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31章:今後不必再見面!  
   
第131章:今後不必再見面!

門鈴響,驚醒了失神中的水菡.是服務員送衣服上來了.

服務員面帶微笑,禮貌得體,將東西放下就出去了,就連對水菡多看幾眼都沒有.

這是訓練有素並且聰明伶俐的服務員,知道衣物時送來1號房間,里邊的女人必定是跟總裁有著特殊關系的,雖然心中好奇,可也不敢肆意打量.

水菡看了看送來的衣物,胸罩,內.褲,還有一條藕色的連衣裙.胸罩是34的,水菡心里嘀咕:"怎麼他連這也知道?"

她以前是穿32了,但後來懷孕幾個月之後胸部變大了,人也胖了很多,就穿36的了,生完孩子一段時間之後慢慢瘦下來,變為穿34的胸罩.晏季勻與她分居三年,怎麼會知道她穿34的了?

水菡哪里會知道,這男人對她的身體結構太了解了,上一次在浴室,先前又在她上班那里,做過之後當然就能憑手感測出她的胸圍.

洗完澡,水菡將衣物都穿上,全部都剛好合身,尤其是這條裙子,簡直就像是為她量身定做的一樣,每一處都顯得恰到好處,凸顯出了她玲瓏有致的身材曲線.一字領露出她精致的蝴蝶型鎖骨,的性感為她清新的氣質增添了幾分動人的嬌美,胸前那美好的線條之下,是平坦的腹和輕盈的腰肢,再往下,巧的翹.臀被裙子緊緊包裹著,側面看去那身體的線條更是you惑至極.

在挑選衣服方面,晏季勻有著比常人更敏銳的觸覺,否則怎麼能成為頂級造型師呢.

水菡望著鏡子里的自己,有點驚喜,隨後緒又低落了下去……俗話,女為悅己者容.可她就算是穿得再怎麼漂亮又怎樣呢,誰是"悅己者"?曾經是晏季勻,可他已經有了人……

這是水菡幾年來最難以釋懷的傷痛,本來以為自己克制著不去想,時間久了就會淡忘了,但今天在酒店門口那一幕,讓水菡知道,原來有些傷,早就浸透到骨髓里去,她以為自己對他已不再像從前那樣的愛了,她以為可以像他那麼灑脫,她以為再沒有什麼事可以打擊到了……可今天才明白,心痛,原是這麼輕易而舉得事,他總是能刺到她心底最柔軟的地方……

但即使痛又如何,痛也要堅強,痛也要撐下去.這是她唯一能在他面前保留自尊的方式.或許卑微地跪地乞求他與三分開,這才是她應該做的事,但她不會這麼做.要靠爭斗才能得到的愛,始終是不牢靠的,如果他愛她,早就會回到她和孩子身邊,三也不會再存在了……既然他不愛,強求有何用?

水菡呆呆地坐在床上,嘴角凝結著苦笑,好半晌才打起精神,拿起手機撥通了梵狄的電話……她是想問問他現在人在哪里,想告訴他,她願意幫他償還債務.

水菡做這個決定是相當艱難的.她自己本身是拿不出錢來幫助梵狄,她只能動用晏季勻給她的那張金卡.這是她最不願意做的事了,這幾年來,她沒用動過上邊的錢,她甯願自己出來打工賺錢也沒花過卡上的一分一厘.

可是,梵狄過,債主給了最後期限,算算就是明天,她不能再猶豫,必須要把錢拿出來幫助梵狄度過這一關.梵狄是她和寶寶的大恩人,她不能見死不救,否則她一輩子都無法安心.至于卡上的錢,以後等她慢慢償還吧……

水菡這麼想著,決心越發不可動搖.可是梵狄的電話卻打不通……水菡焦急,有點懊惱自己中午在和梵狄吃飯時沒下決定.只是那時她還在糾結著該怎麼向晏季勻交代,但既然梵狄也是晏季勻的同學,晏季勻以後就算知道她用他給的錢去幫梵狄還債,也不會過多的責怪她吧?

梵狄的電話打不通,不在服務區,水菡想起他曾過,由于欠債主的錢,所以在還錢期限到之前他都要在債主那里幫忙打工……似乎過債主叫山鷹,在管理一家名叫"大四喜"的賭場……這意思就是,梵狄也會在賭場里?

水菡想啊,如果不能盡快聯系上梵狄,明天如果梵狄被債主抓去扔海里,那可就是一條人命啊!

水菡無計可施,只好給老板娘打電話了……她平時也見到老板娘的朋友當中有些挺像是黑社會的,不定能認識山鷹,知道山鷹的賭場在哪里.

撥通了老板娘的電話,老板娘跟水菡開了幾句玩笑,逗樂了水菡,水菡心里對于那12萬的事也不再耿耿于懷了,她還要請老板娘幫忙呢.

"老板娘……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嗯?你拜托我?不是什麼簡單的事吧?"電話那頭的女聲頗為無奈.

