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96章:溫柔纏綿  
   
第96章:溫柔纏綿

鄉間的冬夜,在這屋里卻是春意盎然.

懷孕的身子本就敏感,加上男人興致勃勃地索歡,他火熱的大手所到之處點起了一簇簇看不見的火焰,撩撥得她忍不住半咬唇,生怕自己發出羞人的聲音被三叔他們聽到.

他的指尖變得格外邪惡,掌握著她的嫩白,輕挑揉撚,這絕佳的手感令他心神蕩漾,眼底燃燒的**越發濃烈.

"你……你又想……"她水潤的眸子羞赧地凝視著他.

晏季勻喉結一陣上下滾動,沙啞著聲音:"我已經很久沒有做過了……如果再憋著,這里會出毛病的,不信你看看……"著,他竟將她的手引導著放在那血脈膨脹的某處.

水菡身子一顫,這灼熱的溫度讓她猶如觸電似的,整個人都融化了一半,這樣充滿蠱惑的挑.逗,她怎經得住……對他的思念早就泛濫成災,她又何嘗不想他呢,這些日子,她做夢都想靠在他懷里,想被他愛撫……

"你放心,我會很心,不會傷到你和孩子,相信我啊……"男人低聲呢喃,修長的手指帶著魔力一樣,滑過她的腰,一路往下……"嗯……"水菡嘴里發出一聲淺吟,聽在他耳里卻是猶如催化劑,將男人的**勾得越發難以把持.

"東西,我感覺到,你也想我了是嗎……"他意有所指,水菡羞澀,下意識地閉攏雙腿……

她的反應,讓他男性的驕傲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低頭吻著她柔嫩的雙唇,精壯的腰身緩緩一沉……"啊……老公慢點……"水菡不自禁地喊出聲,"老公"兩個字竟是在如此旖旎的時刻第一次稱呼他.

晏季勻微微一呆,這兩個字從她嘴里叫出來,那麼軟軟的柔嫩的聲音,真好聽.

水菡抱著他的脖子,他頓時又放緩了幾分……真是難為他了,強忍著想要奮力馳騁的沖動,渾身燥熱,但為了顧及到她,他只能以平時不到三分之一的頻率,輕輕地,溫柔地將她的空虛填滿……

感的進展,使得這次的歡愛和以往的感覺又有所不同,他溫柔的循序漸進,他親吻她,愛撫她,兩人絕妙的契合,在寂靜的深夜吟唱出一曲動人的旋律.她輕吟嬌喘,在他身下悄然綻放成一朵花兒,身體是誠實的,有種熟悉的潮在一波一波蕩漾著,她白希如瓷的肌膚在燈光下隱隱泛著可愛的粉,身子癱軟成一汪春水……久違的舒爽,讓他禁不住俊臉緋,興奮地發出陣陣低啞的申吟……這不只是晴欲的釋放,更有種心靈上的共鳴,當巨大的歡愉來臨那一刻,他在戰栗中得到了深深的滿足……

只是他實在太強悍了,禁欲已久,現在才釋放這麼一回,顯然是不夠的,但他要顧及水菡的肚子,不敢太放任,只好意猶未盡地躺在她身邊.

激的余韻還為散去,水菡渾身無力,平躺著,手卻還抱著他的胳膊,兩片被他吻得微腫的嘴唇泛著迷人的光澤,大眼里含著幾分嫵媚惑人的風:"你今晚要安分一點了."

"嗯,我知道."晏季勻很干脆地答道,可手上卻是不老實,放在她胸前的敏感,不肯拿開,愛不釋手這柔軟的饅頭……她終于是從干煸四季豆長成了籠包,再變成現在的饅頭,晏季勻覺得自己的福利更好了.

