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32章:去賭場找梵狄!  
   
第132章:去賭場找梵狄!

柔亮的燈光下,女人抱著一個的身子,寶寶正在捧著瓷碗吃藥,剛一吃完,她已經將一顆蜜棗喂進了寶寶的嘴.

"菡菡,這個藥還要喝多久啊?"寶寶奶聲奶氣地問,晶亮的大眼睛微微泛.

藥藥好難喝,檸檬不喜歡喝,可是媽媽,這個很苦的東西喝了他才能長高長大,將來才能當運動員……

水菡心里一疼,愛憐地親親檸檬的臉蛋,摟得更緊了:"兒子,再堅持一段時間……"

檸檬憋屈地嘟嘴,媽媽的意思就是,他還要再繼續喝了.

見到兒子撅起了嘴,水菡的心也跟著揪緊,趕緊地誘哄:"寶貝兒,媽媽給你買了一件新衣服,穿上試試!"

今天是水菡第一天發工資,她終于做了一件最想做的事……為檸檬買了一套衣服.

格子襯衣加淺黃色褲子,胸前有一個可愛的卡通圖案.現在的季節穿可以在外邊套一件背心,再過段時間就能單穿了.

檸檬皮膚嫩白,穿這個顏色很適合,剛一換上,水菡的眼睛就亮了.

"真好看……怎麼這麼好看呢……寶貝兒,你太漂亮啦!"水菡忍不住贊歎,抱著檸檬一陣啵啵啵地親.

檸檬習慣了被媽媽這樣連續親十幾下才住口,他已經變得很淡定了.

"咦,怎麼,兒子,你看上去好像不怎麼開心,是不喜歡媽媽買的衣服嗎?"水菡苦著臉,佯裝很委屈地望著檸檬.

檸檬最怕的就是見到媽媽皺眉扁嘴像是要哭的樣子,這不點兒馬上就抱著媽媽的脖子,親昵地依偎在媽媽懷里:"媽媽買的東西我都喜歡,等以後我長大了也要給媽媽買好多好多衣服和好吃的."

這些話,從來沒人教導過檸檬,但他不知從哪里來得覺悟,三歲就知道"反哺之"了.水菡驚喜得差點落淚……檸檬真是她的好孩子,時常都會帶給她感動和驚喜,讓她那顆被愛傷透的心能被親所撫慰著,暖暖的,滿滿的……不枉費她當初那樣艱難地將檸檬生下來,這個孩子,是上天賜予她最好的禮物.

"寶貝,媽媽知道你其實最喜歡的是玩具,所以,媽媽除了給你買衣服,還買了一樣你很想要的東西……"水菡沖著檸檬神秘的一笑,逗得家伙頓時來精神了,更加抱得緊,討好地:"菡菡快拿出來……"

瞧這機靈,有點迫不及待了呢.

水菡抱起檸檬進了臥室,拿出一個大大的盒子,上邊竟是變形金剛的圖案.

"大黃蜂!"檸檬一下子認出了盒子上的圖案就是他喜歡的動畫片里大黃蜂的形象.

水菡將盒子拆開,里邊赫然躺著一個大黃蜂的模型.

檸檬興奮地歡呼一聲,抱著模型開心地蹦跶著,這反應比先前看到新衣服時要強烈太多了.

"菡菡,我愛菡菡!"檸檬興奮地送上香吻,在水菡臉蛋上留下一片溫熱的水澤.

水菡不禁啞然失笑,這孩子,還是玩具最能吸引他.

前段時間檸檬開始看變形金剛動畫片,被里邊幾個大機器給迷住了,第一喜歡的就是擎天柱和大黃蜂.其實以晏家的財力,孩子怎會缺自己喜歡的玩具呢,只是水菡想用自己賺得錢給檸檬買,所以才會等到發工資這天.

或許這種感覺,只有當媽媽的人能夠完全體會到……第一次用自己的錢給孩子買衣服,買玩具,這激動的心,即使過去再久都不會忘卻.此刻,水菡看到檸檬笑得那麼甜,她比孩子還要開心,有種深深的滿足感縈繞在心間.

"這只是一個開始,現在的我,能力太有限了,只能給檸檬點衣服和玩具,等以後我能賺得更多,我還要給孩子買更多更多……寶寶,你可知道,媽媽真恨不得將世界上所有的好東西都買給你……"水菡現在腦子里只有檸檬,看著孩子這麼喜歡她買的玩具,她既高興又感到歉疚,這是她工作賺錢買的,而出去工作也導致她每天陪伴檸檬的時間減少了很多.

