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78章:坦誠說愛  
   
第178章:坦誠說愛

這戒指是晏季勻在香港時偷偷買的,准備在一個他認為合適又浪漫的時刻送給水菡.上次周末帶水菡和檸檬出去玩,因為見到沈云姿受傷,所以晏季勻的計劃被打破,他身上還揣著戒指是想借此來安撫水菡,想讓她知道他心里是有她的……可是沈云姿卻撿到了戒指,還誤以為是他要送給她的,這可真是個令人尷尬的誤會.

"云姿,你聽我,其實這個戒指……"

沈云姿熱淚盈眶,指尖一下子捂住了晏季勻的唇,飽含深的目光露出悲慟:"勻,我不想再繼續自欺欺人了,我在你面前總是裝出一副很堅強的樣子,我想維護自己的尊嚴,但其實我心里好痛,你知道嗎?經過昨天的事,我想通了,我不該苦苦壓抑自己,愛一個人是沒有錯的,何況我對你的心從開始到現在都是真的……勻,曾經我拒絕過你的戒指,那是我一生所犯下的最大的錯誤,我當時太自卑了,我覺得自己配不上你,是我太傻了,不該有那種可笑的想法,勻,現在這戒指雖然不是結婚戒指,但我很喜歡,請你幫我戴上吧."

這個女人曾是他的初戀,曾是他心中所愛,他曾想要娶她,兩人之間的感如膠似漆,卻因為種種原因而擱淺了,如今,她連番受傷,額頭上的紗布還沒拆,手腕上又多了一圈白色紗布,她就這麼癡癡的飽含熱淚的看著他,將她傷痕累累的心捧出來呈現在他眼前,剖開她尚未愈合的傷口,向他坦誠感,向他著悔恨,她此刻脆弱得像易碎的玻璃,他如何能出讓那些讓她傷心的話?

加上這次,她已經自殺過三次,她患上抑郁症的原因不就是因為他麼?現在難道要親手再把她推向死亡?

晏季勻想要的話,全都卡在了喉嚨,想這戒指不是買給她的,卻是怎麼都不出口了……

晏季勻盡量讓自己的表看起來柔和些,但嘴角噙著的笑意還是有隱約的苦澀,只是沈云姿發現不了,她絕望的內心此刻是看到一點光亮……戒指的光.她看不出晏季勻拿起戒指的時候眼底藏著的無奈以及絲絲歉意,是對水菡的歉意.

無論如何,他都不想看到沈云姿年輕的生命就此終結.護士醫生救得了她這次,可如果她還是想著死,抑郁症不能康複,那她始終都是危險的,隨時都可能自殺.

慢慢的,就像是過了好久好久,晏季勻才將戒指套在了沈云姿的手上,竟然剛好合適,不大不.

沈云姿激動得哭了,一把抱住晏季勻,在他懷里嚶嚶地哭起來……她偽裝堅強的時間太長了,而她終于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放得下晏季勻,她渴望的是他的溫暖他的愛,渴望能回到從前……

"勻……對不起,我知道我這麼做事不對的,因為你已經結婚了,可是我忍不住……我裝作已經忘了你,裝作很灑脫,其實不是的……我……我除了你,沒辦法接受別的男人,哪怕是親我一下都不行,你我該怎麼辦……我偽裝得好辛苦,我不想再裝了……"

沈云姿的眼淚像開閘的洪水決堤,狠狠地哭,脆弱得像孩子.

晏季勻默默地抱著她,心疼的感覺在蔓延……他是有多罪孽啊,一個堅強的女人為了他而變得如此卑微,拋開了自尊,將自己的最真實的一面給他看,她的無助,她的迷茫和痛苦,都在深深地刺痛著他.假如她過得很好,身體健康,能正常地區談戀愛結婚生孩子,他心里會好過些,可現在,他只有自責和歉疚.

沈云姿哭了很久,哭到聲嘶力竭才癱軟在晏季勻懷里,她的身體還是太虛弱,流了那麼多血,不是這麼快就恢複體力的.

"哭累了休息一下."晏季勻柔聲,將沈云姿抱起來,走向病床.

沈云姿的目光一刻都沒離開過晏季勻,她的抑郁症本是因他而起,只要他能陪在身邊,她整個人都會被他所吸引.只有他才能安撫她,勝過所有醫生和最好的藥劑.

沈云姿被晏季勻放到床上,他給她蓋好被子,直起腰來,剛一轉身,沈云姿就拉住了他的胳膊,眼中流露出驚慌和不舍:"你又要走?"

"我給你倒杯水."

聽他這麼,沈云姿才松了口氣,望著他的身影,她心底的柔越發濃郁.明明就是愛到骨子里了,何必要壓制著呢?壓制的結果就是自己遭罪.從今以後她不會再壓抑了……

晏季勻從衣服口袋里拿出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是他前兩天路過商場時買的……膠卷.

沈云姿也是酷愛膠卷攝影,他覺得送這個比較合適.這才是他打算要給她的,只是剛才被她誤以為他要送的是戒指.

