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73章:保護她  
   
第173章:保護她

一身素色衣服,款式老舊,還穿著一雙黑色的布鞋,手提著一只黑色方形包包,一頭短發已經白了大半,矮精瘦但卻精神十足,這副形象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七八十年代的知識分子.這樣簡樸,其貌不揚,真的是晏家那位被視為禁忌不准提起的女人嗎?

看上去就跟普通的老太太沒分別,但是,她的出現,任誰都不敢覷,每個人心里都掀起了驚濤駭浪.是啊,怎麼會有人忘記她呢,她到現在名義上都還是晏鴻章的妻子.

"媽……媽您可回來了!"晏啟芳像個孩子一樣地抱著母親哭得稀里嘩啦.晏季勻的五姑媽更是泣不成聲,又哭又笑的.

三伯四伯都是老男人了可還是禁不住無比激動,眼眶泛.

老太太被眾人包圍了,女們都格外驚喜,問長問短的,都顯得很興奮.晏哲琴都湊過去套近乎了,熱地挽著老太太,活像那是她親媽一樣.

喬菊的突然出現,讓所有人都感到震驚,晏啟芳他們是喬菊的親骨肉,當然不會在意她曾經做了什麼.

"媽.您回來就好了,爸他……他在醫院昏迷不醒,現在家里都一團糟,我們還被叫來在這兒一個個地盤問……"晏啟芳哽咽著聲音,目光瞄了瞄晏季勻,那意思是相當明顯了.

五姑媽也哭訴:"媽,您來主持大局,我們就能當心了……您可不能看著輩胡來,我們長這麼,還沒受過這種冤枉氣……媽,您要替我們做主!"

"就是嘛,媽回來了,咱一切都聽媽的!"

"……"

顯然這群人是太健忘了,忘記喬菊曾經背叛過晏家,差點把炎月都吞了,但或許他們不是健忘,而是不在乎.只要能獲得最大的利益,誰掌管晏家和炎月,對他們來都是一樣的結果.他們現在最大的對手是晏季勻,他們知道,如果晏季勻獲得晏鴻章手里最後的股份,那麼,他們長期以來盤算的一切都落空了.

但他們是喬菊的子女,在喬菊和晏季勻之間選一個,他們當然要選喬菊了……自己的母親能不疼自己麼?

一眾人都挺激奮,最冷靜的就要數晏季勻和沈蓉了.

沈蓉臉上雖然也是笑容,但難掩幾分勉強,而她心里是真的七上八下局促不安,有種不好的預感……喬菊,晏鴻章的老婆,是一個可以載入晏家史冊的女人,只不過,不是以她對晏家的貢獻,而是她曾經差點讓炎月易主,是她對晏家造成過巨大的傷害.

算一算,喬菊也該有七十幾歲了,可怎麼身體狀態看上去一點都不像是七十多歲的老人,難道是山上尼姑庵里的水土特別養人麼?

晏季勻冷眼旁觀,靜靜看眾人在歡迎喬菊的回歸.他突然感覺很悲哀.這是他的奶奶,可他為爺爺感到悲哀……爺爺還躺在醫院昏迷不醒,奶奶不聲不響地回來,第一件事不是去看爺爺,而是先回到家里來,在她心里,爺爺已經一點都不重要了麼?連做做樣子去看看都懶得了.

背叛過晏家的人,差點一手毀了晏家的人,無論對方是誰,有沒有血緣關系,晏季勻都不會忘記教訓,所以,他在看到喬菊第一眼時,不是高興,而是有種強烈的警惕.

喬菊比以前更加冷靜沉穩了,不愧是在尼姑庵修身養性那麼久,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變化.神色淡淡,目光淡淡,面對晏家人這麼激動的反應,她像是意料中的,平靜的接受著,淡定從容.

晏季勻雖然沒有像晏啟芳他們那樣圍上去,但在他心底有個的希望……希望喬菊的內心能像她現在所表現出來的一樣淡然,希望她真的可以像個普通人家的長輩,那麼這個家里也就不會再添亂了.

願望總是美好的,但現實卻往往是能讓你意想不到的.

一陣嘈雜過後,喬菊坐在了往常晏鴻章坐的那張椅子上.

她瘦的身體往那一坐,精深的黑眸掃一眼在場的每個人,一霎間,仿佛她的整個氣勢都變了.變得有幾分凌厲……

"季勻,過來讓奶奶好好看看你."喬菊輕輕招手,看似慈愛,實際上晏季勻卻能感覺到***笑意里含著幾分莫測的冷意.

晏季勻不動聲色,往前走了兩步,與喬菊保持著兩米的距離.

一老一少這麼對峙著,本該是互相之間關心問候,但他們沒有.這哪里親人呢,就像是有一道無形的牆在阻隔著.

"不錯不錯,很好……"喬菊微微點頭,可沒人明白她這是否是發自真心的在贊揚自己的孫兒.

