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71章:彼此溫暖  
   
第171章:彼此溫暖

無論再怎麼強悍的人都敵不過歲月的侵蝕,無論你曾經多麼了不得,都逃不過命運的翻云覆雨手.無聲無息看不見的大手總是會在你猝不及防的時候猛推你一把,你哭你笑都只不過是這世界渺微弱的聲音而已.人生無常,越是不想發生的事越會接踵而來.

晏鴻章不是在家里暈倒,而是在律師行.

毛秉華,男,現年五十二歲,任職晏鴻章的私人律師已經有二十個年頭了.他對晏鴻章尊敬有加,而晏鴻章也給予了相當的信任.二十年來,晏鴻章對于毛秉華的工作很滿意,就連立遺囑這麼重大的事也交由毛秉華來做.

根據毛秉華所,晏鴻章是今天在律師行立遺囑時突然間暈倒,跟著就被送往醫院.現在杜橙的父親杜澤濤正在搶救.

晏季勻和秦川在手術室門口候著,還有毛秉華也在.

毛秉華雖然年過半百,但他平時很注重保養和儀態,看上去並不顯老,到是頗有幾分知識分子的氣質.頭發梳理得整整齊齊,胡子刮得十分的乾淨,衣著得體,穩重而斯文,一雙精深的黑眸格外明亮,散發著睿智的光芒,給人一種值得信賴的感覺,不愧是晏鴻章看中的律師.

晏季勻端坐在椅子上,毛律師在他旁邊,一臉焦急地望著手術室的門.

晏季勻臉色沉凝,眉宇間隱現憂色:"毛律師,我爺爺為什麼會暈倒?有什麼征兆或是在暈倒之前他吃了什麼,做了什麼?有沒有受到刺激?"

毛秉華搖搖頭:"老爺子當時只是在喝白開水而已,我辦公室里也沒有第三個人在場,老爺子是來立遺囑的,我們談論的話題都很正常,不會刺激到老爺子,可是他就那麼毫無征兆地不舒服,緊接著就暈倒,我也是被嚇到了,第一時間就叫了救護車……晏總,我知道這次老爺子在我的律師事務所里暈倒,無論如何我都難以脫掉干系,所以我也將老爺子喝的杯子和水都還留著,醫院在化驗.至于遺囑的事……晏總,你明白的,我暫時還不能."

其實了這麼多,毛秉華最後那幾句才是他的重點.

晏鴻章在毛秉華的律師事務所里突然暈倒,由于他身份特殊,不管毛秉華多麼得晏鴻章信任,他都要接受晏家的調查.而另一方面,晏鴻章所立的遺囑時什麼內容,目前由于晏鴻章只是在搶救,還沒死,律師是不可以透露遺囑內容的.

晏季勻當然明白了,他不會為難毛秉華,但晏家的其他人是否也像晏季勻這樣,那就不得而知了.

晏家的人很快就陸續趕來,一個個都表現出了對老爺子的緊張和關心,全都圍在手術室門口等著.

晏啟芳兩口子,五姑媽兩口子,三伯四伯,沈蓉,晏鴻章的弟弟弟媳,以及子女……就是晏家的家宴有時都沒這麼齊呢,可見大家對這件事的重視了.晏錐在見客戶,但聽聞老爺子的消息也正在趕來的途中.

能不重視麼,親的成份也有,但有的人心里更緊張的是老爺子假如真的有事,遺囑會怎麼立,他手中的股票會怎麼分配?眾人各懷心思,彼此之間卻都是心知肚明……終于還是走到這一天了,晏家和炎月,只怕真是到了動蕩的時期了.

一群人在這兒,男男女女低聲議論個不停,而毛秉華就在一遍一遍地重複解釋著老爺子暈過去時的景……

晏鴻瑞眼巴巴地望著手術室的門,焦急地走來走去,老伴兒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你別一直在那晃悠了,我眼睛都花了,你就不能坐下消停消停?"

晏鴻瑞本是個和藹可親的人,被妻子這麼一,狠狠一眼橫過去:"你讓我怎麼消停?里邊躺著的是我哥!"

老伴兒頓時閉嘴了,訕訕地走到前邊去跟女兒站在一塊兒.

晏季勻見狀,心生感觸……這種時候,叔公對爺爺的關心很真摯,爺爺醒來也該感到欣慰了.

"叔公,爺爺會沒事的."晏季勻這話帶著安慰的意味,即是給別人聽,也是給他自己聽.

真正關心晏鴻章的人就會真心希望他能度過這一關,至于別有用心的就另當別論了.

晏鴻瑞精瘦的面容上一片沉痛,勉強笑笑,卻是笑得格外無奈:"哎,人老了就是活一天算一天,我今年也七十歲,而大哥就快滿八十歲了,我們都是活了大半個世紀的人,不能再像年輕時那麼生龍活虎的,現在啊,我們進一次醫院就感覺好像離這個世界又遠了一些……"

年歲已高的老人是什麼心態,倒數著自己活著的日子,那種滋味是怎樣的難過和淒涼,只有自己真的老態龍鍾時才能體會.但晏季勻即使沒有到那個年齡,他此刻的心境也如同一個年邁的老人了.

