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84章:原來他愛著另一個女人!  
   
第84章:原來他愛著另一個女人!

本本上,配偶欄中,有晏季勻和水菡的名字,還有兩人的照片.

晏季勻呆立半晌,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嘴角一抹涔冷的笑意……這又是爺爺的傑作吧?如此大包大攬,他連民政局都沒去,卻已經拿到了結婚證.他該這是民政局給晏家面子呢還是為自己感到悲哀?

叛逆的血液又開始在體內洶湧,看著這本本上的字和照片,晏季勻只覺得一陣反感,煩惱!被逼結婚已經讓人難以接受,現在這憑空出現的結婚證更是刺得晏季勻心痛不已.這本本像是一個極大的諷刺,在提醒著他,沈云姿已消失,他的妻子,終究不是她!

晏季勻雖然收留水菡,也給過她疼惜,但他沒有想過要和她結婚.同居和結婚,是完全不同的兩碼事,他心里的妻子,是沈云姿.無辜的水菡就成了晏季勻心中的一根刺.

沙發上的身影一動,揉揉眼睛,還以為自己眼花了……

水菡的心跳驟然加速,從沙發上站起來,呆呆地望著他,眸中混合著驚喜與痛楚,渾然未覺自己是光著腳丫的.

好像有千萬語要,好像是隔了一個世紀那麼久才得以相見,她哆嗦的嘴唇竟發不出一點聲音,仿佛周圍的一切都凝固了.好想沖上去緊緊抱著他,就像以前那樣,可是,他眼神中的那一點疏離,讓她望而卻步,攥著手,泫然欲泣的水眸的.

晏季勻精冷的目光落在她白嫩的腳丫上,俊臉一沉:"不穿襪子也不穿鞋,你是誠心想著涼?"

責備的語氣,讓水菡胸口一窒,憋屈地低下頭,這才發現自己急之下忘記穿鞋,趕緊地將腳丫子放進毛茸茸的拖鞋里去.

"你……你吃早飯了嗎?"水菡下意識地脫口而出,這是她本心使然,其實她現在不是應該大發脾氣地質問他昨夜為何沒有回家嗎?可她心底的憤怒都在看到他那一秒,奇跡般不見,只剩下對他的在乎.

晏季勻微微一愣,眉宇間泛起一絲異色……她沒有發火?反而問他吃了早餐沒有,這是她的大度嗎?或者,她也在為昨天的事介懷,所以對于他在不在家過夜,她無所謂?

男人有時矛盾到無法理喻,明明是他自己不回來的,現在卻因水菡沒有他預期中的憤怒而感到不爽.

晏季勻漠然轉身走去樓上,清冷的聲音飄下來:"現在你如願以償嫁進晏家,就別再折騰了,沒事就好好注意一下身子,好好養胎,別再像昨天那樣把所有人都嚇一跳."

水菡怔怔地望著他的背影,呆了一呆,驚愕之後才反應過來,他這話什麼意思?他是不是又誤會了什麼?

"晏季勻!"水菡匆匆喚了一聲,跟著上去了,而他也在這時停下腳步,居高臨下睥睨著她:"有話直."

他心中冷笑,她還是忍不住會質問的吧.

水菡仰著脖子,清澈的眼眸中氤氳著點點霧氣,心痛地問:"你是認為,昨天在婚禮上,我故意裝肚子痛?"

"怎麼難道不是麼?別以為我不知道在儀式開始之前,你和晏錐在化妝間里聊了一會兒,那麼巧,他出了化妝間之後就開車離去,而我告訴你我有事要離開時,你突然就肚子痛了,可是到了醫院,你卻又安然無恙,肚子也不痛了……如果換做你是我,你會怎麼想呢?難道不會想到這是以肚子痛為借口來達到留人的目的?你將我留下了,給晏錐制造了機會,不管你們是否真的事先商量好,我都不得不,你們……真有默契."他冷然嗤笑,極盡諷刺,看似平靜的俊臉,鳳眸中卻是跳躍著赤的火焰.

