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26章:女人,你敢給我戴綠帽!  
   
第126章:女人,你敢給我戴綠帽!

晏季勻俊臉陰沉得駭人,周身散發出的寒氣足以讓空氣都凍住三分!強健的手臂緊緊箍住水菡,將她抱在懷里,而他那鋒利如刀的眼神里竟有著隱隱戰意.

"梵狄!"晏季勻從牙齒縫里嚼碎了擠出來兩個字.

梵狄不驚不詐,不為晏季勻的氣勢所震懾,慢悠悠地站起來,輕笑著:"哈嘍,老同學,多年不見,甚是想念,來個基地擁抱吧!"

著,這貨竟然真的走上去將水菡從晏季勻懷里扯出來,不顧水菡的驚駭,梵狄張開雙臂,死死地抱住了晏季勻……

這畫面太詭異了,讓水菡意外的是晏季勻會突然出現,更震驚的是,晏季勻居然跟梵狄是老同學?這……這是水菡萬萬沒想到的.

兩個大男人就這麼抱著,晏季勻居然沒推開,冷若冰霜的俊顏充斥著狠意,在梵狄耳邊低聲:"我警告你,別想打我老婆的主意."

梵狄笑意不減,只是同樣用陰狠的語氣在晏季勻耳邊:"你們分居三年了,你何曾當她是老婆?女人是用來疼的,不是放著當擺設的."

"這是我家的事,與你無關!"

"你家?三口之家嗎?呵呵……如果三年前在那條巷子里,不是我出現的話,或許,你老婆和孩子都會沒了,你何來的家?"梵狄得聲,目光始終沒離開幾步之外的女人.

晏季勻心里一驚,三年前,竟是梵狄救了水菡母子?這三年來他從未停止過對那晚發生的事做調查,但線索太稀少了.現在陡然聽到梵狄這麼,再想想他之所以會在這里跟水菡認識,三年前的事多半真是他做的.重重一拍在梵狄背上,咬牙:"謝謝你救了水菡和我兒子,但她是我老婆,你最好離她遠點,如果我覺得她在這里上班不安全,我會將她禁足在家……"

"晏季勻,你真TM卑鄙!"梵狄咒罵了一句.

"謝謝誇獎,彼此彼此."晏季勻回贈了一句.

兩個男人互不相讓,都著讓對方氣得肺炸的話,但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有什麼不對勁,因為他們臉上都在笑,笑得很燦爛,話的聲音又很,只有對方能聽到.水菡所看到的就是兩個多年未見的老同學在那旁若無人地著悄悄話,似乎真的關系不錯的樣子.

她哪里知道,這倆貨都在極力隱忍著,如果真要打起來,這個店鋪只怕是會在他們手里變得一塌糊塗,而水菡也會陷入窘境.

難得的這兩個男人在這一點上有了驚人的默契,不打架不動手,但就是抱著,用語來攻擊對方,火藥味被他們壓縮到一個很的范圍內,至少水菡沒看出來兩人其實都恨不得能立刻找個地方打上一架才過癮.

"你們……你們讀書的時候關系真的很好嗎?怎麼都沒聽你們提過對方?"水菡弱弱地問,感覺有點不好意思去打擾兩人"敘舊",好像她才是多余的那一個.

晏季勻和梵狄同時放開了對方,相視一笑,彼此都在對方眼里看到一個信息——不准當年的事!

"哈哈哈哈……水菡,你聽過基四射嗎?我跟你老公當年讀高中的時候關系可好了,他是唯一一個能跟我同桌滿一個月時間的伙伴,你我們關系能不好麼."

"嗯,不提對方不代表我們會忘記對方,畢業之後就沒再聯系了,多年不見,沒想到今天會遇上,真是……緣份啊."晏季勻臉不心不跳地.眼神坦當,表自然,哪里容得人不信.至于他的"緣份"是何含義,只有他和梵狄才懂.

水菡揪著眉頭,望望晏季勻,再望望梵狄,她的眼神里慢慢露出絲絲怪異的意味……難道,這倆貨當年真的有什麼特殊的感存在?聽老板娘,男人與男人之間,同性戀的比例越來越多了,特別是長得帥氣的男人更容易被男同志頂上,指不定兩個超級帥哥有可能是雙性戀……

晏季勻和梵狄是什麼人呢,兩人哪會感覺不到水菡眼神的變化……兩張俊臉頓時黑了,比碳還黑……這女人不會真的以為他倆才曾是那啥同志關系吧?

晏季勻墨黑的眸子變得幽暗,迸射出一道冷光,走過去將水菡抱在懷里,按著她的腦袋在他胸口,霸道地:"你腦子里在想什麼,立刻給我打住!我跟梵狄只是同學,我們都只喜歡女人!"

"唔唔唔……嗯……嗯……放開我,我快不能呼吸了……"水菡的聲音悶悶地從他胸膛處飄出來,可就是掙脫不了他的禁錮,他像是在向梵狄炫耀似的.

