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95章:第一次喊她老婆  
   
第95章:第一次喊她老婆

他柔軟的唇每親一下她就會顫一分,連心尖兒都在悸動著,恍惚中竟有種被疼惜的感覺,久違的溫暖,讓水菡凌亂了,一時忘記了這些日子以來的傷痛,又哭又笑,像是傻掉一樣.在這一刻,水菡才知道原來自己沒有想象中那樣堅強和淡然,她太渴望被他這麼疼著,抱著,吻著,思念,早就深入骨髓.雖然知道他心里愛著另外一個女人,但那個女人已經走了,而他也沒有和在內衣店遇到的女人同居,發生關系,還有什麼比這更能讓水菡驚喜的呢,她應該知足的不是麼……不敢奢求他能愛她,只要能在他身邊,只要他還能像過去那樣每天都和她在一起,給她一點溫,她已別無所求.

如果可以輕易割舍,何來世間無數癡男怨女,愛或許首先讓你學會的是如何去痛,去煎熬,去承受……

"嗚嗚嗚……你現在才知道寶寶會聽到我哭,那我一個人在家還經常哭呢,你都沒有過問我一聲……你太狠心了……"水菡嘴上哭訴,可手卻緊緊抓著他的腰,生怕他會跑掉一樣.

這純純的依賴,她的委屈,哽咽的聲音,輕顫的身子,都深深地刺著他的心.一聲低不可聞的歎息,他的眼神越發溫柔,吻著她的眉,她的眼,她濕潤的睫毛,巧的鼻子,再到她粉的唇……他用自己的唇描繪著她的唇線,如夢囈似的呢喃:"是……我是混蛋……你想怎麼罵我才解氣……或者,打我也行……你和晏錐的話我都聽到了……是我錯怪了你,你和他不是一伙的,婚禮那天你們也沒串通……"

"你聽到了?"水菡的哭聲微微一頓,腫的眸子瞪著他,氣呼呼地:"你這是聽到了才知道誤會我了,當時我解釋你都不聽的……要不是你聽到……我還要被你誤會多久呢……嗚嗚嗚……別以為我會原諒你……你把我一個人丟在別墅,連個話的人都沒有……你知道我每天都是怎麼過的嗎,嗚嗚嗚……我恨死你了!"話是這麼,但就是鑽在他懷里舍不得出來,她天生不是演戲的料,嘴上恨,可讓人感受到的卻正好相反,她的心思是透明的,晏季勻甚至一眼就能望到底……

"唉……老婆,別再哭了好嗎,你打我罵我都行,可是你太激動的話,寶寶會受到影響的,哭,也是很需要力氣的,哭累了就休息休息."最後兩個字落下,他再也等不及將含住她的唇,火熱的靈舌占據了她清甜的檀口,貪戀地汲取著這令他難以忘卻的甜美……

這一聲"老婆",將水菡冰凍的心都融化了.幻想過無數次被他這麼呼喚,可唯有這一次,夢境成真了.

水菡的哭聲全都被堵回肚子里去,他溫柔地熱吻極盡纏綿,混合著淡淡煙草味的氣息是她魂牽夢縈的味道,灌進她的呼吸,將她身體的溫暖,將她的傷痛都驅走……

只有他,唯有他,才能撫慰她的痛.他還沒有告訴過水菡的是……他以前一向不喜與女人接吻,即使是沈云姿在與他接吻時,他也沒有像現在這麼眷戀過.只有對水菡,他才無數次地自動自發地想要吻她,貪戀她唇上的味道就像是怎麼都嘗不夠.

云散霧開,這對從婚禮當天開始就沒再甜蜜過的夫妻,今天終于是打開心結了,他如獲至寶地捧著她的臉,吻得專注,投入,此刻他腦子里沒有別人,只有水菡這令人疼惜的女人.

