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01章:雨中早產(二)  
   
第101章:雨中早產(二)

雨夜的巷,忽然被一個要死不活的人抓住你的腳喊救命,這驚悚的一幕,足以將正常人嚇得魂飛魄散!

但顯然,眼前這兩個男人都不是"正常人."他們竟然沒有嚇得拔腿就跑,而是……

蓄著寸頭的瘦子蹲下來,一臉淡定卻又透著一股子狠勁,伸手去掰水菡的手,企圖讓她松開.

"管你是人是鬼,別抓著我老大……你松手……松手……"瘦子嘴里叨念著,就跟啰嗦的老太婆似的碎碎念.當他看到水菡的大肚子時,更是罵了一句:"靠,居然是個孕婦!TM的,你到是松手啊!"

叼著香煙的男人反應更奇怪,沒被嚇住,也沒發火,只是深擰著眉頭,居高臨下地看著水菡的臉,她那雙充滿了痛苦和哀求的眼神,還有她嘶啞得不像話的聲音在重複著:"救救我的孩子……求你……救孩子……我要生了……"

遇到這種事,以他的脾氣,本該一腳踢開水菡然後走掉,但奇跡般的,他沒有.此此景,她那張混合了雨水淚水的臉,她的絕望和悲傷,竟然狠狠地戳中了他心底某個隱秘的地方.

在瘦子驚異的目光中,男人扔掉了口中的煙,蹲了下來,向水菡伸出了手……

這是一只怎樣的手呢,與普通人沒有分別,但在這一刻,它已不只是手,它是救命的稻草,是天降的恩澤!

"堅持住,我送你去醫院!"男人低沉的聲音格外堅定,他意圖將水菡抱起……

終于有人肯救她了!終于讓她遇到好人!

水菡感激涕零,但是她卻痛苦地搖頭:"不……不……來不及了,我的孩子要出來了……幫我……幫我把褲子脫了,幫我……接生……"

"……"

脫褲子,接生?

兩個大男人頓時石化了……活力二十多年,啥稀奇古怪的事兒也都遇到不少,但現在的景絕對是最匪夷所思的,絕對是最最讓人震撼的時刻

打架殺人他就會,可接生……

"靠,什麼玩意兒啊,老大,咱走吧!"

男人沉默了兩秒之後,黑亮的眸子里閃過一道決絕的光線,神差鬼使的,他兩手一扯!

他扒了水菡的褲子!

在這樣危急的時刻,水菡哪里還顧得上害羞,她只能賭一把,賭這個男人不壞.

劇烈的陣痛襲來,蓋過了先前的疼痛,水菡脖子一仰,手一抓!

"啊——!啊——!!"殺豬似的慘叫,卻不是水菡,而是那位瘦子.

"艹,好痛,放手!老大我好痛啊……"瘦子被水菡抓住了腿肚子,她實在太痛了,見什麼就抓什麼,哪管他是誰……

男人一記眼刀橫過來:"閉嘴!真TM沒出息,不就是抓一下腿嗎,叫什麼叫,忍住,別打擾我接生!"剛完又加了一句:"打電話叫救護車!"

"老大……你不能這麼對我啊……"瘦子哀嚎,但他卻是不敢掙紮了,老大都讓他忍住了,他還能咋地?只是他忍不住會想……老大你真的會接生嗎?

男人用手機當電筒,對著水菡的下身,眼珠子都直了,猛地吞了口唾沫,將心里那股邪念壓了下去.面對著女人的那里,怎能一點都不躁動呢,除非不是人……

男人的身軀有著一絲顫抖,咬咬牙,甩甩頭,強穩住心神,以絕大的毅力讓自己保持清醒:"喂,褲子脫了,我該怎麼做啊?"

"你……"水菡才剛出這一個字,又是一陣更強烈的疼痛讓她幾乎昏過去!

"啊——!啊——!"水菡慘叫,但同時也在用力……現在她只有死命地拼,如果孩子不能快些出來,很容易被憋死在腹中.

男人也好像是受到了啟發,想起看過的電視里,接生的人不都是對著孕婦喊"用力"麼?

男人脫下外套,將水菡的雙腿抬起來一點,將外套墊在她身下,強迫著自己去直視她的四處,瞬也不瞬地盯著,希望能看到孩子的頭:"喂,孕婦,你別昏過去啊,你使勁……使勁啊!"

