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28章:記住,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第128章:記住,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女人嬌吟和男人的低喘聲混合在一起,輕輕的,隱忍的,卻是充滿了曖昧的晴欲,兩具身體絕妙地契合著,激烈如火的男人像是一只勇猛的吞食獸,帶著身上這嬌嫩的女人和他一起享受這歡愉,一起沸騰,戰栗……

水菡羞憤,晏季勻卻是十分興奮,在這樣的場合做那種事,有著別樣的刺激,使得他越發干勁十足,如此美妙銷.魂的滋味,他不想停,恨不得能一直都這樣與她緊緊相連……

"晏季勻……你……可惡……你快放我下來……"

他正在興頭上,哪里會舍得出來,邪肆的勾唇:"你這張嘴,不老實……還是你的身體誠實一點,它在歡迎我,你感覺不到嗎?嗯?"

隨著這一聲,他狠狠往上一頂……

"啊……嗯……"水菡差點叫出聲,連忙死死咬著唇,將那一聲呻.吟壓在喉間.

看她漲的臉上有著令人迷醉的暈,是她身體里那一波一波的春在浮現,他愛極了她此刻的模樣,像只無辜的獸卻又隱含幾分嫵媚惑人的動人風韻,生過寶寶的她,比以前那純得冒泡的時候還更加讓男人欲罷不能,深深地沉浸在這幾欲瘋狂的歡愉里.

"唔……唔唔……"水菡皺著臉,不敢再張嘴,極力隱忍著,怕自己一張嘴就會忍不住叫出來.這副身子仿佛有了他的烙印,總是會被他勾動被潛藏在體內的潮……

他感到她的身子在收縮,緊繃,他也越發奮力,在最後關頭還死死鉗住她的腰,一陣猛烈的撞擊,低吼:"記住,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最後一個字音落下,猶如宣誓一般,那股狠勁,霸氣直透進水菡的心底……隨之,他火熱的岩漿爆發,兩人只覺得腦子里一道白光閃過,水菡禁不住張口咬住了他肩上的肉,指甲也深深次刺進他的背部.

空氣里只剩下喘息聲,水菡渾身癱軟,一時間四肢無力,但她還是很快從迷亂中回過神來,羞憤地掙紮:"混蛋……都完事兒了還不快放了我!"

"我享受一下余韻不行麼?"男人厚著臉皮,大不慚地.

"你……你是我見過的最無恥的人!"

"你隨便罵,反正我也習慣了……還有你看看我的肩膀,我的手腕……"晏季勻著,將自己的手腕舉起來,上邊有兩排牙齒印,已經是很舊的印子了,淡淡的,卻怕是難以消除,肩膀上也有,剛才水菡咬的.

水菡的注意力一下子被吸走,粉的臉蛋上露出忿忿的表,扁扁嘴:"這……這跟我有什麼關系?我剛才只咬了你的肩膀,誰知道你手腕上是哪個女人咬的,哼!"

晏季勻俊臉微僵,敢她已經忘記了?

"哪個女人?呵呵……就是某個愛咬人卻又不認賬的女人,她現在正坐我身上,剛才我們還做了愛做的事……"晏季勻眼底露出幾分戲謔的神.

"什麼?你的意思是,手腕上的印子是我咬的?"

"沒錯,就是你!當你被人打暈了送到酒店我的床上,那次,你醒了之後就咬了我,這傷疤你平時也沒注意過嗎?現在卻以為是我被外邊的女人咬了,你還有沒有點良心啊?咬了就算了,剛才你舒服了也咬我,上次檸檬在浴室也咬我,你這愛咬人的毛病怎麼都遺傳到寶寶身上了?"晏季勻這架勢,活像是老師在對學生訓話,一本正經的樣子,其實他看著水菡漸漸垂下頭去,他心里都笑翻了.

"我……我……好像記起來了,確實是那次咬的……"水菡苦著臉,頭都垂到胸口了……剛才她還理直氣壯地是其他女人咬的,可原來就是她自己的傑作.

晏季勻心里得意……這女人的腦瓜子最近看起來有點進步了,對待他的態度也跟以前不同,但是,他只要略施計就能將她的注意力轉走,岔開話題,以便與她繼續保持這個姿勢坐著……

就在晏季勻暗自得意時,忽見門口人影一閃……

"喲,這是唱的哪一出啊?"老板娘邁著碎步走進來了,她好似不知道晏季勻和水菡在收銀台里做什麼,就那麼大刺刺地往貨櫃旁一站……

水菡慌忙從晏季勻身上跳下來,羞得只想鑽地洞了……而晏季勻卻是不慌不忙地將自己的褲子拉鏈拉上.他知道在收銀台外邊看不到他的下半身,當然不慌了,只不過,這位老板娘的膽子似乎也是異常的大,臉皮異常厚,假如一般人見到剛才的一幕,都會覺得不好意思的,可眼前這女人卻一點都沒有不自在,就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似的.

