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98章:晴天霹靂!  
   
第98章:晴天霹靂!

客廳里傳來陣陣笑聲,清脆動聽.水菡和童霏正在熱聊著,這可愛的孕婦又被逗得滿臉通了,羞澀的模樣就像是一朵粉粉的雛菊.

"菡菡,我聽很多男人在老婆懷孕的時候都會忍不住出去找女人解決生理需要,那個……晏季勻他該不會也跟上次在內衣店看到的女人……"

"沒有,他沒跟那個發生關系的,他前些日子不回來,不是住在女人家里,是住在辦公室."水菡很認真地為晏季勻澄清.

童霏驚愕,隨即搖搖頭:"菡菡,你太容易相信人了,他什麼你都信啊?"

"嗯,他的我就信.他也沒必要騙我啊……"水菡眨著亮亮的眼睛,嘴角還掛著一絲幸福的笑.

"嘖嘖……完了完了,你真的又被他迷惑了吧,唉,我就知道你容易心軟.吧,他是用什麼招數誘.拐了白兔的?別你們啥都沒發生就突然這麼甜蜜了,老實交代!"童霏嘴上凶,表可是在笑,她是不放心水菡,想給人把把關.

水菡羞窘,她不善撒謊,加上童霏又是她唯一的好朋友,就像親人一樣,她覺得沒必要對童霏謊啊,于是乎,將祭祖天的事都了.

這丫頭也確實忒老實了.

"什麼?你們去祭祖那天晚上竟然……"童霏瞄著水菡的肚子,一臉不解:"你都大肚子了還能那個嗎,他也不怕弄傷你?真是……禽獸!"童霏露出鄙夷神色.

"……"

童霏見水菡苦著臉,頓時又改口,訕訕地笑笑:"好啦好啦,算我錯,你家男人不是禽獸,行了吧,你別生氣……"

水菡嘻嘻一笑:"我才沒那麼氣呢……不過,我告訴哦,他其實很溫柔的,很注意,沒有弄疼我……"

"你還在幫他話,瞧你一臉惷心蕩漾,哎呀,你真是沒救了!"

"惷心蕩漾?沒有吧……"水菡摸摸自己的臉蛋,要是現在面前有鏡子她都會去照一照.

"唉,知道你最近日子過得舒坦,他終于能將你當成老婆了,我也為你高興,不過,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他哪天真把你氣得不想待在這里,你就來我家,記住啊,我家的大門隨時都為你敞開著,嘿嘿,當然還有我這未出生的干兒子!"童霏胖乎乎的手去撫摸了一下水菡的肚子,笑得特燦爛,露出一顆亮亮的虎牙,格外可愛.

"你怎麼知道是兒子,有可能我生的是個女孩兒."

"哈哈,我猜的,我有個強烈的預感你會生個大胖子!我很快就能當干媽了,真好啊,我得趕緊地給干兒子織件衣裳,做為我送給他的禮物!"

"童霏,你還會織毛衣?"

"當然會了……咳咳……就會最簡單的針法,沒你那麼手巧,不過至少織出來也能穿吧."

"可是,預產期在五月份,那時候已經不用穿毛衣了……"

"呃……這個嘛,那留著冬天穿."

"……"

兩個好姐妹聊得很愜意,這是她們在春節之後第一次碰頭,童霏看到水菡如今和晏季勻的婚姻關系總算是正常了,在往一個良好的方向發展,她是打從心眼里為水菡高興.她總是愛假如水菡在這里呆不下去了就去她家,其實她哪里希望這樣呢,水菡能一直都這麼快快樂樂就好了.只是,有時,無心的語往往會成為預……

=======================

晏鴻章有派人送來不少嬰兒用品,另外還有晏家的人送來的母嬰用品,堆滿了嬰兒房,什麼都不缺了,但水菡和晏季勻還是想享受一下親自為孩子買尿布買衣服是什麼感覺.

晏季勻這樣的男人天生貴氣,走到哪里都是貴賓級待遇,就連來這母嬰用品店買東西也是極受優待的.粉色的洗澡盆,淺綠色的嬰兒車,還有寶寶睡的枕頭,被子,這一切都是號版的,充滿了童趣,可愛極了,水菡挑選的時候都會懷著一種喜悅而滿足的心,而晏季勻也充分展示了他的財大氣粗……

只買最貴最好的,稍次一點的東西都不要.有些還一次就買完每種顏色,商家最喜歡的就是這樣的顧客了,一年都難得遇到一次.