梵狄緊握著拳頭,陰霾的俊臉上烏云密布,倏然勾唇一笑:"是啊,我們都只喜歡女人,尤其是,有趣的女人."

他這話明顯是別有深意,水菡不懂,可晏季勻是男人,他的直覺告訴他,梵狄的弦外之音指的是誰.

"老同學,我先走了,很快,我們還會見面的,到時候可別太驚訝."梵狄瀟灑地沖晏季勻和水菡揮手,嘴角邪魅的笑意里盡是戲謔.

梵狄頭也不回地走了,只是在剛跨出店鋪大門時,他臉上的笑漸漸消失,只剩下一片冷酷清絕.天知道他現在的心多不爽……不知為何,看到水菡被晏季勻抱在懷里,他的心會發酸,發緊,甚至有種前所未有的疼,淡淡的,卻是真實存在的疼.

水菡畢竟還是晏季勻的老婆,這是不爭的事實,縱然是分居,可夫妻名分擺在那里.梵狄有著屬于自己的驕傲,盡管他對水菡有著特殊的感,可不代表他會將自己陷入卑微的境地.剛才那種況,梵狄跟晏季勻如果鬧起來,將會是沒有意義的纏斗,瀟灑地走開反而是他最好的選擇.

店鋪里,水菡和晏季勻又杠上了……

水菡被晏季勻禁錮在懷里,只露出兩只眼睛在轉動,憤憤地瞪著晏季勻:"你覺得這樣好玩嗎?這是我上班的地方,你抱著我不放,有顧客進來看到的話……"

"在我沒出去之前,不會有人進來買東西."晏季勻淡淡地丟出這麼一句,鳳眸里溢出倨傲的神采.

"為什麼?你憑什麼這麼啊?"水菡一驚,瞬間想到一種可能,難道……

"門口有人會攔住上門的顧客,等我走了,顧客自然就能進來."晏季勻得輕松,可這話卻是將水菡氣得渾身發抖.

"你……你……無賴!你怎麼比流氓還流氓啊!"水菡氣憤地鼓著粉塞,嗔怒的眼神漸漸轉為哀怨,眼眶微微泛:"晏季勻,你到底想干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霸道?你有什麼事要跟我,你大可以先打個電話來,或是回大宅找我,為什麼要來這里妨礙我工作?如果被老板娘知道顧客是因為我老公的阻攔才沒進來買東西,你,我這工作還要不要做了?你沒事跑來騷擾我干什麼啊……你怎麼這麼可惡!"

水菡氣憤地捶著他的胸膛,她的拳頭一下一下落在他結實的胸肌上,她覺得很有力了,可這臉皮厚的男人竟然紋絲不動,好像被打的不是自己,他緊緊咬著牙,任由水菡發泄,挺拔的腰板始終沒有動搖一下.

這香香軟軟的身子抱著真好啊……晏季勻竟半闔著眼,享受著呼吸里傳來的屬于她身上的清新氣息,仿佛連日來得勞累都被驅散了不少……

"混蛋,你怎麼不話了?你啊……你來找我干什麼,你啊……"水菡最後捶了幾下,手都軟了,無力地垂下來,焦急地望著門口.

晏季勻的心神被拉回,大手的力道依舊不減,薄唇里吐出岑冷的字句:"你認為我不該來嗎?剛才如果不是我來,梵狄是不是就能親到你了?怎麼你還渴望被他親嗎?"

晏季勻隱忍著怒氣,牙齒咬得咯咯作響……一想起剛才假如自己慢了一步,梵狄那個家伙就占到水菡的便宜了,晏季勻只覺得胸口燃燒著一股火,能將梵狄給燒了!

水菡憤懣,這男人是敏感神經質嗎?

"晏季勻,我們已經分居了,從三年前就分居!你在外邊包.養婦我都沒管過,現在我只不過是交個朋友,並且他梵狄還是我和檸檬的恩人,你怎麼連這也要干涉我?我就沒點自主權了嗎?"水菡氣得臉漲,憋屈極了,她搞不懂晏季勻在想什麼,明明是他不理她了,可現在卻連她交朋友都要管,他矛盾的行為讓她無法接受.

"自主權?"晏季勻的手加大了力度,狠狠地鉗住水菡的腰,像是恨不得能將她揉進骨子里一樣,狠厲地咬牙:"我就是太過放任你,你才有了這麼大的膽子,連個招呼都不打一聲就出來找工作還在這間成人用品店里上班!如果我沒給你自主權,你以為你能在這做滿一個月嗎?而你,知不知道這一個月里我花了多少心思才將你在這里上班的事壓下去,讓你不至于被媒體曝光,可你都干了些什麼?背著我,勾三搭四,虧你還記得我是你老公,我給你收拾爛攤子,而你就想著要怎麼給我戴綠帽嗎?"【已更7千字,8點左右還有一章.】

上篇:第125章:爭風吃醋     下篇:第127章:將她就地正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