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82章:欺人太甚!  
   
第182章:欺人太甚!

晏錐腦海里浮現出一張清秀淡雅的臉,明媚的笑容掛乾淨的眼睛,他的神不自覺地變得越發柔和,嘴角自然揚起一抹弧度,喃喃地:"她是一個善良而特別的女人,外表看上去很柔弱,但是她的內心卻有著像草一樣堅韌不拔的精神……可我現在還不能跟她在一起,不過我不會放棄的.她是我做事的動力,為了她,我會有信心和勇氣去爭取一些東西,只希望有一天能帶她走出困境……"

晏錐此刻的表,沈云姿太熟悉了……曾經他也對她露出過這種甜蜜的表,不同的是,現在的晏錐似乎比三年多以前還更加有決心.

時間真是一個奇妙的東西,可以改變許多人和事……那些原以為可以存在很久很久的事.沈云姿不愛晏錐,但當聽到晏錐這些話,感受到他內心愛著一個不知名的女人,不知怎的,沈云姿會生出一絲絲酸意.大多數人的通病就是這樣,有人喜歡自己,而你不喜歡這個人,當知道對方沒了這種感時,又難免會有些失落甚至是不甘心.樂意享受被人疼愛和關心,樂意享受被人捧在掌心呵護的感覺,即使對方不是自己喜歡的那一個.

"晏錐……恭喜你已經找到感的寄托了,如果你現在還不想告訴我她是誰,那我也不問,但是以後等你們開花結果時,可別忘了通知我."沈云姿真誠的目光亮亮的,其實心里還是好奇晏錐到底愛上誰了?但顯然晏錐還沒想要出那個女人的名字.

晏錐略為尷尬地笑笑:"抱歉,云姿,我暫時不能她是誰."

"晏錐,你這話就見外了,我們是朋友嘛,我怎麼會不理解你呢?別多想,好好地為你心里的女人而努力,我看好你的."沈云姿用一種鼓勵的口吻.

晏錐頻頻點頭,欣慰地:"云姿,你要快點好起來,別再自己折磨自己,這醫院里呆久了人都會發黴的,你應該早點出院,過上正常的生活."

沈云姿聞,臉上的笑意暗淡了下去:"怎麼,晏錐你也覺得我不正常嗎?是不是我的抑郁症把你嚇到了?我……我自己也不想這樣的,但就是控制不住,有時會覺得整個世界都是灰色的,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光明.每次想起我和晏季勻的事,我就心痛得無法承受,真的太痛苦了,我覺得只有死才能讓我解脫……"

這就是抑郁症的可怕之處嗎?剛才還能跟晏錐親切交談,現在卻是無比憂郁的神,轉瞬就從晴天變成陰雨天了……

晏錐心里一緊,忙不迭地安慰:"云姿,你堅強一點,別老想著死,死了雖然是解脫,一了百了,什麼都不知道了,可是你的人生才走過二十幾年,還有很多精彩在等著你,你死了,怎麼會等得到呢?痛苦是一時的,時間能沖淡一切,三年不能放下,那就再過三年,痛苦總是會有淡去的一天,過程是很辛苦,可是只要你熬過來了就能看到另一片天空.就好像當年的我,當你跟我你只能跟我做朋友,無法做夫妻的時候,我也很痛苦,每天都感覺度日如年,但我不也熬過去了嗎?云姿,你是一個有思想有本事的女人,你現在只是為所困,只要你肯放過自己,想開一點,你會發覺其實這個世界不是只有灰色,還有其他很多美麗的色彩.你不是喜歡攝影嗎,你應該是一個善于發現的人,難道你不想拍下更多更美的作品?"

晏錐一番語重心長的勸慰,含著疼惜,焦急……就算對沈云姿已沒有了當初的悸動和男女之間的愛,可這畢竟是對他有著特殊意義的女人,是她讓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愛的滋味,其中的酸甜苦辣都成了記憶中珍貴的部分,如今升華成友,他又怎能眼睜睜看著她對生活失去信念?

