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44章:被抓當人質  
   
第144章:被抓當人質

晏季勻第一張拿到的牌是心十,賀雨燕拿到的是方塊J.也就是,光就現在的牌面看,晏季勻和亞撒是要弱于梵狄和賀雨燕的.可亞撒一下子就扔出去五百萬籌碼,並且這是一局定輸贏,晏季勻也只有將跟上了.

梵狄和賀雨燕當然跟啊,這牌面看著可喜人呢.

第三張牌,亞撒拿到一張心A,這家伙頓時露出喜色,大手一揮,又五百萬籌碼出去了……晏季勻是心九,梵狄是梅花六,賀雨燕是黑桃五.

形勢又一次發生變化了,顯然晏季勻這邊的牌面看起來比梵狄的要好太多.

賭博就是這樣瞬息萬變,前一刻的低迷或許下一刻就是喜上眉梢.

晏季勻不急不慢地跟著,將籌碼推出去時,目光卻是落在梵狄身上的,淡淡地:"你今天的運氣並非如你想象的那麼好……"

梵狄神態自若地往椅子上一靠,手指夾起一根粗長的雪茄,立刻有人上前去為他點上……他精美如畫的容顏在淡淡煙霧中散發出妖異的氣息,他身體的每個動作和線條都是極致完美的,渾身上下無不透著強大的自信.這一幕真像是電影里的節,令人有種夢幻而不真實的美感.

"這才第三張牌而已,這些還之過早了.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想聽你喊我一聲七舅公,這都快成我的心病了,而我今天有個預感,你會喊的……"梵狄慢吞吞地著,將五百萬籌碼推了出去.

賀雨燕對梵狄有著近乎盲目的崇拜,跟隨他幾年了,她沒見梵狄輸過,當然是毫不猶豫地將自己手中的五百萬籌碼也推了出去.

幾位見證人以及裁判周震,他們的注意力竟都不是主要放在賭桌上,他們更感興趣的是賭桌上的人究竟有什麼樣的恩怨仇呢?似乎這比賭局本身更具有吸引力.

而水菡卻感覺每一分鍾都是那麼難熬,真是的,急死人了,不是一局嗎,她滿以為頂多幾分鍾就結束了,可現在看來,男人們互相就像是在打太極拳,慢悠悠的……

水菡都已經喝下了兩杯飲料了,不知道太口渴還是緊張所致.偷偷瞄了一下四周,看到前邊的大門距離自己不遠,她想去洗手間,順便透透氣,看樣子賭局還沒那麼快結束的.

水菡剛一走出這包廂的門就看到眼前擠滿了人,一直到樓梯下邊都是……全都是在等著賭局結果的富豪們.他們現在也化身成八卦愛好者了.同樣的,他們關心的並非賭局本身,而是晏季勻和梵狄……

這兩個男人身份特殊而尊貴,各有千秋,分庭抗禮,富豪們都想搞清楚他們之間的恩怨,以便于將來站隊時別選錯才好.炎月集團是商界巨擘,跺跺腳就能在一個不的范圍內產生巨大的影響,而梵狄,游輪的主人,同時也是澳門三大賭王之一——梵頂天先生的兒子.

雖然梵頂天的企業王國在多年前就已經脫離黑道,那人們都明白那是表面現象,梵家依舊是地下暗黑王國的實際掌控者.梵家是黑白兩道通吃,晏家表面是白,但一個上百年的家族豈會是徹底乾淨的?兩個強悍的家族繼承人在此杠上,富豪們能不關注麼?晏季勻和梵狄所代表的不只是個人,也是各自背後的勢力.

亞撒也是重要人物,文萊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亞撒身為皇室成員,實力如何,在座的富豪們都不太了解,但至少他們得到一個訊息……晏季勻與亞撒是好朋友.這一點又讓他們對于炎月集團的實力有了一個更新更高的評估.

水菡低頭縮脖子擠過了走道,硬著頭皮接受人們火辣辣的目光.

"晏太太,里邊怎麼樣了,能透露一下嗎?"

"是啊,晏太太,給我們吧,誰贏的機會更大啊!"

