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49章:這才是在談戀愛  
   
第149章:這才是在談戀愛

"船兒彎彎入海港,夜色深深滄海茫茫,東方之珠擁抱著我,讓我溫暖你那蒼涼的胸膛………這是一首老歌了,歌詞中所唱的地方就是香港.只不過此刻對于晏季勻來,水菡就是東方之珠,而他就是那艘駛入的船兒……

這像是兩人的蜜月之旅,在這張鋪著龍鳳呈祥的被單上,在這幅鴛鴦戲水的刺繡之下,兩具白花花的軀體緊密契合著,抵死纏綿,喘息聲此起彼伏.窗外是碧海藍天,游輪在緩緩駛進港口,房間里卻是比這夏日還要火辣十分.只是床上還不夠,此刻水菡已經被晏季勻抱了起來.

"啊……"水菡驚呼,兩只手緊緊抱著他的脖子.

晏季勻灼熱的目光里燃燒著赤色的火焰,強健的手臂托著她,雙唇輕咬她的下巴:"放心,這玻璃是特制的,外邊看不進來."話音一落,他重重的往上一頂,同時也將水菡的身子往下一沉……"嗯……"水菡脖子一仰,咬著唇,輕顫著,卻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音.可這男人偏偏想逗她,看她面色緋,明明很舒服卻極力隱忍著,勾起了他越發深濃的興致……"老婆,看來你還很清醒啊……是我不夠賣力嗎?嗯?"著,水菡的身子就被狠狠地搖晃著,這勇猛的男人如同狂風驟雨一樣的將她深深地占有……水菡這嬌嫩的身子哪里經得起他這麼猛烈的襲擊,只覺得一陣一陣難以抑制的潮在身體里翻湧,四肢百骸都充滿了他帶來的歡愉."啊……慢點……唔……"水菡終于還是忍不住出聲,他得逞地笑著,看著她開始享受,沉醉,他很有種滿足感.這是一種極致的刺激,窗外的景物他們看得清清楚楚,仿佛是在室外坐著劇烈運動一樣.水菡感覺自己被拋到半空又落下再被拋起……反反複複的,水菡身體里那股熱力越積越多,一陣緊繃,一聲綿長的嬌喘腦子霎時空白.

晏季勻邪肆地一笑:"舒服了?我還沒開始發力呢……現在該我了."

"什麼?你……啊……"水菡被放到了窗前的桌子上,他健碩的身體隨之覆上來.又是一陣激纏綿,連游輪什麼時候停了都沒發覺.

晏季勻和水菡是最後一批下來的,亞撒看見水菡潤的臉蛋上春未退,這子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跟晏季勻勾肩搭背的,聲問晏季勻持續了多久時間.

某個悶騷男自然是一本正經地橫了亞撒一眼,偷瞄水菡的臉色,她果然是狠狠瞪他,還不忘用手掐他胳膊以示警告.亞撒沒忽略這個細節,更是笑得樂不可支,拋開晏季勻,轉而跑到水菡那邊,一張俊臉笑成了一只花兒:"嫂子,請問嫂子家里還有沒有姐妹?如果有的話,介紹給我啊,我這次來中國就是想娶個媳婦回去,我媽媽是中國人,她希望我將來的老婆也是中國妞,嫂子……"

亞撒這副表十分可愛,別看他跟晏季勻歲數差不多,但要論賣萌和討女人歡心,亞撒比晏季勻強太多了,現在他這架勢就好像跟水菡很熟似的.

水菡真是拿亞撒沒辦法,他明明比她大好幾歲,並且他身份尊貴,對她的態度卻格外親切,她當然也是高興的,可她實在拿不出"資源"啊.

"亞撒,我家就我一個,沒有姐妹了……"水菡搖搖頭,很是認真.

亞撒愕然,藍眸子里閃過一絲驚奇,心想啊,嫂子也太老實了.晏季勻知道亞撒是跟水菡開玩笑的,當即也插上一句:"亞撒,其實吧,水菡有個很要好的姐妹,性格直爽,人品也不錯……"

"啊?真有?"亞撒立刻眉頭一皺做出可憐狀:"嫂子,你騙我……"

"我……我哪有偏你,真沒姐妹."水菡連連擺手,有點招架不住亞撒了.

