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94章:誤會解開  
   
第94章:誤會解開

晏季勻反應奇快,瞬間穩住身形,轉身對著晏錐狠狠踢出一腳!

晏錐被踢中,顧不得疼痛,怒吼著沖上去,結結實實一拳頭捶在晏季勻胸口!兩個勢均力敵的男人不顧水菡的驚叫,你一拳我一腿地打成一團.

水菡驚慌無措,兩個男人象暴怒的獅子一樣,渾身散發著可怕的戾氣,被對方打得嘴角流血,卻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

晏季勻嘴角那猩的血跡讓他看起來有種嗜血的冷,晏錐險險躲過這一腿,一拳頭砸在晏季勻背上!他是個狠角色,硬是咬牙悶哼一聲,絕不呼痛!

緊接著晏錐被晏季勻手肘戳中腹,痛得他冷汗涔涔.

水菡在一邊都快急哭出來了,她第一次見人打架,看到兩個男人嘴角都有血跡,她的心都在抽搐……這是在為了她而打架嗎?就因為剛才晏季勻看到晏錐抱她了?

"你們別打了……住手啊……別打……"水菡焦急,卻又不敢大聲喊,怕將外邊那群人都招來了那就更麻煩.

水菡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近乎哀求地哭喊著企求他們不要打了,可誰都不理她,正在氣頭上,心里的那股火氣不發出來是不會完事的.

兩人打得難解難分,誰都沒占著便宜,都是光榮掛彩了,身上還不知挨了多少拳多少腳,渾身看起來好狼狽.水菡不知道的是,這場架,不只是因為剛才她被晏錐抱了,更多的是兩兄弟之間堆積已久的怨恨!從時候知道彼此的存在開始,晏季勻和晏錐就沒真正安生過,一個是正牌妻子所生,一個是三的孩子,生在豪門怎可能和平相處,積怨已深,加上晏錐和沈云姿的事……

新仇舊恨這都算在一起了,水菡急也沒有用.

"你們別打了,你們再打我就喊人了!"水菡故意這麼,只是為了讓他們停手,但她發現這兩個男人實在打得太投入,居然沒人看她一眼,更別提聽她話的了.

"她是我老婆,你敢碰她,找死!"晏季勻憤恨地怒吼,蓄滿力量的拳頭揮向晏錐!

晏錐艱難地避過,但已經被逼到了牆角,不怕死地:"你終于記起她是你老婆了,你心里不是只有云姿嗎?"

"住嘴!云姿被你拐跑,這筆賬,我早就應該跟你算!"晏季勻一記左勾拳打在晏錐臉上.

云姿?難道就是晏季勻愛著的女人,是引起兄弟倆矛盾的女人?水菡驚悚了.

晏錐先前就已經被家法給伺候慘了,現在雖然能勉強應付,可始終難以與晏季勻的強悍對抗,這一拳將他打得眼冒金星,幾乎昏過去.

水菡見狀,更加慌了,這要是鬧出事來可怎麼辦?顧不得心痛,水菡靈機一動……

"哎喲……哎喲……哎喲好痛……"水菡捂著肚子,表痛苦,一雙眼睛卻緊盯著兩個男人.

果然這一招管用!

晏季勻狠狠甩開晏錐,緊張地過來扶著水菡:"你怎麼樣?"

水菡趁機緊緊抱著晏季勻,視線越過他的肩膀看向晏錐,使勁打眼色,那意思是:"你還不快走,愣著做什麼!"

晏錐微微一怔……怎麼他何時輪到需要女人來解救的地步嗎?

但無可否認,水菡拖住了晏季勻,等于是幫了晏錐,這也讓他心里一暖,感激地沖水菡點點頭,不再多,大步往門口走去,只是,在即將跨出去之際,他停下腳步,回頭望著晏季勻那張猶如黑面煞神的臉,意味深長地:"如果總是想要抓住不屬于自己的東西,遲早,你還會失去.而你失去的,或許正是別人渴望得到的."

晏錐收回複雜的眼神,頭也不回地走了.他竟是不想再看水菡被晏季勻抱在懷里的畫面……是的,他清晰地感覺到了一絲嫉妒.以前沈云姿和晏季勻在一起,他嫉妒,可那是因為沈云姿是他單戀的對象,但現在呢,水菡是晏季勻的妻子,他愛的是云姿,他嫉妒個什麼?

晏錐也無從理清這緒,他只是覺得,水菡就像是渾渾濁世中的一縷清泉,乾淨而溫暖,她的善良,她的寬容,她敢于質疑晏家殘酷的家規,在她心里,人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她不會趨炎附勢,不會耍心機,她就是那麼簡單而純粹地活著.她身上的亮點足以讓人自慚形穢……卻為何,這樣難能可貴的人,會是晏季勻的妻子,她的美好單純,只有晏季勻才能擁有,但是否就真的會珍惜?

水菡見晏錐一走,她的肚子也立刻不痛了,眉頭也不再皺著,痛苦之色盡去,仰著臉偷瞄著晏季勻的臉色……

"嘿嘿……呵呵……放松點,不要這麼嚴肅嘛,我肚子不痛了."水菡心虛地訕笑.