水菡也知道該使勁,但這非人的疼痛折磨著她幾乎耗盡了全部的力氣,好像全身都被撕裂了一般……

無的天公還下著雨,巷子充斥著女人淒厲的慘叫,撕心裂肺,聞者無不感到毛骨悚然.現在只不過是初春,在下雨的夜里依舊一如冬天般寒冷,水菡渾身都已經濕透,一半是雨水的作用,另一半是汗水,她的身子早已凍得近乎僵硬,如果不是一股對孩子的愛化成的求生意志,她或許早就見閻王去了……

這巷仿佛成了人間煉獄,煎熬著一個苦痛的女人,一個拼死都想要生下孩子的母親……

"啊——!"水菡慘叫著,混沌的意識在支撐著她用力,但是,經過了幾次嘗試之後,她快撐不下去了,巨大的痛苦和恐懼,使得她整個人幾乎陷入癲狂:"我不行了……我生不出來啊……我不行了……"

男人早已經被水菡這慘狀給震撼到了,他沒想到女人生孩子竟是這樣的殘酷,好像隨時都會死一樣,慘烈到令這大男人都不禁動容,即使在面對死亡時,他都不曾懼怕過,但在此刻,一個新生命的生死就在一線之間,他感覺自己身體里像是有股熱血在複蘇,在沖撞!他已經完全進入到狀態,唯一的念頭就是想要幫這女人把孩子生下來!

"不准不行!你是怎麼當母親的?你現在必須馬上把孩子生出來,不然他會死!你連孩子的命都不顧了嗎,你還配當母親嗎?你給我挺住!使勁兒!"男人的怒吼,猶如春雷乍響,一股沖天的豪氣卷起,帶著無窮霸氣,生生地刺穿水菡的耳膜!

男人的話,讓水菡近乎崩潰的意識有了短暫的清醒,似乎她又能聚集到一點點微薄的力量了……孩子……她愛這個孩子,她不能沒有孩子!

"啊——!!啊————!"水菡再一次聚集起殘存的力氣,往下腹一沉……

燈光昏暗,男人低下頭,將臉湊近了水菡的四處,但此刻他已經毫無半點歪念,只有焦急和擔憂,死死盯著那黑乎乎的洞口……

"頭……我看到孩子的頭了!快,再使勁,不能泄氣!"男人激動地抓住水菡的一只手,連話的聲音都開始發抖了.

這是人類發自內心的對生命的敬畏,才能產生的極度緊張.就連站在那里被水菡抓著腿肚子痛得咬牙切齒的瘦子,他也在這時忘記了疼痛,緊緊盯著水菡的下身……其實他站著是看不到水菡四處的,因為這兒燈光實在暗沉了,但他也被這悲壯的氣氛所感染,聽到老大看到孩子的頭了,他興奮得大叫:"老大加油!"

"滾一邊去!什麼老大加油,又不是老子生!"男人沒好氣地.

"是是是,錯了……應該是……孕婦,加油啊,孕婦,我精神上支持你,你快點使勁生!"

"……"

可是他們高興得太早了,孩子的頭,只是剛好撐開了一點水菡的四處,這里不是醫院,沒有醫械器材,不能將四處的口子擴大,孩子依舊是難以出來的,除非水菡還能有更多的力氣,但……

"啊——我沒力氣了……孩子出來了嗎……"

"出來個毛啊,就只看見一點腦袋,你快使勁啊,急死人了!"男人急得心頭發慌,這接生他也沒經驗啊,可救護車還沒來,都快出人命了!

母親對孩子的愛,是常人無法想象的,為了孩子,沒什麼不能忍受,即使是最最血腥與可怕的事,只要能救孩子,她會在這一刻產生前所未有的勇氣!

水菡上半身靠在牆上,一只手死死攥著男人的手,渾身濕透的她,大口大口地穿著粗氣:"你……有刀嗎?快點……幫我把下邊劃開一條口子,讓孩子……讓孩子出來……"

男人再次驚駭了……讓他用刀劃開她的那里?將口子放大?

天啊,這……這難度系數太大了!

但即便是這樣,男人還是果決地從靴子里抽出一把亮晃晃的匕首!

幸好水菡是遇到他,他還真有刀……並且是一把鋒利而巧的匕首!

"老大,要我幫忙嗎?"瘦子終于良心發現似的.

"你就讓孕婦抓你的腿就行了,其他的你別管!"男人想都沒想就沖口而出,潛意識里,他不想讓瘦子看到這女人的四處.

