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79章:最喜歡你生氣的樣子  
   
第179章:最喜歡你生氣的樣子

護士面露花癡狀偷瞄著杜橙,心花怒放啊……他是醫院里的醫生護士公認的最帥的醫生,傾慕他的人很多但平時都很少有機會見到他,幾天不只是見到了,還能跟他上話,護士開心又興奮,一邊去照看其他病人一邊還不忘偷瞄杜橙.

杜橙現在的表看在童菲眼里那完全就是一副賤賤的樣子,笑得很欠揍.

童菲咬牙切齒地:"你別自作多了,誰跟你熟人啊,我不認識你,你讓護士來."

杜橙出奇的耐心很好,竟蹲下來在她身邊,"含脈脈"地望著她:"淡定點,我會很輕的,紮著這種事,我最拿手了,放心,不會疼……"

鬼才會相信不疼!童菲與杜橙每次見面都沒好事,前幾次杜橙都吃虧,這次他還不連本帶利都討回來?

杜橙的手緊緊握住童菲,這貨力氣大得很,童菲此刻卻是渾身無力,真成了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嘖嘖,這麼肥的手,皮厚肉也厚,血管都快找不到了……"杜橙喃喃低語,聽在童菲耳朵里簡直就是可怕的魔咒.只見那細細的銀色的針頭刺進她手背,痛得她渾身一顫……

"臭男人,你公報私仇,你……"童菲滿以為杜橙是故意的,以為他這一針肯定紮錯地方了,但是她也立刻感到有冰涼的液體開始流進血管,輸液管子開始往下滴了……

嗯?居然一次到位紮到血管了,他沒借此報複她?

童菲有點意外地看著杜橙,疑惑不解,這家伙不會是在想著別的方法來整她吧?

不能怪童菲這麼想,杜橙曾不止一次揚如果童菲哪天落在他手里就死定了,而剛才紮針不就是最好的報複機會嗎?他豈會白白錯過?

事實上,杜橙確實沒有利用紮針的機會報複,一次就紮准了,沒有讓童菲多受皮肉之苦.

"臭男人,你怎麼忽然這麼好心了?"童菲不可置信地看著他.

杜橙英俊瀟灑的面容上浮現出一絲嚴肅的神色:"你以為我真的會借紮針來報複你?這種想法簡直就是侮辱我的職業道德.我是醫生,利用職業之便來報複一個女人,這種事我不會做,但你別高興得太早,這次我放過你,以後如果在醫院之外的地方你落在我手里,可別怪我不懂憐香惜玉啊,肥恐龍."

原來這貨先前只是嚇唬童菲的.

童菲剛心里還對杜橙的工作態度有那麼一絲詫異和敬佩,但當聽到最後三個字時,她心里那股火苗倏然又竄上來了……

"臭男人,你……你……"童菲氣憤地盯著杜橙,但這次沒有像以前那樣開口就罵,眼神憤怒中又帶著點悲傷,看得出是在極力隱忍著什麼,最後還別過頭去一不發,眼眶的,分明有著點點晶瑩.

杜橙見狀,不由得微微一愣……他也以為童菲會開罵,可沒想到她居然不話了,她是在忍著眼淚嗎?

杜橙和童菲之間的焦急每一次都是跟火星撞地球似的激烈,是冤家路窄都一點不為過,他印象里,這女人精力旺盛而且特別潑辣,但眼前這是什麼況?

無意中見到童菲露出脆弱的一面,杜橙有點不適應……

杜橙狀似漫不經心地睥睨著童菲:"喂,不是吧,我又沒欺負你,你干嘛一副這個表?不知道的還以為我真的怎麼你了,你可別破壞我在醫院的形象."

童菲是被那句"肥恐龍"勾起了傷心事,沉浸在自己的悲傷里,才懶得去打理杜橙.通通的眸子憤憤地瞪了他一眼,依舊是不話.

這麼異常?杜橙明白了,這女人果真是有什麼事……但那又跟他有何關系?

"隨便你了,我可沒閑工夫管你的事."杜橙不屑地瞄了童菲一眼,轉身欲走.