猶記得剛開始上班那時候,檸檬哭得多傷心,現在,一個月過去了,檸檬不再像最初那麼鬧騰,不哭了,但這樣卻也更令水菡心疼……

"兒子,可不可以告訴媽媽,你更喜歡這個變形金剛呢還是更喜歡你床上那只大熊熊?"水菡滿是期待地望著檸檬.

這家伙一聽,腦袋直往水菡懷里鑽,偷瞄著她的表,軟糯地:"菡菡,我可不可以兩樣都喜歡啊?"

檸檬顯得有點緊張,他怕水菡會不高興.

水菡心里泛酸……看來晏季勻那家伙還真有點運氣,他送給檸檬的生日禮物,檸檬喜歡得很,每天晚上都要抱著睡覺,喜歡的程度居然都能跟她送的東西相提並論了,水菡頗有幾分不是滋味.

"兒子,媽媽以後還會買更多更好玩的東西給你!"水菡暗暗較勁,不管怎麼樣,檸檬是她最最寶貝的,可不能讓晏季勻那混蛋占據了檸檬的注意力,哼哼,想用一只玩具熊就收買檸檬嗎,晏季勻,你別想有這麼好的事!

這也難怪水菡,她擔心的是晏季勻開始對檸檬上心之後會搶走檸檬對她的愛和依賴,這孩子是她精神支柱,生命支柱……

===============呆萌分割線===============

夜色茫茫,幽幽海風中,某男正依靠在欄杆邊上,抽著煙,品著酒,吃著最頂級的牛排,順便再接個最讓他開心的電話……

"梵狄,你這大半天都跑去哪兒了,我打了你好多次電話都是不在服務區."

梵狄眸色一冷,漆黑的夜色中看不真切男人的表,只聽他淡漠地:"才不過半天不見而已,你打這麼多電話,真是讓我受寵若驚,怎麼你不用陪你老公麼?"

"呃?"水菡呆了呆,感覺梵狄這話有點怪,可她又不出是哪里不對勁.

"梵狄,你明天會在山鷹的賭場嗎?"

電話那端,梵狄眉頭一皺,隨即反應過來水菡問的什麼了.

"嗯,明天會在賭場,有事嗎?"梵狄的語氣平靜得異常.

水菡可不知他在想什麼,趕緊地:"明天你能來我店里一趟嗎?"

梵狄沉默了.他不確定水菡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她是想當面向他解釋今天在店鋪里發生的事?可是,有必要解釋嗎,他和她,既不是戀人也不是夫妻,而如果是她對他有那麼點特殊感的話,今天她就不會眼睜睜看著他走了.她心里愛著的,始終是晏季勻吧.

想到這里,梵狄心頭沒來由地感到煩躁,好似口中的酒都變得苦澀了:"明天我很忙,不能去你店里了."

梵狄慢吞吞地轉身朝前邊的桌子走去,才剛邁出兩步,忽地,他感到腳下一滑,整個身子猛地倒向地面!

"那好吧,你來不了,那我去賭場找你行嗎?我已經……"水菡話還沒完就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一陣異響,之後便徹底沒了聲音……

原來剛才梵狄差點摔倒,幸虧梵狄反應夠快,才能及時抓住欄杆不至于摔到地上,可是他的手也在抓到欄杆同時,手里的東西也被拋了出去……在應對危險的時刻,本能的反應就是保護自己,而手機就成了犧牲品……

"我的手機!"梵狄一聲哀嚎,站在欄杆邊上彎腰往下俯瞰,但他只能看到黑乎乎一片茫茫大海.手機掉海里了.

梵狄氣得大吼:"這是哪個王八蛋弄了一地的油!"

男人額頭上青筋暴跳,只想找出"罪魁禍首………桌子前邊的地板上有一灘油漬,剛才他就是不心踩到才滑到,手機才會掉.

空蕩蕩的沒人回應他,好半晌才聽一個弱弱的男聲:"老大……那個桌子上的碗,您剛才起來接電話的時候弄翻了,里邊的油滴到地上,我本來想去打掃一下的,但是看您在接電話,我就……"

梵狄臉都綠了,敢那"王八蛋"就是他自己?

這也太倒黴了吧,水菡第一次打電話給他,才沒幾句手機就光榮犧牲了?手機對他來根本無所謂,但那是水菡打來的電話啊,就這麼中斷了,他能不郁悶麼?

