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22章:誘.拐她  
   
第122章:誘.拐她

只是被踢還不夠,在水菡的驚愕的目光中,矮個子男人被直接拎起來扔出了店鋪……水菡站在門口望著,聽著矮個子的哀嚎,心里那叫一個痛快啊!色狼活該是這種下場,真是大快人心!

那個為她解圍的男人很快就往這邊走來,水菡心激動地看著越走越近的男人,不由得兩只水眸瞪得大大的,禁不住地緊張……其實她不敢完全肯定就是那個人,還有著一絲不確定.

"你……你……你是不是三年前那個……那個……幫我……"水菡結巴了,只因這件事對她來太過重要,是一生無法磨滅的記憶.上次在公園里匆匆一見之後就沒了這男人的蹤影,想不到今天竟然又在遇到,她怎能不驚喜呢.

男人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痞痞地笑著,精美得令人嫉妒的俊顏上,嘴角噙著一抹邪魅,一只手撐在牆上,另一只手叼著煙,酷帥的姿勢很有些風騷……饒有興味地瞅著水菡這張臉,好半晌,他才冒出一句:"女人,你真乖,沒讓我失望,不枉費我三年前幫你接生……"

水菡心里突然就亮堂了,果然,真是他!他提到接生的事,已經讓水菡能百分百肯定眼前的男人了,就是當年救了她和檸檬的男人!

"不過嘛……"男人又發話了,似笑非笑滴:"你打算怎麼謝我?"

呃?水菡呆了呆,隨即感激地:"你想要我怎麼謝你都行!"

這是她沖口而出的話,渾然急之下沒發現這話有點……

男人似乎很滿意水菡的反應,眸光一閃,沖著水菡吐出一口淡淡的煙霧,低頭湊近她耳邊,溫熱的氣息噴薄在她敏感的耳窩,用一種極具挑.逗的聲音:"真的是我想要你做什麼都行嗎?"

這貨太騷.包了,故意用這樣的語氣來,任誰都聽得出來他話里有話.

水菡羞窘,下意識地縮著脖子:"我……我的意思是,我會盡我所能去報答你……除了做一些過分的事之外."

"過分的事?什麼是過分的事?是不是……這樣?"男人輕佻的口吻中,竟然伸出舌頭在水菡那的耳垂上舔了一下……

"啊……"水菡驚得退開,羞憤又驚怒的眼神瞪著他:"你……你怎麼能這樣?你……你太過分了!"

看她猶如受驚的獸般炸毛,男人不但沒生氣,反而覺得她很好玩:"原來這就是過分的事啊?嗯,我知道了."

男人淡淡地著,就好像剛才那一幕沒有發生過一樣.臉皮厚道這程度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啊!

水菡氣結,敢他是為試探她一下?可這樣的試探不就是赤果果的調戲麼?可惡!

清澈的水眸里盈動著閃亮的光華,水菡憤慨地:"你雖然是我和寶寶的大恩人,可這不代表你就可以對我為所欲為……剛才你教訓流氓的時候不是很正氣的樣子嗎,但你為什麼也跟流氓一樣?我是該好好謝謝你,但不是用色.的方式!"

正氣?她他正氣!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形容他,如果是被熟悉他的人聽見,只怕會笑得抽筋.

男人眼底快速劃過一道異樣的神采,痞痞的笑容不減,心里卻有著莫名欣慰……她真的很特別,一般女人在剛才的況下早就被他迷惑了,而水菡還能保持著清醒……她真的很有趣.

"別緊張,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OK,算我錯,行了吧?我跟你道歉."男人收起了嬉皮笑臉,貌似很正經地.

水菡想不到他會這麼真誠的向她道歉,她本就不是個斤斤計較的人,個性率真,既然對方道歉了,她心里的不愉快也就隨之消散……

"好吧,我接受你的道歉."水菡很干脆地.

男人表一松,但很快就蹙起眉頭,露出無奈而憂郁的眼神:"其實我還真的的遇到一點麻煩,如果你想謝我,就幫我個忙,怎麼樣?"

水菡一聽,立刻喜笑顏開,連連點頭:"你有麻煩啦,真好……"

"嗯?好?"男人沒好氣地撇著水菡:"你這什麼表啊,我遇到麻煩了你很開心?"

