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47章:主動親他  
   
第147章:主動親他

海港的夜色很美,岸邊一片一片五彩斑斕的霓虹照亮了半邊天,熱鬧繁華之中又富有異國調,頗有些吸引人.但是,這里只作為游輪暫時停靠的港口,不作為游玩的城市.現在是晚上,船上的都是身價不菲的富豪們,如果都下去岸上玩,萬一出點漏子,只怕這個的國家就要造成治安動.亂了.好在金虹一號上邊一切悠閑娛樂設施齊全,人們在上邊即使待上個好幾天都不會感覺煩悶.

海港周圍都處于戒嚴中,不得有未經允許的船只靠近這周圍.先前某個在漁船上拿著望遠鏡偷看的人也隱匿起來,化身為普通的漁民,上岸,走進人群之中消失不見.

水菡睜開眼時,她已經躺在了房間里,身上不再有意思濕潤,干干爽爽地睡著,就好像她一直都在這里從未曾出過意外一樣.

蓋的薄被輕巧而舒適,是用一整塊頂級杭州絲綢制成的被單,上邊精細的手工藝刺繡圖案是一幅龍鳳呈祥.霸氣而喜慶,讓人想起在電視里看到的古人"洞房".

這是……是自己房間?

水菡的意識出現了短暫的空白,有那麼接近半分鍾的時間里她感覺自己像是魂游體外一般的,什麼都聽不到,什麼都感知不到.直到她耳朵里傳來開鎖的聲音……

就是這一點點聲音,對于水菡來卻像是晨鍾暮鼓一樣響徹耳際,原本是大腦一片空白,卻無端地湧現出一幅驚悚的畫面……那時的水菡只有五六歲,媽媽牽著她去拜祭外婆.在那座墓碑前,她看到一個女人的背影……那女人站在墓碑前著外婆的名字,似乎還罵了些難聽的話,然後媽媽上去跟女人吵架,結果卻被一群穿黑衣服的男人打傷了,而水菡也嚇得哭起來,她沒看清楚女人的樣子,只記得那女人掄起了包包狠狠朝著她的腦袋砸了下來!驚恐之中,水菡閉上了眼睛,但在昏過去那一秒,她腦海里停留的最後的一樣東西就是女人手上那一枚大大的發著幽光的綠色戒指……

水菡呆若木雞,一陣頭疼襲來,她不知道自己剛才想起的畫面到底是什麼?像是自己曾經經曆過的事,又像是做夢,到底是怎麼回事?似曾相識的場景,那麼逼真,被人用包包砸到腦袋的女孩就是她自己嗎?為什麼她在這之前的記憶中沒有這些?有什麼重要的事被她遺忘了嗎?

晏季勻見水菡這表,不由得嚇了一跳,聯想到有些狗血電視劇里演的某節,晏季勻緊張地摟著水菡,將她的臉對准了他:"水菡……你看著我,你還認得我嗎?嗯?還認得嗎?"

難怪晏季勻會發慌,先前水菡從海里被救起來之後,只是短暫的恢複了一點意識之後又昏迷過去.醫生,不排除她會因大腦缺氧了一段時間而造成後遺症,也就是對記憶的影響.

水菡怔怔地望著晏季勻,通通的水眸子呆滯了好半晌才動了動:"你……你……我怎麼會不認得你……總是讓我傷心的混蛋,我……我……"

水菡的話還沒完,整個人就被緊緊抱在了他溫暖的懷抱里.男人強健的身軀在微微顫抖,掩飾不住的激動和驚喜……他覺得,此時此刻,再沒有比"混蛋"兩個字更加讓他感覺親切的了.聽到水菡這麼,他能百分百確定她沒事,她的腦子還好好的!

能讓晏季勻害怕的事實在不多,可今天就發生了兩件!第一件是她被歹徒拽著墜海那一刹,他身體里恐懼的細胞全都炸開了,他腦子里只剩下一個聲音在狂喊——不能失去她!

另一件就是剛才,他看到水菡呆呆傻傻的表,他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兒了,就怕的就是她會突然冒出一句:"你是誰啊?"

還好,幸虧她沒事,否則,他真的不敢想象失憶的水菡會是怎樣?這是一種深刻的後怕.

"疼……"水菡痛苦地皺眉,僵直了身子,蒼白的臉皺得緊緊的.

晏季勻這才驚覺自己是碰到她脖子上的傷了,趕緊將她放開.