"確定要我這麼做?"男人狠厲的目光望著水菡,他拿著匕首就會散發出一股濃濃的殺氣.

水菡重重點了一下頭,堅決無比地:"我確定!快……劃開……"

沒什麼比孩子的命更重要了,哪怕是讓陌生男人碰到她最**的地方,哪怕是被隔開血肉,她也在所不惜!拋開了所有的顧忌,她唯有要這孩子活下來!

兩個陌生人,卻產生了無比親近的聯系,關系到人命的聯系……

她決絕的眼神里燃燒的光芒是那麼亮,堪比白晝驕陽,這樣的眼神,他曾見過一次,那像是上輩子的事了……來自靈魂深處的顫動,讓男人有半秒失神,緊接著他不再猶豫,迅速將手機含在嘴里,照著水菡的四處,他手拿著匕首,兩只眼睛集中所有的注意力……這只手,本是撒旦的索命魂勾,拿著匕首是去要人命的,但現在卻是在救人……

經曆過無數血腥場面的他,手竟有點發抖……水菡已經僵直不動了,為了讓他能准確地割到位置,她奇跡般地忍住了痛,艱難地支撐著自己沒有動彈……

男人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之後摒在胸口,強行穩住心神,集中目力看去,一只手摸著,另一只拿匕首的手心翼翼地貼在四處那腫不堪的口子下端,狠狠一咬牙,手上一用力……劃開了一條帶血的口子.

這是肉啊,被硬生生劃開,可水菡卻是沒有再喊痛了……不是因為她不痛,而是生產的疼痛與這割肉的疼痛混合在了一起,讓她痛到一種極致,仿佛在一秒的時間里,她死去了……

母愛,如此深重,如此偉大,即便是鐵石心腸的人看到這一幕也會驚歎,動容!

"別死!用力啊,再深呼吸,再用力一次,孩子馬上就出來了!"男人焦急地大喊,生怕水菡真的昏過去.

水菡有那麼幾秒的時間是毫無反應的,但就在聽到男人孩子馬上要出來了,她又好象被刺激到了痛麻木的神經.

"啊——這次一定要出來啊——!!"水菡大叫,兩只手抓住男人的手,瘦子解放了,男人卻遭殃了.

但他硬是忍住了痛,緊緊咬著牙,赤的雙眼盯著水菡的四處:"孕婦,你聽好了,是哪個男人讓你淪落到這麼慘的境地,你就想象著他現在就在你面前,你把我當成他,你使勁抓我,我不怕痛!"

男人是豁出去了,竟然用這樣的方法來刺激水菡.

但無疑這是最有效的……

水菡精神一振……渾濁的目光望著男人,光線黯淡,她竟真的將他幻想成了晏季勻……晏季勻在電話里了什麼,水菡現在清晰地想起來……他,他很忙,讓她別去煩他!呵呵……

"啊——!!晏季勻,我恨你——!!!!"水菡這一聲震耳欲聾的嚎叫,飽含著她全部的心痛和憤怒,這聲音直沖云霄,仿佛空間都被震碎!

"出來了!出來了!"男人興奮得大喊,不用誰教,他已經自動將手伸過去,捧著露出洞口來的身子,雙手顫抖著舉起來,激動得差點落淚.

"孕婦,你看,你的孩子,他還活著,他沒事!"男人沒發覺自己的聲音抖得多厲害,還帶著哽咽.

殺人都沒這麼緊張過,幫人接生還緊張到心髒都差點停止跳動了.

"哈哈哈,是個兒子!"瘦子大笑,下意識地,他也興奮得不得了.

水菡一臉都是水痕,分不清是雨是淚還是汗.她笑了……那麼淡淡的,一絲絲的笑容卻是好比太陽更加光輝耀眼,這是一個偉大的母親,一個勇敢的母親在得知孩子平安時,一種如釋重負的笑,仿佛在:我終于可以安心地去了……

水菡哆嗦著手,腫的眼睛充滿母性的慈愛還有對新生命的渴望,她想要去摸摸孩子的臉,但是,她的手才抬起來,下一秒,她卻軟軟地垂下去了,在徹底失去意識之前,她嘴里溢出微弱的聲音:"謝謝……你……我叫,水菡……"【白天還有更新.】

上篇:第100章:雨中早產(一)     下篇:第102章:九死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