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81章:再提離婚  
   
第181章:再提離婚

"你連一個病人都容忍不了嗎?"這句話,有著多少份量?讓人心酸心痛的份量,好比一把鐵錘猛地砸在水菡身上.

有些事,不是誰對誰錯能分辨得清楚的,只不過是因為所處的立場不同角度不同,才會有不同的感受.

在晏季勻來,他顧及一個可憐的女人,一個為了他而患上抑郁症的女人,他沒錯;在水菡來,她在同那個女人的同時卻也無法忍受對方的存在,不能忍受晏季勻對那個女人過份的呵護,水菡也沒錯.

水菡被晏季勻這句話給氣得發抖,憤怒和痛苦的感覺在心頭交織,她不知如何表達此刻這種激奮的心,仿佛有無數的語和詞彙在腦子里沖撞,但最終只得幾句話出口……

"呵呵……是啊,我就是連一個病人都容忍不了那又怎樣?這是不是就算很氣?算我無理取鬧?隨便你怎麼想吧,我不想再跟你糾纏下去,麻煩你以後別來煩我.如果我的存在成了你和她之間的障礙,你就把離婚協議准備好,我會簽字."水菡沒有大吼大鬧,看似平淡的語氣里飽含著痛惜,對于愛和婚姻,她已經完全失去了信心,她只想將這令人傷心的東西都摒棄掉.

離婚兩個字,是水菡在隔了三年多之後再一次提及的,相同的是她懷著絕望的心,不同的是……上一次提出時,她會哭,而這一次,她連一滴眼淚都沒流.

有一種傷痛是哭不出來的……物極必反,太多傷心堆積在身體里,找不到宣泄的出口了.能夠放下,不是因為真的願意放下,而是感到無力去改變什麼.堅持了很久,努力過,期待過,曾為了他而將心里的那把火燃燒,可最終就是被他親手澆熄.

他還有個病人要照顧嘛,那個人的重要性足以讓她和他的婚禮都進行不下去,如今人回來了,還有什麼可掙紮的?

晏季勻緊緊攥著拳頭,深眸里湧動著駭人的狂流,岑冷的光線直刺在水菡身上……她居然又離婚的事?

心尖上竄起一股疼痛,但也伴隨著強烈的憤怒!她又想離開?她還是不信他?他這麼費盡心思將她騙到這里就是為了跟她好好解釋,可得到的卻是她提出離婚.

離婚了她就不是他老婆了,她想跟哪個男人在一起都行,她不會再見了他了吧,她甚至會去到他找不到的地方……

不……他不能允許她離開,他不會允許離婚!

晏季勻狠狠壓下胸口處的躁動,眸子里流瀉出一片痛惜之色:"就不能再給我點時間?我答應你,只要她的抑郁症康複了,我不會再像現在這樣照顧她,我只會和她保持普通朋友的關系.這樣還不行嗎?水菡,晏家現在正處于水深火熱中,你不等爺爺醒來就要跟我離婚?你確定要這麼做?"晏季勻這是抓住了水菡的軟肋,她善良,孝順,他將晏鴻章都抬出來了,不信水菡真能狠心.

果然,水菡一聽這話,頓時僵住……是啊,爺爺現在還昏迷不醒,下毒的人也還沒抓到.晏家,公司,只怕現在是動蕩不安的,她如果現在離婚,最對不起的人就是爺爺……

爺爺那麼疼她和檸檬,她怎能做出那麼不厚道的事?就算要離婚也該等爺爺醒了之後.

水菡實在無法服自己無無義,猶豫片刻才:"好,我們暫時不離婚,但是,等爺爺醒了,我會親自向爺爺明.在這段時間里,你不能來騷擾我……我和你,互不干涉,各過各的生活,你能做到嗎?"

晏季勻鋼牙緊咬,俊臉上盡是陰沉……她就非要跟他劃清界限?她現在的態度如此強硬,是他從未見過的,好像用刀都砍不進去似的.他的耐心也是限度,今天他做的,的,已經是他所能達到的極限了,可水菡還是這麼堅決,他的自尊心做不到比現在更低下的態度了.

"行……你真行.就按你的辦,從今天開始,我們互不干涉."晏季勻冷冷地應了這麼一聲,從口袋里掏出一疊鈔票放在沙發上,再不看水菡一眼,轉身走向樓上去了.

水菡望著他的背影消失在樓梯口,呼吸變得窒悶,心里越來越涼,氤氳著霧氣的眸子里緩緩滑落幾滴晶瑩.將沙發上的錢收好,水菡離開了別墅.

他果真是願意離婚的……水菡這麼想著,腳步虛浮,神恍惚.

而晏季勻此刻也是氣得不輕.他不是想離婚,他用爺爺作為借口只是想掩飾內心的慌亂.