"你躺好,別動."

水菡卻微微搖頭,吃力地:"不行,你答應過我……你今晚會讓我跟寶寶通視頻電話的……你話不算數啊……你……"水菡才沒幾句就痛得冷汗涔涔.

"好好好,你別激動,我現在就讓你們通視頻,可是你的傷……"晏季勻眉宇間流瀉出一片疼惜之色.

"來,我先給你擦藥."晏季勻從床邊的櫃子上拿起來一瓶的半透明的膏藥,輕輕地將水菡脖子上的紗布揭開.

這是梵狄送來的藥,比醫生開的藥更好.是等水菡醒來之後感覺痛就為她擦上.

水菡脖子上的傷口很細很淺,但這里的肌膚也是極為細嫩且薄的,那麼一條細細的傷口都足以讓你流血不止.所幸的是還沒傷到那根大血管……但晏季勻依舊清晰地記得當看到她被歹徒挾持時,她雪白的頸脖上那一點鮮的血跡是怎樣刺痛著他的心.

水菡對這藥沒有抱多大希望,但是擦上之後就感覺到一陣清涼將疼痛驅走了不少,頓時輕松了大半,身子也不再緊繃了,臉上痛苦的表有所緩解.

"怎麼樣?"

"嗯……這藥好神奇,我沒那麼痛了."水菡得很聲,怕牽動脖子上的傷.

晏季勻心里一松,暗暗想,梵狄這子還真沒忽悠人,他送來的藥確實是好東西.當然了,晏季勻不會隨便就將來曆不明的藥擦上,他也是檢查過才給水菡擦的.晏家祖上是中藥世家,開藥鋪出身的,傳到晏季勻這一代,雖然已經不如以前那麼需要個個精通中藥,但最起碼的知識還是比一般人強些.這藥,晏季勻一聞就知道大概是些什麼成份,確實都是昂貴的市面上少見的珍稀藥材制成,他自己先在手上試過了沒事,才會給水菡用.

"扶我起來……我要跟寶寶通視頻……"這雙又又腫的大眼睛這麼看著他,帶著祈求的意味,他怎能忍心拒絕,雖然她現在精神狀態很差,但他也知道,如果今晚不讓她給寶寶通視頻,只怕她是連覺都不睡了.

晏季勻將平板電腦拿出來,放在水菡面前,再將她扶起來坐著,用他的領帶圍在她脖子上擋著那刺眼的紗布,這樣才不會讓寶寶看出異樣.

很快,檸檬的身影就出現在了屏幕上,水菡整個人都來了精神,激動地抱著平板電腦,只恨不得能鑽進去才好……

"寶寶……"

"菡菡菡菡……你去哪兒了?我好想你啊菡菡……"檸檬奶聲奶氣地質問著,更多的是向媽媽訴著他的思念.

水菡鼻頭一酸,差點就掉下淚來……今天發生的事,太過突然了,險些她就再也見不到寶寶.想到這個,水菡的心痛得無以複加,但她卻強忍著不哭,她不能讓寶寶為她難過.

"兒子……對不起,媽媽臨時有事要跟你爸爸去一個比較遠的地方……今晚不能回家了."

檸檬失望地撅著嘴,靈動的眸子里光亮都暗淡了下去,委屈地:"那明天呢?"

水菡搖搖頭.

"後天呢?"檸檬再問.

水菡受不了這種煎熬,她真想立刻就飛到孩子身邊去,可是她不能……不管怎樣也要等脖子上的傷好了才回去,否則被寶寶看到,她該怎麼交代?被爺爺看到的話,更是不得了吧……

晏季勻輕輕摟著水菡的腰,覺得是時候該他出馬了……

"兒子,你怎麼眼睛里看到你媽,你沒看到我嗎?我是你老子,是你爸爸!"

檸檬這還被提醒了,一張臉頓時繃得緊緊的,鼓著腮,手指指著屏幕:"你是不是又想欺負我媽媽?菡菡是我的,不准你搶走,哼!"

晏季勻一愣,隨即氣得咬牙,湊近了屏幕重重地:"不點兒,你老媽首先是我的,然後才是你的,先後次序你要搞清楚!"

晏季勻窩火,兒子這麼強的占有欲,這遺傳到誰了啊?

檸檬瞪圓了眼睛,一點都不怕晏季勻:"菡菡是我的,你要是敢欺負菡菡,等你回來了我一定會……我一定會咬你!"