什麼叫越描越黑,水菡這算見識了,原來晏季勻什麼都知道,連她和晏錐在儀式之前見了一面,不超過十分鍾的時間,他都知道.可他為什麼就不知道她的心呢?她當時是真的肚子痛,至于後來沒事,那是萬幸,哪里會是她強留他的手段?

"晏季勻,看來,你始終是不信我……我原本以為,你是因為對我有那麼一點感,才會同意爺爺的安排,答應和我結婚,可事實上,我很可笑,是嗎?昨天你在婚禮上突然要走,你給我的難堪,讓我成為所有人的笑柄,我可以不計較,因為,我只在乎你心里是怎麼想,但是你回來了,卻連一個字的解釋都沒有,還要這些冤枉人的話來傷害我,是不是只有讓我感覺痛了,你才會開心一點?我到底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你才會這麼對待我?如果不能得到你的愛,最起碼你不要討厭我,讓我們能像以前那樣輕松快樂地生活在一起不好嗎?"她心底的酸澀集聚在眼眶里打轉,卻強忍著沒有哭出來,盡量讓自己別太激動,肚子要緊.

晏季勻看著她強忍淚水的樣子,眼睛和鼻子都發,身子在瑟瑟發抖,他只覺得心髒的位置在抽搐,硬生生別開視線,目光落在下邊那張桌子的本本上,眸中的疼惜瞬間被狠意所代替.

"誰你一無所有,你現在不是有了那張結婚證嗎?有了結婚證,你就是晏家的大少奶奶,這難道還不夠?但是,這世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事,你要懂得知足,坐上了你現在的位置,就別再奢望什麼愛愛的東西,那種玩意兒,在我心里,已死在昨天.從今往後,你就安分守己地當好晏家的少奶奶,你記住,我們之間只是多了一張結婚證而已,你在這里吃得好住得好,還會有人伺候你養胎,其他的事,你無需過問,我需要的是一個自*的空間,像昨天那樣不回來過夜,我不需要解釋什麼,你也別再睡沙發上等,保重身體,保重胎兒,是你的責任.該的我都完了,想不明白就一直想,直到你想通為止."男人的聲音漸漸遠去,他已經走進臥室,只留下冰冷的余音在空氣里刺穿她的耳膜.

水菡一霎間如墜冰窖,面色慘白,她是真的想不通,但她至少明白了一件事……他這番話,等于是將她打入冷宮.

無邊無際的心痛從四面八方湧來,眼中蓄滿了多時的淚水悄然決堤,無聲地流下,卻沒有發出哭泣的聲音.被他打擊到連哭都沒了力氣.

腦海里回響著他冰冷無的話,水菡在慢慢消化著他所的每一句……他的意思是,她的婚姻將會成為一具空殼,她今後只會孤寂一生嗎?得到一個名分和結婚證,實質卻得不到他的心.

他的心去哪里了?是昨天那個打電話的人嗎?水菡也不是傻到無底線的,直覺告訴她,昨天那個打電話的人對晏季勻來有著特殊的重要性,他剛才不是,他的愛已死在昨天.如此來,那是個女人,並且是他心里一直愛著的女人嗎?那才是他心目中的妻子人選!

這個認知,讓水菡如遭雷擊,心如刀割,恍然大悟……他一定是因為昨天錯過了與那個女人見面的機會,他失去了,所以,他怨恨她,誰讓她昨天那時肚子痛呢,他為了送她去醫院而錯過了某件重要的事……

水菡難得思路這麼清晰,這麼肯定地猜出了事的大概,女人的直覺有時很靈,也很能讓自己受傷.

既然愛的是別人,既然他心里的妻子是別人,為何還要娶她?不是因為對她有感,那是什麼原因?水菡只覺得好像有只無形的大手扼住心髒,背脊上涼颼颼的……如果真有特殊原因,水菡想,恐怕也不是她能問出來的.晏鴻章會告訴她嗎?晏季勻會告訴她嗎?