就在他剛邁出一步,忽地一只很有肉感的手拉住了他……是童菲.

"等等."童菲略帶沙啞的聲音.

杜橙不耐地扭頭瞥著她,用眼神在:"什麼事?"

童菲望望四周……她坐的是個角落,旁邊沒人.

"我有點事想問你……"童菲沖著杜橙招招手,示意他低下頭來.

杜橙臉一僵,露出警惕的神色:"干嘛?又想對我下毒手?"

"不是啊,我真的有話問你,我不會整你的."童菲亮亮的眸子一片坦蕩.

杜橙猶豫了一下,心想這就當是給水菡一個面子了,誰讓童菲是水菡的朋友呢.

彎下腰,附耳過來,杜橙聽到童菲用細細的輕輕的聲音問:"你上次你媽媽是開美容院的,那里減肥真的有效嗎?"

"……"

杜橙愕然,隨即噗嗤一下笑出聲來……

"你真的想減肥啊?你終于肯承認自己很胖了嗎?啊對了,你是因為減肥而在家暈倒才會送來醫院的……"杜橙笑得可樂呵了,可是童菲卻被他這麼一笑給刺激到.

她最近幾天心極度糟糕,加上減肥帶來的痛苦,使得她緒低落,現在又被杜橙嘲笑,她想到了在幾天之前的某個下午,有個男人也是擁著一個漂亮的女人站在她面前,嘲笑……那是她在留學時遇到的一個同學,也是本市的人,她暗戀他,兩人還乘坐同一班飛機回來的.就在她下決心要向對方表白時,約定了見面的地點,等到的卻是對方帶著一個女人出現,嘲笑她又丑又肥,她根本沒資格喜歡他……

童菲不想在杜橙面前哭的,但淚水壓抑在心里太久了,強忍多時終于是控制不住,一滴一滴滾落腮邊……男人都只會取笑她麼?呵呵……男人.

杜橙見童菲這下真哭了,他也不禁心頭一緊,收起了笑,訕訕地:"喂,你不是這麼氣吧?你心里不爽就跟我吵架啊,你哭什麼哭?"

"我就哭,我哭我的,你走開!"童菲眼淚汪汪的,著還伸手推了他一把,

杜橙狐疑的眯起了眼睛,思忖著,忽地想到了什麼,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好奇地:"我明白了,你……一定是被男人甩了,因為人家嫌棄你胖,所以你下決心減肥?"

可惡的男人,居然都被他猜對了!可他非要話這麼難聽麼,明知道她哪兒痛還故意刺激!

童菲憤恨地咬牙,捂著嘴哭得更凶了.

"喂喂喂,了叫你別哭,這是醫院,認識我的人很多,你這一哭不是害我嗎?"杜橙迅速瞄了一眼這急診室,果然有不少怪異的目光投過來.

杜橙暗暗腹誹……童菲這女人真的是克星!

"行行行,算我怕了你,過幾天你來我媽的美容院,我媽媽會給你制定一套最有效的減肥計劃,這樣行了吧姑奶奶你還哭?"杜橙的語氣頗為無奈.

童菲一聽他這麼,哭聲嘎然而止,腫的眼睛緊緊盯著他,一只手抹淚,哽咽地:"真的嗎?你不准騙我."

杜橙毫不客氣地翻個白眼:"是啊是啊,真的,比珍珠還真!我媽開的美容院連很多有錢人家的太太姐們都會來光顧,減肥效果是行業里數一數二的,你要是來了一定能瘦下來!"

"好……我過幾天去找你."童菲笑了,臉上的淚痕還沒干.她圓潤的臉蛋浮現這樣帶淚的笑容,不知怎的讓杜橙感到一縷莫名其妙的疼惜……她那麼潑辣,一副不饒人的脾氣,現在卻脆弱得像個孩子,愛真是奇妙的東西,能讓一個彪悍的女漢子變得柔軟……

疼惜?杜橙回過神來,趕緊甩甩頭,渾身一個激靈……錯覺吧,還疼惜呢,就她?一只肥恐龍怎麼可能讓男人產生疼惜的感覺?他要疼惜也該是那些長得漂亮身材又好的女人才對.