最讓梵狄惱火的是,他使勁地回憶水菡的電話號碼,但是,怎麼都想不起最後兩位數是多少……

其實梵狄現在根本不在山鷹的賭場里,他在自己的地頭上.只因為先前水菡問他是不是在賭場,他想起自己曾跟水菡過他被債主強行拉去賭場里打雜,直到他還清債務,想不到這妞還記得真清楚.于是他就順口自己明天會在賭場,他不會知道水菡最後想那句話是……"我明天去賭場找你."

從今天中午在水菡店里遇到晏季勻之後,梵狄就開始不再狀態了,他走得很瀟灑,但內心卻有著不清道不明的憋悶.剛才水菡打電話,他的態度也是不冷不熱的,就是因為這貨心里還酸著,故意那麼對水菡話的,而他自己察覺不了這酸意代表著什麼.

梵狄將杯子里的酒一口飲盡,喉間掠過冰冷的液體,這一霎,他的心在:"何必為了一個游戲而傷神?她只不過是他一時興起逗著玩而已,他梵狄豈會是玩不起的人?被他放在心上的女人,至今還沒有出現過.過去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

而此時此刻,水菡還在一遍遍播著梵狄的電話,卻還是不通.

"哎,又不在服務區了,沒信號了吧……算了,明天直接去找他."水菡心里嘀咕著,不一會兒就進入了夢想……

===============呆萌分割線==============

第二天.

水菡思忖了很久,想著怎樣才能將二百五十萬拿去賭場給梵狄.

賭場,這地方向來都是跟黑道掛鉤的,水菡就算再怎麼笨都不會傻乎乎地將現金抱著去,她想到用自己的名字再開個戶頭,將晏季勻給她的那張金卡上轉出二百五十萬到新戶頭上,拿著那張卡去交給梵狄……嗯,這是她能想到的比較穩妥的辦法了.

今天是星期天,水菡恰好休假,她去銀行辦理的時候竟然出奇的順利.當她懷揣著新的銀行卡時,心里懸著的那口氣算是松了一半.

水菡當然不會自己之所以那麼順利,是因為那張金卡的主人是晏季勻……他是銀行的超級大戶,水菡拿著他的卡來銀行,辦事自然是受到的貴賓級待遇.只不過,在水菡剛一走出去,接待她的那位經理就撥通了晏季勻的手機……

如果只是數目,經理不會在意,但水菡轉走的是二百五十萬,經理認為應當向晏季勻報告.

晏季勻接到電話的時候正在六星級酒店餐廳里試菜……這是為不久之後的"金虹一號"開業時參加的那些人准備的,由于事關重大,晏季勻親自試菜.這已經是一個星期之內第三次修改菜譜了.

銀行經理是一番好意,晏季勻淡淡地謝過,掛完電話時,俊臉上只剩下一片陰沉……水菡怎麼會突然轉走二百五十萬?她的舉動太過異常了.從認識她到現在,她用錢的地方很少很少,他給她的金卡,她從未動過,搬進晏家大宅去都只是用爺爺給的零花錢.

到底出了什麼事?晏季勻心神不甯,陰霾的臉色可嚇壞了旁邊的廚師……難道菜有那麼難吃嗎?總裁怎麼這樣的表啊……

豈止是廚師,酒店經理也不由得戰戰兢兢,在晏季勻手下做事多年,每當看到他這樣的表,都預示著他的緒極度糟糕……

讓晏季勻窩火的是,水菡一定是遇到什麼事了,可她竟然都不對他透露半個字!

試菜就此暫停,晏季勻走到一處安靜的地方去給水菡打電話了.

水菡也正焦急地給梵狄打電話,他的手機還是不通.她不敢耽擱,記得梵狄過,今天是最後一天期限,她必須要盡快將錢交到梵狄手中,否則,他如果被債主一氣之下扔進海里喂魚……水菡不敢再想下去,急匆匆上了一輛出租車,開往賭場所在的方向.

手機響起,水菡一看是晏季勻的電話,心頭驀地一顫……

"喂,你找我有事?"水菡裝作很平靜地.

晏季勻狠狠地咬牙,低聲道:"你在銀行轉走二百五十萬干什麼去了?你現在在哪里?"

"我……"水菡一驚,他知道了?他的語氣聽起來似乎很生氣.

水菡的手捂著電話,聲地:"你聽我解釋……是梵狄……就你那個老同學啊,我是拿錢去給他的,我……"

晏季勻聞,只覺得胸口猛地噴出一股火,殺人的心都有了!

"你什麼?梵狄?你把錢給梵狄?"晏季勻氣得頭暈,額頭上青筋暴跳,狠狠地:"水菡,你拿著我的錢去給別的男人?"