水菡心底有個弱弱的聲音在提醒:不要這麼快原諒他啊!可是,這一點點脆弱的抗議,很快就在他如火的熱中被焚化了.水菡又一次地沉溺在他的溫柔里,這一次,她覺得,興許真是苦盡甘來了,她終于等到這一天,他肯重新接受她,以妻子的身份.

吻得難解難分,吻得空氣都變熱,他才放開她.

水菡在他懷里喘著氣,緋的臉蛋上露出幾分羞澀,心里有太多的話想,太多的意在沖撞,水眸里亮晶晶的濕意,認真地看著他:"晏季勻……你現在會相信我了,那你……你以後可不可以不要再傷我的心……我真的……真的受不了……這些日子我經常都對著自己的肚子話,因為你不在身邊,我好難過,我只有給寶寶聽……既然我已經是你的妻子了,過不了多久我們的寶寶就會出生,我們會有一個完整的家,你……你心里有人,我知道無法強迫你去忘掉,可是你至少也要把你的心門打開,否則,我怎麼有機會走進去?不是時間可以沖淡一切嗎,我們給彼此多一點時間,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我們也會是一對令人羨慕的夫妻……"

這些話,水菡壓在心里已久,每天每夜積累起來的,她已經無法再憋下去,出來之後舒服多了,即使他的回答或許會令她失望,她也抱著一絲期待.

晏季勻擰著眉頭,似是在咀嚼著她的每個字.他知道,一旦點頭,就意味著他今後要將沈云姿放下,真正地接受水菡成為他的妻子.不是虛名,是在感上有歸屬的婚姻.

他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沉靜依然沒能整理好自己的心,不知該將怎樣接受沈云姿離開的事實.可現在,他能感受到水菡的痛苦和她的滿懷期待,還有她挺著的肚子,她是寶寶的媽呀……他忽然就不忍看到她露出失望的表,眉宇一松,一抹動人心魄的笑意溢出,微微地點一點頭:"好,從現在開始,我們是真正的夫妻,我會去適應婚姻生活,該忘掉的,我會整理,只是,我可能一下子不能做到最好,但是沒關系,我們有的是時間……"最後還有一句,他只在心里:"水菡,希望有一天,我真的能全心全意愛上你,那時我們的婚姻才不會是空殼."

水菡在聽到這番話時,心頭一塊大石頭落地了,開心得只知道傻笑了,仿佛天地間都被明媚的陽光照亮,曾經的痛,傷害,淚水,都不重要了,她只有雨過天晴的慶幸和欣喜.

晏季勻伸手為她擦去眼角的淚花,心都揪得發疼,這女人太好哄了,她連大吵大鬧都不會,他冷落她這麼久,她卻沒有給他絲毫為難,就這麼被感動得一塌糊塗,原諒了他,高興得只差沒跳起來了.如果不是他在她心里有著極重的份量,她怎會如此真流露.

或許,是真的該放下某些忘不掉的人和事,回歸到他應有的婚姻生活中.未來不是還有水菡這單純可愛的妻子陪伴麼,還有未出生的寶寶……他的生命,原來已經擁有這麼多了.

水菡的哭聲終于止住,只是眼睛還發,鼻子也是的,被晏季勻牽著走出去,引來晏家人諸多揣測得目光……紛紛在想,這是什麼況?

大家都知道晏季勻冷落水菡已久,她就跟被打入冷宮似的,可現在她兩眼,臉蛋更是得跟猴子屁股一樣,被晏季勻牽著走出來,這麼親昵.巨大的轉變因何而起?

有的人在好奇地竊竊私語,也有人干脆直接上來關心關心.

"季勻,水菡……"晏鴻瑞笑米米地走過來,眼睛一直往兩人牽著的手上瞄.

水菡臉皮薄,感覺到叔公的眼神似有深意,她更是羞得不好意思抬頭,手微微使勁,想要掙脫,可晏季勻不肯放,面色如常地握著她的手.

"季勻,怎麼水菡哭過了嗎?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晏鴻瑞佯裝不解地問.