沈云姿低垂著眼眸,睫毛濕潤了,臉上布滿憂郁之色,眼神無光:"晏錐,你的都有道理,這些我自己也明白,但是我已經無法再像以前那麼堅強了……堅強了太久,我現在只剩下脆弱.或許你會覺得我很懦弱,很沒用,可我真的無能為力了……"

晏錐是抱著對沈云姿的關系而來,可他苦口婆心了這麼多卻一點作用都沒有,他心里難免郁悶,無奈地:"難道除了晏季勻,再也沒有其他辦法讓你振作起來嗎?只有他才是你得良藥,否則你的抑郁症就無藥可醫了?"

晏錐著還瞄了一眼病床旁邊櫃子上的藥瓶……想必是治療抑郁症的藥吧,但沈云姿這況,只怕是吃藥都不管用,她陷得太深了.

沈云姿泫然欲泣地望著晏錐,聲音哽咽:"對不起,晏錐,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可我讓你失望了,讓你看到我現在這麼半死不活的樣子……"

晏錐的視線停在沈云姿的手腕上,那白色的紗布格外刺眼,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是她自殺過的傷痕了.

"云姿,你沒有對不起我,你是對不起你自己!你想想你是多麼艱難才有今天?幾年前你在國內讀書,你家沒錢給你交學費,你每天打兩份工才能上大學,你比任何人都勤奮努力,最後你得到了去澳洲留學的機會,你吃過多少苦才有今天的成就,怎麼你全都忘記了嗎?過去的艱難困苦你都能熬過來,現在呢?你的勇氣都去哪兒了!"晏錐到激動處禁不住聲音有點顫抖,痛心疾首的感覺就是這樣的了.

"我……我……"沈云姿哆嗦著嘴唇,卻是一句話都不出來.

就在這時,晏錐身後響起腳步聲,隨之一個低沉的男聲傳來……

"夠了晏錐,你別再逼她."晏季勻淡漠的口吻里透著些許威嚴,走到病床邊坐下,沈云姿像看到救星似的立刻眼眶一,縮在他懷里.

晏錐真是氣不打一處來,眼前這一幕,讓他心底竄起一簇火苗……沈云姿躲在晏季勻懷里這算什麼?怎麼看都是那麼刺眼!晏錐不是嫉妒不是吃醋,他是驚詫,是憤怒……假如水菡看到會怎樣?那女人的心還不痛死?

沈云姿從晏季勻懷里探出頭來,滿含歉意地看著晏錐,什麼都沒,就只是的氤氳著水汽,像是隨時都要哭出來.

晏錐無奈,沈云姿如今這病,他不想在她面前跟晏季勻吵架,不想刺激病人.

苦笑一聲:"我該走了,隨你們怎麼折騰吧."

晏錐連一分鍾都不想停留,毅然轉身離開了病房,只是他心里堆積了許多憤慨,為水菡感到不值,但他也越發堅定了信心……正在做的某些事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一旦他成功上位,成為晏家的話事人,他絕不會再讓水菡受委屈!

沈云姿就跟得了軟骨病似的在晏季勻懷里不動了,低低地啜泣著:"勻……我真的很沒用,我也想要快點好起來,但是我做不到,怎麼辦,我該怎麼辦呢……嗚嗚嗚……"

晏季勻輕拍著沈云姿的後背,極致溫柔:"別想那麼多,我剛才在門口都聽見了,你也是已經盡力,但這個病不是一天兩天能治好的,我們慢慢來,相信我,只要你肯接受治療,只要你對康複抱著積極的態度,不久之後,你的病會有起色,不會整天都想著那些不開心的事."

"勻,你不怪我給你添麻煩嗎?"沈云姿激動又喜悅地看著晏季勻,那渴盼的目光里飽含著太多的意.

晏季勻現在是有苦不出……面對一個患有嚴重抑郁症的人,稍不注意行就可能刺激到她.

