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42章:晏總和梵狄的賭局  
   
第142章:晏總和梵狄的賭局

要在這麼大型且高檔的賭廳里玩,水菡連想都沒想過,她是連麻將都不會打的人,紙牌也只會玩"開火車"這一種,現在讓她拿著籌碼去下注,並且這籌碼還等于就是現金,她第一個反應就是緊張.

"那個……晏季勻,我對賭博沒興趣……我覺得,賭博吧,不太好."水菡得很聲,周圍都是進來玩的人,怎好讓別人聽見她這麼呢.

晏季勻對于水菡的反應並不意外,實際上,別是水菡了,如果不是見慣大場面的人,來這樣的地方,心多少都是會在興奮中帶著忐忑不安的.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充斥著金錢,物欲,一不心就容易讓人迷失,但在這里也能給人一種平時得不到的磨練.水菡身為豪門望族中的女人,她能保持一份淡泊固然重要,可她還需要鍛煉自己的膽子,學會在人多的場合中鎮定而自信.

晏季勻溫熱的手掌撫在水菡的後背,再次篤定地告訴她:"不用緊張,就當這是路邊的茶館就行.你得對,我們並不是來沉迷于賭博的,我們只是玩玩.但這就好比人人家里都有菜刀,大多數人都是用來切菜的,可也有人拿菜刀去砍人,這並不是菜刀的錯,是人的錯.賭博也一樣,我們只把它當是娛樂就好,賭怡,沒事的,盡管去玩吧."

看似幾句簡單的開導,卻蘊含著深刻的人生哲理,水菡只覺得心頭豁然開朗,水汪汪的眸子亮了亮,微微點頭,不再糾結了.想想也是,既然都來了,何必再扭扭捏捏,趁這難得的機會多見識見識也好.

這麼一想,水菡輕松多了,下意識地挽著晏季勻的胳膊,跟著他走向了前邊的賭桌.

這里的賭博方式不少,百家樂,俄羅斯輪盤,老虎機,骰子……等等都有,其中在賭桌上參與人數最多的要數百家樂了.賭桌前,少數人坐著,還有些直接站在那里下注.負責賭桌的牌官都是在行業里頗有名氣的人物,被梵狄請到金虹一號來做事,可見其不僅是在金錢上有足夠實力,在人際關系上也有著令人驚歎的影響力.

賭廳里比較嘈雜,不少人都手拿著籌碼在下注,時不時會響起歡呼聲,熱鬧非凡,一派繁榮景象.

有的人下注贏了,面前的籌碼越來越多,有的人籌碼輸了,訕訕地念叨著,去別的賭桌再碰碰運氣.看著五顏六色的籌碼在賭桌上不斷地變換主人,水菡不知該將手里的金色籌碼放到哪里才好.

晏季勻對這種百家樂的玩法還是知道的,低頭附在水菡耳邊:"你看桌子上那些有莊閑兩個字的地方,你看哪里順眼就放籌碼."

水菡揉揉鼻尖,心想啊,好吧,反正我運氣向來不怎麼好的,這十萬塊估計是有去無回了.

水菡肉痛地將金色籌碼放在了"莊",沒什麼特別原因,或許只是一下覺得那位美女牌官的動作十分瀟灑養眼.而其他下注的人都放在了"閑".剛才已經連開五把都是"莊"贏,這把當然就是"閑"贏的機率大了,只不過水菡不懂這些,她是隨意押下去的.

"閑……閑!"下注的人都在喊這個字,殷切而興奮.水菡灰溜溜地瞄了晏季勻一眼,越發覺得沒信心了……估計十萬塊真是玩完了.

晏季勻不置可否,神自若,絕美的面容始終噙著一絲絲淺淡的笑意,穩如泰山,鎮定而閑適,看著賭桌上那些籌碼,他連眼都沒眨一下.水菡不由得暗暗感歎……晏季勻這份氣度確實是別人難以學得來的,至少她連十分之一都沒達到.

就在水菡走神之間,賭桌上已經開了,一眾嘩然,響起一片惋惜之聲……

"有沒搞錯,又是莊?連開五把莊了!"

"就是啊,這把怎麼不是閑呢!"

"早知道我就押在莊了!"

"……"

惋惜和懊悔的人都有,他們到不是特別在乎自己輸了多少,更多的是一種好勝心.