"不是親姐妹,是好朋友,不過現在她人在國外,還沒回來."晏季勻又補充兩具.

亞撒頓時扁扁嘴:"搞半天是這樣啊,了等于沒."

水菡不禁奇怪,亞撒就真那麼缺女人麼?看他在游輪上玩得那麼瀟灑,身邊隨時都沒缺過美女,怎麼他還這樣急切?

晏季勻也想到了這個問題,濃眉一挑,斜睨著亞撒:"你這麼猴急要找媳婦做什麼?難道你家里催你了?"

亞撒一聽這話,臉上露出幾分無奈,先前的嬉笑也染上了沉重……

"是啊,我現在是家族里唯一一個到了二十八歲還單身的男人,勻,你是不知道,我這次之所以要出來玩玩,是因為在家被憋得發慌了,成天就是一堆一堆的女人介紹給我,看相片都不知道看了多少,可我都沒興趣啊.我想自己挑老婆,不想像其他的兄弟姐妹一樣受家族的控制……我最愛我媽媽了,從我就覺得媽媽是全世界最溫柔最善良的女人,我如果找老婆也要像我那樣溫柔,美麗,大方……"亞撒用最淡淡的語氣著這些話,可晏季勻和水菡卻都感受到一種壓抑和悲傷.晏季勻更是深有感觸,十分了解亞撒的心,也難怪這家伙比以前還風流了,他只不過是內心太過空虛而已.

晏季勻點點頭,眸光中流露出鼓勵,拍上亞撒的肩膀:"你敢于跟皇室的意志做抗爭,有志氣,我精神上支持你!"

"精神上支持?"亞撒鄙視地瞄了晏季勻一眼:"用你們中國人的話來就是……不靠譜!精神支持有什麼用,你得給我介紹點像嫂子這樣的妞,那我就對你萬分感激了."

"噗嗤……"水菡笑出聲,亞撒的中文又進步了,不僅更流利,並且還懂"不靠譜".

晏季勻的表嚴肅了:"兄弟,實話告訴你吧,根據我的目測,你想找個像你嫂子這樣的女人,真的太不容易了,不過你也別灰心,或許這次你的中國之行會有意外收獲."

"勻,你這是打擊我……"

"……"

水菡沒話,只是嘴角不自覺地揚起……晏季勻剛才的話,不管是不是開玩笑,她聽著怎麼就那麼順耳呢?還有點甜……

亞撒算是文萊皇室中的一朵奇葩了,擁有王子般的外貌氣質,帥氣又多金,可他在自己人面前從不會擺架子,他有著尊貴的身份卻不會將眼睛都放在頭頂上.這也是他能和晏季勻成為朋友的原因,他在朋友面前也不是都像這樣親切可愛的,但他對晏季勻很特別,即是朋友也像是兄弟般的誼,而水菡,亞撒是真心覺得水菡很有種讓人想要親近的氣息,他想好個像水菡那樣的女人當老婆,到不是開玩笑,是真有想法.或許像他和晏季勻這種男人,對自己的另一半都有種近乎瘋魔的執念——希望對方是簡單乾淨的人.

三人有有笑的從游輪上岸了,這幾天將會在香港度過.

香港是國際大都市,是世界最大金融中心之一,來到這里,要玩的實在太多了.

首先,當然就是眼前的維多利亞港.這是亞洲第一,世界第三大海港.香港又被稱為東方之珠,就是因為這里.

