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83章:共處一床  
   
第83章:共處一床

孤男寡女共處一床,擦槍走火如同箭在弦上,他身上的溫度隔著衣衫都能將她灼燒得渾身發燙,沈貝現在腦子一片空白,醉眼含春凝視著他.

在這極致you惑撩人心弦的時刻,沈貝分明看到了晏季勻眼中那燃燒的火焰,她驚喜而又急切地等待著他進一步行動,渴盼著他能將她融化,占有!

只是,沈貝還不曾明白,晏季勻眼中燃燒的火焰不是.欲,而是……

"沈貝,你在夜店里也能保持著潔身自好,這是你身上的閃光點,如果連這都被你自己抹煞,那麼,你和別人又有什麼不同?"晏季勻涔冷無的聲音里透著警告,淡漠如水的口吻,驚呆了沈貝.

"我只想睡覺,僅此而已.別讓我再看到你剛才的樣子."晏季勻完,再不看沈貝一眼,放開她,睡到床鋪的另一頭,拉過被子,繼續睡覺,就仿佛什麼都沒發生過.

這好比一頭冷水澆下,沈貝渾身發寒……這個男人果然是有著令女人瘋狂的本事,剛才還壓在她身上,轉瞬便出讓她羞憤得想死的話,前一秒讓她以為他會要了她,下一秒便平靜地躺在那安然入睡.

火與冰,兩種極端的緒極端的表現,也只有晏季勻這深沉如海的男人才能這樣玩轉自如,同時也讓人抓狂!

對于女人來,這絕對是種恥辱.都這樣了還不能引誘到他,是不是可以明她的魅力在他眼中等于零?

沈貝渾身僵直不動,臉色難看至極,一個字都不出來了.但在憤怒之余,她心底卻又對晏季勻有了另一種看法……在夜場里,她見過了太多色.欲熏心的男人,他們只將女人當成是玩物,是發泄的工具,遇到現在的況,他們早就將她狠狠糟蹋了,怎麼還會將她推開?

晏季勻的做法,看似傷人,但沈貝仔細一想,這樣的作風才是晏季勻啊,他不是女人隨手可摘取的花朵,他是天上星子,是冰山上的積雪,想要得到他的青睞,出路不在于肉.體,而在于……心.

他得對,她吸引人的資本不就是因為她是夜場中罕見的一個保持著處.女身的脫衣舞娘嗎?她不應該主動勾.引晏季勻做那種事,她應該要顯得矜持,害羞,才能讓男人覺得她可貴,才能在他心里保持一個特殊的印象.

沈貝是個聰明的女人,想通透了就不會再感到憤怒和迷茫,反而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她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能讓晏季勻在今晚之後還能再見她,相信只要能再見面,能與他保持聯系,能得到他的憐惜,她就不會再是昨天的沈貝了……

=============呆萌分割線===========

這充滿戲劇性的一天終于過去,但晏家卻並不平靜.當大家都在紛紛揣測晏季勻接下來該如何收拾殘局時,沈蓉卻已經因為晏錐的離去而肝腸寸斷.

事先,她一點都不知道兒子的計劃,直到晏錐打電話來他已經在飛機上了,他要和自己喜歡的女人一起去國外.他沒有什麼時候會回來,只是對母親百般愧疚,乞求母親的諒解,但沈蓉怎可能會釋懷呢?

沈蓉是晏季勻的父親晏展松生前在外邊包養的女人,在晏季勻的父母相繼去世之後,沈蓉終于能憑借著晏錐是晏家的私生子而成功入駐.可僅僅是這樣還不夠,她在晏家沒有地位,老爺子也是看在晏錐的份兒上才會順帶讓她住下,實際上,沈蓉很清楚,老爺子當年最痛恨的就是晏展松的風流,最不待見的就是晏展松在外邊的花花草草.

像晏家這種豪門望族,上百年傳承下來,一直都保留著族譜以及宗祠,骨子里有著外人不知道的傳統與嚴謹.沈蓉的身份,即使將來死後也不能在晏家的宗祠中擁有一席牌位.她在晏家遭受無數白眼,外人都覺得她在享受榮華富貴,可她卻是卑微而痛苦的,這種心,只有晏錐明白,理解,可現在,兒子竟然跟一個女人私奔了!

夜深了,書房里竟傳出沈蓉低低啜泣的聲音,她慘白的面容上盡是淚痕,神悲慟,正在替兒子向晏鴻章請求饒恕.