男人一副痛心疾首的架勢,仿佛十分失望.

水菡趕緊搖頭擺手,急忙解釋:"不是的,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你有麻煩了,那我能幫上忙的話,也等于是我回報了你的大恩……一點點……"

"嗯,這還差不多."男人煞有介事地盯著水菡,他那張精美得透著幾分妖魅的面容,浮現出格外沉重的神色:"我最近被人追債,身上所有的錢都被搜刮完了,剛才買了一包煙,口袋里只剩下幾塊錢,我還沒吃早飯,現在又快到中午了,我連個盒飯都買不起……所以,你能不能……"

水菡驚愕,趕緊地:"我給你錢買飯!"

"不……"男人伸手阻止了水菡掏錢的舉動,一點都不尷尬地:"我不要你的錢,中午你不是也要買盒飯吃嗎,順便買一盒給我就行了……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

"給你買盒飯?"水菡怔忡了,難不成他還是想買個盒飯在這里吃?

"是,我就在這兒吃,跟你一起吃……我現在是沒錢也沒地方去,你讓我在這里避避,吃完飯我就走."男人狀似十分可憐地.

水菡心底閃過一絲疑慮,皺皺鼻子,水靈靈的大眼睛里露出迷茫的神色:"你是真的落到這麼慘的地步嗎?上次我在公園看到你還好好的啊……怎麼這就……"

咦?她居然會有懷疑?男人心里好笑,表面上卻是異常沉重:"妞,你都是上次在公園了,可知道人生就是這麼變幻無常,今天不知明天事,誰都預測不到自己明天將會是什麼樣,我過了,我是被人追債,那些人都是黑社會的,發起狠來,不是你這樣的正經人能想象得了的,他們只認錢,懂麼?所以咯,哥現在是潦倒些……你就願不願意幫忙吧,讓我蹭一頓飯還至于這麼質疑我麼?"

男人此刻有種感覺……像是在誘.拐良家婦女.

水菡思忖了一下……確實,他沒理由為了蹭一頓盒飯而欺騙她什麼吧,一個盒飯也就十塊錢,好一點的十五塊錢,相比起他的大恩,別是一頓盒飯,就算是十頓一百頓……那都不算什麼.

"好,我請你飯……吃盒飯."水菡略顯局促,不好意思地撓撓頭發:"那個我……還沒發工資,所以現在只能請你吃盒飯了."

男人眼睛一亮,眉眼輕挑著,嘴角那一抹弧度越發惑人了:"行,盒飯就好了."

"等我發工資了請你吃頓好的!"水菡脫口而出.

她的真誠,她果果的感恩之心,讓男人的心禁不住一陣一陣悸動……她比自己想象中還要真誠善良,她就像是混混濁世中的一縷清泉,能讓人不由自主地想要去靠近這一份清澈.她之所以現在只能請他吃盒飯,是因為她不想花晏家的錢吧,否則,她也不用在這里打工了……

水菡每天上班的中午都是打電話訂的盒飯,就在前邊不遠處的一間快餐店里,會送過來.她一般都是吃十塊錢那種,今天叫了兩個十五塊的盒飯,只因店里多了一個男人……

普通快餐店里的盒飯能有多好吃呢,但是這男人居然吃得津津有味,也不知是飯好吃還是因為他在跟水菡一起吃.

水菡一邊吃飯一邊打量著這男人,時不時還微微搖頭歎息,揪著眉頭……怎麼看他都不像是窮困潦倒的人啊,怎麼會淪落到只剩下幾塊錢?

但水菡深有體會身上沒錢是什麼滋味,因此她才會為這個男人而心疼……他是好人啊,雖先前還地調戲了她兩句,但他曾在她危難時出手相救,這種人怎會走投無路呢?老天爺真是不開眼啊…………

水菡的惋惜,無奈,這些表全都落入男人眼中,他吃飯的動作慢了下來,欣賞著她生動的表,仿佛怎麼都看不夠這張清秀的臉蛋……

水菡發覺他在盯著看她,不由得耳根一熱,沖他微微一笑,輕聲問:"你畫畫很厲害啊,上次畫的素描都好傳神,怎麼你不干脆擺個攤子畫畫賺錢呢?"

