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93章:熱吻  
   
第93章:熱吻

祠堂外邊有一塊寬闊的空地,一棵粗壯的老樹枝葉凋零了大半,樹下有一口井,據住在這里看守祠堂的人都是喝井水.原生態的井水可是比城市里的自來水強太多了,煮出來的飯菜飯菜泡出來的茶,都是上佳的口感.

樹下還擺放著一排座椅,是給今天來的人准備的,只不過現在大家都在里邊,這空地上就只有晏季勻和水菡兩人.

水菡坐在晏季勻對面,故意東張西望的不去看他,而他則是叼著一根煙,好整以暇地抱胸,睥睨著她:"你跑坐那麼遠干什麼?過來."

水菡秀眉一皺,扁扁嘴,聲嘟噥:"我又不是阿貓阿狗,你不想搭理我的時候就不見人影,你想叫我過去我就過去嗎……"

晏季勻眼一瞪,她還有脾氣了?

"別讓我再重複.過來!"最後這倆字故意加重了語氣.

水菡脖子一梗,哼哼:"我不!你抽煙,叫我過去干嘛,你不知道二手煙對孕婦的危害很大嗎."

"你……"晏季勻一時語塞,他只不過是想親她一下,啥時候變得這麼麻煩了.

晏季勻耐心用完,將煙頭狠狠地踩熄,蹭地站起身來沖著水菡走過去.

水菡心頭一顫,他臉色好黑!

"你要干什麼?你別對我凶啊,你……你……唔……"水菡躲閃不及,被他封住了唇,只剩下嗚咽的聲音.

這突如其來的吻,讓水菡瞬間呆滯,晏季勻在吻到的一刻才發覺,原來他對這熟悉的香甜和柔軟的雙唇,想念已久,只是壓抑在心底不肯釋放出來,如今這一沾他,竟是美妙得令人心悸.依舊是他最初喜歡的味道,清新甘甜,她可愛的丁香被他卷起,連帶著整個思緒都被他攪動,翻轉,火熱的勾纏,深深地索取,她冰冷的心好像都快要被融化了,腦子一片空白,身子輕輕顫抖著,軟弱無力地縮在他懷里……他是她的魔障,她抗拒不了他的親近,孤單了太久的心在這一刻仿佛全都被填滿.這個吻,她是盼了多久……

晏季勻從先前第一眼看到水菡時,就產生了萌動,現在終于能吻到,卻像是得到了什麼稀罕的東西一樣……這是他的妻子啊,何時連一個吻都變得稀罕了,只因他從婚禮當天就冷落她至今,刻意被他忽略的思念,蘊含在心底,以為能淡去,卻不受控制的又被她影響了.她不會知道自己有多吸引人,紛嫩紛嫩的,像個肉球,晏季勻不但沒覺得她胖了不好看,反而是覺得她現在圓滾滾的身材嬌憨可愛……

"唔唔……唔唔唔……"水菡感到呼吸不順.

晏季勻戀戀不舍地結束了這個吻,可舌頭還在她唇瓣上摩挲了一圈才肯放開,水菡滿臉通,昏乎乎的腦袋終于有點清醒了,明澈的大眼睛瞪著他:"干嘛突然親我,你不是很討厭我嗎?從婚禮那天開始就不理我,現在卻又……哼,我不是你一時興起的玩具!"

水菡心里酸脹得難受,她剛才被吻的時候確實是開心得差點落淚,可她也憤懣,他憑什麼可以對她予取予求,他想冷落就冷落,想親熱就親熱,都不顧她的感受嗎?

晏季勻眼中的溫忽然間凝結了,水菡的質問,戳到他的痛處,驕傲如他,才不會承認自己是忍不住被她吸引了才會想要親親.

氣氛尷尬之際,洪戰適時出現了.

"大少爺,老爺子請您進去."

"嗯."晏季勻站起身,牽著水菡的手往里走:"你去里面坐著等我,這外邊坐久了容易感冒."

水菡心複雜,沉默不語……他今天屢次地表現出對她的關心,剛才還吻了她,他這是什麼意思呢?是想要緩和跟她之間的關系嗎?他這段時間的冷落,讓她傷心難過,難道她就要因為今天他這一點點溫存而原諒他的所有?

水菡覺得自己的委屈和傷痛那麼濃,不能輕易原諒這個男人,她要穩住,不能那麼快動搖,不能太心軟……嗯,就是這麼辦.

水菡心里琢磨著,抬步走進了偏廳,而晏季勻則去了祠堂見晏鴻章.

進門一轉角,水菡倏地一愣,窗前坐著的那個人,不是晏錐嗎?

他軟弱無力地靠在牆邊,臉色蒼白,精神狀態很差,就像是個生病的人.

他剛才被家法伺候,脫了衣服在這麼冷的天氣里還挨了幾棍,沒吐血就算不錯了.

水菡猶豫著,自己是該走開還是坐在這里等晏季勻呢?

