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25章:爭風吃醋  
   
第125章:爭風吃醋

晏鴻章眼里多了幾分慈愛,在這里家,也只有水菡和檸檬才會讓他感到最窩心,最真實,而他的子女也都是為人父母了,對他的態度,敬畏多過于親近,只有水菡,總是能讓他感受到難得的溫,哪怕是像她出去工作的事,她這麼軟綿綿的語氣哀求他,像極了是他親生的孩子一般,他這顆孤獨了太久的心便不再那麼空洞了,哪里還狠得下心責難她.

晏鴻章最後只能幽幽地歎口氣:"你這孩子,骨子里有股韌勁兒,別看你平時低調得很,也不喜與人爭斗,可你這心啊,不是那麼容易向人妥協的,你很清楚自己要做什麼,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剛才你跟兩個姑媽的對話,我都聽到了,你晏家的規矩太過束縛,所以你不想被制約,是嗎?假如我強迫你留在家里不准再去成人用品店上班,你心里會怎麼想?"

"爺爺……"水菡有點不好意思地訕笑,原來爺爺真的全都聽到了啊.

有那麼一秒,水菡心里是想退縮的,但這個念頭只冒出頭就被她壓下去.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那不只是一份收入而已,更是她真正踏入社會自力更生的一個踏板,是鍛煉的好機會,假如這次她不堅持,今後只怕是再難提起勇氣了.

思想的巨人,行動的矮子?水菡可不想成為這樣光不練的人.

水菡抬眸望著晏鴻章,水眸清亮無比:"爺爺,其實晏家的家規,我身為晚輩,是沒資格什麼的,我沒有要對晏家先祖不敬的意思,只是我覺得,晏家是上百年的大家族,底蘊豐厚,人才輩出,難道不應該與時俱進嗎,有的家規是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前訂下的,是否就真的適合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呢……爺爺,比如這找工作的事吧,晏家祖上在創業時不也是白手起家嗎,都是靠自己的勞動去爭取到的一切,並非是天上憑空掉下的,雖然現在晏家是家大業大,那難道就要因此而摒棄初衷嗎?勤勞致富,我不想成為晏家的附屬品,爺爺,如果您不要我出去上班,即使控制了我這個人,也控制不了我的心和我的思想,我還是會一直想著那件事的."

水菡不會知道自己這番話會給晏鴻章造成多大的沖擊.他此刻依舊是神如常,可心里早已是波濤洶湧.因為,罕有人如此直面大膽地對晏家的家規提出意見.即使晏家人心知肚明有的家規其實太過專橫而殘酷,可大家都不敢出來,只能憋在肚子里,只能滿懷委屈的去執行.因為他們都知道,家規是不可撼動的,是晏家曆代家主的智慧結晶.

家里除了晏季勻,從未有人對家規提出過異議和不滿,現在還加上一個水菡.這夫妻倆真是絕配!

白手起家,勤勞致富,水菡所的正是晏家先祖們在創業時的寫照,她得沒錯,就算晏家現在家大業大,可怎能忘本呢?靠自己的雙手去創造財富,享受自己的勞動成果,這才是真正的活得有價值,哪怕是微薄的收入,其意義都強過家里某些只知道貪圖享受的人.

水菡有顆自*的心和靈魂,因她不是在晏家長大,她是外來人嫁進晏家,她的思想觀念,人生觀價值觀,都與晏家人有著很大的區別.正是這種區別才造成了她的與眾不同,造成了她與晏家某些人暗地里的矛盾.但她只會堅持做自己,不會被那些人同化的……

晏鴻章沉默了一會兒,眼底的顏色變幻幾番之後,沖水菡擺擺手:"去吧,堅持做你自己,讓我看看你到底能走多遠.希望等我八十大壽的時候,你能用自己賺的錢給我買件禮物……如果我能活到八十歲的話."晏鴻章最後這句話得很輕,還笑出了聲,只是這笑,難免令人感覺有一絲心酸.

人老了,生命就是一天一天在倒計時,每過一年都感覺十分艱難,怕就怕自己明年此時已長眠于地下了.生老病死,從來都是無常,人力不可逆轉生命的軌跡,不論你活著的時候多麼輝煌燦爛,都逃不過最終一死的結局,塵歸塵土歸土……

水菡鼻子發酸,激動地抱著晏鴻章的胳膊,感激的心如潮澎湃:"爺爺……爺爺您身體康健,一定能長命百歲!我會努力掙錢,等爺爺八十大壽,我要給爺爺買好多禮物,還要給爺爺辦個熱鬧的生日會."

