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03章:我喜歡你!  
   
第103章:我喜歡你!

傷,如此貼近而真實,他,卻是遙遠而虛無.

她與晏季勻之間如果只是吵架那麼簡單就好了……水菡此刻心中雖苦,卻已經難以激動起來,在經過昨天的磨難之後,水菡的心境有了新的變化,她現在還不知道到底哪里變了,只是,她眼底多了一絲不曾有過的淡然.

以前的她,只要見到或者聽到晏季勻,她便滿心滿眼都是他,眼睛會發亮,笑容也只為他,但現在,那種灼熱沉澱了換成淡然,當晏錐問起,昨夜的記憶紛擁而至,水菡也只是微微一勾唇,一切的深重的苦痛都在這淺淺一抹慘笑中逝去.

"晏錐……我或許從來就沒有真正地擁有過他,我擁有的,就只有我的寶寶……寶寶才是我的命根子,是我的一切,什麼愛愛,不過是一時的迷幻,我已經清醒了."水菡淡淡的口吻,輕飄飄如棉絮.未滿十九歲的她,臉上還有點點稚氣未脫,此刻卻有猶如飽經風霜的老人一樣的心理.

這是成長的代價嗎?未免太過殘忍.她原本是個天真活潑的女孩子,正該享受大好青春,可自從她被人打暈的那一秒開始,她的命運就不再平凡了.

水菡將自己昨天發生的一切緩緩道來,包括她在巷子里早產那驚心動魄的一幕都被她輕描淡寫地出來了.但晏錐卻能想象到幾分當時的慘狀,真是不幸中的大幸,水菡遇到了一個膽大而神秘的男人幫她接生,否則,那後果不堪設想.

晏錐靜靜地聽著,眉頭一直皺起未曾松開,他無法形容自己的心,太過複雜,有震撼,有憤怒,有心痛……他時而深呼吸以壓抑內心的激流,時而身子微微顫抖一下.他的心都揪緊了,為這個看似柔弱卻堅韌的女人,為那個大難不死的生命.

水菡完了,軟軟地躺著,頭有些發暈.

空氣里還殘留著悲傷沉郁的氣息,晏錐好半晌才回過神,他不再提晏季勻,但不得不提一件事……

"水菡,你看清楚了當時襲擊你的人長什麼樣子嗎?或者,他有什麼相貌特征?"晏錐緊緊攥著拳頭,眉宇間含著憤怒.

水菡搖搖頭:"我沒看清楚.當時巷子里的燈光昏暗,我又完全沒有防備,那兩個人跑到我面前時,我還以為真是在抓偷,直到那個男人一棍子揮過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們的目標是我……可是太快了,我根本來不及反應就倒下……不過……"水菡露出思索的神:"用棍子打我的人,長相我是沒看清,但我記得他眉心好像有一顆很顯眼的痣,除此之外,我真的想不起來了."

"眉心有大黑痣?"晏錐眸光一寒:"你能在那樣危機的時刻還能記得這一點線索,也算是很有價值的,至少,我們尋找的范圍可以縮一點.呵呵……連晏家的人都敢動,還下這種毒手,只要查出來是誰,不管對方是什麼來頭什麼勢力,必定會有很慘的下場."

慘到什麼地步,晏錐不會.但只要想想晏家這樣的豪門貴族,有著上百年的身後底蘊,能長盛不衰走到今天,怎麼可能是只懂做生意的商家?能經曆風雨飄搖依舊屹立著的家族,都會有外人難以想象的手段.

水菡也不禁打個寒顫,不知是誰下的手,太狠毒了,能查出來當然最好,否則,誰知道將來她的寶寶會不會再被盯上.暗藏的敵人才最可怕.

"那個……給我接生的人呢?在嗎?"水菡很想見到那個男人,她要替寶寶謝謝他.

晏錐所有所思地:"早就走了.聽醫生,昨晚你給送到醫院之後,那個送你來的男人就已經離開了,沒有留下任何關于他的信息和聯系方式.我猜測,對方必定不是普通人,從他為你接生的過程來看,他膽大心細,非一般人能比,在救了你之後,還能一聲不吭地走掉,也不圖一點回報……"

"走了?"水菡愕然,心里一緊.她還沒有好好地向對方致謝,他居然就那麼走了,連個名字都沒留下?

"水菡,你已經了很多話了,是不是很累?休息吧."晏錐溫柔地拍拍水菡的被子,垂眸望著她,眼神暖暖的.

水菡確實十分疲倦,了這麼一會兒話,她精疲力盡了.

緩緩閉上眼睛,水菡的呼吸逐漸變得均勻,很快就又睡過去.對于她現在的身體狀況來,睡覺才是最好的休養.

水菡不知道的是,在她還沒醒來的時候,這病房里就來過好幾撥人了.晏家的人一批一批地來,親戚朋友都紮堆兒了,都是來恭喜晏家添新丁,只是不見晏季勻這當爹的,只見到晏鴻章和晏錐.