原來,這是晏季勻心不甘不願的一樁婚姻,原來他愛的另有其人並且還是在昨天舉行婚禮時失去了那個女人.這麼來,他現在的態度,似乎也沒有什麼過錯了.

水菡神木然地回到房間,失魂落魄,心都掏空了.摸出她粉色的日記本,僵硬的手指寫下了一行字——從此,我走進了一座華麗卻孤獨的墳墓,名叫,婚姻.

無力地躺在床上,合上日記本,一只手自然地撫上腹,濕潤的睫毛輕輕顫著,心在滴血……"寶寶,只有你才會陪著我……寶寶……寶寶……我現在,只有你一個親人了,我的寶寶,你一定要在媽媽肚子里乖乖的,健康地成長.媽媽好孤單,你爸爸他是個混蛋……"

水菡手摸著肚子話,明知道寶寶不可能真的聽到,可她還是忍不住呢喃,她只有想象著有一個人能聽到她的心聲,她才能勉強撐下去.

十八歲的她,懷孕嫁進晏家,開始了茫茫未知的婚姻生活.沒有她想象中的溫和甜蜜,只有冰冷和殘忍,只是,等她明白過來,已經遲了,結婚證擺在那里,而她有個感覺,就算現在她離婚,晏季勻的心都不會屬于她.只因他的愛已死.死了還怎樣複活?到底,晏季勻也是受害者,只是,罪魁禍首是誰呢?沒人得清,只怪命運捉弄天意難測,時過境遷之後才會發現,人,不過是時間長河歲月巨浪中的一粒沙……

一樁無愛的婚姻,不管水菡能不能接受,現實就是如此殘酷地降臨到她頭上,她後知後覺,茫然無措,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待在這里,養好身體,平安生下寶寶,之後的事,她還沒想到那麼遠.

人都是需要精神寄托的,當一個孕婦的感無處可寄,孩子,就成了她唯一的心靈支柱.

再痛苦的日子也還是要過下去,痛著痛著就習慣了,當習慣了痛苦之後,你反而會產生抗體,雖然艱難,卻也在煎熬中逐漸鍛煉了意志,變得更堅韌.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晏季勻果然很少回家.白天他會准時出現在公司,如往常一樣工作,只是他更加忙碌了,不知是有意還是真的有那麼忙,或許,忙一些能讓他回避去心煩一些事,回避去想某些人.他將自己變成工作的機器,越發嚴格,公司上上下下無不打起十二分精神來,唯恐自己出錯會被總裁召去狠批一頓.

每個夜晚,晏季勻都沒有回家睡覺,水菡每每想問,卻又礙于他的警告,只能忍氣吞聲,強迫著讓自己去適應現在的生活.

晏鴻章是以不變應萬變,晏錐人不在,公司里,他的工作由晏季勻接手,晏鴻章沒有另外安排人手,在晏家,在外界,對于晏季勻婚禮當天的事和晏錐與女人私奔的事,各種風風語流蜚語滿天飛.不僅如此,炎月集團的股票這幾天也稍有下跌的趨勢.連番諸多的負面新聞,對炎月集團不可能一點影響都沒有,最直接的就是反應在股票上.

而晏鴻章面對這些問題,一律不表態.老謀深算的他,許多事都有自己的一套打算,這麼多年應對媒體的經驗告訴他,越是想要解釋,媒體越會刨根問底,有些事,他不開口,便不會給人挖掘的機會.晏季勻與晏鴻章的想法不謀而合,爺孫倆雖然有間隙,可在某些事上卻是有著高度的一致.這是強者之間必須具備的覺悟.

他們不急,股票一時的跌幅,炎月集團能應付的,並且他們都有把握,在不久之後,股票就會回升,甚至超過現在的價格.由炎月集團投資並控股的,本市第一座六星級酒店即將正式營業,到時候,各種利好的形式下,炎月的股票將會沖到新高!

成功的企業家都該深諳一點——有時候需要你站出來振臂高呼,但有時更需要你沉默是金.

相比起這里的暗流洶湧,遠在世界另一個角落里的兩個人,卻享受著令人豔羨的安甯與溫.