"呵呵呵呵……好啊……水菡長大了,我這把老骨頭怎麼著也要好好保重身體,等著水菡賺錢了也孝敬孝敬我……"

"嘻嘻……一定的,爺爺,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好……好……哈哈哈哈……"

"……"

夕陽的余暉下,一老一少相視而笑,爽朗輕快的笑聲長出了翅膀飛向天際,乘著美好的願望,守護善良的人們啊,受世間苦的同時也能享世間樂.

晏鴻章很久沒像這樣開懷大笑了,一下子好像年輕了好幾歲,只是,沒人會發現他眼角的皺紋里,隱約浸透著點點濕潤,他心里在默默念著……"玉蓮啊,你在天之靈可曾看到,你的外孫女,她是個好孩子,如果你還活著,一定會為她而驕傲的.不過不要緊,玉蓮啊……雖然你現在不在她身邊,但是我想,用不了一兩年,或許我就會去天上陪你了,到時候我會把她的事都給你聽.玉蓮啊……我最近身體不好了,可我一點都不悲傷,從知道你離世的消息時,我就在算著與你在天上重聚的日子快些到來,我不怕死亡,我只怕死後要去的地方沒有你……"

水菡當然不知晏鴻章內心所想,她甚至不是十分明白為何晏鴻章會允許她繼續上班,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晏鴻章對她的包容,讓她竟有些慚愧了……想一想,晏鴻章除了第一次見面曾想用支票打發她,傷了她自尊,但後來,自從他知道她是沈玉蓮的外孫女,他的態度就改觀了,對她越來越像是親生那般疼愛著.水菡先前的那幾句話是發自真心的,她希望晏鴻章能長命百歲,她想要好好孝順這個老人,讓他有個溫暖的晚年.

他不缺錢,不缺禮物,他缺的是親人的溫和真誠.

晏鴻章活了七十多歲,看透世事無常,他的眼光與洞悉能力遠非常人可比的.先前水菡所,晏鴻章都有過考慮,都想到過的,他驚訝的是水菡如此年紀能有現在的覺悟,不願做晏家的附屬品,恐怕晏家的女人也只有她敢了.這種骨氣與決心,是連晏鴻章都要為之贊歎的閃光點.

誰只有男人才有雄心壯志,女人也有,只是她們的表現方式或許不那麼激烈和張揚而已.水菡就是個外柔內剛的女人,隨著她的經曆和年齡增長,她的特質會越發清晰而耀眼……

只是晏鴻章的理解,足夠支撐水菡繼續上班嗎?當然不是.還有一個至關重要的男人——晏季勻,他的態度也將起著決定性的作用.

晏季勻坐在車里,一張俊臉陰沉得可怕.薄唇緊緊抿成一條直線,深沉的鳳眸里翻卷著暗流……手撐在車窗上,拳背輕輕抵著唇,目光投在窗外,看不出緒的波動,只是他從上車就一直保持這個姿勢,渾身都散發著一股陰霾而躁動的氣息,仿佛一座隨時都可能噴發的火山.

晏季勻上半個月才交接好了儋州市的樓盤工程,回到C市半個多月來,他的忙里依舊沒停止過,總是有做不完的事開不完的會,他時常都是保持著比一般人更大的工作強度,在公司總部大樓,他總是下班最晚上班最早的一個,有時忙起來中午就在辦公室吃個盒飯.

他回來得太是時候了,最近炎月集團名下的那間六星級酒店將要迎來一次特別的接待項目,由于接待的對象一個個身份非凡,並且人數不少,身為炎月的總裁,晏季勻操心的程度可想而知.假設這一次安排不好或是中間出了哪怕一點差錯,都會對酒店形象造成極大的影響.

是什麼讓晏季勻如此高度重視,忙得昏天黑地?

C市是靠海的城市,乘坐豪華游輪出海到香港再經去公海,這是平常的事了,但在眾多的豪華游輪中,有艘不得不提及的超級豪華游輪——"金虹一號",將于近期舉辦一次旅游派對.