親自為寶寶買用品准備著,親自為寶寶布置嬰兒房,還將每次產檢的B超圖都保存起來放進一個冊子里,每隔幾天就給水菡拍個照,也放進冊子.這是一種記錄,也是美好而珍貴的紀念,將來寶寶長大了都能看到,知道母親懷著他的時候有著怎樣的變化.

前幾個月的時間,晏季勻沒有參與水菡懷孕時的點點滴滴,不管她,現在他和她一起感受著寶寶的成長,慢慢的覺得她鼓鼓的肚子真好看,是孕育生命的地方,聖潔無比,連帶著她整個人都籠罩著母性的光輝.

涓涓細流的感最是動人,雖不是轟轟烈烈,卻回味無窮.

水菡能感覺到,晏季勻是真的在試圖忘記那個女人,她不知道他還需要多少時間才能做到真正的愛上她,心里只有她……可她已經看到希望,沐浴在陽光里,她等著有一天,他能親口對她:我愛你.

晏季勻每天的生活開始變得規律起來.適當的減少了工作的時間,盡量都會在晚飯時回家陪水菡吃飯.以前他是經常工作到八.九點才回家的.

有了他在,水菡覺得吃的東西有滋味了,睡得安穩了,心舒暢了……

有時他會體貼她地為她按摩腿肚子,做幾個她喜歡吃的菜,陪她看喜劇,陪她聽聽音樂.他越來越受她的影響,有時兩口子還煞有介事地對著肚子上老半天才睡覺……

平靜的日子,恬淡舒心,水菡從一個成天以淚洗面的孕婦變成了一個快樂的孕婦.

時間過得很快,到了三月底,初春時節,水菡已經懷孕8月余了,再有一個多月,寶寶就要出世.隨著這日子越來越近,水菡這幾天睡覺不安穩,有些心緒不甯,昨晚還做了一個許久不曾做過的噩夢……她夢到母親渾身是血被人關起來用鞭子抽打,驚醒之後她也出了一身冷汗.

水菡安慰自己,這不過是夢而已,無需太過擔心,但不知是否血親之間真有感應,今天,水菡收到了以前那位房東的電話.

有點突兀,但水菡還是接起來了,房東那大喇叭聲音依舊是那個刺耳.

"喂,姓水的,別怪我沒告訴你啊……有鄰居今天早上看到一個女人在這兒來找你,那女人長得跟你媽很像,不過聽是個殘廢,少了一只手……"房東噼里啪啦了一堆令人驚悚的話.

轟隆隆!水菡腦子瞬間被炸開了花,驚得差點丟掉電話,臉色慘白,僵直的身子瑟瑟發抖.

六年了,水菡沒有聽到半點關于母親的消息,現在終于聽到了,卻是殘忍得滴血!

不……不會的,不是媽媽,媽媽怎麼會殘廢呢……不會的.

水菡的心徹底亂了,她一方面希望那個人不是媽媽,但又忍不住想,六年了都沒有母親的消息,萬一母親真的遇到了什麼意外傷了一只手,那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

母親殘廢,母親生死未卜.這兩種消息,如果讓水菡選,她任何一種都不願聽到,她只希望母親平安無事地回來!

水菡驚慌之余,立刻撥通了晏季勻的電話.

"老公……有人看到一個長得跟我媽媽很像的人去我原來住的房子……找我……她……她是殘廢,沒了一只手……我……我要馬上過去出租屋看看,我要知道那個女人是不是我媽……"水菡哆哆嗦嗦好不容易完了,已是呼吸急促,心跳狂飆.

房東了,那女人已經走了不知下落,水菡唯有去那里問問以前的老鄰居,不管怎樣,她都要見到那個女人才行!

晏季勻正在走樓梯,接到水菡的電話也不由得驚到,但他畢竟還有點理智:"水菡,你別慌,這不是還沒確定麼,只是有可能是你母親,你得找到人才知道是不是啊,萬一不是呢,你這不瞎擔心嗎,你在家等我,半時之後我去接你,我們一起去找那個女人."

水菡的心,又急又痛,但聽晏季勻這麼,她慌亂驚恐的緒奇跡般地又緩和了一分……是啊,她不是一個人,她還有老公,不管發生什麼事,他都會是她的支柱,就算,萬一真的不幸,母親殘廢,晏季勻也會讓母親有個安身之所的.