水菡一愣,隨即訕訕地笑:"老板娘真是聰明,確實不是簡單的事,但對于你來不是難事,老板娘神通廣大……"

"行了行了,別給我戴高帽子,什麼事兒,你直."老板娘也夠爽快.

"呵呵……就是……就是平時見老板娘好像有不少黑道上的朋友,想問問老板娘認不認識一個叫山鷹的男人,是混黑道的.我有個朋友欠了他的錢,本金是一百萬,可利息加起來就有二百五十萬了……"水菡心里忐忑,其實她也沒把握,不知老板娘是否願意幫忙.

"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告訴你,山鷹在哪里?"老板娘一下就洞悉了水菡的心思.

"呃……這個……我是有這個想法啦,欠山鷹錢的人是我的一個好朋友,就是三年前我早產時救了我和寶寶的人,現在他被人追債,我不能見死不救,山鷹給了他最後的期限,很快就到了,如果他拿不出錢,下場一定很慘的……老板娘……"水菡軟聲請求,她一直都有種感覺,老板娘人挺不錯,希望這次她能幫到梵狄.

老板娘沉默了一陣才:"你等等,我過會兒再給你電話."

完,果斷掛了電話,然後撥通了一個熟人的號碼……

老板娘本來在水菡提出請求時就想一口拒絕的,但聽到她是三年前那位救了她母子性命的人,老板娘就不好再拒絕了.因為這段時間下來,她與水菡也算是建立了一種比老板與員工更親近一點的關系,也聽水菡了她有個三歲的兒子……像老板娘這樣精明的女人,自然還能套出一些水菡沒對外人講過的事,比如她在巷子里早產……

所以老板娘也明白水菡所的這個朋友對于水菡的意義何在.出于一種女人對女人的憐惜,老板娘竟真的萌生了幫助水菡呃念頭……就當是今天收下了晏季勻的12萬,這份厚禮,就在水菡這人上還吧.

半時後.

水菡接到了老板娘打來的電話,果然,老板娘告訴了水菡,山鷹的賭場在哪里,水菡感激地謝過.

水菡還是一遍一遍地撥打梵狄的電話,依舊不通,她只好留:"梵狄,你在哪里啊,電話開機了就馬上聯系我,有重要的事跟你,一定要打電話來啊!"

這一番耽擱下來,已經是過去一個多時了,但晏季勻還沒出現.

他是已經開完會了還是沒有結束呢?水菡覺得自己這麼等下去是沒有意義的,反正他開完會也會去那個三家里安撫她了……不定現在已經去了.

水菡將自己的衣服裝進口袋,離開了酒店,回家去了.

晏季勻在開完會之後就直奔1號房間,但卻沒人為他開門.拿來另一張房卡將門打開,看到房間里空無一人,整整齊齊的,就像是她從未來過一樣.

晏季勻心底陡然間湧起一陣失落,開了兩個時的會,他已經夠煩惱了,也很疲倦,想著水菡在房間里等他,他的心里才稍微有點溫度,一出會議室就直接過來,沒想到,佳人已去,徒留一室空寂.

晏季勻從一個上鎖的抽屜里拿出一疊照片,上邊是水菡和寶寶的.大都是遠景,是在水菡母子不知的時候拍的.

凝視著照片上的女人和孩子,晏季勻的心柔軟得發疼,不由自主地伸手摸著脖子上的項鏈,眉宇間盡是一片痛苦之色,喃喃低語:"媽媽……水菡和孩子都是無辜的,我們的仇恨可不可以只讓水玉柔一個人承擔?媽媽……您是最善良的女人,您告訴我,怎樣才可以將這把心靈的枷鎖除去……戴了三年,我好累……"

只有在無人的時候,晏季勻才能釋放出內心真實的自己.來去,千回百轉,他過不去的那道坎就是他的心……三年分居,他的孤獨和痛苦沒有人知道,他背負罵名,懲罰的實際不只是水菡,更是他自己.

洪戰進來,晏季勻交給他一張支票.

"送去給沈貝,告訴她,不必再來見我."晏季勻淡然的語氣就像他此刻的表,似水平靜而冰冷.

今日沈貝突然出現在酒店門口,他當時沒多什麼,可心里早有數了.

他不喜歡女人做出那樣的"突然襲擊",這幾年他雖然見過沈貝,也時常叫洪戰送去些衣服首飾,但都只是物質上的東西,因為沈貝是沈云姿的妹妹,即使兩姐妹的關系並不好,可終究是有血緣關系的,晏季勻的眷顧也僅限于這個原因.而今天,就在剛才,他進門時發現水菡不在,他明白那是水菡因沈貝的存在而賭氣離開,他覺得自己可以做點什麼,比如,不再跟沈貝見面,或許水菡知道了會開心一點.【明天的劇將進入賭船開業,男主男二女主將再次同時出現,又一個高.潮來臨,親們請記得來看哦.】

上篇:第130章:與三的正面碰撞     下篇:第132章:去賭場找梵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