"……"

得了,這咬人的習慣肯定是遺傳到水菡了!

水菡在一旁看著檸檬和晏季勻杠上,出奇的感覺心很好,不由得豎起了大拇指:"兒子好樣的,你是媽媽的心肝兒寶貝!"

晏季勻眼一瞪:"敢你們這是合起來擠兌我?"

水菡不敢像他那麼大聲,顧忌著傷口,可還是得意地:"兒子是我生的,當然跟我更親."

"沒有我,你能懷上兒子?"晏季勻也冒出一句嗆人的話.

"……"

兩人這麼一閃神,再回頭時發覺屏幕里居然多了個人……晏錐!

"你怎麼在那兒?"晏季勻直截了當地問.

晏錐將檸檬抱在腿上,憐愛地摸著他的腦袋,對著屏幕:"你們都不在家,我只好來陪檸檬了,在你們回來之前,我每天都會跟檸檬一起睡."

水菡一聽,心頭一大塊石頭落地了……有些日子沒見晏錐,還以為他有什麼事不開心的,所以才不去看她和孩子,現在見他竟然會陪著檸檬,她怎能不感動呢.這才是真正的朋友嘛.

"晏錐,謝謝你."水菡感激地笑容格外親切.

晏季勻嘴唇動了動卻終究還是沒多什麼……畢竟檸檬跟晏錐的感不錯,水菡不在家,檸檬由晏錐陪著也好.

可這是無奈之下的想法,晏季勻心中暗暗決定,等回去之後一定要搬去跟水菡母子一起住,每天都跟檸檬培養感,不信還比不過晏錐麼?

檸檬聽晏錐會留下來跟他一起睡,心里也著實高興了一下,既然媽媽暫時不能回來,他就乖乖地在家等媽媽……

"叔……一會兒我要聽大鬧天宮……"檸檬仰著腦袋對晏錐.

"好,今晚就給你講大鬧天宮!"

"嘻嘻……"

"……"

視頻結束之後,水菡全身無力地癱倒在床,精神又萎靡了下去.她還需要休息幾天才能逐漸恢複,現在的她不只是脖子有傷,還伴隨著發燒.

她原本就是在早產時落下病根,之後不能再淋雨,否則就會感冒發燒.可先前她墜海,這可比淋雨還嚴重,所以,沒有例外的,她又發燒了.半夜里醫生來房間為她掛輸液瓶,但人家總不能老在你房間守著啊,所以這個艱巨的任務就由晏季勻來了.

水菡平躺在床上,右邊那只手在打點滴,晏季勻睡在她左側,他也很累,困,可他還要盯著水菡的輸液瓶,這兩瓶下去怎麼也要三四個時才行的.

水菡靜靜地凝望著上方的那張男人面孔,心中感慨萬千,像是有許多話堵在喉嚨卻又不知該從何起.千頭萬緒都被勾動,被她刻意壓抑在骨子里的意,就這麼不經意地慢慢湧出來……腦海里那幅定格的畫面,水菡一輩子都忘不了,他縱身往下跳的身影,追隨著她而去,去向深海,去向未知的危險……

他能為她做到這一點,怎能他是無?或許他的,她從不曾深深地去體會幾分,或許有什麼東西是她一直都忽略了的,或許他愛的方式是她從未想到過的深沉,就像茫茫大海般不見底不可測.

水菡顫顫巍巍地抬起手,慢慢的,仿佛穿透了阻隔的這只手,輕輕撫上他的面頰,哽咽了半天才擠出幾個字……"你……怎麼那麼傻啊,你知不知道,跳下來很危險的,萬一你……你……"

她冰涼的手指倏地被男人握住,放在唇邊,他淡淡一笑,蠱惑人心的明媚,低語:"沒有萬一,我知道我不會有事,因為我必須給檸檬帶回去一個完好無損的媽媽,不然,那家伙又要咬我了.只是我這傻氣,似乎是被你傳染的,所以,你得負責到底……"

他得很幽默,可水菡卻笑不出來,心里全都被滿滿的酸脹充斥著……她在感上有時是傻乎乎的,但晏季勻這次更傻,是她想都想不到的傻,他那麼跳下來,如果他真發生意外,晏家和炎月集團都不知亂成什麼樣,而這原因,竟都是因為她嗎?為什麼他藏著這麼深的感卻不曾對她過半句?他的行太過矛盾了.

