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02章:九死一生  
   
第102章:九死一生

醫院.

為水菡接生的那個男人和他的手下,將她和孩子送到了醫院就出來了.夜已深,雨夜停了,只是他的心卻被攪得一片狼藉.手上還殘留著孩子的體溫,想起那剛出生的寶寶那麼一點點,抱在手里的感覺就像是捧著一塊隨時都會碎的瑰寶,他從未那樣心翼翼過,生怕一用力會弄疼寶寶……

"老大……老大……"瘦子一臉好奇地看著男人.

"老大,您今天實在太威武了,想不到老大還會接生,我對老大的崇拜又上升到了一個新的高度,老大,您真是神人,是黑暗中的光明神,是我前進的方向,努力的目標,是我這一輩子最……"

"呱噪!"男人沒好氣了踹了瘦子一腳,可他臉上卻還是掛著一抹笑容,然後很自戀地:"其實我也很佩服自己,原來女人生孩子是這樣的,你知道嗎,我用匕首劃的那一刀,簡直就是神作,不多不少,剛剛好讓孩子能出得來,嘖嘖……我這雙手,怎麼能生得這麼厲害呢,唉……"男人開始自我陶醉了.

瘦子乖乖地閉嘴,很識趣,在老大自我陶醉的時候最好別打擾.

這個男人表面上看著挺二,實際上,他內心塞滿了對今晚的各種感觸,震撼,他不知道自己要多久才能消化掉,但可以確定的是,他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今晚,在他這雙染滿血腥的手上,竟然迎接了一個新生命的到來.他更不會忘記,這位年輕的母親當時是怎樣的痛苦和勇敢,她眼中堅定的目光已經凝結成了一顆不會墜落的星辰,永遠印刻在他腦海里,照亮他灰暗的人生.

"老大,我就問一個問題行嗎?您怎麼會……會想到要幫那個女人啊?"瘦子又忍不住問了.

男人自顧自地往前走,聞卻是微微一頓,隨即摸出一根煙點上,深深地吸幾口,卻是沒有回答瘦子的問題,夜幕下,他眼里彌漫著罕見的悲痛……

為什麼會幫?他不上來那是什麼感覺,當聽到水菡哀求:"救救我的孩子……"他在那一刻,想到了多年前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記得那個夜晚,瓢潑大雨,他和母親被人追殺,逃到一戶農家,母親身受重傷,當時跪在那農戶家門口,也是不斷地哀求:救救我的孩子.

那時的他只有八歲,母親將他交給那戶人家之後,便獨自去擋住追殺的人,再也沒有回去接他……

一個母親,在最危急的關頭,想到的都是先救孩子而不是她自己.這種犧牲與愛,怎能讓人不動容?所以,當男人聽到水菡那麼哀求,他冷酷的心突然就有了溫度,做了連他自己都感到震驚的舉動.

假如當時水菡是喊:"救救我"而不是喊"救救孩子",那麼,她或許不能打動這個男人,她真的會死在那里,一尸兩命……

"那個女人好像喊了一句,晏季勻,我恨你?"男人轉頭問瘦子,答非所問.

瘦子一怔,想了想,點頭:"是吧,不過老大,她會是的那個晏季勻嗎?"

男人輕挑著眉頭,嘴角邪肆的一笑:"應該就是那個,沒看新聞麼,他去年跟一個女人結婚了,聽婚禮當天還出了狀況,沒有順利舉行……呵呵,真是有趣,想不到我無意中碰到的孕婦竟是晏季勻的老婆,他兒子,居然是我接生的,我真是……太有成就感了."

"嗯,成就感,以後能顯擺的事兒更多了一件吧."瘦子這話只能在心里.

男人悠閑地走著,還吹起了口哨,似乎心不錯……她叫水菡麼?水菡,或許我們一輩子不會再遇,亦或者,很快就能碰到.真是期待啊,要是晏季勻知道是我給他兒子接生,他會感激還是會抓狂?哈哈哈……

======================呆萌分割線====================

雨後的空氣格外清新,冬日過後殘余的寒意被這暖暖的陽光驅走,整個世界仿佛被洗過一般乾淨透亮.樹上新葉微露,花兒初吐芳芽,處處春意盎然,生機勃勃.只是這室內,靜謐的病房里卻異常沉寂,就像是與外邊隔著兩個不同的世界.

病床上躺著的女人,一動不動,臉上沒有一絲血色,如果不是她的身體還有那麼點溫度,真的很容易讓人以為她已經死了.