"……"男人喉間一梗,咳嗽了起來:"咳咳咳咳……咳咳……"

"你……你別激動啊,我是不是不該問?那我不問了,你喝點水,別激動,別激動……"水菡忙不迭地將杯子遞給他.

男人的臉都漲成絳紫色了,用一種萬分幽怨的眼神望著水菡:"你腦子是什麼東西做的?我都被人追債了,我還敢出去擺攤畫畫賺錢嗎?如果被那幫混混發現,我會被抓去,那下場有多慘,你知道麼?沒良心的女人!"

這副幽怨媳婦的神,讓水菡渾身一個激靈靈戰栗……

"呃……是我忽略了……呵呵……吃飯,快吃飯……"水菡不好意思地低下頭扒飯,她看不到男人眼底隱約的笑意里有著得逞的意味……

男人果然話算話,吃完飯就要離開,干脆得讓人意外.

"等一等!"水菡叫住他.

男人驀地回頭,又是嬉皮笑臉:"怎麼,舍不得我啊?"

水菡對于他的調笑,現在也開始免疫了,只要他不再有過分的舉動就好.

"你叫什麼名字?"水菡亮晶晶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著他.至少她應該知道恩人的名字啊.

男人沉默了兩秒,輕輕吐出兩個字:"我叫梵狄."

范迪?水菡不知他的哪兩個字,想問清楚,但他已經消失在門外……

他來得突然,走得干脆,每次與水菡的相遇都是那麼富有戲劇性.水菡還有好多話想問他呢……三年前他是怎麼會出現在巷的?為何將她送到醫院卻不留下任何消息就走了?為什麼他那時身上會隨身攜帶著鋒利的匕首並且在她下.身劃的刀口那麼精細?他不是被人叫"老大"嗎,還被人追債,難道他也是黑社會?

水菡只覺得這男人好像很神秘,由于是她的大恩人,所以她會想要多了解他一點,假如能幫到他,那就更好了.水菡知道自己能力太有限,可她聽到他如今過得很不好,她心里能舒坦麼?只希望下次見到時,他的境況會好些……

此時此刻,在距離店鋪不遠處的一條僻靜的路上,梵狄正悠閑地走著,嘴里習慣性地吹著口哨,看上去好似春風滿面,而拐角處等待著的男人見梵狄遠遠地走過來了,露出一臉的崇拜相……

"嘖嘖,不愧是老大,真是我們兄弟應該學習的典范……老大高瞻遠矚,獨具慧眼,風騷的境界無人能敵……"瘦子毫不吝嗇地贊美著梵狄,聽到電話響了好幾聲才接起來.

瘦子一聽電話里的人了幾句,頓時臉都綠了,顧不了許多,趕緊地沖著梵狄跑過去……

"老大老大……"

"都你多少次了,遇事不要這麼慌張.,什麼事兒?"梵狄難得的心好,不慌不忙地問.

"老大……我對不住您啊!剛才我接到電話,原來您在水菡店鋪里看到…調戲她的矮個子男人不是我安排的人……"

"什麼?不是我們的人?我不是叫你安排一個機靈點的嗎?"

"老大,我真有吩咐兄弟們找個生面孔來,可是那個人為了趕時間,不心就走錯了路,現在還沒到這兒……"

梵狄眸光一狠:"這麼,那個矮個子是真的調戲水菡而不是我們派去配合我演戲的人?嗯,很好……走,把剛那個矮個子給我找出來,正好我這兩天手癢,找個人練練手也不錯……"

梵狄眼里的光芒有著嗜血的狠意,既然那不是自己人,梵狄哪會手下留?不揍成豬頭怎麼行呢?

梵狄和手下去找那倒黴的矮個子了,原來今天他是准備要來個閃亮又拉風的登場方式,才會叫人去水菡那里假裝刁難她,然後他才好及時出現,接著就在水菡那里蹭飯……

這貨真有他向水菡的那麼慘麼?

梵狄覺得,跟水菡在一起吃個簡單廉價的盒飯,竟然是他這幾年來最輕松的一刻時光……【這章四千字,稍後還有更新!】

上篇:第121章:這是治療不舉的最佳辦法!     下篇:第123章:想嘗嘗她的唇是什麼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