水菡驚愕……這就贏了?水菡有點緊張地看向晏季勻,沒有動手去拿桌上的籌碼,她總覺得這太不真實了,不過才兩分鍾的時間,她就贏錢了?

這時候,坐在賭桌前的人有的認出了晏季勻,起來打招呼,欲要為他讓座,但晏季勻卻微笑著禮貌地婉拒了,只是站在桌前將水菡贏的籌碼拿起來放在她手里,示意她繼續玩.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水菡身上,帶著好奇與審視的意味,露出各種不同的表……羨慕,嫉妒,欣賞,疑惑……她這身行頭里有兩件都是頂級名牌中今年的限量版,晏季勻對她真好啊.

但不得不承認的一點是,晏季勻身邊的她雖不是特別驚豔的類型,但勝在那股清麗淡雅的氣質,最讓人豔羨的是她白希如瓷的肌膚,如花瓣一般嬌嫩細膩.明眸皓齒,顧盼生輝,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清澈無垢,巧的雙唇不點而赤,雪白的頸脖下,那一顆閃亮的星星水晶項鏈將她整個人點綴得格外透亮,她裙擺上的孔雀尾刺繡在燈光的照射下隱隱泛著金光,與她腳上那雙閃亮的水晶鞋交相輝映,平添了幾分瑰麗的色彩……她沒有傾城之姿,卻能讓人看了一眼還想再看,越看越是會被吸引,越是驚訝,素顏能有如此姿色,這才是真正的天生麗質.她身邊的晏季勻,絕世風姿,無懈可擊的容貌和氣質,高大挺拔尊貴非凡,兩人看上去竟也還是挺相配的.

"晏總夫妻倆真是恩愛啊……"

"晏總您可真是深藏不露,這麼美的嬌妻,我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就是嘛,金童玉女,簡直絕配啊,哈哈……"

"……"

這一桌大都是中國人,並且有不少就是C市當地的富豪,跟晏季勻認識,但還沒參加過晏季勻的婚禮,所以認不出水菡,可他們先前也都聽晏季勻是帶著老婆來的,那麼自然就是眼前這一位了.

水菡不習慣被這麼多人注視著,臉上微笑不斷,可就是有點僵硬,暗暗也捏捏晏季勻的肩膀……

晏季勻卻是應對自若,客套而謙虛地回應了幾句之後就帶著水菡離開這一張賭桌.這是婚後第一次帶水菡來參加這麼大型的公開場合,她緊張那是肯定的,對晏季勻的依賴也就無形中增多了一點,挽著他的胳膊更不放了.

看著不斷有人前來跟他打招呼,而他竟都能准確地叫出對方,沒有絲毫差錯,水菡不由得暗暗咋舌……他記性真好,起碼這認人的本事就要高人一等.

晏季勻總是保持著禮貌得體的微笑,談吐大方而優雅,面對每一個來與他打招呼的人,他不厭其煩地應付著,有時雙方還會些讓水菡完全聽不懂的話.在她看來是枯燥無味的,可她也明白,這是晏季勻必須要做的事,他竟一點都沒有顯出不耐煩,明他早就習慣了吧.

看來,大公司的總裁也不是那麼好當的.起碼要在這種場合里游刃有余,不是一天兩天能鍛煉出來的,水菡忽然有點心疼……

"怎麼了?"晏季勻見她皺著眉頭,停下腳步問.

水菡怔怔地搖搖頭:"我沒事,只是你……你最近不是很忙嗎,也該讓自己放松放松啊,出來玩還總是談公事,我看你跟那些人聊天大都是關于公事的話題,就不能消停一下?"

晏季勻淡淡一笑,眼底那一抹無奈稍縱即逝,其實他又何嘗想在閑暇的時間里還聊公事呢,但今天在場的都不是一般人物,他們有時要主動談起,他也還得應付幾句,畢竟,無論是公司的合作伙伴還是競爭對手,眼下,大家都得保持著和諧的氣氛.

"你這麼,是在心疼我?"晏季勻冷不防冒出這句,深邃的鳳眸里那動人的神采格外勾魂.

水菡縮著脖子連忙搖頭:"你別臭美了,我只不過是聽著你們聊的話題感覺很無聊而已."

晏季勻輕笑,這女人養成口是心非的習慣了,明明就是緊張他,關心他,偏偏不承認.不過,她得也有道理,既然來了,當然是要休閑娛樂的.