水菡還活著,但卻是九死一生之後僥幸被救活的.她昨晚在巷子里生下寶寶,過程的艱難是旁人難以想象得,加上當時還下著雨,對她的身體是一種嚴重的傷害,而她在生下寶寶時昏死過去,產後大出血,幸好救護車及時趕到了,經過好幾個時的搶救,她在鬼門關走了一遭,終于是撿回一條命.【想看最快更新請百度書名+作者名.作者所屬網站將為您提供最優惠最快捷的閱讀服務】可她現在無比虛弱,還在昏睡中沒有醒來.或許,這對于她來也是一種短暫的幸福.不醒來便不會感知傷痛,不會想起自己經曆的慘狀……

水菡做了一個夢……夢里,她穿著白色的婚紗,晏季勻穿著禮服,在婚禮上,在眾人的祝福中,他給她戴上了結婚戒指,宣誓,今生無論生老病死,不離不棄……

夢里,他的笑容那樣暖,他的眼神那樣深,在他手中的戒指套上她的無名指時,她聽到他:我愛你.

就是這三個字,讓她開心得像上了天堂,激動得流下眼淚……

病床前守著的男人,呆呆地凝視著眼前這蒼白如紙的面容,清秀的五官還透著一絲稚氣未脫,她還那麼,還沒滿十九歲呢,她只是個看似普通而嬌弱的女人啊,她怎麼會有那麼不可思議的力量和勇氣,在雨夜的巷子里將孩子生了下來?

外表,家世,背景,能力,這些真的重要麼?為何他現在只覺得,水菡不具備這些東西,可她卻有一個高潔的靈魂,足以讓世人自慚形穢,從她身上,他看到了生命的本質,堅韌,鮮活,頑強.

失神中,他發現水菡眼角滴下了兩行晶瑩,不由得緊張地握住了她的手……

水菡是哭醒了.剛才在夢里,她開行得哭,就這麼醒來了,睜開眼,一時間還沒回過神來.

眼皮好重,有種神魂離體的感覺,她是在哪里?她不是應該死了嗎?依稀記得,她在最後撐不住了暈過去,失去意識那一秒,她是真的以為自己不會再醒來了.

"水菡……"一個極盡溫柔的男聲輕輕地呼喚著她,將她混沌的意識拉了回來.

水菡的視線從天花板轉移到床邊……是晏錐.

晏錐的眼眶微微泛,下巴長出淺淺的青色胡渣,使得他清俊柔美的容顏多了幾分滄桑頹廢的味道.

水菡太虛弱了,渾身都沒力氣,只能眼巴巴地望著晏錐,嘶啞的聲音:"寶寶呢……寶寶在哪里?"

母親對孩子的愛,永遠都是排在第一位的.

晏錐心頭一窒,沖著水菡露出一個放心的微笑:"別擔心,寶寶在保溫室里.他是早產兒,必須在保溫室里待幾天觀察觀察,但是醫生他沒有生命危險,只是身子有點弱,他才四斤九兩重,需要好好呵護著……等你好些了,有力氣了,就帶你去看寶寶.現在,爺爺在保溫室那邊,一會兒就來了."

保溫室?水菡先是一呆,想起自己前段時間有在往上看過一些關于新生兒的護理資料,其中好像有早產兒的,她當時沒仔細看,只記得好像是提到了保溫室.

只要寶寶沒事就好,身子弱了可以慢慢調理……水菡經曆了昨夜雨中產子的事,她更珍惜生命,深深地感到,活著多麼不容易,她還孩子現在都還活著,不就是最大的幸運麼?

"水菡,渴嗎,我給你倒水."晏錐起身將桌子上的保溫桶打開,一股淡淡的香味隨之溢出.

這是下午傭人送來的血燕,對產婦很有裨益,水菡剛醒,這麼虛弱,喝點血燕最適合不過了.

"我……"水菡很想她自己來,可是,她現在哪里力氣將碗端得穩呢,抬抬手都已經抖得不行.沒死算她命大,但她需要調養才能恢複.

晏錐坐在水菡身邊,扶著她起來,將碗湊到她嘴邊,疼惜地:"別逞強了,我喂你喝,你都虛弱成這樣還要跟我生分嗎?來……慢慢喝,別嗆著啊,乖……"

水菡窘了……她又不是孩子,她都已經是孩子的媽了,還"乖………

她也無奈,自己沒力氣,但是確實太口渴,太需要水份了,雖然是感覺這麼被晏錐喂,很不好意思,但還是張開了嘴……

一口一口,慢慢地喝了半碗,水菡癱軟在床上,有點氣喘.就這麼動一動已經好難受,就像是做了劇烈運動一樣.下身傳來的痛感讓她瞬間臉色慘白……又想起了昨夜在巷子里,那種慘無人道的痛苦.

晏錐沒,他是在這里守了整夜直到現在.但他想不通的是,為何晏季勻不見蹤影?

"水菡,你和我哥哥吵架了嗎?你怎麼會在那種地方早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晏錐問出心中疑惑,一雙精眸里露出絲絲焦慮和憐惜.

發生什麼事?那還重要麼?水菡慘笑……

上篇:第101章:雨中早產(二)     下篇:第103章:我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