"云姿,這個給你,希望你能用它拍出更多更美好的作品.你是攝影大賽的冠軍,你在這方面有才華,千萬不要頹廢下去,別自暴自棄,你將來的路還很長."晏季勻一番別有深意的勸慰,絲毫都不提"自殺"這字眼,但話中的含義卻是很明顯了.

沈云姿有點詫異,想不到晏季勻還會買膠卷給她.

"勻……你看過我拍的照片了?"

"嗯,看過了,不愧是冠軍作品,連我這個外行都覺得很美,很有意境.以前在澳洲的時候你就喜歡攝影了,而我就喜歡造型設計.我拿過亞洲最佳造型師的獎,你現在就拿到了全國業余攝影大賽冠軍……"

"勻,你知道嗎,我不在乎這個獎,但是你我拍的作品很美,我就覺得那是值得的,你的認可才是我最大的獎賞."沈云姿得動處,伸手握住了晏季勻的手,含脈脈.

"云姿,你……你別把我的話看得那麼重要……"

"勻,你這是什麼意思?"沈云姿敏感至極,臉上的笑容瞬間就變成了一片憂郁之色,好像世界末日來了一樣.

晏季勻心頭一緊,隨即搖搖頭:"沒什麼,你別多想."

晏季勻感覺出來了,顯然他的每句話都能對沈云姿造成很大的影響,哪里還能再話刺激她?

暫時將她穩住吧,慢慢地開解她,治療她,希望她的抑郁症能早日康複……晏季勻為今之計也只能這麼做了.

晏季勻除了照顧沈云姿,還要處理公司的事,在病房里和沈云姿一起吃過早飯之後他就匆匆走了.中午飯局,下午約見客戶,晚上又飯局……一直折騰到深夜才消停,護士卻打來電話沈云姿到現在都還沒睡,在等他.

這一夜,晏季勻又在醫院度過,第二天去上班,處理公事,每天都忙得團團轉然後晚上再去醫院安撫沈云姿,他自己也是身心疲憊,有苦難.

水菡已經連續三天不接他的電話了,晏季勻因為太忙而顧不上去找她.水菡是已經痛到麻木,干脆也就硬起心腸連電話都不接.想要斬斷絲不容易,要從避免接觸開始,不見面不打電話不聯系……

水菡能強迫自己這麼做,刻意不去打探晏季勻的消息,但是,她的朋友可就不一定了……

童菲回國之後也不知是受了什麼刺激,最近幾天拼命在減肥,以前她也試過減肥的但都沒成功,這次她下定決心了,要從節食開始.這不,一連幾天都是吃的青菜,硬是連肉渣都沒沾過,每天不吃飯只吃兩個蘋果,結果就是堅持了三天之後……今天暈倒在家里了,被母親送來醫院輸液.

急診室里好些人都在掛著輸液瓶子,童菲就是其中一個.全身癱軟地坐在椅子上,原本潤的臉蛋也變得沒了血色.

童母守在她身邊,兩眼泛,慈祥的目光里盡是心疼:"傻丫頭,好端端的減什麼肥啊……也怪媽,忙店里的事去了沒能好好照顧你,忽略了你.你呀,可不能再每天只吃水果了,媽這心啊,都快痛死了……"

"媽……我沒事,只是沒什麼力氣,輸液之後就精神啦,別哭別哭."童菲伸出肉乎乎的手為母親擦淚,她看到母親哭泣,會難過得窒息.

童母的手機響了,是店里打來的.

"什麼?怎麼會這樣?"童母臉色一變,很是焦急.

原來是店里出了點事,有個服務員不心用開水燙到一個客人,現在正往店鋪附近的醫院送呢,據傷得可不輕.

"女兒,我……"

"媽,您快去看看吧,我一個人在這就行了,我現在比先前精神多了,一會兒輸完液我能自己回家去的,您不用擔心我."童菲沖著母親露出一個甜甜的笑.

童母疼惜地摸摸童菲的臉蛋,有些不舍,但還是離開這里趕去那間醫院了,她是老板娘啊,老公不在家,店里有事,她哪能不去.

童母剛走,童菲軟軟地靠在椅子上,不經意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童菲驀地低下頭,用手擋住前額,心里不斷叨念著:"別過來別過來別過來……"

她也是不想被人看到就越是事與願違.盡管她都這麼遮遮掩掩了,卻還是被某個眼尖的男人給發現.

"哈哈哈哈,童菲,你也有今天啊!"杜橙的聲音帶著明顯的愜意,最可惡的還在後頭.

"讓我來吧,這是我熟人."杜橙對護士.

護士手里拿著一個盤子,里邊裝的是童菲的輸液針藥.

杜橙手里拿著那根細細的針頭,笑得那叫一個殲詐啊,童菲臉都綠了,死死等著杜橙……真是冤家路窄狹路相逢,杜橙這貨擺明是想趁機報複!

上篇:第177章:為她戴上戒指     下篇:第179章:最喜歡你生氣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