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51章:不當他的玩具  
   
第151章:不當他的玩具

亞撒壓低了聲音:"勻,不是我你,你都已經有了水菡了,你還想怎樣啊?讓我去我哥住的地方找個女人出來,這太高難度了,我辦不到.不是做兄弟的不講義氣,確實這回你的要求等于是讓我去給你摘天上的星星……我勸你還是把心放在水菡身上吧,別再想著其他女人了……"

亞撒這子的第一反應就是晏季勻要找的女人是他愛的.

晏季勻耐心地向亞撒解釋,他要找的女人是一個中年婦女,是水菡的母親.亞撒這才正經了幾分,但還是沒有立刻答應,只是他會考慮看看.

晏季勻沒有因這樣而生氣,亞撒能答應考慮,已經是天大的人了.

其實晏季勻可以有別的方法能混進文萊皇宮,但太耗費時間,也太冒險.最好的辦法就是由亞撒去找.

先前給他線索的人了,整個文萊,除了皇宮,其他地方都找遍了.文萊是水玉柔最後出現的地方,能得晏季勻如此重視,實在是因為以前查出來的線索都沒查到水玉柔的出入境記錄,可見她是用的假護照假身份證,這種況,要查到談何容易.所以一聽到她曾在文萊出現,並且皇宮是唯一還沒找過的地方,晏季勻當然要想辦法了.

但這件事,他該不該告訴水菡?

一股煩躁的緒油然而生,晏季勻揉著發疼的太陽穴,心煩意亂.水玉柔是他這輩子都不會原諒的女人,找到她之後,他必定不會讓她好過.但水玉柔也是水菡的母親,水菡盼了這麼多年,癡癡地等待著母親的消息……

晏季勻再次陷入矛盾與掙紮,良心在煎熬,腦子里兩個人兒開始打架.母親的臉和水菡的面孔不斷交錯出現……

每當這種時候,他就渴望自己是個不孝子,是個無無義的人該多好?哪里還會有這些煩惱呢,沒心沒肺地活著,就算傷人也不會傷己啊……可他沒自己想象中那麼堅若磐石,他的心,曾經冷硬過,但因為水菡的出現,裂開了縫隙,被她一不心鑽進去就再也出不來了……

晏家大宅.

檸檬從水菡一進屋就開始粘著她,像是好久好久都沒見到媽媽了一樣的,家伙賴在水菡懷里,又親又笑,歡喜得很.

水菡對寶寶的思念簡直是到了泛濫的地步,到這時候才真正感覺到踏實了.

"寶貝兒,對不起,媽媽那天不知道會出去兩個星期才回來,要是早知道我就不去了."水菡眼眶泛,親著寶寶的臉蛋,心疼不已.

檸檬也是連睫毛都是濕的,抱著水菡的脖子,奶聲奶氣地:"菡菡下次要是再丟下我,我就不理菡菡了……"

"不會不會,媽媽再也不會離開你的……"水菡暗暗決定,以後除非是帶著寶寶一起出去玩,否則她都不想再去.實在受不了牽掛的苦,再美再好的地方都不及在寶寶身邊來得安心.

"菡菡你去大海有沒有看見美人魚啊?"

"呃……美人魚啊……這個嘛……"

"菡菡有看到貝殼嗎?有看到大烏龜嗎?菡菡,海底是不是真的有水晶宮啊?"檸檬好奇地問一連串,這孩子最愛聽西游記里孫悟空的故事,總是覺得那里邊的東西是真的存在,所以才會這麼問.

孩子天真無邪的語總是能讓大人心愉悅,連帶著自己也開始變得稚嫩和簡單起來.

水菡有了檸檬的陪伴,暫時忘記了晏季勻會不會來了,直到晚上,她給檸檬講故事哄他睡著,屋子里變得格外寂靜,她的心又空出了一角,某個男人的臉不經意又冒出來.

望著眼前這張的臉,儼然就是一個縮版的晏季勻.水菡心里千頭萬緒,有點酸,有點澀,有點苦……這一趟旅行,難道只是一場夢嗎?又一次夢醒只剩下她一個人.他總是那麼灑脫,將她的心擾亂之後就走,到底把她當什麼呢?

獨守空房幾年了,以為心如止水,原來不過是把心變成一個水管,而他就是水龍頭嗎?

不……不想再這樣了.晏季勻,混蛋終究是混蛋!哼!

水菡直到很晚才睡著,第二天醒來,她已經恢複如常了.或者,已經將某些事某個男人拋在了腦後,她才不要一直被人左右著緒,她又不是玩具.現在開始,照常上班,照常生活.

水菡昨天回來時,晏鴻章不在,沒人知道去了哪里,所以水菡今天才見到了晏鴻章.

老人頭上的頭發更白了,皺紋也仿佛多了幾條,精神狀態看上去比前些日子差了些,走路也好似佝僂了.

水菡都看在眼里,暗暗心疼……晏鴻章的身體一向不錯,怎麼現在氣色差別這麼大了?