"好……我等你……老公,快點回來……"水菡哽咽著,忍著心痛掛了電話,忐忑不安地等著晏季勻回家來接她.

六神無主的水菡,在最恐懼最心痛的時刻,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晏季勻……她需要他的溫暖,需要他給她勇氣.她和他,是夫妻,無論遇到好事壞事,都應該要一起面對的,不是嗎?

晏季勻心沉重地掛了電話,琢磨著,他就只是進去跟沈貝一聲就走.

今天是沈貝過生日,她打電話給晏季勻,幾乎是哭著哀求他過來看看她,哪怕只是切個蛋糕就走也好啊……

有些日子沒見沈貝了,晏季勻偶爾只是電話里最尋常的問候幾句,他原本就沒有打算要養婦,沈貝只是長得像沈云姿而已,既然他都已經要忘記沈云姿而跟水菡好好過了,他慢慢地疏遠沈貝,不見面,只是給她錢花,就算是仁至義盡了.

但今天沈貝打電話來時聽起來十分不對勁,聲音嘶啞,像是病得很重.晏季勻思忖著,就來看看她,陪她切了生日蛋糕就走.畢竟也是因為她長得像沈云姿,他當初才會對她稍有眷顧,到底,自己做的事,也該有個了結.

剛才水菡打電話時,晏季勻已經走到了沈貝家門口,他改變主意了,連切蛋糕都不必,只是進去跟沈貝一聲"生日快樂"就走.

簡陋的出租屋,隔音效果很差,晏季勻站在門口就能聽到里邊傳來人聲……這大門還是虛掩著的,顯然是有人剛進去了吧.

晏季勻沒有習慣偷聽人話,可是……

"唉,沈貝啊,你就是沒水菡那個命!你只能在夜店里當脫衣舞娘,可水菡還比你兩歲,長得也沒你漂亮,但她比你聰明啊,你呀,就是太老實了!"彭娟很是惋惜.

"你,水菡是晏季勻的妻子?是你好姐妹的女兒?我沒見過,我不認識……"沈貝話的聲音嘶啞,喉嚨發炎所至.

彭娟指著手里的照片:"看見了麼,這就是水菡,旁邊那個是她老媽!我是念在咱們相識一場才好心提醒你,別對晏季勻死心塌地了,你爭不過水菡的,知道她是誰的女兒嗎?水玉柔,當年可是出了名的大美人,連晏季勻的老爸都拜倒在她石榴裙下,她調教出來的女兒怎麼會差?裝純,博同,水菡的本事,你連十分之一都比不上.我以前可是親耳聽到水玉柔教育水菡,讓她長大了一定要繼承她這輩子沒能達成的心願."

"什麼心願啊?那個……晏季勻的爸爸?認識水菡的母親?"沈貝驚訝地看著彭娟,難以置信.

彭娟嗤笑:"豈止是認識啊,告訴你,當年,晏季勻和她老媽因為看到晏展松在別墅里跟一個女人偷,當場就翻臉了,鬧得很凶,一氣之下要離家出走,結果出去就遇到車禍,死了……當時那個跟晏季勻老爸在床上做的女人,就是水菡的媽!晏季勻估計還沒見到過水菡母親的照片,要是給他看到的話……哈哈,知道水玉柔這輩子最大的心願是什麼嗎?嫁進晏家!外人以為她真的走了六年,但其實不是的,在她走之後兩年,她曾回來過,就是那一次,她在晏展松的別墅跟他上床,被晏季勻母子倆當場抓住,嚇得水玉柔連衣服都沒穿就跑了……"

"砰——!"門被人一腳踢開,男人的身影如閃電般疾馳進來,將彭娟手里的照片搶了過去!

"晏季勻!"沈貝驚呼.

沈貝和彭娟又了什麼話,晏季勻已經聽不進去了,此刻的他,死死攥著手里的照片,高大的身軀竟有著一絲顫抖……鳳眸中燃燒著瘋狂的火焰,狂卷的怒氣從他身上散發出來,恐怖到極點!周圍的空間都仿佛在撕裂,塌陷!【兩萬字更新已傳.我已經盡力在寫了,實在太累,今天更不動了,還差一點到預定的節,親們請原諒我明天接著寫吧!】

上篇:第97章:設計讓她流產!     下篇:第99章:她陷入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