====================呆萌分割線====================

醫院病房.

沈云姿靠在床上聽音樂,閉目養神.她這幾天過得挺愜意的,晏季勻忙完公司的事就會來醫院陪她,雖然有時很晚,但每天能看到他,她心里就感覺踏實,舒坦.

人的心境總是會變化的.每個階段的心境不一樣,做事的方法也有所不同.曾經的沈云姿是不會容忍擁有一份不完整的愛,所以才會在晏季勻婚禮當天賭氣離開.但現在,她在時隔三年多之後,在經曆了一些事之後,想法變了.

她不想再自欺欺人,她根本就是還愛著晏季勻,除了他之外,她無法再接受其他的男人.這次的重逢,讓她壓抑已久的感再也控制不住,她偽裝的堅強都消失了,她現在要做回真實的自己,勇敢地面對自己的內心……

驀地,安靜的病房里傳來一陣輕微的響動,沈云姿睜開眼,赫然見到面前出現一個熟悉的身影……

"云姿."一個溫柔清潤的男聲,如春風一般和煦的微笑,令人倍感溫暖.

"晏錐,是你."沈云姿蒼白的面容上浮現出一抹笑意,美目光華閃爍.

晏錐在沈云姿身邊坐下,他身上有股淡淡的古龍水味道傳來,很好聞.

"云姿,你也太不夠意思了,什麼時候回來的,都不告訴我?受傷了也不告訴我?"晏錐語氣里有著責備,也有心疼.沈云姿的事他都聽了,從攝影協會會長那里知道的,同時也了解到了沈云姿的抑郁症,對此,晏錐頗為內疚,當年他曾和沈云姿一起出去旅游散心,他都沒發現她的異常,原來她竟是從未將晏季勻放下過,才會因失戀而導致抑郁症.

沈云姿的臉色微微一僵,隨即苦笑:"晏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隱瞞你的,其實……我剛回來的時候只是想悄悄的,並沒有打算告訴任何人.你是炎月集團的總經理,你已經結婚了,我不想影響到你和你老婆的感,我只是悄悄的來,悄悄地走,可沒想到在影展第一天就出事,被人當成是三給打了一頓,還撞到頭……我被送去醫院的時候,晏季勻正好在影展門口,他看到我了……如果不是因為這樣,我也不會讓你們知道我已經回來了."

晏錐蹙了蹙眉頭,心底湧動著些許複雜的緒……他知道最近水菡和晏季勻之間又出了問題,這本該是他樂于見到的,可是在知道事緣由之後,他又忍不住會為水菡擔心,心疼.晏家真是多事之秋,喬菊回來了,他和母親的處境又開始緊張起來,他在做的有些事必須要更隱秘地進行,忙得都快成騾子了……

"云姿,幾年前我從那個鎮跟你告別之後,我就知道和你是無緣做夫妻的,但是在我心里,你會是我的好朋友,我希望你能過得好,至于我……我和我的妻子鄧嘉瑜,只是商業聯姻,談不上感的,你不必擔心會影響到我什麼,現在我知道你的況了,以後你有什麼事需要我的地方,盡管打電話給我,別跟我客氣."晏錐黑亮的眸子散發著柔和的光芒,真摯而親切,他沒有提抑郁症的事,只是他話里的意思卻是在告訴沈云姿可以隨時找他談心傾訴.這對于患有抑郁症的人來就是一種莫大的幫助了.

沈云姿眼眶微,輕輕一歎:"晏錐,你真的很好.我……我很慚愧,當初是我拒絕了你的感,可你不但沒怪我,還像以前一樣的關心我……"

"云姿,你跟我這麼客套做什麼?事都過去那麼久了,這些年,我們也都比從前更成熟,仔細想想,我和你,做朋友更合適,你難道不覺得嗎?"

沈云姿一愣,晏錐這話就是在他早已不愛她了?如今只剩下友?這就有點奇怪了……他剛才不是還跟自己老婆沒感嗎?那麼會是誰取代了她在他心目中的位置?除非是心里裝下了另外一個人,否則他怎會這樣灑脫?

"晏錐,你能不計前嫌,我很欣慰,不過我想知道的是,你是不是愛上別的女人了?你放心,我不會生氣的,我當然希望你的感能有所寄托,我也有點好奇,到底是哪個女人能得到晏錐的垂青呢?"沈云姿語出真誠,毫無半點虛假,晏錐聞,沒有立刻回答,但他那張清秀柔美的俊臉卻是染上了淡淡的暈,這副模樣不就是最好的證明麼?他真的愛上別的女人,會是誰?【下午還有更新,今天會加更的.】

上篇:第180章:這次換你來強我     下篇:第182章:欺人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