這是夏天,6月底了,老人卻還穿著長長褲,他一點都不熱,這也顯出他的身體狀況越發不容樂觀了.

花園里,晏鴻章坐在草坪上,桌上的手機里還播放著他喜歡聽的戲曲,他臉色蒼白,以前的光滿面已不複存在,雙頰的老年斑像是又多了幾顆.

水菡輕輕地走到晏鴻章身側,看著老人這精神萎靡的樣子,她只覺得很不好受.

"爺爺,我回來了."

晏鴻章是聽戲曲聽入迷了,水菡喊他才發覺旁邊站了個人.收回他遠眺的目光,老人的臉上露出慈祥的笑意:"回來就好,玩得開心嗎?"

"嗯,開心……不過就是有點掛念家里."

晏鴻章點點頭,感歎到:"是啊,你跟檸檬從來沒分開過那麼久,一下子兩個星期不見,當然是不就習慣了."

"爺爺……"水菡靠近了幾步,關切地問:"爺爺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晏鴻章微微一怔,隨即滿不在乎地擺擺手:"沒事沒事,感冒而已……咳咳咳咳……咳咳……"還沒完就咳嗽起來.

水菡趕緊地將水遞過來,一邊還為晏鴻章輕輕捶捶背.

在這里住了那麼久,在老爺子的庇佑下,水菡母子倆才能不被打擾地生活著,衣食無憂,對于這個老人,水菡早就將他看成是自己的親人,此刻,她除了疼和擔心,也有些憤憤然.

"爺爺,怎麼家里人都不知道您生病了嗎?他們都不問一聲麼?太過分了."水菡憤懣,她聽秦川了,老爺子在這坐了很久都沒人過來關心一下,晏家的人怎麼如此冷血?

晏鴻章沒有咳嗽了,對于水菡的發問,他也只是淡淡一笑,飽經滄桑的面容上浮現出一絲苦澀:"我只是感冒而已,不用擔心……我沒告訴他們,所以他們也不知道,如果真的知道我病了,他們應該是會比誰都緊張的."

最後那句,晏鴻章終于還是泄露了心底的無奈,連水菡都聽出端倪了.這哪里是欣慰,分明就是一種悲哀.她現在也或多或少知道些關于晏家的事,這些年看了也不少,她聽出來晏鴻章這話只怕是有弦外之音的.

想想,假設晏鴻章真的病倒,晏家將會亂成什麼樣?就算有晏季勻坐鎮,可以成為新的家主,可晏家的財產呢?必定會引來家族的人為之瘋狂.電視里里不是都豪門之中利益之爭是極為殘酷的,晏家這塊肥肉,到時會引來多少爭奪?

水菡的心緊緊揪著,不敢再往下想了……

水菡甜甜一笑:"爺爺,您在這兒坐了很久了,進屋里歇歇吧,我把檸檬抱過去陪您?"

"好……好……"晏鴻章站起來,任由水菡扶著他,一步一步走向屋子去.他心里是相當欣慰,水菡這孩子,善良又孝順,他自己的兒女都不曾讓他感到溫暖,可這份欠缺的溫暖,他卻在水菡和檸檬身上得到了.晏鴻章越發覺得,當初讓晏季勻娶了水菡,興許是他這輩子做過的最正確的決定了.

晏鴻章確實是隱瞞了他自己的病.這也是大家族里的一種悲哀吧.親薄如紙,一旦涉及到利益紛爭,別是夫妻,兄弟,就算是父母與子女之間都可能產生矛盾,更何況是晏家呢?晏鴻章的病,他不知要向外界隱瞞,也要向家里人隱瞞.這是一種難的痛苦,他想,這也許就是他坐在今天的位置上,所得到的報應吧.

與此同時,比晏鴻章更煩惱的是他的老朋友兼主治醫生——杜澤濤.

杜澤濤,著名心外科醫生.在行業里德高望重,資曆深厚,在國內享有盛名,在國際上也獲得過不少榮譽和獎項.他最拿手的就是心髒搭橋手術,其手術水准堪稱近乎完美的醫學藝術.

杜澤濤是晏季勻好兄弟杜橙的老爸,同時也是晏鴻章的主治醫生.

父子倆現在正坐在辦公室里,面對著晏鴻章的身體檢查報告,愁容滿面.

杜澤濤心沉重表嚴肅地望著兒子,眼中露出謹慎的神色:"這件事,晏鴻章的意思是,暫時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晏季勻.至于其他的保密工作我們也要做好.晏家不是普通的家庭,如果晏鴻章的病傳出去,首先就會引起炎月集團的股票動蕩,我們跟晏家是世交,你跟季勻同手足,這些,我不多你也該有分寸."

杜橙點點頭,卻也有幾分為難地:"爸,你也知道我跟晏季勻那子從穿開襠褲長大的嘛,這麼重要的事,你讓我在他面前怎麼隱瞞啊,我會有種犯罪感的."【已更一萬七,晚上還有一章.】

上篇:第150章:那個女人瘋了!     下篇:第152章: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