"晏季勻,你是不是欠我好多好多解釋啊?"水菡迷茫地望著他,心底的悸動難以平複.

原來她以為自己真的被傷透了,不會再為他動心,卻不知,其實他從未離開過她的心房,從三年前開始就已經牢牢占據了,不論是傷還是甜,他給的一切都是她青春的記憶,是她成長的過程,怎麼可能忘記?她的生命都已被這個男人烙印下了不可磨滅的痕跡,她刻意壓制,只不過是為了今天的感爆發麼?

猶記得在墜海那一刹那,看見他跟著跳下,她心里曾想,所以過往的怨恨都隨著海水逝去吧……現在她沒事了,而他也就在她身邊,她是不是該做點什麼以慶祝自己的心結打開?

"晏季勻,你過來……"水菡得很輕很輕.

晏季勻愣了愣,還在琢磨先前她欠解釋的話呢,下意識地就低下頭去.

水菡的手勾住他的脖子往下一拉,四片嘴唇就這麼貼在了一起……

晏季勻呆了幾秒才反應過來,他居然被她吻了?並且是主動的?

男人心里竊喜,立刻反客為主,捧著她的臉,心翼翼的不弄到她脖子上的傷……他很溫柔,再不似以前那麼粗魯,慢慢的,一點一點地描繪著她的唇線,吻著她柔嫩的唇瓣……

他懂了她想表達什麼,她的感激,他都明白,而他到也欣然收下,畢竟,太久太久都不曾被她主動親吻過了,久到他不記得上一次是什麼時候.這一次的海上旅行或許有不如人意的地方,但有失必有得,這句話是至理名.他現在就感受到了"得".

無需太多的語,行動代表一切.水菡覺得自己應該好好地去感受晏季勻的感,也許他曾有過錯,可今天發生的事已經足夠明他是值得她去花時間花心思讀懂的男人.如果把現在的她比作又重新活過了一次,她希望,恩恩怨怨都能一筆勾銷,希望能重新再愛一次.誰讓這個男人又用一種震撼心人的方式敲醒了她沉睡的心呢?

這一夜,晏季勻可是被折騰得夠嗆,整夜都沒睡好,他需要留意著輸液瓶,還時不時要給水菡蓋被子,注意她的體溫是升了還是降了,好幾次困得不行了眼皮直打架,他都是在自己大腿上狠狠地掐,用疼痛來保持清醒,直到凌晨四點多,輸液瓶空了,他才取下來,為水菡貼上衛生膠布,然後才躺在她身邊睡去……

凌晨的海港陷入一種靜謐的美,房間里更是有著劫後余生的溫馨.這一刻,她和他是幸福的,而就在他們隔壁的房間里,梵狄卻是輾轉難眠到了天亮.經過這件事,他終于是知道了水菡在他心里是個什麼位置.從什麼時候開始的?他無從追究,只是他在成人用品店里見到水菡時,隨口開個玩笑自己被人追債,想不到她竟然相信了,之後他還能每天去店鋪蹭飯,那段日子是他這麼多年來過得最開心輕松的時刻.一念興起的游戲,到最後,誰玩了誰?誰瀟灑,誰迷茫?

欠水菡解釋的又何止晏季勻呢,梵狄也欠著一個……

海港一處僻靜的角落里停泊著一艘漁船,很不起眼,距離游輪也比較遠,但這上邊的人卻是跟先前那個劫持水菡的歹徒凌聰有著特殊聯系的.

只見這人將手里的望遠鏡放在一旁,打開筆記本電腦,飛快地敲擊著鍵盤……

"水菡比我們想象的更有用.晏季勻和梵狄都會想要得到她……她雖不是我們的人,但她可以成為最得力的棋子."

"你們做得很好."對方簡短地回複這麼一句.

這人眉頭一皺,立刻打了一串字過去:"你什麼時候回來?"

"快了,你們再耐心等一等,這麼多年都等過去了,還在乎這一時半會兒?晏鴻章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相信等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在C市相聚."

"晏鴻章病了?怎麼我沒聽到風聲?"這人很是詫異,更多的是高興.

對方又回複:"他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但是,他瞞不過我的,我知道他前陣子去醫院做了檢查,況並不樂觀,只是他怕引起動蕩,所以極力隱瞞病,連晏家的人都不知道.只要我們再加把勁,他隨時都可能……一病不起."

"哈哈哈哈,太好了!"電腦面前的人禁不住笑出聲,像是抒發多年的郁結.