"季勻,你們剛才談論的問題我也聽到幾句,怎麼就是這樣調查鴻章中毒的事嗎?"喬菊這話隱隱帶著點威嚴,卻也透露出她對這件事的不滿.

晏季勻面對喬菊的質問,絲毫不慌亂,不卑不亢的目光與喬菊對視:"奶奶,您認為該怎麼做?是報警嗎?還是我不該懷疑家里的人?"

他沒有正面回答問題,反而是向喬菊拋出問題,無形中就這杠上了.喬菊眼底掠過一絲詫異,自己這孫兒比想象中更強一點,但這又如何呢,她活了大半輩子難道還會怕了誰?

喬菊干瘦的手指緊緊握住椅子的扶手,目光中的凌厲又多了幾分:"我很贊成你的做法,家丑不可外揚,你關起門來處理,一個個地盤問,這是理所當然,我也不袒護他們,但是,既然你的長輩全都接受了你的調查,為什麼偏偏你老婆卻可以避免?沒錯,你是鴻章看好的繼承人,可你這麼做事,如何服眾?既然要查,就應該一視同仁.這麼大的事,獨獨不見你老婆在,難道她在家里就這麼特殊?"

這番話,讓晏啟芳等人感到痛快,母親一回來就表明立場是站在他們一邊的,這怎能不讓人欣喜?

"媽,您太英明了!"

"還是咱媽最厲害!"

"……"

其實他們都明白水菡下毒的可能性幾乎等于零,但因為她是晏季勻的老婆,平時最得老爺子寵愛,他們早就嫉妒萬分,現在還不趁這打壓打壓,他們怎能舒坦?

晏季勻沉默了,望向喬菊的目光里流瀉出一片陰沉,而喬菊也毫不示弱地與他對視.這真是令人費解的一幕,奶奶和孫兒多年未見,理當是相見甚歡,可兩人之間卻是暗流洶湧,火藥味好像隨時都能觸發.喬菊到底針對晏季勻什麼?

晏季勻本身不惹喬菊恨,她內心是欣賞晏季勻的,可晏季勻是晏鴻章最疼愛的孫兒,她恨晏鴻章,所以,他器重誰,她就恨誰.一個連自己丈夫的公司都敢吞的女人,她的思維里,親這東西是排不上號的.

大家都在等著看戲,看著晏季勻被喬菊這麼逼迫,他們心里都是幸災樂禍的.

晏季勻心里藏著一股火,精明如他,看出來喬菊這是想拿水菡開刀,建立自己的威信,來個下馬威給眾人瞧瞧,同時也是宣告晏家現在由她當家做主的.法律上來講,她有這個權利.但實際上她這就跟篡位差不多.

爺爺還沒醒,現在就跟喬菊鬧得太僵的話,水菡將來的日子更不好過.晏季勻最不希望的就是水菡介入家族紛爭,原本他在極力保護她,想讓她和孩子獨立于是非之外,可偏偏喬菊回來了,並且還要拿水菡開刀,他心里的憤懣可想而知.

"奶奶,水菡現在不在家,她還沒下班."

"上班?"喬菊微微一愣,正想點什麼,卻聽門外有傭人在聲了一句:大少奶奶剛剛回來了.

喬菊臉色一沉:"去,把她叫來!"

傭人即刻就去辦了,不一會兒水菡就被帶到了主宅的客廳.

水菡一踏進客廳的大門就感覺到了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氛……沉悶壓抑得令人喘不過氣來.

怎麼這麼多人在這兒?水菡心里咯噔一下,朝站在中間的晏季勻望去.

晏季勻心里一緊……她哪里應付得了這種場合,她待會兒會害怕吧.

"晏季勻……我……"水菡一臉迷茫.

"我奶奶回來了,想見見你."晏季勻走過來握住水菡的手.

"奶奶?"水菡驚愕,她想到了晏季勻曾過關于他***事……那是晏家的禁忌啊,怎麼今天回來了?

水菡不由得緊張……他掌心的溫度傳來,給予了她一點勇氣和力量.牽著她,一步一步走向喬菊.

晏季勻昂首挺胸地:"奶奶,這就是我的妻子,水菡.您要問什麼就盡管問."

他話時眼里那種認真又莊重的神色,格外耀眼.

"奶……奶奶."水菡喚了一聲,手在他掌心里動了動,他也用力捏兩下,示意她不要緊張.

喬菊的臉色卻是越發難看了,如果仔細觀察就能發現她握著扶手的那一只手,此刻特別用力,連血管都暴起來了,可見她是在極力隱忍著什麼……這是沈玉蓮的外孫女?喬菊仿佛看到了沈玉蓮年輕時候的樣子,表面上依舊是平靜,但內心卻是在冷笑……沈玉蓮不在了,她的外孫女卻嫁進了晏家,這對于喬菊來簡直是天大的諷刺.

上篇:第172章:水菡被懷疑下毒!     下篇:第174章:下毒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