水菡真是拿他沒辦法,從和他住在一起的第一天開始她就發覺他很愛摸著她睡覺,現在懷孕了還是改不了他這習慣,可她心里是甜滋滋的.喜歡跟他親熱,喜歡感受到被他需要,喜歡這樣躺在他身邊,一如這中間那些被冷落的日子都只是一場夢……

呼吸相聞之間,一縷溫馨蔓延在空氣里,激蕩了一整天的心終于能安下來了.水菡的眼皮漸漸沉重,倦意襲來,粉的嘴一嘟一嘟的呢喃:"晏季勻……老公……唔……我怎麼又心軟地原諒你了……"水菡迷迷糊糊地叨念著,這話給晏季勻聽了去,不由得有點無奈了,這女人睡覺都還在琢磨自己是怎麼會原諒了他.

如果心能隨意控制,那就不是愛了.愛的奇妙之處就在于,你永遠都不知道自己會在愛的驅使下做出什麼傻事.

這是晏季勻和水菡自從婚禮那天之後,睡得最安穩的一個晚上,在這間鄉間屋里,在晏家宗祠旁……冬季,原來也是可以很暖.水菡心里的傷痛,又被晏季勻的溫柔愈合了,她很容易傷心,但也很容易開心.兩種緒的波動都在于這個男人怎樣對待她了.他的溫,就是她快樂的源泉……她愛得太傻太深,她太容易被男人左右,她什麼都好,但真正陷入愛的人,不都是難自控麼.能做到絕對理智和清醒的人,唯一的解釋就是……你沒有真的愛過.

十八歲的年紀,我們初嘗愛,義無反顧,愛得不留一點退路.只因他就在你前方,你朝著他的方向,一頭紮進茫茫未知的未來,愛過恨過沖動過,這才是青春的印記.

第二天.

睡到自然醒,水菡懶懶地睜開眼睛,在看到眼前這熟悉的睡顏時,驀地,她愣了愣……混沌的意識逐漸清晰,太久沒有與他同床共枕,現在能睜眼就看到,這喜悅的心難以喻,一股暖意充斥在心間……兩人身上穿的不正是他買的侶保暖內衣麼,她曾幻想過有一天能和他一起穿著這衣服躺在床上睡去,醒來,這願望,如今真的實現了,怎不讓她歡欣得眼眶發酸呢……

他不在身邊時,她時常以淚洗面,感覺生活是灰色的.有了他的眷顧和陪伴,她就好像得到了全世界那麼開心.

"太不公平……你左右了我的喜怒哀樂,而你心里有幾分我的位置呢?"水菡心里在嘀咕,皺著秀眉,想起昨天在宗祠里他的話……他他需要時間.

水菡默默告訴自己,嗯,不能太心急了,能像現在這樣,已經算是來之不易,就給他多一點時間來適應她的存在,適應有她這個老婆,或許,等將來寶寶出世了,晏季勻與她的婚姻也就完整了,那時,她的生活才會有真正的陽光嗎?如果只是短暫的等待就能有幸福,如果就這麼相處下去就能在他心里多一點位置,她,願意.

"我有這麼好看嗎,你又看癡了……"男人倏然睜眼,慵懶的聲音里夾雜著一絲揶揄.

水菡臉一熱,但也干脆地:"是啊,全天下就你最好看了,我對自己老公犯花癡不行嗎?難道我要去看別的男人才好?"

晏季勻深眸一沉,抬手捏捏她的臉蛋,咬牙:"你行啊,知道怎麼頂嘴了,心我收拾你!"

又收拾?水菡像炸毛的貓兒一樣瞪著他:"你所謂的收拾就是把我吻得喘不過氣,或者是在床上把我折騰得沒力氣……你可別再想那個了,昨晚才做過,你得顧著我的肚子."

"不錯,你腦袋總算有點開竅,知道我想要做什麼了,很好……不過你看看我……"男人的語氣忽地一變,有點可憐地掀開他那邊的被子.

水菡瞄了一眼,頓時滿臉緋……這一大早的,他又一柱擎天了!

"我……我好困,我要睡覺,我繼續睡覺……"水菡脖子一偏,果真閉上眼睛,只是一顆心在砰砰直跳.雖然與他有過無數次歡愛了,但天生就臉皮薄的水菡,每次見到他那某處,總是會羞得渾身燥熱.