旁邊跟著鑽過來一個身影,馨雅仰著腦袋脆生生地問:"哥哥,你是不是欺負嫂子啦?"

"我……"晏季勻還來不及解釋,只見晏鴻章也一臉嚴肅地瞪著他:"你們真能折騰,祭祖這麼嚴肅的事兒,你們還有心吵架,還把水菡給惹哭了!"

"……"

晏季勻一時語塞……這都什麼跟什麼啊,欺負?吵架?他還真是冤!

一雙雙眼睛都齊刷刷望著他,等著他解釋呢,也不知他們是不是故意起哄,難道看不出來他和水菡正親熱著麼.

"你們……都誤會了,我和他……沒事……我們好好的,你們別擔心."水菡羞窘,想起剛才還跟他在里邊熱吻,她的心又是一陣發顫.

"他?他是你的誰啊?"晏鴻瑞笑得更燦爛了,還故意逗水菡.

"他是我老……"水菡驀地住嘴,最後那一個字硬是沒喊出來,已經在長輩的注視下,羞得滿臉通.

"哈哈,嫂子真笨,哥哥是你的老公啊,你連這都不知道,哈哈哈……"馨雅銀鈴般的笑聲格外清脆,沒心沒肺的,指著水菡大笑.

這一下,幾乎全部的人都往這邊看來,水菡大窘……她不是不知道啊,只是還沒叫過"老公",這陌生而又甜蜜的稱呼,她做夢都想對著他喊,只是,當著這麼多人,長輩的面,她覺得不好意思……

晏季勻這回也沒幫她解圍了,只是似笑非笑地欣賞著她臉的模樣,越看越會被她生動的表真所吸引.

"咳咳……好了好了,你們知道水菡這孩子臉皮薄,別笑她了,不就是喊個老公嘛,她以後會習慣的."晏鴻章擺擺手,示意其余人別跟看猴戲似的.

"爺爺,我和水菡打算在這里住一晚上再回去."晏季勻抓住重點.

晏鴻章臉上浮現出一絲欣喜:"嗯,你們自行安排吧.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先返回了."

聽到可以走了,好些感覺無聊的人立刻有了精神.

晏錐也走了,他原本是想留下來住一晚的,但是聽聞晏季勻也要留下,他就不想留了.只因,晏季勻有水菡為伴,而他自己卻是孤身一人,何必去看人家夫妻秀親熱,省得找刺激.

宗祠外的院子里,晏季勻和水菡站在樹下目送晏鴻章等人離開,望著逐漸遠去的身影,似乎能看到有人在頻頻回首看向這邊……是晏錐.他忍不住回頭看了好幾次.看那樹下的一對男女,真像是一對恩愛夫妻了,兩人經過這次祭祖,再經過在這住一晚,感應該會有所增加吧,水菡又一次地得到了晏季勻的疼愛,她今後還會像以前那樣開心地笑,她不會再郁郁寡歡了……

告別了看守宗祠的老人,晏家所有人,除了晏季勻和水菡,其他都原路返回了,這次祭祖順利結束,似乎還連帶出某些出其不意的效果.對于晏季勻和水菡來,這一趟來得太值了.

在城市住久了,來到這鄉野山村過一過農村的生活,其實也算是一種享受,能讓你的心靈放松,猶如在經曆一次美妙的旅行.

宗祠後邊緊鄰著的是一座兩層高的房子,看守的老人是晏家的遠親,夫妻倆都住在這里,已經有好些個年頭了,習慣了這里的生活,跟村子里的人也親如一家.

在這里專門備有客房,有時晏家人前來祭祀時,有人想要在這兒體驗農村生活的,就可以住在客房里.就連晏鴻章有時也會來住上一陣子.

是體驗農村生活嘛,那就不會有像晏家別墅一樣的配套設施了.就跟普通的民居差不多.

房間里沒有空調,沒有網路,只有簡單的家具,擺設也是十分單調.廚房沒有抽油煙機,是農村過去使用的大灶台,上邊一口黑漆漆的鐵鍋就是用來炒菜的,門口有個磨子,如果遇到合適的季節還沒自己磨豆花吃.