晏季勻怒視著她,恨恨地咬牙:"你還真以為我跟你一樣笨?以為我看不出來你是故意裝肚子痛的,你竟然胳膊肘往外拐,你別忘了你是誰的老婆,剛才他抱著你為什麼不馬上推開?"

水菡頭大,果真他不是那麼好忽悠的.

"我……可你不是及時出現了嗎,你一來就打人,我哪有機會推開他……"

"你還!我告訴你,今後離他遠點兒!"晏季勻怒聲地警告.

水菡被他這命令式的口吻給激起了一絲不快,但很快又反應過來什麼,像發現怪事一樣,眨巴眨巴眼睛,盡是疑惑:"怎麼回事?你好奇怪……你該不會是……不會是吃醋吧?"

水菡一瞬不瞬地盯著他,隱約期待著,可又覺得不太可能,他怎麼會為她吃醋……

晏季勻臉一僵,微微發燙,可就是梗著脖子瞪眼兒:"誰我吃醋?你眼花啦!"

水菡臉上的希冀立刻萎靡下去,垮下肩頭,悶悶地低喃:"是啊,你怎麼會為我吃醋呢,你只會為那個女人而揍晏錐……"

晏季勻胸口窒,她的自自語,他都聽得清楚,也氣得不輕……沒見過這麼笨的女人!他如果單純只是為沈云姿的事而揍晏錐,何必在剛才?他在看到水菡被晏錐抱著的時候,腦子里唯一的念頭只有水菡,忘卻了其他所有……只不過,他不打算解釋.這死要面子活受罪的男人啊!他其實先前在門外已經聽到了水菡和晏錐的對話,知道原來自己是真的多心了,水菡和晏錐不是一伙,從來都不是.她只是一個被晏錐利用的無辜的人,而婚禮那天,她肚子痛也不是跟晏錐事先串通的……

沒人知道晏季勻聽到時有多高興,這麼久以來,對水菡的懷疑算是徹底消除了,他感覺豁然開朗,仿佛又回到了最初將她帶回家時那種平和的心境.原來她一直都是單純的,沒有心機的,是他蒙蔽了自己的眼睛.

心底翻湧的悸動化成了久違的溫,有什麼東西正在複蘇……她還是她,那個清純而又簡單的她,他沒有看錯,只是他的心曾迷失過.這個認知,讓晏季勻的心好了很多,欣喜的感覺再心湖中漾開一圈一圈漣漪.垂眸凝視著懷里的人兒,手掌輕撫著她的頭發,低聲:"我們今晚在這里吃飯,住一晚上再回去."

呃?

水菡錯愕,以為自己聽錯了,傻呆呆地望著他……不行不行,不能被他迷惑了,他那麼可惡,不能輕易原諒他.

晏季勻心里一動,順勢低頭含住她紛嫩的唇,輕輕咬了一下,灼熱的呼吸灌進她嘴里:"孕婦,你可知道,對于一個禁欲已久的男人來,你這麼癡癡地看著我,就是在……勾.引我……"

水菡的腦子瞬間當機,被這巨大的驚喜包圍了……他的是真的嗎?禁欲已久?

水菡臉蛋緋,被喜悅沖得暈乎乎的:"你……你這段時間不是住在那天碰到的女人家里嗎?怎麼會……會禁欲……"

晏季勻有點氣惱,這是什麼邏輯,難道就在內衣店見到一次他帶著女人,就代表他天天住那?

"你聽好了,我不是住在她家,我是住在辦公室,而且,我和她也沒有發生過關系……這下你總可以放心了吧?"

水菡的眸子陡然間亮了,好像聽到了最動聽的天籟,看到了春暖花開,仿佛這段日子的痛苦全都在一霎間煙消云散,她先前還在想著不能輕易原諒她,可現在她什麼都不知道了,只有被驚喜沖得一塌糊塗的心……

"嗚嗚嗚……你怎麼那麼壞!你怎麼可以住在辦公室里還故意讓我以為你住在別的女人家……嗚嗚嗚……我還以為你們上床了,同居了,我還以為……嗚嗚嗚……我一想到你跟別的女人上床,我就痛苦得快死掉……你怎麼那麼狠心讓我以為啊……混蛋……混蛋……"水菡的粉拳落在晏季勻胸膛,卻是比羽毛還要輕.可她嚶嚶的哭聲充滿委屈,這是晏季勻第一次聽到水菡如此直白地表達對他的思念……原來她這麼在乎他,原來他不在的日子,她那麼痛苦地煎熬著.

她滾燙的淚,滴進他的肌膚,浸透到他的血肉,滋養著他干涸的心,這一刻,她的悲傷和委屈,他竟是感同身受……這個傻傻笨笨的女人啊,能將他的心哭得發疼……

"別哭了……寶寶可能會聽到……"他溫柔低喃,灼熱的雙唇吻著她淚濕的眼,一如曾經那樣溫暖……【今天已萬更,明天的劇將是大高.潮!希望親們多多投月票,如果月票能過200,明天還會有加更的!】

上篇:第93章:熱吻     下篇:第95章:第一次喊她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