"……"

人們七嘴八舌地來向水菡打聽,這些可都是一方富豪啊,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此刻在水菡面前也都跟普通人差不多了,只因她的起點太高……晏季勻的老婆,誰敢覷?

水菡心慌意亂地沖大家擺擺手:"對不起……我不懂賭博,我看不出來到底誰贏的機會更大……你們再等等吧,估計一會兒就有結果了……"

水菡直到進入轉角的洗手間里,她才能松了一口氣,拍著胸口苦著臉……原來富豪們也能像普通人一樣的八卦.

水菡不知道的是,富豪們不只是八卦,甚至有的人已經掏出了現金開始買外圍,有的押晏季勻贏,有的押梵狄,兩邊都有支持者,賠率還都是一樣的高.

水菡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神有些恍惚,感覺心里塞著好多疑團想問晏季勻和梵狄……難道是家族恩怨嗎?剛才聽人梵狄是賭王的兒子,那麼又怎會是晏季勻的七叔公?太讓人費解.

水菡走得很慢,失神中,忽聽身後傳來一個好聽的男聲……

"晏太太請留步!"一個穿著服務生衣服的男人面帶微笑地走了過來.

水菡愕然:"你叫我?有事嗎?"

服務生禮貌地:"我是專門負責打掃您房間的,在您上船之前,我進去房間換了床單,但是我……"到這,服務生露出靦腆的表,舉起了自己的一只手腕……

"我手鏈上本來有兩顆心型吊墜,但是有一顆被我不心弄丟了,所以想請您允許我進去您房間找一找可以嗎?我們游輪上有規定,不得擅自進入客人的房間,我現在要進去找東西,必須要有您在場才可以的,不知道能不能麻煩您幫個忙?"服務生顯得十分焦急,滿是期盼的眼神看著水菡,笑容里帶著祈求的意味,令人難以出拒絕的話.

他手鏈上確實只有一顆心了,旁邊的空位明顯是掉了一顆的.水菡猶豫了一下:"晚點去找行嗎,我現在要返回賭局去看看."

服務生一聽,兩眼泛:"游輪很快就要靠岸,而我十分鍾之後就要換班,十分鍾之後要在甲板集合,我不能遲到,如果讓我們組長知道我是因為私人原因耽誤了,我……我就會失去這份工作……懇請您現在就讓去房間找找行嗎?"

水菡的心軟了……一個服務生而已,找份工作不容易,她何不就給個方便?

"好吧,我們現在就去."

"謝謝,太感謝了!"服務生感激涕零,連聲道謝.

水菡聽晏季勻了的,游輪上到處都有監控器,再了,這麼多富豪在,游輪的安保措施怎麼會差呢,在這里是相當安全的.

從二樓直到頂層水菡和晏季勻的房間,坐觀光電梯很快就到了.

服務生拿出身上備用的房卡,打開了這個房間,走進去,一邊不斷地道謝……

水菡走在他後邊,故意沒關門,站在距離門不遠的地方,指指屋子里:"去找吧,你時間不多了,快點."

善良的她還不忘提醒服務生動作快,怕他遲到了集合的時間.

服務生也不啰嗦,果真迅速地在屋子里開始尋找他丟失的東西.

這房間里可是放著美金的,是水菡下午親眼看著洪戰放到櫃子里的,那是晏季勻會用到.而現在晏季勻在下邊賭局中所拿出的不是現金,而是銀行本票.

水菡當然不會任由服務生一個人進來,以防萬一,她還是跟著來了.

"找到了!"服務生歡呼一聲,從床腳處站起來,手里拿著一顆的亮亮的東西.

這前後才不過進門兩分鍾而已.

"嗯,我們出去吧."水菡轉身,手扶在門上,看著服務生喜笑顏開地走過來.

服務生深深地看了水菡一眼,很是認真地:"謝謝你."

"沒事,你找到東西就好……我……"水菡話還沒完,只見眼前人影一晃!

異變突起,服務生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不見,房門被關上,水菡的尖叫聲被壓在了喉嚨里……男人已將她的嘴巴牢牢捂住!

"唔唔!"水菡驚恐的眸子盯著眼前的人,想喊喊不出來,想掙紮,卻被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抵住了脖子……

"別叫!老實點!媽的,想活命就聽我的,把房間里的錢全都拿出來,快點!"服務生面色猙獰,哪里還有先前的親切和藹呢,徹底褪去了偽裝,露出凶狠的面目.