"老爺子……請您別怪罪晏錐,他只是一時糊塗才會做出這種事……一定是那個女人不知道用什麼法子迷惑了晏錐……老爺子,您神通廣大,可不可以派人將晏錐找回來?沒有兒子在身邊,我的生活還有什麼意義,老爺子,求求您了……"沈蓉如此低聲下氣地哀求,只因她明白,如果晏鴻章肯出手,想找到晏錐,並不會太難.她不能沒有晏錐,那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

悲痛欲絕的沈蓉,即使在以往的艱難時刻也沒有這麼求過晏鴻章,現在卻放下所有的自尊,只差沒下跪了.她害怕晏鴻章會像以前對待晏季勻那樣一怒之下將晏錐流放在外棄之不顧,她更怕晏錐走了就不回來.

晏鴻章端坐于椅子上,面色沉凝,無喜無悲,雙眸中有著飽經滄桑之後的淡然,良久,他才緩緩道:"沈蓉,你不必請求我寬恕晏錐,也不用惦記著去找他.就當他是."

度假?沈蓉錯愕,哭聲一頓……晏鴻章的反應,大出沈蓉的預料,老爺子是不是太過平靜得異常了?難道,老爺子真的打算放棄晏錐了麼?

不……不會的,不可以!沈蓉內心驚恐,她知道,一旦晏鴻章放棄晏錐,不再重視,那麼,她和晏錐在這個家里將再無容身之地.失去價值的人,被棄用的人,在晏家還怎麼過下去?

"老爺子……晏錐他……他也是您的孫兒啊,您要是對他不管不顧了,這孩子的將來可就毀了,老爺子……請您念在晏錐還算對公司盡心盡力,請您別……"沈蓉哽咽著喘粗氣,激動得快不下去了.

晏鴻章眸光一凜,沉聲:"虧你還活了半輩子,遇到這麼點事兒就手忙腳亂哭個沒完!你用腦子想想,晏錐真的會跟那個女人私奔一輩子嗎?他做得到嗎?你是他親媽,你在這里,他在國外能堅持多久?他不過是一時沖動而已,等他冷靜下來就會知道自己做的決定有多愚蠢!這世上,不顧身份地位和財富的愛,也不是沒有,只不過,不會是晏錐和那個叫沈云姿的女人!過不了多久,晏錐想明白了自會回來,你用不著來求我,下去吧."

晏鴻章大手一揮,已不願再多一句.

沈蓉出了書房,內心又驚又喜,被晏鴻章那番話給驚醒了,先前的恐懼和擔憂也淡去了許多.還是老爺子看得透徹啊……沒錯,就當晏錐是去渡假了,沖動過後,他失去了那股熱和沖勁,自會回到晏家.那畢竟是她的親生兒子,他怎會真狠心拋下自己的母親呢……

沈蓉想開了,她現在要做的就是等著晏錐回來……是的,他一定會回來,一定……

============================

清晨的涼風從窗戶透進來,這屋子里光線不好,即使是白天也不會很亮.暗沉的光線中,並不算寬敞的床上躺著一男一女,各自背對著,一人蓋著一床棉被,被子里,兩人的衣服都是整整齊齊.這樣的一對男女,未免也太過奇怪.當真是躺在同一張床上卻平安無事地過渡了一夜.可如果知道這男人是晏季勻,或許就不會感覺那麼不可思議了.

沈貝比晏季勻醒得早,她很機靈,去樓下買了新的毛巾牙刷,甚至連男式拖鞋都買了,都是為晏季勻准備的.

睜開眼的一霎,晏季勻倏然皺起了眉頭……入眼的一切都是陌生的,真不習慣.

其實昨夜他睡得並不十分安穩,他的警覺不會完全放松的,淺眠,只要有一點異常,他都會驚醒.

沈貝已經梳洗好,見晏季勻醒了,立刻將拖鞋放在了床前,未施胭粉的面容上露出溫柔的笑意:"這是新的拖鞋,你穿上吧."

晏季勻垂眸看著地上藍灰色的拖鞋,劍眉微蹙,腦海里浮現出的竟是另一雙鞋子……家里,他和水菡的拖鞋是同一個顏色,同樣的款式,是她去買的男式女式各一雙.

有些習慣,有些生活的片段,總是會無聲無息地印刻在你腦子里,會讓你在不經意之間想起,猶如一種無法洗去的烙印.