這不是晏鴻章吝嗇,而是別有深意的做法.一直以來,自願來看守宗祠的晏家遠親,都是不會虧待的,並非是刻薄才給住這麼簡陋的地方,是希望晏家人來宗祠住的時候能夠在這樣簡陋的條件中反省自己,知道今天晏家的輝煌來之不易,不忘晏家的本源是祖上從農村發跡,一步一步經過一代一代人的努力才成就了如今的晏家.

住的地方如何,水菡和晏季勻都不在意,兩人只覺得在這種地方呆著特別舒坦.呼吸著清新的空氣,入眼盡是大自然的景象,沒有高樓沒有汽車沒有霧靄……回歸純樸的生活,心靈會得到一種奇妙的慰藉.尤其是,有晏季勻在身邊,水菡臉上一直都洋溢著笑容,嘴兒沒合過……

想想也是,兩人從住在一起開始到結婚,很少一起出門,至于游玩,更是一次都沒有過.能和他在這里手牽著手走在鄉間路,水菡覺得,世界都是彩色的,農田山野都是春意盎然的……盡管這是冬天,有了他的溫暖,一切都是美的,暖暖的.

在山路轉了一圈回來,遠遠就看見房子上頭在冒著炊煙,是到是晚飯的時候了.

水菡,她想要吃井水煮的粥,還想要吃晏季勻炒的菜……

這的要求對她來都是彌足珍貴的.晏季勻現在拋開了對水菡的誤解,失去沈云姿的痛苦也被無形中化解了不少,自然心大好,爽快地答應炒菜.

簡單的家常菜才是令人倍覺溫馨的.晏季勻打算炒個芹菜肉絲.水菡很愛吃芹菜,以前晏季勻時常笑她太好養活了.

看守宗祠的老人也年過六十了,兩鬢斑白,但身體精壯,精神矍鑠,長期在這農村干活就是等于在鍛煉身體,老人顯得比同齡人更健康.

看著晏季勻和水菡在壩子里擇菜,老人頗感欣慰地暗暗點頭……難得晏季勻這麼個大總裁,一點都不像是某些富二代那麼嬌生慣養.看他擇菜的樣子,明顯是很有經驗的,他還會下廚炒菜,這更是難能可貴了.老人想起自己如果沒記錯,晏季勻的父親,晏展松,像晏季勻那麼大的時候,據是連廚房都不會進的……

"大少爺……"

晏季勻一怔,即刻回道:"三叔……您別這麼叫,叫我名字就行了."

"三叔"雖是遠親,但也知道晏季勻在晏家的地位,見他能對長輩這樣有禮貌,內心也是一陣贊許.

三叔在板凳坐下,瞄瞄水菡,再瞅瞅晏季勻,黝黑的面容上露出憨實的笑意:"在這兒還習慣嗎?會不會覺得冷,房間里我准備了兩個熱水袋,水菡可別凍著了,她身子得顧著才行,這里不比晏家別墅,沒空調,你們晚上睡覺注意蓋被子,別感冒了."

"謝謝三叔,我們會注意的."晏季勻是發自內心的感謝,三叔想得很周到,准備了熱水袋,水菡懷孕,在這鄉下住,又是冬天,確實需要有取暖的東西.

"三叔,您……您把熱水袋給我們了,那您和嬸兒不用嗎?"水菡晶亮的眸子望著眼前慈祥的老人,心想啊,這三叔可比晏家里好些個長輩要慈藹多了.

三叔啞然失笑:"真是個乖巧的丫頭,難怪晏鴻章和季勻都會疼你了.你放心,家里熱水袋有好幾個呢,夠用!"

"嘻嘻……夠用就好."水菡被誇得有點不好意思,偷瞄晏季勻,見他也正瞧著她,一時間更是心如鹿撞.