海港水面寬闊,風景優美,游輪,漁船,觀光船等等穿梭不息,形成了海港獨特的繁華景致.從這里一路玩過去,吃過去,水菡接下來的幾天里都忙得很……

晏季勻來香港的次數不少了,亞撒也來過幾次,水菡第一次來,興奮得像個孩子,在海洋公園里給海豚喂食,看表演;在星光大道上與名人的手印合影;參觀蠟像館,會展中心;掃蕩各種美食,吃得每天都是肚子圓圓的,大包包的提著口袋,里邊全是晏季勻給她買的東西……購物天堂嘛,來一趟不購物那真是會很遺憾的.購物如今已不只是單純滿足人們在物質的需要,更重要是一種精神上的放松和愉悅.水菡雖然在物質上沒多少要求,可是她也感覺出來了,晏季勻什麼都舍得給她買,幾天下來,她都不知道到底花了多少錢,反正只知道晏季勻每次拿卡給收銀姐刷的時候,對方都是笑得格外燦爛的.

其他的東西水菡可以不在意,但有一樣,她還真有點想法……她的手上一直都是光禿禿的,沒戴結婚戒指.記得婚禮那天她看到過晏季勻准備的色盒子里裝有戒指,但那不是晏季勻選的,他當時對結婚根本就不上心,連選戒指都是晏鴻章選的.而儀式沒順利進行,連戒指都沒能親自為她戴上,那之後,她也沒再動過那個盒子.

誰不想跟自己的另一半戴著相同的婚戒呢,除非是兩個人發生嚴重矛盾甚至想分手.一般的夫妻都會戴著的,這是一種尊重和對外的一種宣,表示"我已婚,請勿擾".

戒指,是水菡心里的一個遺憾.

走在銅鑼灣的大街上,感受著這里熱鬧非凡的氣息,時尚潮流與東方韻味碰撞出的火花,使得銅鑼灣成為人們去香港不得不去的一個地方.在這里,只有你買不到的沒有你想不到的東西.琳琅滿目的商鋪讓人眼花繚亂,與霓虹燈交相輝映出一副燦爛的景致,照亮了夜空.這是著名的香港夜景之一.

水菡忙著吃忙著拍照,晏季勻到像是個跟班了,但是,看著她又變回以前那個輕松快樂的吃貨,整個人都散發著光彩,洋溢著青春的氣息,他也覺得不虛此行.她才二十二歲啊,本來就該盡享受大好青春,別人家的孩子在這歲數,好多還在讀書呢,而水菡已經是一個孩子的母親了……

晏季勻的緒頗有幾分複雜,他很久都沒見水菡這麼開心過了,久違的笑容,明媚如陽春三月的太陽,這樣溫暖的她,不就是當初讓他心動的原因之一麼?

水菡在一間手工藝品店里停了下來,好奇又興奮的看著店里各種各樣造型獨特的工藝品,還有些是很特別的首飾.

對于美好的事物,她更多的是抱著欣賞而不是占有的心態,所以晏季勻在她眼里看不到那種貪婪.用水菡的話,商店里的東西,好看的太多了,如果不控制自己的**,買了一件又一件,不克制自己,那麼就永遠都不會知足,再多錢都不夠揮霍.最好的方法就是從一開始就控制,別讓自己成為**的奴隸,所以,這一路上,晏季勻為水菡買了很多,可都不是水菡自己要求要買的.這些,從沒有人教過水菡,這是她自己悟出來的,而她自己也是那樣去做,不然的話,晏季勻給的金卡早就被花光了.

但現在,晏季勻卻發現水菡的目光在某個玻櫃前流連已久,難道是她看上哪件東西了?

水菡嘴里吃著冰激凌,揪著眉頭,似是在思考什麼,露出幾分矛盾掙紮的表,最後還是走開了,什麼都沒.

晏季勻不動聲色地湊上前去一看……映入眼簾的赫然是一對戒指.

與鑽戒不同,這只是銀質的,並且這樣的工藝在晏季勻眼里看來太普通了,可難得的是它的造型很別致,簡單幾根粗略的線條就勾勒出了寓意深刻的圖案.那是兩根骨頭……沒錯,就是骨頭.《聖經》上,女人是男人身上取下來的一根肋骨.

這種法雖然是神話的成分居多,但人們依舊願意去那樣相信著,只因他們都希望跟自己心愛的人能成為一個不可分割的親密得主體.

