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91章:原來他還在意她  
   
第91章:原來他還在意她

仿佛跨越了時間的長廊,輾轉千回才終于見到,只此一瞥,太多的酸甜苦辣湧上心頭.水菡腳下一滯,身後跟著進門的人就會撞到她身上……

"心!"

"水菡!"

"……"

兩個焦急的男聲卻是出自兩個男人的口……前者是晏季勻,後者是晏錐.

晏錐眼疾手快,一個箭步竄上去扶住了水菡,而剛才撞到她的人是晏啟芳……

"不好意思啊,誰讓你自己突然停下來的,後邊這麼多人呢."晏啟芳冷冷語,還順帶甩過去一個白眼.

水菡驚了一下,剛被晏錐扶住了身子,但下一秒她便被拽進了一個寬闊的懷抱.

"怎麼這麼不心,你是孕婦,走路看著點."晏季勻摟著水菡的肩膀,低下頭看著懷中呆滯的人兒,不由得心里一動,被她這水汪汪的眸子給電到,嘴角一抹邪肆的笑意浮現:"剛才你看得太癡了,所以才沒注意身後."

晏錐僵在半空的手立刻收回去,深深地望了一眼晏季勻和水菡的身影,一不發地走開了.他能什麼,水菡是晏季勻的老婆,兩口摟摟抱抱是正常的,只希望晏季勻不是為了做給誰看才這樣.

水菡先是一怔,反應過來晏季勻在什,不禁又氣又羞,沖著他哼哼:"你少臭美,誰看你看癡了,我只是以為自己眼花,久了沒見自己老公,我都……都快不認識了."

晏季勻旁若無人地攬著水菡,心里並不平靜,是太久沒見麼,怎麼他會覺得她如今這圓滾滾的身材還挺可愛?看她羞惱的樣子,臉蛋緋,尤其是那兩片嫩的唇,更是讓他心癢癢,忍不住想逗她:"你這話的意思是在向我抱怨陪你的時間太少?"

太少?是根本沒有吧!

水菡鼻子一酸,從他懷里掙脫出來,氣呼呼地瞪了他一眼,硬生生別開視線,往前跟上晏鴻章的步伐,將晏季勻一個人晾在那里.

懷里一空,隱隱感到一陣失落,晏季勻倏然皺起眉頭,緊盯著水菡的背影,咬咬牙……好啊,有段日子沒見,她還長進了,居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不給他面子.

她不讓他抱,他偏要抱,只不過不是現在.祭祀馬上就要開始,所有人都必須規規矩矩的,進了祠堂就不能再摟摟抱抱不能舉止輕浮,這是起碼的尊重.

晏家有專門看守祠堂的人,已經將一切都准備妥當,打掃得干乾淨淨,就連地上的蒲團都是一塵不染的.

祠堂不算大,但莊嚴肅穆,潔淨亮堂.牌位擺放得整整齊齊井然有序,牆上一幅醒目的對聯,左邊四個大字——星月矬.右邊四個大字——松柏千古.

這堪比書法名家之作,出自于晏家先祖的手筆——晏鴻章的父親.多少年過去了,這幅對聯上的字跡依舊散發著大氣凜然的風范,沉澱的墨色訴著歲月的滄桑.

從這宗祠就能窺探出一個大家族的渾厚底蘊,他們不是無根的浮萍,他們是真正的豪門望族,傳承下來的不只是財富和名譽地位,還有身為晏家人的使命感和榮光.

案前有兩盞電蠟燭代替了長明燈,牌位前的地面上放著幾個蒲團,刺繡做工精美,色澤素淨,彰顯出細節的品質.方正的屋子,四個牆角各自擺放著四棵比人還高的松柏,角落里的幾案上,一個精美的爐子里正散發著淡淡的檀香味,與這甯靜安詳的氣氛中又增添了幾分清爽.

人多,但並不嘈雜,不管是大人孩都顯得很安靜,被這莊嚴肅穆的氣氛感染,就連馨雅這調皮都格外的乖巧,踮起腳尖往里望,卻不敢嚷著要回家.

外邊院子中間已經擺放好了祭祀的用品,所用的香都是特制的,不會對孕婦有影響的,所以水菡可以放心地站在晏季勻身邊,手拿著香.

祭祀會先拜天地,感恩蒼天大地的恩澤,然後再拜牌位.

晏鴻章站在首位,神肅穆,虔誠地捧著香,低沉的聲音緩緩傳入眾人的耳朵.由于他的妻子早逝,現在現在他身邊的就是弟弟晏鴻瑞.兩人身後依次是晏鴻章的子女,晏鴻瑞的子女,再後邊才是晏季勻和晏錐等人.這是祭祀,嚴格按照輩份站位,與在家宴上的位置有所不同.

這麼嚴肅的時刻,大家都不敢發出異樣的聲音,恭恭敬敬地跟著晏鴻章上香.

水菡真不是故意的,但她是孕婦啊,捧著香站了還一陣子都還沒結束,晏鴻章在那念念有詞,大意都是感謝上蒼對晏家的庇佑和恩澤,可水菡都沒聽進去……她覺得腰有點酸,偷瞄著身側的人,似乎都很專注投入,估計沒人會注意到她吧……水菡捧著香的一只手放下來,揉揉腰.