她從未見過晏錐像現在這麼虛弱而憂郁的樣子,想起先前見到他挨棍子時的一幕,水菡的心又揪緊了……他該不會是被打成內傷了吧?

"那個……晏……晏錐,你,你沒事吧?"水菡此時渾然忘記了晏錐曾做的那些事,將她陷入到怎樣的境地,善良的她,只是在純粹地關心一下這個被家法摧殘的男人.

晏錐驀然睜開眼,先是一怔,隨即苦笑著搖頭:"想不到,第一個來看我的,竟然會是你."

晏錐從祠堂出來好一陣子了,坐在這兒休息,晏家的其他人竟沒有一個前來問過一句,只因他們都知道晏錐是私生子的身份,加上剛才又被家法伺候,誰都懂得避而遠之.

水菡聞,不由得心里微涼……晏家人就是這麼冷漠無的嗎?晏錐遭罪了,全部人都看見他被家法伺候,卻沒有一個人來過問他一下.

水菡的心又軟了一分……看來晏錐也過得不如意啊.

晏錐蒼白的俊顏透出了幾分憂郁與脆弱,此刻的他,像極了童話中被關在城堡里郁郁寡歡的王子.

"我沒受內傷,只是有點痛,休息一下就好了."晏錐得云淡風輕,但那僅僅皺著的眉頭卻出賣了他.他很痛,不只是身體,更痛的是心.

"休息一下就好?你挨了多少棍?"

"十."晏錐嘴里溢出一個字.

"十棍?"水菡一驚:"太殘忍了,晏家的家法簡直就是要人命啊!"

晏錐眸光一沉,警惕地看了看門口:"你聲點,這種話可別讓其他人聽到,如果傳到爺爺耳朵里,就算他再怎麼疼你,也會把你狠狠地訓斥一頓.晏家的家法是祖宗傳下來的,每一代都是如此.就算有人心里不滿,也不能出來,否則會被視為對先祖們的不敬."

水菡暗暗咋舌,嘀咕一句:"真是不可理喻……現在是什麼年代了,還那樣……"

晏錐看著水菡鼓鼓的肚子,再看看她圓乎乎的臉蛋,覺得她比婚禮那時更胖了些,但無損她的純美可愛.

"為什麼要關心我?是在同我嗎?你該不會忘記,我曾經利用過你,而我大哥也因為那些事而對你心生芥蒂,沒有了最初的信任.還有,婚禮那天,我在化妝間見到你,之後我就離開去了機場,而你在婚禮上又忽然肚子痛,最後我大哥沒能如願以償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他一定又會以為我和你是事先商量好的,對你的誤會又加深了一層,這些,都是因為我……你應該恨我才對."晏錐平靜地問出心中疑惑.

水菡呆了呆,露出思索的神……對啊,她竟然跟晏錐坐在這兒聊天,還關心他,連她自己都感覺奇怪,或許是因為她天性善良,不記仇,很容易原諒別人,也容易心軟.

"晏錐,以前你在我不知的況下利用過我,我確實應該恨你,可是,恨你就能讓晏季勻回心轉意嗎?他的心在想什麼,我永遠都猜不到."水菡臉上泛起明顯的失落,起他,她就酸得難受.

"晏錐,其實我很佩服你."水菡忽然冒出這麼一句.

"嗯?"晏錐愕然.

水菡認真地點點頭,大眼里閃爍著動人的神采:"你能放棄在公司的職位,離開晏家,跟自己心愛的女人私奔,這種勇敢而真誠的愛,我以為只在里才有呢,想不到還真有人那麼做,並且,你是晏家的人啊,要放棄那些已經擁有的,很多人都做不到,所以,我佩服你.雖然你以前利用過我,但一碼事歸一碼事,我討厭被人利用,但我也佩服為了愛而勇敢犧牲的人."

晏錐的身子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天知道他現在心有多麼激蕩……他回來之後,每個人對他都只有責備,包括他的母親,卻沒有人理解過他的苦衷.而水菡,這個看似平凡不起眼的丫頭,竟然她佩服他,她這番話,讓他那在眾人眼中大錯特錯的事變成了難能可貴的壯舉,至少這一刻,她是他的知音!

"水菡……謝謝你!"晏錐一聲飽含感動的呼喚,張開雙臂將水菡抱住,眼眶都了.

水菡窘了,全身僵住,被男人這樣一個熊抱,她除了驚嚇就是本能地抗拒.

"晏錐……你……放開……"水菡急于掙脫,可有人比她更急!

"放開她!"一聲憤怒的咆哮,晏季勻的聲音猶如春雷乍響,同時拉開晏錐,沖著他的臉,狠狠揮出一拳頭!

晏錐被晏季勻打了一拳,毫不猶豫就出手還擊,"砰——!"晏季勻也挨了一拳.

"砰——砰——"晏季勻的拳頭又到了.

水菡驚恐地望著兩個打成一團的男人……天啊,兩個居然在打架!【求月票!已更7千字】

上篇:第92章:想要親親     下篇:第94章:誤會解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