東南亞某觀光鎮.

優美迷人的風光,遠離了城市的喧囂,古樸的矮房,茂密的森林,清澈的湖面……等等這一切組成了一幅充滿唯美意境的油畫,置身在這樣的環境里,人的心會變得安靜,放松,停下匆忙的腳步,讓心靈歇息,你會發現,住在與大自然無比接近的地方,竟是如此暢快.

湛藍的湖面被微風輕吻著,一層一層薄薄的漣漪漾開來,水紋的線條像是能延伸到你心里去……水面上一對一對恩愛甜蜜的鴛鴦在戲水,或追逐,或交頸,俏皮可愛,就像是一群無憂無慮的孩子徜徉在大自然的懷抱里,就連坐在岸上觀看的人也會禁不住被它們的快樂所感染.假如這是夏天,真想下水去和這些鴛鴦們一起嬉戲,那該是一件多麼愜意的事啊……

岸邊佇立著一個女人的身影,她身穿白色長,下身配一條淺綠色波西米亞長裙,簡單隨意的搭配就能讓她的天生麗質顯.露出.明媚陽光照射著她肌膚瑩白似雪,柳眉如遠山含黛,狹長的眼窩有著東方人罕見的深邃,挺直的秀鼻之下,兩片性感的柔唇不點而赤,微微一笑便露出整齊潔白的貝齒,如白天鵝一般細白的頸脖下,高聳的雪峰豐滿,領口露出一片迷人的溝壑,you惑的曲線若隱若現……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這是男人的夢想,但這樣的女人,現實里並非沒有,眼前這位就是.不但美,而且還是純天然美女,沒有經過加工整.容.站在她身邊的一位男士也絲毫不遜色于她.清俊柔美的五官,溫雅的氣質,迎風而立,長衫揚起,平添了幾分飄逸瀟灑的味道,甚是好看.兩人這麼一站,宛如金童玉女,遠處路過的人也不由得回頭多看幾眼.

"云姿,你很喜歡這里嗎,這次打算待幾天?"晏錐輕柔的聲音,眼神充滿愛意,凝視著心儀的女人.

沈云姿遙望著湖面的盡頭,精致的面容笑意不減,但目光卻變得有些飄忽不定……

"我們已經去過幾個地方了,這里是第四站,我很喜歡這里,暫時還不打算離開.什麼時候走,我也不知道."她語氣里透出明顯的茫然,傷痛的心,還未曾愈合,想要治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晏錐心里一疼,他最不願看到的就是沈云姿在受傷之後還無法自拔.但他也明白,這種事急不來,沈云姿還需要更多的時間,現在才只過去了半個月而已.這半個月的時間,兩人都在游玩,每天朝夕相處,晏錐覺得這是自己長這麼大以來,過得最開心的日子.他內心多麼渴望著,時間可以暫停,永遠不要流逝……

晏錐溫熱的大手搭在沈云姿的肩頭,溫柔得滴水的聲音:"云姿,我會陪著你……其實我也很喜歡這里,如果能長住,那也不錯."

沈云姿微微一顫,眸底掠過一絲歉疚,猶豫了片刻,還是忍不住:"晏錐,你已經出來半個月了,你家里肯定在找你.你……你還是回去看看吧.我很感激你能陪著我四處散心,可我不能太自私,你母親一個人在晏家,你不在身邊,她日子怎會好過?況且,你母親的身體也不大好……"

這話,無疑是戳到了晏錐的痛處,但他還是報以一個放心的微笑,溫潤如春風:"不用擔心,我昨天打過電話回去,母親她身子還好,沒事的……"

"晏錐,你……"沈云姿還想點什麼,晏錐的手機響了.

晏錐在接起電話那一刻,臉色陡然驟變!

"你什麼?我媽進醫院了?"晏錐驚愕,先前的好心一下子全都被心痛所代替.【一萬五千字更新已傳,祝大家看文愉快!簡介中早產的片段越來越近啦!】

上篇:第83章:共處一床     下篇:第85章:她是富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