晏季勻穿上拖鞋,進去浴室,沈貝緊跟著就將新的牙刷毛巾遞給他.細心而體貼,仿佛她才像是新婚的妻子.

這個天氣,晏季勻都沒有用熱水洗臉刷牙,在水龍頭上用冷水沖洗著面頰,毛巾輕擦,然後,一閃身就出了浴室,換上自己的皮鞋……

一夜醒來,他精巧的下巴上露出一層淡淡的青色,是胡渣冒出來的痕跡.但這並不影響他的英俊,還無形中增添了幾分更惑人的男人味兒,尤其是現在他這點煙的動作,更是讓沈貝再一次地看得癡了……怎麼會有這樣的男子呢,一舉一動都是那麼賞心悅目,優雅之中又透著一絲不羈的絹狂,最是令女人難以抵抗的魅惑.

"你……要走了嗎?"沈貝依依不舍,一雙美目微微泛.

沈貝本身也是個美人,有著幾分清純的氣質,加上她與沈云姿的幾分相似,這麼一張嬌顏,含脈脈注視著晏季勻,確實是楚楚動人的模樣.

晏季勻依舊不發一,只是走向門口.這不禁讓沈貝急了,心慌意亂地:"你還在生氣嗎?氣我昨晚……對不起,我不是存心想引.誘你,我只是因為仰慕你,所以一時糊塗……我以後再也不會那樣了,請你相信我好嗎?我保證以後會規規矩矩的,我……我還能再見到你嗎?"

她像是一個竇初開的少女般帶著羞怯與惶恐,在向他表露自己的心跡,有時候,"仰慕"這詞兒,可以跟"喜歡"劃上等號.

晏季勻深邃的眉眼之中,看不出緒的波動,薄唇里吞吐著煙霧,淡淡地了一句:"不知道."

話音一落,他已經消失在門外.

他走得如此干脆,灑脫得令人驚詫,也令人黯然傷神.從晏季勻起床到他離去,前後不過五分鍾的時間.

他是風麼?為何沈貝感覺他是那樣難以捉摸?對他來,難道這里只是一個臨時旅館?

沈貝望著門口,悵然若失,久久不曾平息……

晏季勻出了這棟出租屋,一路漫步走向昨晚他喝酒的夜店.車子還停在那里.

初冬的早晨,冷風瑟瑟,這寒意讓人越發感到孤單,獨自一人走在街上,紛亂的心經過一夜之後好像沒有恢複的跡象,潛意識里仍然在回避著去想某個人,某些事……

路邊的一個攤子,賣早餐的,那金黃色的油條讓人看了很有食欲.

晏季勻在一張桌子邊坐下,要了一根油條和一碗豆漿.

油條被他泡在了熱氣騰騰的豆漿中,開始變軟發漲了他才一口一口吃起來,只是他也在這時微微一愣……自己吃油條的習慣是何時改變的?

以前他吃油條不會先泡在豆漿里,可是自從水菡住進來之後,有一次兩人早上吃豆漿油條時,水菡,將油條現在豆漿里泡一泡再吃,會有另一種味道.他當時試了一下,覺得還不錯,自那以後,每次兩人一起吃豆漿油條都會做出一模一樣的動作,先將油條泡在豆漿里……

怎麼老是會想起她?晏季勻甩甩頭,似是要將那清秀的面孔從腦海中揮去,可是水菡對他的影響是潛移默化的,是他不曾察覺的深刻……

吃完早餐,晏季勻去取了車,剛一啟動便朝著某一方向開去……不是公司,也不是晏家大宅,而是他的家.

熟悉的別墅,被妝點上了一派喜氣,色粉色粉紫色到處都是.對了,昨天是他結婚的日子,只可惜,他嘗到的不是喜悅.

晏季勻複雜的心難以喻,神冷漠地走進家門,經過玄關處,一眼就看到了沙發上躺著一個瑩白的身影……

她怎麼又在沙發上睡著了?這麼涼的天氣,她還懷孕了,居然這麼不懂照顧自己!

晏季勻心底沒來由一陣窩火,也不知在氣惱什麼,黑著臉走過去,剛想叫醒水菡,他眼角的余光卻瞥見了桌子上鮮的本本……那是什麼?結婚證?【下午還有更新】

上篇:第82章:極致誘惑迷醉夜     下篇:第84章:原來他愛著另一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