這句話,晏季勻是吼出來的.

男人震耳欲聾的咆哮,震得水菡渾身一個哆嗦,隨即就是滿滿的憤怒!臭男人,她話還沒完呢!

水菡隱忍著怒意,盡量讓自己清醒點,壓低了聲音:"你冷靜一點聽我,是梵狄他欠了人家的錢,被逼債,他要是拿不出錢去還的話,會被黑社會的人扔進海里的……我是打算把這個錢替他還了,就當是報答他曾救過我和檸檬的命……"

晏季勻聽了,緒不但沒緩和,反而越發狠厲:"水菡,你腦子是什麼做的?他欠債你就信?你憑什麼那麼相信他?你了解他多少?除了他的名字,你還知道什麼?就這豬腦子,幸好梵狄這次只是騙你二百五十萬,如果他想騙你一千萬,你是不是也會給他?我看你是鬼迷心竅了!二百五十萬是麼?我不在乎!可我絕不能忍受自己的老婆拿錢去養白臉!你現在給我回家,立刻,馬上回!"

水菡被吼得一愣一愣的,滿腦子混亂成漿糊,尤其是聽到他她拿錢去養白臉,水菡徹底無法淡定了,在他眼里,她就是個不知檢點的女人嗎?一再被他用語侮辱,還能忍受才怪!

"隨你怎麼想,這錢就當是我向你借的,我一定會還給你!"水菡也以同樣的怒吼還回去,不等他再話,她已經掛斷了.

出租車司機見水菡這架勢也不禁暗暗咋舌……嘖嘖,真看不出來,這柔柔弱弱的女人還挺有個性的.

水菡心里燃燒著一團火……這就是向人伸手要錢的滋味,即使那個人是自己的老公,可是卻讓她格外難受.假如這是自己賺來的錢,他是不是就不會這麼大反應?如果是她自己賺的,她也能更理直氣壯些.

其實水菡沒明白晏季勻為何這麼火大,他與梵狄之間有恩怨,加上他看得出來梵狄對水菡有興趣,所以他在聽到水菡把錢給梵狄,怎能不怒.二百五十萬,他根本不在乎那點錢,他在乎的是水菡的心!她幾年都沒動過那張金卡,如今卻因梵狄而拿走上邊的錢,她該有多重視梵狄啊?晏季勻一想到這個就覺得自己的心好像被鈍器割著,火辣辣地痛……

水菡到了老板娘所的那間賭場門口,表面上看去是個夜總會的門面,但實際上里邊的核心是地下賭場.

現在才下午五點,夜總會門口顯得很冷清,水菡站在對面馬路,思忖著自己要怎樣才能進呢?

老板娘過,賭場門口有人守著,一般人是進不去的,除非是賭場的常客或者是有貴賓卡.

水菡一心只為梵狄的安危著想,以為自己只要到了這里就能見到梵狄了.在他的手機打不通的況下,她要麼就進去賭場,要麼就只能在門口等他.

水菡猶豫了一會兒,最終還是決定去試試.

一踏進夜總會的門,立刻有媽媽桑過來招呼,聽水菡是要去地下賭場,這位媽媽桑的態度瞬間變了……

"妹妹,我看你這面孔生得很,不像是會去賭場混的人啊……"媽媽桑伸出一只手,輕挑地撩著水菡的黑發,一雙眼睛曖昧的打量著水菡.

這眼神,讓水菡打從心底里產生厭惡……她想起曾經在彭娟家遇到那兩個流氓男人,當時對方不就是用這樣的眼神看她嗎?吃過虧,她永遠不會忘記.

水菡警惕地退向大門,試探地:"我來找一個叫梵狄的人,他在嗎?"

"梵狄?"媽媽桑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塗著厚粉的臉上露出輕蔑的笑意:"原來又是一個瘋狂的女人……呵呵,想見梵狄的人多了去,不缺你一個……想在這里見到他,除非是你走大運了,沒人知道他什麼時候會來,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見他的,你走吧,走吧走吧!"

媽媽桑不耐煩地將水菡推出去了,順手將門帶上,還甩給她一個不屑的眼神,活像是她是一只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

水菡呆滯了好半晌才回過神來,剛才那媽媽桑什麼?意思是,梵狄並不常在這里嗎?可是他過最近都在這里為債主做事,當打雜的.難道一個打雜的也那麼難見到?又不是什麼大人物,只是普通人而已嘛……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哪里搞錯了?