晏季勻哭笑不得,這女人居然不管他?放著讓他那兒爆炸了都不管麼?

晏季勻知道水菡的脾氣,她這只白兔,該怎麼you惑,他有十足的把握.

他溫熱的身軀緊貼著她身側,故意磨蹭著她嫩滑的腿,果然,水菡微微顫了顫,他的火燙在她肌膚上灼燒著,這樣you惑的挑.逗,讓她差點就忍不住睜開眼了.

"老婆,你忍心這麼折磨我嗎……我不折騰你,可你也不能不管我啊,你想想,以我這麼強悍的身體,長期沒做了可昨晚只有那麼一次,虧我在這之前還一直禁欲,憋得很難受的時候都沒有出去找女人,你要是狠心不管我,那今天我們回去之後,我只好晚上出去……"

水菡一聽,哪里還沉得住氣,睜眼瞪著他,氣呼呼地:"你要干嘛?出去找女人?"

"你很緊張啊?不想我出去找女人的話,你就得幫我."晏季勻此刻感覺自己有點卑鄙無恥,居然淪落到要用這種方式來誘導水菡.他的嬌妻腦子實在太遲鈍了,她不懂男人除了真槍實彈的做,還能有其他釋放的方法麼.沒關系,他會教……

"怎麼幫?"水菡還是妥協了,她可受不了他出去找女人,她會崩潰的.

"來,你就這樣……"他握著她的手,引導著她,一邊一邊教她該怎麼做.

水菡耳根發熱,卻還是按照他的去做,手心的滾燙,讓她也跟著有幾分心猿意馬."嗯……就是這樣……很好……噢……老婆,你學得真快……"晏季勻俊美的容顏染上一層淡淡的暈,晴欲的顏色讓他此刻越發有著蠱惑人心的魅力,要不是水菡因懷孕,她或許已經主動將他壓在身下了……美男可餐啊!

水菡欣賞著他動的樣子,想到另一層……其實他晚上如果真的出去找女人,她也不會知道,但他顯然不會去了,而是讓她用手來滿足他.水菡心里是高興的,她不是沒聽過有的男人會在妻子懷孕期間出去風流快活,而晏季勻卻沒有,這不能不是她的幸運……

這一趟宗祠之行,對水菡和晏季勻來有著格外重要的意義,回去之後,晏季勻沒等水菡開口,他晚上就回別墅來了.

家,因為有了他而溫暖,心,因為有了他而充實.水菡臉上的笑容開始多了起來,就像最初那個活潑開朗的自己.愛的種子在心田早就發芽了,現在還會長成茂密的大樹……

有人歡喜就會有人憂,每個人的得失都是各自的際遇,同樣的宗祠之行,晏錐卻是背負著一身沉重回到晏家大宅.

他本來想直接回自己的住處,可母親有召喚,他雖不想讓母親看到他現在的狼狽,卻還是硬著頭皮過來了.

晏錐站在門外,伸手摸摸自己的嘴角……有點疼,是他跟晏季勻打架時造成的.而比這更疼的是他的背部,挨了十棍,普通人早就被打得吐血了,晏錐幸好還算夠強壯.

推門進去,客廳里沒有母親的身影,晏錐徑直走向了陽台.

天冷,陽台風大,沈蓉卻獨自一人站在上邊吹風,沒有開燈,佇立在昏暗的光線里,她的身影顯得有幾分落寞.

"媽……"晏錐輕輕呼喚一聲.

沈蓉身子一顫,回過頭來,蒼白的臉頰上殘留著點點淚痕.

"兒子,你……"

"媽,您又哭了,每年一到祭祖這天您都會哭."晏錐心疼地挽著母親的胳膊,將她扶進屋里.

沈蓉神痛苦地凝視著晏錐,哽咽著:"媽也不想哭,可是……可是我聽你今天在祠堂里挨了家法,被打了十棍,我這心里,比刀剮還難受啊!你爺爺太狠心了……"

晏錐心里一緊,其實他不怕柔體的痛苦,他最怕的是母親的眼淚.

