抓住晏季勻的衣服,她不知道這是留住了他的心還是只留住了他的身體……

上篇:第77章:婚禮(二)     下篇:第79章:絕望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