水菡不解,可她不打算再進去,只好暫時在門外等著,守株待兔吧,等梵狄出現.

水菡還是相信梵狄的,媽媽桑的話,在水菡心里的可信度幾乎是零,她只是疑惑一下就不再去想了.

天色變得十分陰沉,起風了,不一會兒就下起雨來.這里唯一能避雨的地方就是路邊的一棵樹.

水菡站到樹下,不敢走太遠去避雨,怕錯過了梵狄出現,只能選擇在距離夜總會比較近的地方.

與此同時,海邊港口停靠下一艘船,上邊走下來一群男人,為首的那一位戴著墨鏡的男人顯得格外引人注目.

一身黑衣包裹著他健壯的身材,修長筆直的雙腿邁著沉穩的步伐,從他舉手投足之間自然流露出一股渾然天成的王者氣勢,形成絕橫的氣場.他身後的人仿佛都成為他的陪襯,猶如眾星拱月,他的光芒直透人心!

墨鏡下那張妖魅惑人的臉,他的名,梵狄,在道上那些人眼中,就是黑暗與殘酷的代名詞……他只有在某個女人面前才會笑.

梵狄身邊跟著是他心腹,瘦子.

一共四輛車停在港口,梵狄先上了其中一輛,另外的人紛紛跟上.

梵狄的心明顯很糟糕,一張臉比雕塑還冷硬.他到現在才辦完事回來,可手機卡還沒弄好呢……

"老大,現在是去?"瘦子心翼翼地問.

梵狄不發一,他想起昨晚水菡在電話里,今天她會去賭場找他.可是,他的電話掉海里了,她沒得到回複,應該不會去吧?況且,現在都已經下雨了,他更沒有必要再去賭場.

梵狄不會知道,有個傻乎乎的女人為了替他"還債",為了他這蹩腳的謊,她竟真的等在賭場門口,即使下著雨……

水菡等得心急,她很怕梵狄會出事,可是賭場的門檻實在太高,她進不去可怎麼辦?只能祈禱梵狄能快點出現……

五月的天氣,白天出太陽會有點熱,但這晚上一下起雨來還是有些冷意的.水菡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衣服,站在這棵枝葉稀疏的樹下,雨越下越大,漸漸的就有雨水滴到頭發,臉上,頸脖……

一陣寒意襲來,水菡哆嗦了一下,打個激靈,身子顫抖著……冷啊,可她的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賭場的門.

"梵狄梵狄,你快出來啊,出來拿錢還債啦!"水菡心里默念了無數遍,心急如焚.

此刻,梵狄一行人正行駛在另一條路上.

下雨的天氣,車子打滑是難免的,前邊有兩輛車擦到了,車主都停下來,幾句話不和就開始吵架……這條路也隨之堵上.

梵狄緊緊蹙著眉頭,吩咐司機調頭.

老大調頭,後邊的幾輛車跟著,開向了另一條道.

原本就是走這條路更快到達目的地,但梵狄先前卻要走另一條路程遠些的道.現在堵上了,不得不調頭,走近道.

而近道就是要經過賭場的,梵狄心里無奈……刻意想繞過賭場,現在卻還是不能避免.他也不上來為什麼想繞過,潛意識里的念頭而已.

7點多,正是容易堵車的時候,梵狄他們的車開得比較慢,漸漸駛向賭場的方向……一點點接近……更近了……

雨紛飛,陰冷的不只是天氣,還有人心.梵狄又想起了三年前的那個夜晚,他遇到水菡,為她接生,當時的雨,比現在還要些.

自從那次之後,每當遇到下雨天,梵狄就會想起那段刻骨銘心的經曆,還有那個堅強的孕婦……永遠都會記得當時她眼里的光芒有多亮,記得他親手抱著生命時,心是多麼的激動.這樣的經曆,這輩子,只此一次……

天黑了,路上兩邊的燈光在雨中都顯得朦朧,但有的人注定是無法被忽視的……在梵狄的車開過了賭場門口時,驀地,梵狄臉色一變……剛才好像晃見樹下有個熟悉的身影?

梵狄陡然回頭,直勾勾盯著那棵樹,借著賭場門口的燈光,他看到,一個纖細的身影正哆嗦著,冷得發抖,可她那視線卻一直張望著賭場的門口……

這一秒,就這麼不期然地定格在梵狄的腦海,呆滯兩秒之後,只聽他大吼一聲:"停車!"【凌晨這一章7千字,白天繼續更新,求月票!】

上篇:第131章:今後不必再見面!     下篇:第133章:給她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