觀光旅游和娛樂狂歡都兼顧的一次悠閑活動,能登上游輪的全都是來自東南亞甚至是世界各地的富豪們,而他們將會被安排在六星級酒店暫住一晚,第二天才登上游輪起航去香港途經公海到達一座被私人購買下的觀光島.

只是這樣就能吸引到各地富豪嗎?當然不是了,最最重頭戲是在游輪上.這不是普通的游輪,確切地,它是一座在海上移動的六星級酒店,同時它更是一艘獲得特權的"賭船".前來參加這次旅游派對的人,其實真正的目的是為這艘"賭船"開業而來.

賭船的真正主人是誰,至今是個謎,外界眾紛紜,可都沒一個是靠譜的.如此大的動靜,高調開賭船,想不引人注意都不行啊.各方人士都在好奇著,賭船的幕後老板究竟是誰?且等開業那天就能揭開其神秘面紗了.

接近五百位來自各個國家和地區的富豪同時入住六星級酒店,晏季勻能不頭疼麼?這種事,辦得好就起到巨大的正面宣傳作用,辦得不好就等于是自找麻煩,晏季勻必須謹慎,許多事都親力親為,這幾天實在忙得不可開交.

但即使這麼忙,在聽到關于水菡的消息時,他仍然是坐不住了.

晏季勻知道水菡是什麼時候出去找工作的,那時他的想法和晏鴻章一樣,只以為水菡去碰壁了就會回家待著.但顯然他低估了妻子的毅力.如今,她在成人用品店里工作一個月了,他的忍耐也達到了一個零界點!

"洪戰,調頭!"晏季勻沉聲吩咐.

洪戰一愣:"大少爺,不是要去酒店開會嗎?"

"我會打電話告訴秘書將會議延遲到兩點半.現在先調頭."

"是!"

洪戰沒再繼續問了,反正,看少爺這心思也是有些浮躁的,本來開會時間是一點半,但現在忽然臨時改為兩點半,原因是什麼,不得而知了.能影響到大少爺的人,實在是不多啊……

================呆萌分割線===============

今天中午這頓飯,水菡吃得特別香,而梵狄也似被她的好心所感染了,看得出來她今天很開心.

兩人像平時那樣面對面坐著吃盒飯,邊吃邊聊,輕松愉快的氣氛十分融洽.

梵狄和水菡的性格是兩種鮮明的對比,她話做事都很老實,而他就是愛嬉皮笑臉,但兩人這麼在一塊兒笑笑的,卻也有種別樣的和諧.她時常被他的笑話逗得忍俊不止,每天中午這一會兒時間對于水菡來是種休閑.

遙想三年前,梵狄在為她接生時多麼的霸氣而英勇,卻想不到他竟是這麼好相處的一個人,雖然嘻嘻哈哈的看似不正經,但他的幽默風趣是水菡所欠缺的,正好互補了.

"哈哈……你的同學伙伴們沒有集體圍攻你嗎,你那麼可惡,怎麼能把每個同桌都嚇跑的,哈哈哈哈……"水菡甜甜的笑容格外明媚,如春日的陽光溫暖人心.

梵狄很是得意地:"當年被我氣跑的同桌,個個都想要整我,結果後來都被我整了,再後來就沒人會跟我同桌,我的目的也達到了."

"……"

梵狄將自己以前上學時的趣事,逗得水菡樂呵呵的,唇邊站了一顆飯粒都不知道.

"慢點,別動!"梵狄像是看見了什麼稀奇東西一樣,佯裝嚴肅地皺起眉頭.

"嗯?怎麼啦?"水菡愕然地望著他.

梵狄不話,只是那雙眼睛在故意放電,笑意曖昧,傾著身子靠近水菡,大手一伸,扣住她的後頸,一點一點,慢慢地湊近她粉的嫩唇……水菡懵了,一時間渾身僵硬,呼吸窒悶,刹那失神間忘記了該怎樣反應.眼看著梵狄的嘴就要親上了,驀地,門口灌進來一股陰冷的風……

不等水菡反應過來,晏季勻已經怒氣洶洶地沖到跟前,下一秒,她整個人便被大力拉扯進一個溫暖熟悉的懷抱!【稍後還有更新!】

上篇:第124章:你這是下流無恥的工作!     下篇:第126章:女人,你敢給我戴綠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