水菡不是不喜歡那對戒指,只是她也看到了,標簽上寫著是銀質的,價格才不到兩百塊,晏季勻他會不會戴戒指,她不知道,她更不知道他肯不肯和她一起戴這麼便宜的戒指.所以她也只是想想,卻沒開口提.

七天的時間一晃而過,水菡玩得很開心,徹底地放松了自己,暫時不去想煩人的事了,難得出來旅游,放空了自己才能裝載一個快樂的自己回去.

晏季勻也是一樣的,他從出來那天起到現在,除了水菡出事那時候,他心不好,其他的時間,他都是開心的.對兩人來,這次無疑是等于蜜月旅行了,暢快地玩,親密無間,兩顆心在不知不覺間靠得更近了.水菡能感受到晏季勻的一些變化,他的話不多,可總是願意充當她的跟班,讓她享受到了被人重視和呵護的感覺,她的心,時時刻刻都在甜蜜著,有幾次跟童菲通電話時都忍不住自己hold不住了,心不受控制地又被他占據……

兩人像是在熱戀期的侶,結婚都這麼久了才算是真正地開始了戀愛,結婚之前那段日子固然甜蜜,但現在才是談戀愛的樣子啊.

甜歸甜,水菡終究還是熬不住對寶寶的掛念,不等游輪返航,和晏季勻一起直接坐飛機回C市了.對此,亞撒表示非常的鄙視,兩口子丟下他就不管,還等他要去C市找他們狠狠地痛宰一頓……

不坐游輪返航,這是梵狄預料中的事.以水菡對檸檬的感,她還能再堅持下去那才叫怪呢.

梵狄是金虹一號的主人,他當然要堅守陣地,這半個月下來,金虹一號的盈利是個可喜的數字,相信在上流社會的圈子里已經打響了名號,它將來自然會為梵狄源源不斷地賺進財富.

水菡臨走時還給梵狄打了電話告知,詞中頗有惜別之意,畢竟這是對她來有著特殊意義的人,她當然不能一聲不吭就走掉.晏季勻與梵氏家族的恩怨,不能成為她結交朋友的障礙,梵狄是交心的朋友,她珍惜.

梵狄語氣輕松,連告別都得跟開玩笑似的,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心里梗著什麼東西不舒服.有些話,他現在不會,或許是因為某些念頭還不夠清晰,可他只要知道,與水菡再見的機會不會遙遠.

梵式家族是澳門的名門望族,可是梵頂天的祖籍是C市,如今他已是年邁,想要落葉歸根了.澳門是他一下的基業,但現在他已經將澳門的賭場交給了自己的弟弟,結束了兄弟之間長達半輩子的爭斗,而他也將回到C市,他的家鄉.在澳門的賭場放棄了,梵式卻不會受到大的影響,金虹一號就是家族新的發展方向,同時梵式也會是C市的灰色行當以及黑道的實際霸主.

這些,梵狄暫時沒告訴水菡.他相信緣份,如果自己與水菡真的有緣相信,即使不事先約定,他和她,也會在某個時間某個地點再遇……

===============呆萌分割線============

水菡和晏季勻剛一下飛機,她立刻撥通了家里的電話,恰好是檸檬接的,水菡聽到孩子的聲音,眼眶都了,只恨不得能馬上飛奔回去.

歸心似箭就是這種心吧.

晏季勻在飛機上已經好了,會跟水菡一起回去的,可是,就在走出飛機場時,洪戰來接,在對晏季勻了幾句話之後,只見晏季勻的臉色很快就變了,他先不回大宅,讓她自己先回去.

女人的直覺告訴水菡,晏季勻不是因為公事,難道是?

水菡本來不想問,可兩人**辣地才旅行了一圈回來他就這麼神神秘秘的,換做誰也于心不安啊.

"晏季勻,你要去哪兒?"這是水菡第一次質問他的去向,在這話出口之後,她也想起了,晏季勻過,他的事,她不能過問,可是現在呢?他還是打算像分居的三年那樣對待她嗎?【已更一萬一,下午繼續更新!】

上篇:第148章:游輪激     下篇:第150章:那個女人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