桌子上有兩份報紙,都有醒目的標題寫著炎月集團總經理晏錐與不明女子私奔的消息.沈蓉看著這些已經夠難過了,現在又知道晏錐挨了家法,她的心可想而知.

"媽,我沒事,您看我不是好好地在您面前嗎,家法那點痛,我還能撐住,只是您身子本就不太好,動氣傷身啊,別為我的事擔心了,一切都會過去的."晏錐盡量讓自己笑得自然,忍著背上傳來的痛感.

"你總是愛沒事,挨了家法,怎麼會沒事,一定很痛吧……你都已經回來了,可你爺爺還是要懲罰你,而我,人微輕,在老爺子面前我也不上話,幫不了你,我連祭祖都去不了……兒子,你離家一趟回來,失去了總經理的位子,只怕我們以後的處境會更艱難,這都怪晏啟芳,她在你走後就一直鼓動紹陽,要他想辦法調回公司總部,還想要取代你的位置,現在你被免職了,紹陽就有機會爬上去,可你怎麼辦啊,老爺子如果不再器重你……"沈蓉滿面愁緒,憂心忡忡,她無法想象假如兒子失去了晏鴻章的重用,她母子倆在這個家里將會是怎樣的境地,她更為晏錐感到不值,他本該是大展宏圖的時候啊.

晏錐卻沒有沈蓉那樣的擔憂,露出一個放心微笑:"媽,免職就當是我在放假,多些時間陪陪您,我也需要讓自己冷靜地思考些東西,將來的路怎麼走,我有打算了.我將會擁有比現在更多,我不會讓您再被人瞧不起,將來,我一定會讓您被允許進入晏家宗祠."他眼中的堅定,那樣亮堂,讓沈蓉不禁為之動容,驚喜不已.

"兒子,你有計劃了?你打算怎麼做?"

"其實很簡單,您不是一直都希望我娶鄧嘉瑜麼,我跟她早在那次晚宴上就有過初步接觸,我有把握她現在會答應跟我結婚,對她來,除了跟晏季勻之外的男人結婚,那都是一種交易,黃埔銀行需要像晏家這樣的合作伙伴,而我也能借助她來鞏固我們這一房的實力."晏錐淡然冷靜的一番話,看得透徹,並且胸有成竹.那個精明如狐狸一樣的晏錐又回來了.

沈蓉激動得難以自制,差點又哭了,她想不到兒子出去了一趟回來竟然開竅了,這個時候如果能娶到鄧嘉瑜,那無疑是會成為晏錐的一大助力,將來,不定真的能跟晏季勻抗衡.

達到目的的過程並不重要,結果都一樣.

沈蓉不知道的是,晏錐之所以"開竅",是他對感的事已經心灰意冷.今生不能與沈云姿成為夫妻,他娶誰,都不重要了.他也覺得自己難得遇到像水菡那樣單純可愛的女人,那麼,不如就娶個對自己有利的女人回家,沒有了愛的期待,他將會把所有精力都放在事業上,大膽放手全力與晏季勻一爭長短,最後的贏家是誰,還是未知數……

==================呆萌分割線===================

祭祖之後沒幾天就是春節,晏家又迎來了一個熱鬧的新年.大宅里妝點得喜氣洋洋,各房以及傭人們都在忙碌著,今天是除夕夜,是每年晏家大宅人最多的時候.

有些在國外留學或工作的人也回來了,竟比祭祖時的人還多.大宅就充分體現了"大"的好處,寬敞的餐廳里,兩個大方桌被拼在了一起,擺放著兩份同樣的菜式,盡是珍饈百味,有些甚至是剛空運回來的.大家族的富裕奢華,在這一天都加倍放大.

孩子們最開心了,在花園里玩游戲,吃糖果,還有的將家里的貓狗也帶來,互相追逐嬉戲玩樂,一派歡騰景象.