"去別的地方轉轉."

晏季勻帶著水菡去了其他賭桌,也在別的賭廳逛了一圈.

水菡今天顯然是有幸運加身的,沒多久就靠著那一枚金色籌碼贏了好幾十萬.

她手里拿著好些不同顏色的籌碼,臉上樂開了話,心里琢磨著,一會兒將這些都兌換成現金……

"嘿嘿,晏季勻,那個……我贏來的這些錢可不可以拿來還債?這里有幾十萬,我去兌換了籌碼全都給你."水菡滿是期待地目光,掩飾不住的喜色.

晏季勻臉一黑:"你還在想那二百五十萬的事?"

"不只是這個啊,還有我這身行頭,我也得把錢給你……"

"你……"晏季勻窩火,她腦子里什麼時候能不總是想著還債嗎?他不缺錢,那張卡上的錢本就是給她花的,她怎麼還不明白?

"算了,我現在不跟你多,晚點再收拾你!"晏季勻這意思是想晚上睡覺前好好給她上一課.

水菡一聽到"收拾"二字就條件反射了,立刻表示抗議:"晚上我要跟寶寶一起睡!"

"你什麼?"晏季勻手扶著額頭,有點頭疼.

"我,我晚上要和寶寶一起睡,不跟你睡.我們一會兒不是還要回家去的嗎,你干嘛這麼驚訝."

晏季勻無語問蒼天……好吧,是自己疏忽了,沒有跟她交代清楚.

"告訴你一個消息,今晚,明晚,還有後天晚上,大後天晚上……總之,這接下來的半個月時間里,你都不能跟寶寶一起睡了,因為,這艘船現在已經離開C市很遠了,將途經東南亞一些國家的島嶼,一直到香港,會停留三天,然後去一座旅游觀光島,然後才會返航回到從從C市,並且,更重要的是,船上所有的房間都已經客滿,你只能跟我睡一個房間."

"什麼?"水菡驚詫,聲音都不由得拔高,使勁在晏季勻胸膛上揍了一拳……

"你怎麼不早啊,早要離開家半個月,我就不來了!我……我不能離開寶寶,一天都不能……沒有寶寶在身邊,我睡不著!晏季勻你混蛋!我想寶寶,我現在就想見到寶寶!"水菡炸毛了,眼眶泛,緒激動,這三年,她從未離開過寶寶一天,原本她還以為這艘游輪晚上就會返航的,現在卻被告知要半個月才能見到孩子,她哪里還能淡定.

晏季勻心里一緊,雖然他也理解水菡的心,但又有點不是滋味,難道自己在她心里一點地位都沒了?她就只顧孩子,難道不覺得有機會和他一起出來游玩是很開心的事?

晏季勻抱著水菡在角落里,心安撫著,直到他保證在臨睡前讓水菡跟寶寶通個視頻電話,她才漸漸平息了一點,可還是心郁結,焦急,恨不得能馬上飛到寶寶身邊.

這時候,賭廳里出現了一陣的躁動,晏季勻眉頭一皺,問服務生這是發生了什麼事……

原來,是樓上豪華包間里,有人要與梵狄對賭……這個不怕死的人,竟然是……亞撒!

晏季勻和水菡同時一驚,不知道亞撒怎麼會跟梵狄杠上的?

一般況下,賭船的主人是不會親自下場參與賭局,除非是遇到極為特殊的況.而亞撒的身份特殊,是文萊皇室成員,他雖外表放蕩不羈,可也不是沒分寸的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晏季勻……"水菡發覺他的臉色有點沉.

"走,上去看看."晏季勻拉著水菡就上去了,腳步有些匆促.

兩人很快趕到了樓上某一間豪華包廂里,原本是不會被允許進去的,因為一個豪華包廂是不夠容納幾百人,所以圍觀者只能在外邊的大賭廳里等消息,但晏季勻是亞撒的朋友,賭局的規矩是雙方需要再找一位合作者才能進行的.晏季勻自然就成了亞撒的搭檔.

事來的突然,水菡坐在包廂里的一角,望著前方那賭桌上的男人,只覺得這一切太夢幻了……晏季勻和梵狄竟同時出現在了同一張賭桌,這是冥冥中注定還是有人刻意安排的?【今天7千字,明天繼續更新.】

上篇:第141章:甜蜜溫柔     下篇:第143章:她希望誰會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