水菡全身僵硬,脖子上傳來冰涼的觸感,提醒著她,只要她一不心亂動或是惹惱了這個人,她的脖子就會被割開……

恐懼和危險突然間降臨,距離她如此之近,她似乎能聞到死亡的味道.此時此刻,由不得她選擇,她只要點頭,急忙用手指指衣櫃.

歹徒挾持著水菡一步一步走到衣櫃跟前,逼迫著水菡打開,里邊赫然躺著一只銀白色的箱子.

這時候,游輪的監視器已處于癱瘓狀態,早在兩分鍾之前,每個屏幕上就已是一片雪花兒,沒有圖像.可見這歹徒並不是一個人,他有著相當強悍的電腦高手作為同伙!

與此同時,在樓下包廂里也發生了異常……桌子上,四個人的牌都已經發完了,這一把是晏季勻押上了全部的籌碼,一共五千萬.梵狄一方也全押出去,也是五千萬.

亞撒手中的籌碼已輸完,賀雨燕也一樣.現在只剩下晏季勻和梵狄的交鋒.

晏季勻有一對十,梵狄的牌面看上去是同花,但真正的輸贏是取決于他們手中沒有亮出來的那張底牌.

梵狄將底牌掀起來一角,再一次看清楚自己是什麼牌,他眼中沒有絲毫波動,只有異常的冷靜.

其余人都不由得緊張起來,只要梵狄一方揭開底牌,就能定輸贏了!

梵狄已經看到賀雨燕臉上勝利的笑容,顯然她已經看到他的牌是什麼.

"我來替你開吧."賀雨燕極盡溫柔地對著梵狄,然後她的手捏住了那張牌……

就在賀雨燕的牌差一點亮出來時,瘦子不知從哪兒冒出來了,神色焦急地跑過來對梵狄低聲了兩句……"老大,監視器出問題了……水菡剛去洗手間出來之後和一個服務生去了頂層."

梵狄黑眸里倏然蹦出兩道冷光,神色驚變,蹭地一聲站起來,全然不顧賀雨燕的驚駭,徑直走向晏季勻那邊……

賀雨燕的手就那麼定格住了,像被點穴似的僵住不動,而晏季勻卻被梵狄一把抓住……

"走,有事!"梵狄沉聲.

晏季勻和亞撒同時一驚……是什麼事能讓梵狄在即將開牌決定輸贏那一刻卻棄之不顧了?什麼事那麼重要?

晏季勻只怔忡了兩秒就反應過來……水菡不在座位上!

晏季勻來不及多什麼,跟著梵狄就跑了出去……

眾人傻眼兒了,當事人都跑了,那賭局怎麼辦?

賀雨燕妖豔的唇勾出一抹狐媚:"既然他們有事要辦,我們來開牌也是一樣.亞撒,亮牌吧!"

亞撒沒搭理她,卻聽裁判周震道:"這一局,鑒于況特殊,我宣布……結果是——和局."

和局?

賀雨燕猛地一回頭狠狠地朝著周震一瞪眼,只差沒罵娘的.和局,怎麼能是和局呢?

幾個見證人卻是松了一口氣,相視一笑……唯有和局才是兩全其美啊.其實不管誰輸誰贏,都不是他們想看到的.

周震在行業里德高望重,他是和局,即使賀雨燕不服氣也沒用.

亞撒的心思也不在這里了,他只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直覺告訴他,定是什麼不妙的況……

頂層某房間里.

歹徒耳麥里傳來急促的聲音:"快走,晏季勻和梵狄上去了!"

歹徒驚悚,本來是想拿到錢就將水菡打暈,但現在他不得不改變主意!

"媽的,你老公和梵狄不是有矛盾嗎?怎麼還一起來找你?看來你的重要性比我預計的要大得多啊,那只能由你當我的人質,跟我一起上救生艇離開這里了!走!"歹徒一聲怒吼,手上一使勁,水菡的脖子上立刻出現一道血痕……痛!

上篇:第143章:她希望誰會贏?     下篇:第145章:墜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