馨雅成了孩子王,她是一群孩子當中年齡最長的一個,她上頭還有個親哥哥從外省回來了,帶著妻子兒女,另外還有晏季勻四姑媽的外孫女,三伯父的兩個孫兒,以及晏鴻瑞那一脈的孫兒孫女……

孩子們的歡聲笑語讓這個冬季都變得輕快起來,喜慶的味道更濃了,看著他們天真爛漫的笑容,比任何風景還要美,能讓人心愉悅.

晏季勻也有幾分感概……姑媽和叔伯們的子女都有孩子了,雖然有的年紀比他,可人家都當爹了,他的孩子還在水菡肚里呢.不久的將來,他的孩子也會加入眼前這群娃娃當中,只是,到時,他的孩子也會是最那一個……不點兒啊.

水菡今天穿著晏季勻給她買了羽絨服,橘色的,喜慶又紛嫩,十分襯膚色,坐在他身邊,雖挺著肚子,仍然是嬌憨可愛,水嫩得冒泡.

晏季勻身體強健,這麼冷的天氣他都沒穿防寒服,只是穿著皮西裝.黑色大氣高貴,柔軟的皮料包裹著他健碩勻稱的軀體,結實的胸膛,寬厚的背脊,這線條堪稱完美,不愧是眾人心目中當之無愧的男神.

還不到吃飯時間,水菡和晏季勻,以及晏家各房的人,有不少都坐在花園里,有的在聊天,有的在打牌,而水菡連麻將都不會打,橋牌更是不會了.

晏季勻在陪晏鴻章下棋,一老一少到也悠閑自在,水菡坐在旁邊有點無聊,看著孩子們嬉戲的身影,她好羨慕啊,真想自己也能加入,可是低頭一看肚子……還是忍忍吧,以後寶寶出世了,她就能活蹦亂跳了.

水菡去洗手間的時候,經過廚房,無意中聽到有人提到她的名字,不由得停下了腳步……是晏啟芳的聲音?

晏啟芳和晏鴻瑞的女兒在廚房里幫忙,她們今天也會親自下廚,秀秀自己的廚藝,一年可都難得一次呢.兩個女人臉上都是同樣不屑的神,邊擇菜邊嘀咕……

"老爺子太偏心了,好的東西都給水菡,往年過春節的時候我都會給婆家送去雪燕,可今年,老爺子居然沒分給我們.是上次家里買進的一批雪燕不如以前的好,拿去退貨了,家里剩下的不多,咱們全都沒份兒,都給水菡送去了."晏啟芳冷冷語,盡是酸味兒.

晏鴻瑞的女兒,晏哲琴,聞也是歎息了一聲:"水菡母憑子貴,現在又有晏季勻寵著她,在晏家,她橫著走都行啊,何況是幾盒雪燕呢,只怕以後等孩子出世了,更要飛上天去."

這話可是到晏啟芳的痛處了,她最忌憚的就是晏季勻那一房能憑借水菡所生的孩子而獲得更多股份.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就是一時犯糊塗,我應該早點讓紹陽娶個老婆回來,早點懷上孩子,現在,風頭都讓晏季勻那一房占去了……"

"……"

水菡在門外聽著,心里難受極了,原來她是這麼招人厭嗎.她不知道原來爺爺送去的是雪燕,雖然以前沒吃過,但也聽過那是挺名貴的補品.其實晏啟芳她們不是缺錢買,她們爭的是老爺子的心.

水菡這一愣神,被晏啟芳發現了她站在門口.

晏啟芳略一皺眉,沖水菡喊:"你來得正好,進來幫幫忙,全都只等著吃,沒見我們都忙不過來麼!"

去廚房幫忙?水菡呆了呆,她不是不願意,先前她就想幫忙的,只是晏季勻不讓,可現在姑媽叫她,她哪好意思走開呢.

"洗菜吧!"晏啟芳將菜籃子往水菡面前一放.

旁邊的熱水正被晏哲琴占據著,水菡要洗菜,那只能用旁邊另一個水龍頭的冷水.【已更一萬三,下午還有更新!】

上篇:第95章:第一次喊她老婆     下篇:第97章:設計讓她流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