耳邊立刻湊過來一張男人的臉,嘴唇都快碰到她耳廓了:"怎麼了,不舒服?"

水菡緊張地吞了口唾沫,生怕被其他人留意到他們在分神.

"只是腰有點酸."

演技與下意識地瞄著她的腰……哪還有腰啊,本來就長胖了,再穿上羽絨服,腰和肚子已經分不出來了.

"忍一下,很快就結束了."晏季勻壓低了聲音,看向水菡的眼神里多了一絲溫和.

水菡的心突突地跳,不知道自己怎麼又乖乖點頭了.果然,不出兩分鍾,晏鴻章率先將手里的香放進香爐插上,然後身後的一群人依次走上去也將香插在那三柱大香的周圍.

水菡總算是松了口氣,可以在旁邊坐一下了.

現在是進祠堂去參拜牌位,每一房的人都是各自依次進去,還要過一會兒才輪到晏季勻和水菡.

這些都是晏家主要組成部分,全都是在婚禮上見過水菡的,但水菡其實認不出幾個,她坐在旁邊也樂得清靜,看到不斷有人上去跟晏季勻話,神色之間均是十分熱恭敬,水菡到是覺出有幾分怪異……怎麼晏家的長輩都對晏季勻這麼尊敬,就因為他是總裁嗎?看上去不像是親人之間的閑聊,因為那些笑容里帶著令人不舒服的諂媚.

犯得著這麼嗎,都是一家人啊!水菡心里感歎.

她不知道的是,在晏家,還真有不少人感覺是犯得著這麼做的.晏季勻在家里,在外界,都是晏家和公司的支柱,是最有希望成為繼承人的嫡孫,他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對他的尊重里,也含著對他的肯定.不管你服不服氣,他就是晏季勻,他就是帶領著炎月集團走向更加輝煌的未來,你就算是對手,你也得承認他的重要性.

水菡在走神,忽地身邊跑過來一個身影,是馨雅.

馨雅也戴著帽子,粉雕玉琢的丫頭,笑米米地挽著水菡的胳膊,好奇地盯著她的肚子:"嫂子,你肚子里的寶寶是男的還是女的?什麼時候可以出來呢?"

水菡喜歡和天真無邪的馨雅話,這丫頭是晏家里邊最惹人疼愛的天使.

"馨雅,我現在還不知道是男是女……那個……醫生,我大概在五月份上旬就會生寶寶啦……"

"嘻嘻……真好啊,現在已經一月底了,過不了多久我就能當姐姐啦!"

"呃?姐姐?"水菡一呆,怎麼感覺不對勁啊,馨雅這話可把輩份給弄得亂了.

水菡啞然失笑,跟孩子聊天真是很有趣.

"馨雅,你剛才都叫我嫂子了,那麼我生的寶寶怎麼會叫你姐姐呢,你想想,對嗎?"

"嗯……好像是有點不對,可是應該叫什麼呢?哎呀,家里好多人,我有時候記不清楚輩份,會叫錯……"馨雅糾結地皺著眉頭,很認真地在思考這個問題.

晏季勻不知何時過來了,看著馨雅和水菡在一起聊天,他竟恍然發覺……水菡也只比馨雅大八歲而已……水菡也不過才是個孩子,卻已經大著肚子了.

心里無端生出一絲熟悉的憐惜,晏季勻蹲下身子,一手摸著水菡的肚子,一邊佯裝擔憂地搖頭:"還沒想到我們的寶寶出生之後,應該怎麼稱呼馨雅嗎?你這腦袋……我只希望寶寶可別遺傳到你的智商."

水菡窘了,粉腮鼓起,氣呼呼地瞪著晏季勻……就算是兔子也會有脾氣的!可惡,那麼多天不見了,他就只知道損她!

"是啊,我是笨……哼……我要是不笨,怎麼會每天傻乎乎的在家等你.我也希望寶寶別遺傳到我的笨,遺傳到你的智商就好了,將來寶寶聰明伶俐,還可以幫我對付你這個混蛋老爸!"水菡心里發酸,沒有多想就沖口而出了,完才發現周圍已經有好幾道目光投過來,怪異的眼神瞄著她.

每天在家傻傻等他?

晏季勻撫在水菡肚子上的手驀地僵住,一抬眸,正對上她那雙泛的大眼睛,充滿幽怨與控訴地望著他.

忽然有種想要將她抱在懷里的沖動,可是……

"晏季勻,水菡,進祠堂!"身後傳來一個低沉的聲音.原來是前邊的已經拜完,輪到晏季勻這一房了.

水菡趕緊站起來,緊張地整理一下衣服,將帽子取下,跟在晏季勻身邊進去了.

晏季勻前腳剛一踏進去,立刻又退了回來,拉住水菡的手阻止她進入,俊臉陰沉地往旁邊一掃:"里邊的檀香怎麼沒撤掉?不知道孕婦是不能聞檀香的嗎?"

冷冷的斥責,霸氣而威嚴,每個聽到的人都不禁為之一凜……好凌厲的氣勢!

水菡低著頭咬唇,一顆心怦怦亂跳,久違的悸動湧上來……晏季勻看起來好凶,是因為在意她嗎?她的心又被提了起來,飛到半空,任由他握著手,好像全世界都只剩下她和他了……【第三更,求月票!】

上篇:第90章:夫妻見面     下篇:第92章:想要親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