水菡又羞又急,耳根發燙,望著老板娘,歉意地:"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真的對不起……"

水菡詞窮了,不知該如何解釋這況,難道對老板娘晏季勻色心頓起,猴急又無恥?

水菡心慌意亂,甚至想到,或許老板娘一氣之下會將她辭退.

氣氛尷尬而詭異,老板娘沒有表態,只是靠在貨櫃那,悠閑地點燃一支煙,斜睨著晏季勻,打量著眼前的男人,她的神沒有太多的驚豔,也沒有癡迷,更多的是紳士和玩味,看上去她就像是個……女混混.

這就是晏季勻對老板娘的第一印象.

晏季勻毫不避忌她的目光,淡淡地:"別責怪水菡,她是我老婆,她出來上班都沒跟我一聲,所以我今天來看看她,夫妻倆久了沒見面,熱一點是很正常的."

見過臉皮厚的,可沒見過厚到這程度的,連解釋都這麼霸氣,絲毫沒有歉疚的意味,仿佛只是在一件平常的事.不是征求老板娘的原諒,只是在告訴她一個事實.

晏季勻這種霸氣和篤定,是他與生俱來的,別人學不來也模仿不像,這才是他的風格.

水菡扭頭看著晏季勻,杏目圓瞪,狠狠地咬咬牙……你這能算是解釋嗎?

晏季勻確實沒在解釋,只是在陳述一個事實.

老板娘眼底有著一抹詫異,妖豔的唇里吞吐著淡淡的煙霧,好一會兒才倏然一笑:"哈哈哈……真有趣,想不到我一時興起招來的店員,居然會是炎月集團總裁的夫人!"

水菡聞,心里咯噔一下……糟糕了,老板娘認出晏季勻?這下可好了,這份工作估計是泡湯了.

"老板娘,我不是故意隱瞞身份的,我是覺得,晏家是晏家,我是我,我只是想要一份工作,就這麼簡單,我沒有要欺騙你的意思."水菡極力解釋,腦子混亂,心想啊,晏季勻這張臉是不是也太招風了點?

想到這,水菡狠狠向晏季勻投去一個憤懣的眼神:"都怪你,誰讓你來啦!真懷疑你是不是故意這麼干的!"

晏季勻嘴角犯抽,水菡這是什麼眼神?責怪他?這能怪他麼,上過報紙雜志,他這張臉就是令人難以忘卻的存在,容易被認出也是正常的.

男人骨子里那股倔強又跑出來,干脆一把將水菡摟在懷里,眸光平靜地看向老板娘:"你也看出來了,我老婆是真心想在你這里工作,如果你覺得她工作還算不錯,可以將她繼續留下來,就當我沒來過,也不用在意我的身份.當然了,今天的事,按民間風俗,我應該給你一個包."

民間風俗,假如一男一女在別人家里或是別人睡的床上做過那種事,理當給主人一個包去去晦氣,數字是以"12"為准,比如12塊錢,1塊2毛錢,或是120塊錢……

老板娘淡定的表直到現在才有點波動了,卻也只是笑笑,沒有太過興奮,夾著煙的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個念頭隨之出來……

"行啊,我也不是那麼矯的人,雖然炎月集團總裁的名頭很大,但還不至于把我嚇得魂兒都沒了.我可以繼續讓水菡在這里上班,但這包是必須要給的,做生意的地方沾不得晦氣.這樣吧,晏總覺得給多少合適,我就收多少."女人爽朗地到,另一只手還朝晏季勻攤開來,意思是叫他給錢了.

水菡聽他們這麼,頓時送了口氣,只要不被辭退就好,怎麼也是第一份工作,才干一個月呢,她才剛適應,不想這麼快就被炒了.

水菡偷瞄著晏季勻,看他給多少錢,滿以為他會是從口袋里摸錢,或許他會給個120塊吧?但他卻沒有,而是拿起了電話……

"洪戰,從我車里拿12萬現金進來."

12萬?水菡驚得張大了嘴巴,呆滯好幾秒才回過神來.

"你……12萬?你……你真是太……太……"水菡有點頭暈,覺得晏季勻實在太浪費了,12萬啊!她打工多久才能掙到12萬?可他居然就這麼把12萬給出去了,剛才在收銀台做的那一回,簡直是比住幾個月酒店還貴啊!

洪戰帶著錢進來了,聽晏季勻吩咐,將錢給了老板娘.

老板娘反應很平淡,就像這錢一點也不多,但見水菡一副肉痛的樣子,她不由得搖頭輕笑,玉指一點水菡的鼻子,恨鐵不成鋼的口氣:"女人啊,太為男人著想了,對方反而不會把你當回事兒,瞧你這不爭氣的樣兒,還心疼他的12萬?我要是你啊,早就坑他個一兩億了!"

晏季勻陡然間臉黑,終于明白了,原來水菡不像以前那麼乖巧聽話,敢是眼前這女人教的?【稍後還有更新】

上篇:第127章:將她就地正法!     下篇:第129章:又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