===================呆萌分割線==================

第二天.

晏季勻醒來的時候,水菡已經醒了,只是她安靜地躺著,沒有驚醒他.昨晚他守著她輸液,一定是很疲倦了,她也不忍心叫醒.

晏季勻一睜眼就愣住了,這張近在咫尺的臉,可不正是水菡麼?他的心突突地跳了跳,有多久沒有像現在這樣一覺醒來就能看到她?似乎,有三年多了吧……

曾經熟悉的溫暖悄悄爬上心頭,他此刻的表十分柔和,慵懶地聲音問:"餓了嗎.想吃什麼?"

水菡眨眨大眼睛:"想吃粥."

"嗯?"他挑挑眉頭,輕揚的尾音預示著他看出她好像還有點話沒得完整.

"是想吃我煮的粥吧?"晏季勻替她補充.

水菡愕然:"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晏季勻輕笑著搖頭:"我是誰啊,我是你老公,能不知道麼?"

男人語氣里還有幾分得意,起身去浴室了,還不忘丟下一句:"等著吧,一會兒就有吃了."

十分鍾後,晏季勻梳洗好,換了衣服,果真就下去廚房里為水菡煮粥了.

游輪上的安保措施已升級,頂層更是多了不少保鏢,所以晏季勻才能放心地出去一會兒.

在海上的清晨中醒來,外邊一片蔚藍色的大海一望無際,在感歎大自然的神奇之時還能吃上他煮的粥,這該是難得的愜意吧.

水菡緩緩閉上眼睛,嘴角的淺笑瞬間又凝結了……那幅驚悚的畫面再次跑出來,她感覺自己又變成那個幾歲的女孩,被一個看不清楚長相的女人用包包狠狠地打了腦袋……

這一次,比昨天的感覺還要更加真實,水菡被驚得差點尖叫出聲,猛地從床上坐起來,險些牽動傷口.

背上涼颼颼的,她這才驚覺自己出了身冷汗……是幻覺嗎?是夢境嗎?為何那麼真實?

水菡大口大口地呼吸著,心跳砰砰砰地加速,她不明白自己這是怎麼了,難道墜海墜出毛病來了?

其實,如果有專業的醫生在這里,就會知道水菡現在是個什麼況.她腦子里的畫面不是突然有的,而是很早之前就存在的……早到要追溯到她的童年.

人的大腦其實都有種自我保護機制,會在不同的況自發自動地開啟.所以在心理學上有種"選擇性失憶".是一個人受到外部刺激或者腦部受到碰撞後,遺忘了一些自己不願意記得的事或者逃避的事或人或物.但很可能在無意中再度受到刺激時又將忘記的某件事或某個人想起來.

這種例子時有發生,心理學上屬于比較常見的類型了.

水菡心里惴惴不安,很不舒服.在她記憶里,她的童年都是很快樂的,怎麼會有那樣的事發生呢?不會的……一定是她昏迷那一會兒做了夢,所以才這樣恍惚.

水菡就這麼安慰著自己,忽地,房門開了,她下意識地:"這麼快就煮好粥了嗎?"

回答她的不是晏季勻,而是一個男人的身影……

"怎麼是你?"水菡驚呼,緊緊盯著來人,有點不敢相信,他怎麼會進得來?

梵狄將門關上,見水菡這驚愕的神,他心底還是忍不住疼了疼……這才多久呢,與她之間就這麼陌生了嗎?

"別緊張,我只是來看看你.我是游輪的主人,雖然這房間的房卡重新刷過,可除了你老公手里那張,我還有一張備用的可以打開門."梵狄解釋著,一步一步走向水菡的床.

"梵狄……"

梵狄狹長的黑眸里盈動著不易察覺的柔,唇角揚起,笑得有一絲苦澀:"是不是還在怨我騙了你?"

水菡被他這灼熱的目光燒得有點心慌:"沒……沒有怨你了,你都能跳下海救我,我還有什麼不可以原諒的呢?你是梵頂天的兒子,我本就不該奢望能跟你做朋友的."

"因為我跳下海去救你了,所以才會原諒我嗎?如果我沒跳呢,你是不是打算一輩子都不理我了?"梵狄沒發現自己語氣中那份焦急,而他的手也不受控制地握緊了水菡的手……這個女人哪來的魔力,總是能一次次牽動他的心.【今天的7千字更新已傳.】

上篇:第146章:一起救人!     下篇:第148章:游輪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