水菡早產的消息不脛而走,又一次地成為了八卦頭條的焦點.外界掀起了諸多猜測,對于晏家大少奶奶為何會早產,人們的八卦精神再次發揮到極致,各種版本紛紛出爐,但對于此,晏家不予任何回應,晏鴻章也在家族內部下令,任何人不得就這件事而接受媒體的采訪,否則家法處置.

晏鴻章深知,如果這時候他站出來水菡早產只是個意外,外界更會加倍的捕風捉影,越是澄清越是招來無數閑得蛋疼的人關注.所以,干脆就拿出他慣有的作風,任外界沸沸揚揚,他就是不動聲色,只待風頭過去了之後再找個適合的時機應付幾句,那時時過境遷,人們的興趣也淡了.

這是一方面的態度,另一方面,晏鴻章也絕不會淡然.敢對水菡下手,就是對晏家不利,這種禍患必須要挖出來,徹底鏟除!晏鴻章派了多少人去查,用了多少雷霆的手段,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早產的寶寶在保溫室里待著,由晏鴻章指定的醫生護士精心看護,門口還有保鏢24時輪流站崗,保證寶寶的安全,水菡的病房外也有保鏢.晏鴻章對她的重視可見一斑.然而,最最應該重視的那個男人,卻還是不見蹤影,他此刻正躺在沈貝的床上……

沈貝一臉幸福地凝望著晏季勻熟睡的臉,心底得意,美滋滋的,她好像看到了自己光明的未來……

桌上的生日蛋糕還沒吃完,旁邊還插著粉色的蠟燭.昨夜彭娟走之後,晏季勻留在了這里.沈貝有他陪著,覺得這就是自己過得最開心的一個生日了.

他依舊是穿著衣服睡覺,和以前一樣,不會脫衣服,不會抱著她,更不會和她發生關系,但沈貝卻還是很高興,只因,她很清楚,昨天的事,有著怎樣的震撼和效果,晏季勻連水菡生孩子都沒顧,今後,他和水菡的關系還會好嗎?

只要他開始討厭和憎恨水菡,而水菡也恨他,那麼,她沈貝還怕插不進去麼?

晏季勻醒來之後就得到了關于水菡昨晚早產的消息,他也知道了那個疑似是水玉柔的女人如今下落不明,知道有陌生人為水菡接生,知道早產兒在保溫室里……

然而,他卻沒有急著去醫院,他甚至在潛意識里產生一種逃避……如果再見到水菡和寶寶,他只會想起水玉柔,想起當年母親的慘死.

沈貝從廚房里端出來兩個碗,里邊是裝的湯圓,熱氣騰騰,看上去十分讓人有食欲.

沈貝拉著晏季勻的手,勾魂的眸子流光連連,柔聲:"吃點東西吧,我煮了湯圓."

她柔似水,眸光灼灼,像極了一個盡心伺候丈夫的嬌妻.晏季勻不由得想起了昨天在門口聽到的彭娟與沈貝的談話……彭娟沈貝太單純,斗不過富有心計的水菡.

假如水菡真的在時候就開始被水玉柔灌輸某些思想,要讓她將來長大了想方設法嫁進晏家,以完成水玉柔不曾完成的心願,那是否可以認為,水菡或許知道當年那個秘密?這個問題,晏季勻以前也想過,但他觀察過水菡,發覺她不像是知道秘密的樣子,可現在看來,很有可能,水菡是水玉柔的棋子,嫁進晏家,就是水玉柔計劃的第一步.她要為沈家討回失去的東西……水菡會是參與水玉柔計劃的人嗎?如果是,那麼,這對母女也太可怕了,處心積慮謀劃了多年,騙過了所有的人……

晏季勻失神之間,沈貝已經將湯圓用勺子舀起來,送到他嘴邊……

"嘗嘗,是水果陷兒的,很好吃."沈貝期待的目光閃爍著動人的神采,讓人難以拒絕.

晏季勻微微一蹙眉,脖子下意識地縮了縮,垂眸看看沈貝,她對他,一直都是十分熱忱的,不管他多久才來一次,即使過年都不來看一眼,她還是沒有半句怨.她的心意,他何嘗不明白呢.或許,他今後,注意力不該只放在某個人身上了,一想起就會感覺自己對不起母親,是罪人.

晏季勻張開嘴,將湯圓吃下去,淡淡地:"嗯,還行."

看著他吃下她喂的湯圓,沈貝驚喜不已,高興得差點跳起來,一時激動,不自禁地摟著晏季勻的脖子,甜甜地:"晏季勻,我喜歡你!"【凌晨先一章,白天還有更新.求推薦票和月票!】

上篇:第102章:九死一生     下篇:第104章:這件事別告訴水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