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55章:撞見奸!  
   
第155章:撞見奸!

在晏季勻仔細檢查過杜橙的手機過後確定這貨剛才是在開玩笑,並沒拍下他跳騎馬舞的過程,他的臉色才稍微緩和一點,杜橙還一副捶胸頓足的樣子在惋惜自己當時反應不夠快,應該及時拍下來的.

兩個大男人閑扯了一會兒才進入正題,杜橙今天來是有件重要的事跟晏季勻.

嚴肅的話題徹底趕走了先前輕松愉快的氣氛,晏季勻在聽到關于晏鴻章的病之後,心十分沉重,緒複雜到了極點.該來的終究還是要來……人都逃不過生老病死,爺爺年事已高,身體衰老,出現病痛,是每個老人都無法避免的,雖然早就知道有這一天,可真正到來時,晏季勻的心比自己想象的要複雜得多.

杜橙也是笑不出來了,為晏季勻感到擔憂,晏家和炎月集團將會出現動蕩,這是遲早的事,晏鴻章的病不會瞞得太久,況且,晏鴻章都已經七十七歲高齡,動手術的風險可比年輕人要大得多.即使是杜橙的父親對手術成功的把握也只有50%.

每一個豪門望族風光的背後都有著不為人知的殘酷和危機,站得高卻也會摔得痛.晏家炎月集團,不知多少明里暗里的人在盯著,崇拜它的人很多,可巴望著它倒下的人也不少,加上晏家一直都是看似平靜實際暗流洶湧,如果晏鴻章這座大山塌了,將會有怎樣的局面出現.

杜橙沒呆多久就走了,他明白現在晏季勻需要的是一個人靜一靜,需要做很多准備工作應付即將到來的動蕩.

公司天台.

這里寬闊,風大涼爽,城市里的繁華景象盡收眼底,有種"一覽眾山"的感覺,是工作之余讓人透氣的好地方.晏季勻在杜橙走後就來這里坐著,無人前來打擾,他可以在這樣安靜的環境里考慮許多事,平時也經常來,可今天呆的時間更長些,煙灰缸里的煙頭也有十幾支了……

晏鴻章的冠心病日趨嚴重,醫生必須要在近期動手術,而即使動手術也不能保證一定成功,也就是,晏鴻章現在實際上已經是半只腳踏進棺材了.這個消息對晏季勻的沖擊很大,同時也是對他的一種嚴峻考驗.

杜橙之所以會告訴他,是因為杜橙對他的信任,相信他不會趁人之危.可真的不會嗎?人的邪惡與良知,有時不過是一念之間的事.晏季勻如果在這樣關鍵的時刻搞出點什麼事來刺激刺激晏鴻章,他很可能會氣得一命嗚呼,他一倒下,晏季勻自然立刻成為正式的接班人,但是……這樣的局面是在如無意外的況下,不再橫生枝節的話,晏季勻很快就不是總裁,而是董事長了,將全面接手炎月和晏家,成為第二個晏鴻章.

晏鴻章到現在還沒交出手中的全部股份,仍然持有一部分,仍然是持股最多的人,晏家的明爭暗斗中,人人都清楚,老爺子最後將手中股份交給誰,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而到現在他都還沒公開宣布到底他會給誰.晏季勻是大熱人選,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他都是該順理成章的繼承,可是豪門中的利益爭斗中也會發生意想不到的事,有時半路會殺出一匹黑馬,在沒有獲得真正的勝利之前,一切都只是可能而不是定居.即使晏季勻有99%的希望成為公司董事長,但那1%的危險,才是最重要的也最讓人寢食難安的.換做任何人都會為了抹殺這1%的危險而不擇手段,眼下,最好的辦法就是立刻暗中在市面上吸納炎月的股票,做足充分准備之後再給晏鴻章一個迎頭重擊……這就是雙保險的做法了,只看晏季勻會不會這麼做.

親,利益,他會站在哪一邊?

這一個下午,晏季勻都在天台上度過,直到下班時間才走了.

回到家里,他也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什麼都不知道,只是陪晏鴻章在書房里聊了一會兒,彙報了一些公事,跟往常一樣.

既然晏鴻章不想讓人知道他的病,晏季勻也不會主動去問,他有什麼問題直接問杜橙的父親還更好.只不過,晏季勻對會比平時更留意晏鴻章.畢竟是血濃于水的親,盡管與爺爺之間有矛盾有間隙,可在得知爺爺的身體狀況之後,晏季勻心里其實也不好受,最近三年來,爺爺對水菡母子的照顧,晏季勻都知道.終究是一家人,是他的親人,晏鴻章專橫霸道了幾十年,他是一座山卻也是一座豐碑,如今人已遲暮,病堪憂,怎不令人感慨惋惜,不論多麼強橫的人,掌控一切也無法掌控自己的命……

晏季勻以不變應萬變,就是他所能做的最好的反應了.