杜橙正想走,童菲再一次拉住了他.

"又怎麼了?你真啰嗦!"杜橙很不耐煩.

"你的好兄弟,晏總,他的一個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是住這間醫院吧?"童菲話里有話,杜橙當然聽得出來她"很要好的朋友"是什麼意思了.

杜橙趕緊地蹲下來,湊近了童菲的臉,惡狠狠地:"你別想從我這兒套消息,人家夫妻的事,你管什麼閑事?"

"呵呵,閑事?"童菲撇撇嘴,眼里明顯的鄙夷:"水菡是我最好的朋友,她的事就是我的事,雖然兩口子之間的感糾葛是不需要別人插手的,但那不代表我就應該眼睜睜看水菡被欺負成這樣.我不是想干涉什麼,我只是想知道晏季勻和那個女人是什麼關系?是不是當年在水菡婚禮上用一通電話就破壞了婚禮的女人?"

杜橙默然,這種況,他不會多嘴的.

"你不話就是默認了?果然真是那個狐狸精!"童菲不只是憤怒,也為水菡感到心痛.

"水菡也知道了?"杜橙忍不住問.既然童菲猜到,他也隱瞞不下去了.

童菲苦笑:"水菡沒跟我那麼多,只是前些天在一起喝酒的時候,她醉了,晏季勻在醫院陪一個女人,還是在看攝影展時遇到的,受傷了……我又不是傻子,當然想得到是誰了."

起晏季勻和水菡的事,杜橙也是一臉無奈,聽聞水菡居然和童菲去喝酒,可想而知水菡是真的氣得不輕啊.

杜橙俊臉上的表又正色了幾分,壓低了聲音:"童菲,你是水菡的朋友,你就別跟著瞎起哄了,你勸勸她別太傷心,勻只是同那個女人,念在舊一場,道義的立場才會照顧她,不是真的想要舊複燃.我和勻從穿開襠褲的時候就一起長大,他的脾氣我很了解,你別看他好像很冷血絕,但他內心是個重重義的人.你設想一下,那個女人是勻的初戀,當初兩人分開時也有很多無奈的原因,假如勻現在看到她自殺都不管,他還是人嗎?在醫院照顧並不是背叛了水菡,男人心里,和義,同樣重要,你們女人是不會明白的."

他這是在通過童菲去勸慰水菡,也是在為晏季勻解釋,至于童菲能聽進去幾分,他管不了了.

望著杜橙離去的背影,童菲陷入了沉思,仔細回想著他的話,似乎有那麼一點道理但又好像不是的.

真複雜啊,感的事太傷腦筋了!

===============呆萌分割線===============

成人用品店里.水菡正在上班,蘭芷芯不在,只有水菡一個人.

沒顧客來的時候她就用手機上著QQ,跟童菲聊天.知道童菲昨天去醫院輸液了,水菡很是心疼,想去看看童菲但是現在走不開.

忽地,一個陌生的頭像亮了起來,水菡一看……是梵狄.

梵狄發了個流口水的表過來:"美女,在線啊,上班?"

水菡啞然失笑,打出一行字:"嗯,上班,你呢?在游輪上?"

"你猜猜我在哪里啊."

"我猜不到."

"猜到有獎."

"什麼獎?"

"兩百五十萬大獎."

"……"

水菡愕然,梵狄這是笑的吧?

正當她准備回複消息時,店門口閃進來一個魁梧的男人身影,熟悉的面容,熟悉的痞笑,可不正是梵狄麼?

"你……"水菡驚訝地看著他.

"想不到吧,我剛才就在門口呢."梵狄得意地挑眉,大刺刺地坐在水菡面前.