回想晏鴻章對晏季勻做過什麼呢?在晏季勻父親死後,晏鴻章曾將晏季勻流放去澳洲;之後又將晏季勻召回,任命為炎月的總裁;之後,晏鴻章為晏季勻物色了鄧嘉瑜,可晏季勻不喜歡;水菡出現了,懷孕了,晏鴻章最開始要想用錢將水菡打發走,但在知道她是沈玉蓮的外孫女時,晏鴻章改變主意,逼迫晏季勻娶了水菡,就連結婚證都是晏鴻章一手包辦的,晏季勻和水菡沒跨過民政局的門檻……

晏鴻章獨斷專橫,對晏季勻的人生影響如此之大,此刻他倒下了,晏季勻最該高興的,可他卻笑不出來,只感到悲涼.

人生在世是為什麼呢,爺爺雖然像個**的帝王,但拋開這一點,晏鴻章對晏家的貢獻和功勞是無人可以否認的,家族和公司都在晏鴻章手上得到了最大的發展,達到了一個輝煌的巔峰.即使將來,晏季勻也不一定就能超越晏鴻章對晏家所做的.

不可一世,叱咤半生,晏鴻章老了,身體不行了,他就像一個巨人,倒下亦會造成強烈的震撼,更會讓人為之惋惜.

晏季勻對晏鴻章的心是很矛盾的.他敬佩晏鴻章做生意的手段和頭腦,但他不喜歡自己的人生被人操控.

想一想,似乎爺爺很久都沒有管過他了……自從他與水菡分居之後.也因此,晏鴻章現在在手術室里,晏季勻才會真心地擔憂.不獨斷專橫的晏鴻章才會像個親切的長輩……

水菡是從上班那里趕過來的,在醫院門口就看到有不少記者了,她是從後門溜進去的.

晏家很多人都看到水菡來了,但沒人主動跟她打招呼,當她空氣一樣的.她也不會去自討沒趣,徑直走向晏季勻.

他看上去心沉重,眉頭皺成了山,薄唇緊緊抿成一條直線,目光盯著手術室,久久都不曾移動一下.

水菡在他身旁坐下,她同樣也是為晏鴻章擔心,心疼,這種非常時期,個人恩怨暫時拋到一邊了.

"爺爺的況怎麼樣了?"水菡輕聲問.

晏季勻聞,眸中閃過些許光亮,水菡的到來讓他的心莫名了少了些躁動.

"況不樂觀,繼續等著吧."

水菡心里暗暗祈禱,希望爺爺沒事.

她澄澈的眼眸里充滿了擔憂,她只能暗暗祈禱晏鴻章沒事.

她的每個表和眼神,晏季勻全都看在眼里,不知怎的他忽然想到……假如有一天水菡知道爺爺是為什麼會要他娶她,知道了那個秘密,她還會像現在這麼真心地敬愛爺爺麼?

晏季勻眼底掠過一道複雜的光線,長臂一伸,攬著水菡的肩,無聲的擁抱,他沒有話,他只想抱著她,彼此溫暖,彼此慰藉,彼此給予對方力量.只要血液里的親還沒泯滅,沒人能在這種時候絕對的堅強,晏季勻和水菡現在有同樣的盼望,同樣的擔憂,一個擁抱也明了這夫妻倆在晏鴻章這件事上是相同立場.

與此同時,遠在山上的某一座尼姑庵里,一位頭發半百的老人跪在佛堂前,雙手合十,念念有詞,似是在誦經.

安甯祥和的佛堂里,觀世音菩薩的金身寶相莊嚴,跪著的人萬分虔誠,許久都不曾起身.這是每天的功課,她必須要做完才可以.這麼多年了,她早就習慣每天對著這菩薩金身誦經,她也漸漸地感覺心中的執念放下了不少,心境平和.

靜謐的空氣里想起細細的腳步聲,有人進來了,是一個身穿尼姑袍的老太太——這座尼姑庵的主持師太,也是那位老人的師傅.

主持師太年近九旬還能行動自如,走起路來氣不喘臉不,雖然滿臉皺紋,可精神卻是不差……估計這山上的環境更養人.

"師傅……"老人恭敬地行禮.

主持師太面容祥和,無悲無喜,神淡然地:"你不用再叫我師傅了,你我緣份已盡.我來就是要告訴你,你該離開了."

老人大驚,不知怎麼師太為什麼這麼.

"師傅,我錯做什麼了嗎?"

師太搖頭:"當年你被送來我這里,只是帶發修行,我過你塵緣未了,現在就是你去了解塵緣的時候了."

"不……師傅,我早就已經看破塵了."老人急著申辯,但這時,守在門外的尼姑走進來,將手機遞給老人.有人打電話來找她了.

老人看到這電話號碼,心頭驀地一緊,接起來……

"喂,姐……你快回來啊,晏鴻章病危,正在醫院搶救呢!"這略顯蒼老的男聲顯得有點興奮.

老人那雙原本平靜如水的眼眸忽然間湧起了暗流……她一下子明白了,師太所的塵緣就是晏鴻章——她的丈夫,闊別已久的丈夫.【先更一章,白天還有更新】

上篇:第170章:大亂將至     下篇:第172章:水菡被懷疑下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