水菡也有發現晏季勻今天看起來像是有心事,但他只是自己上班累,早早就睡覺了.臨睡前告訴水菡,第二天上午他有事要出門,中午不在家吃飯,下午兩點鍾,讓她帶著孩子去廣場等他.

他是真的太累了麼,平時他睡覺都會將脫下來的衣服整整齊齊地掛在衣架上,這是他曆來的習慣,可今天水菡卻看到晏季勻的衣服褲子都扔在了沙發上亂糟糟的一團.

明天他不會再穿這套衣服的了,水菡將衣物收拾收拾拿去洗,扔在籃子里的時候,褲袋里掉出一個東西……

是個深藍色的盒子.水菡一愣,撿起來打開一看……

這……這是一對戒指?款式造型還很眼熟?

水菡忽地想起來了,這戒指不就是在香港的時候她看上的那一對?她心動想買,可又覺得晏季勻或許不會戴這種東西,況且兩人連結婚戒指都沒戴過,所以她當時什麼都沒的走開了,想不到現在卻再見到這對戒指,晏季勻買下來,是想送給她的嗎?怎麼放了這麼多天還不拿出來?

水菡不知道自己的嘴角揚起的弧度多甜美,像是喝了蜜糖似的……他一定是想給她個驚喜,那麼她就只好忍著了,悄悄放回去當作不知道,且看他會用什麼方式送給她.

戒指,在有的人眼中沒什麼大不了的,可是對有些人來,他們不會輕易戴上戒指,哪怕裝飾的戴上也只戴在除了無名指的位置.水菡從沒見過晏季勻戴戒指,她自己也沒戴過,她覺得,或許他和她一樣的將戒指看得很重要吧.

心里有點甜,有點悸動,還有幾分期待,水菡有個強烈的直覺,明天,是她和晏季勻帶著檸檬出去玩的日子,不定他明天就會送她戒指呢?

這個念頭讓水菡心大好,洗衣服時都忍不住輕輕哼唱著曲兒.

原本她不必洗,這些事陳嫂會做,但水菡卻不想假手于人.家務事她很早就會做了,為自己愛的男人洗衣做飯,是件幸福而愉快的事,她不覺得煩,她只要想起和他分居的日子,連人影都甚少看到,和那些日子比起來,現在能給他洗衣服,能做飯給他吃,還能和他睡在同一張床,過著三口之家的生活,這是一種幸運.

只有失去過的人才會懂得珍惜,水菡失去過,痛苦過,所以她格外珍惜現在的每一天.曾經的傷痛,越來越淡化了,溫馨多一分,傷就少一分.

洗完衣服八點多,水菡估摸著爺爺還沒睡,她想過去看看.

老爺子最近身體欠佳,水菡每天都會去主宅探望,今天下班回家就忙著做飯,還沒顧得上去老爺子那邊.

從水菡住的這棟三層洋樓是整個晏家大宅里最為安靜的一處,走去主宅那邊也相對較遠些.經過溫室花房,菜園,才能到達老爺子住的主宅里.

七月的天氣有些炎熱,在晏家大宅里還算是比外邊稍涼爽一點.這里的環境綠化做得很好,綠蔭繁花,橋流水,不僅景致優美,空氣良好,尤其是在炎夏里更是形成了不少乘涼的好去處.

水池兩邊的桃樹上掛著一顆一顆粉色的果實,春天里開花夏天里結果了,從視覺享受轉化到了嗅覺享受.從樹下經過都會聞到一陣陣淡淡的但卻誘人至極的果香.

晏家的人可以隨時摘取樹上的果子吃,水菡就干過不止一次這事兒了,頗有些輕車熟路,順著木梯爬上到一半就能摘到桃子,水池旁有專門的洗手台,摘了就能馬上洗……

不得不晏家人是很懂得享受的,當初晏鴻章擴建這麼大個園子,確實是極有心思的.

水菡吃著自己剛摘來的桃子,咬上一口,這滋味可真是美啊……

"唔……好吃……比前兩天的味道還要好呢……一會兒再摘兩個拿上去給檸檬吃,可惜晏季勻已經睡了,只好讓他明天再嘗這美味了……"水菡一邊啃著桃子一邊在想.悠閑地邁著步子,很是愜意.

花園里的燈不是很亮,水菡走著走著就聽到一陣隱約的人聲……

"你輕點揉……"一個嬌嗲的女聲.

"我已經很輕了,還疼嗎?"男聲低沉而溫柔.

"不是很疼了可是很癢……你真壞,我是崴了腳,你怎麼摸到人家大腿來了……"

"你的皮膚太滑了,跟年輕女孩子一樣的,我實在忍不住……你摸摸我這里,都成這樣了,你怎麼辦……"

"……"

聽到這,水菡喉嚨那塊桃子差點噎到,驚悚地望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不是吧?她沒聽錯的話,那女聲竟然會是……會是……沈蓉?晏錐的母親!【稍有還有更新】

上篇:第154章:這是她要的幸福     下篇:第156章:一家三口出去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