三叔見水菡和晏季勻這眉來眼去的,不由得心生感歎:"季勻,你可是比你老爸強多了,知道做菜給老婆吃……你爸爸那時候要是能對你媽好點兒,她也不會那麼早就……"最後的"死"字,三叔硬生生卡在了喉嚨,只因他驚覺自己大意了……

果然,晏季勻俊臉上的笑容瞬間僵住,手里拿著的一根芹菜給他咔地折斷!

三叔的話,勾起了晏季勻內心最深處的傷痛……是啊,母親早死,若不是因為父親風流成性,母親怎會夜夜獨守空房?若不是因為母親親眼目睹了父親與一個女人在別墅里偷,母親怎會氣得離家出走而發生車禍……

祭祖本就是對晏季勻的一種心靈煎熬,他一直都壓抑著傷悲,在牌位面前敬香時,他幾度都差點控制不住緒……

現在祭祖結束,三叔無意中提起他的父母,他如何還能淡定得了……前邊不到二十米遠就是宗祠,他的父母,牌位都在里邊!

水菡察覺到氣氛不對,卻又不知該如何安慰,只能求助地望向三叔.

三叔十分懊惱,暗罵自己不心錯話,今天是祭祖,晏季勻的心當然比平時更加敏感了.

三叔尷尬地笑笑:"季勻啊,你嬸兒已經燉好湯了,趕緊進去炒菜吧,水菡也該餓了."

水菡也急忙附和著轉移話題:"是啊是啊,我好餓,芹菜都擇好了,快去炒吧!"

晏季勻沉默幾秒後回神,眼底的悲慟被掩蓋過去,很快又恢複了常態,若無其事地站起來,摸摸水菡的腦袋,淡淡一笑:"等著,很快就可以吃飯了."

"嗯嗯……"水菡一個勁點頭,看著他轉身進去廚房,她才長長地籲了一口氣,只是她對于晏季勻的父母當年到底是什麼況,產生了那麼一點好奇.

那是他的傷心事,看他剛才的表就像是忽然下大雪一樣,今天是不適合問了,希望他以後能主動告訴她吧……

晏季勻的廚藝果然不是蓋的,簡單的家常菜被他炒出來也是格外美味可口,水菡吃得很開心,不只是因為菜好吃,更是因為這頓飯的氣氛十分融洽,三叔三嬸都是慈愛的老人,一點都沒有大家族的那種冷傲姿態.很久沒有這樣笑笑地吃飯了,感覺特別香,心特別愉悅.晏季勻像是真的沒事了,一直都保持著微笑,水菡覺得這樣的晚飯很有家的味道,真希望回到別墅後與晏季勻之間也能保持這種氣氛.

讓她驚喜的還在後頭呢.

晚上睡覺時,躺在床上,晏季勻將兩個熱水袋都給了水菡,還幫她按摩腳肚子.他是留意到她的腳有點浮腫,聽這是孕婦的普遍現象.

他這麼溫柔體貼,很出乎她的意料,想不到他也有細心的一面啊……過去這幾個月里,他對她不聞不問,如今這算是彌補嗎?如果真是,這樣的幸福也太讓人沉醉了……

水菡的一顆心跟灌了蜜似的,感覺輕飄飄的像要飛起來……忽地,她發現肚子上多了一只火熱的大手……這男人,按摩腿肚子怎麼摸到她肚皮上去了.不止如此,他的手還沒有停下來的趨勢……

"你……你不是給我按摩腿肚子麼?"水菡嬌羞地嘀咕.

"按完了,現在替你按別的地方,我聽孕婦懷孕期間,胸脯會漲得很難受,我給你按摩按摩……"男人面不改色,厚著臉皮一手掌握了水菡胸前那富有彈性的白兔,他眼里跳動著她熟悉的火焰,分明在:我想要你……【這章6千字,白天還有更新,親們用月票給千千一點加更的動力吧!】

上篇:第94章:誤會解開     下篇:第96章:溫柔纏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