梵狄手里拿著一張卡片在水菡面前一揚……

"這是你上次給我的兩百五十萬,現在我還給你."梵狄將銀行卡交到水菡手里,見她呆滯的目光里充滿訝異,粉的嘴微微張開,他竟然心頭一顫……真要命,這女人不知道自己現在這副模樣有多誘人,真想嘗嘗她的唇和嘴里那可愛的舌頭是什麼味道……

"梵狄,梵狄……"水菡揮揮手,將梵狄的心神給拉回來了.

"呵呵……怎麼樣,是不是很感動?兩百五十萬我可是一分錢都沒動你的."梵狄這張妖媚的臉隱隱有著淡淡的,又是以慣有的痞笑來掩飾他的內心.

水菡扁扁嘴,故意裝作鄙視的表:"你是黑老大,你會在乎二百五十萬嗎?還好意思呢,也不知道是誰那麼可惡,騙我是被人追債,還來我這兒蹭盒飯,還害得我去賭場門口冒雨等他,給他送錢……"

梵狄臉一熱,黑亮的眼眸里不經意彌漫著意:"我保證以後不會再騙你了,相信我."

他眼中的真誠,耀眼的光芒,足以令人目眩神迷,水菡不由得怔忡了,他的目光好熱,灼得她心頭發慌,急忙低下頭:"我信你就是了."

"菡菡最好了!"梵狄手撐在桌子上,溫柔如水的聲音:"菡菡我今天要在你這兒吃盒飯."

這充滿了嬌媚的聲音讓水菡渾身一個激靈……這男人真是天生妖孽,還好她心智夠堅定,否則早就被他迷得暈頭轉向了.

"不就吃個盒飯嗎,你至于用男色這一招嗎?眼睛別亂放電!"水菡瞪了他一眼.

梵狄越發得意了:"菡菡你才是在對我放電呢,我最喜歡看你生氣的樣子,好可愛哦……"

"我起雞皮疙瘩了!"

"我也是,你看你看……"梵狄著還掀起了自己的子.

水菡無奈,這騷.包的男人她確實招架不住,還是用盒飯把他嘴堵上吧.

很久沒和水菡一起吃盒飯了,梵狄和她要的是同一種,這貨吃得很開心,邊吃邊望著水菡發笑.

兩人聊些輕松愉快的話題,水菡連日來沉郁的心也有所緩解.梵狄來得很是時候,他總是能把水菡逗笑,有他陪著的時候氣氛絕不會沉悶.如果不知道他身份的人很難以想象到一個堂堂黑幫老大竟然會這麼親切.他在道上給人的印象是冷酷無和殘忍的,但在水菡面前,他才會表現出真實的自己.他可以為了這個女人而扮出最搞笑的鬼臉,可以挖空心思講笑話給她聽,只要看到她開心,看到她明媚乾淨的笑,他就像是沐浴在陽光里一樣.珍饈百味吃了不少,還是覺得只有跟水菡一起吃盒飯才最香……

一頓輕松愜意的午飯過去了,梵狄也不是真的那麼閑的,他是在忙中擠出的時間來看水菡,下午還要出海呢.

梵狄走了,與他度過的一個愉快午餐,讓水菡的心緩解了不少.不一會兒水菡接到了一個電話,是店里客人打來的.讓她送貨上門.

店里有時也會接這種業務,但都是蘭芷芯吩咐兼職的摩托車司機,摩的去做,並且要是金額達到一定標准才會送.

可這次的客人居然指名點姓要水菡去送,是要購買一箱助勃器和十盒神油.這可是一筆大生意,不容錯過.

水菡驚喜,但隨即也發愁了,對方指定要她送,這是什麼意思呢?水菡沒有馬上回答,但在對方出地址之後,她臉色即刻變了……

這地址她太熟悉了,就是她曾經和晏季勻住過的那棟別墅!她已經很久沒去過那里,難道晏季勻將別墅賣掉了?這也不是沒可能的事,他名下房產那麼多,一套別墅對他來簡直太兒科了.

為了保險起見,水菡還是打電話叫兼職的摩的過來了,關上店門,拿上客人要呃貨,坐上了摩托車……【這章五千字,明天會恢複正常更新.】

上篇:第178章:坦誠說愛     下篇:第180章:這次換你來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