"云姿,別這些見外的話,你現在最要緊是好好養病,心理醫生你應該出去戶外,放松心,等你身體恢複一些我就帶你出去走走."

"嗯,我也在這醫院里待得好悶,能有你陪著出去玩,那是最好不過了."沈云姿暗淡無光的眼眸里終于是有了一點亮彩,但這是因為晏季勻才有的……

抑郁症患者最忌諱的就是獨自一人呆在家里沒人陪伴,她會胡思亂想,原本就是有厭世輕生的心態,如果再陷入孤獨寂寞里,那更是危險.多去戶外走動,參加一些集體活動,多余外界接觸,這才是對于病有利的.晏季勻這麼做也是為了能讓沈云姿的病快些好轉.

晏季勻心里也是頗多苦澀,抑郁症是一種很危險的病,不像身上的傷,看得見摸得著,抑郁症是心理疾病,很難根治,它是導致人自殺的一大利器,多數自殺的人都是由于抑郁症作祟,所以他現在只能心翼翼地對待沈云姿……

===============呆萌分割線=============

晏家大宅里最近幾天可是陰云密布,由于喬菊的出現,就跟外星人占領了地球似的,這個家里發生了不的變化,以前老爺子坐鎮時的許多規矩都被喬菊改得面目全非.老爺子寵愛的人她就要踩,反之,老爺子不重視不待見的人,她就要捧.

喬家人已經多年不曾踏足晏家大宅了,但喬菊回來了就不同,他們就跟走自家後院兒一樣的來去自如,一點都不會顧及到是否騷擾到別人.

水菡下班回家,一跨進大宅的門就聽到不遠處傳來一陣陣嬉笑聲……原來是喬菊和她的兩個弟弟以及弟妹在打麻將.不是在屋子里,而是在花園,正巧就在水菡住那棟閣樓下邊的草坪上.

喬菊依舊是穿著陳舊樸素的衣服,干瘦的臉上沒多少表,但她的弟弟弟媳們就激奮得很.

"九筒!"

"碰!哈哈哈……這張來得太好了!"

"喲,你這把想做大牌啊?"

"我就不信你還要這最後一張八筒!"

"八筒?"這男人笑得可歡喜了:"哈哈哈……八筒,胡了!清一色!"

"不是吧,真邪門兒!"

"哈哈哈哈哈,快給錢,給錢!"

"……"

這幾個人制造出來的噪音真不,傳出老遠,一個個就跟吃了興奮劑一般,別看都是上了年紀的人,可精神十足啊.

水菡見狀,不由得皺眉……這群人改不會是在這兒打了一下午的牌吧?這麼鬧騰,檸檬下午想休息一下肯定是不行的了.

水菡想到孩子就一陣心疼,趕緊地往樓上跑去,但她還但才跑幾步就聽到身後傳來喬菊的聲音……

"站住!"冷漠,嚴肅,高高在上的感覺.

水菡心里咯噔一下,停下了腳步,緩緩轉過身,正巧迎上喬菊那充滿威嚴的目光.

"不妙!"水菡心里暗想,表面上還是盡量保持著禮貌的微笑:"奶奶."

喬菊那一桌子人都停下來了,全都把目光集中在水菡身上,讓她有種被人透視的感覺,很不舒服.

喬菊慢悠悠地站起來,一雙眼睛里崩射出凌厲的光線,冷哼一聲:"你還知道叫奶奶?如果不是我叫住你,你就打算當沒看到我們一樣的?太不像話了,你還懂不懂什麼是禮儀?什麼叫做尊重長輩?還好這些都是我的娘家人,如果有外人在,你的行為只會讓外人笑話!"

喬菊這麼一,她的弟弟喬新立刻附和道:"就是嘛,好歹也是晏家的大少奶奶,今天咱可算是見識了,原來這麼沒禮貌,連起碼的禮節都不懂!"

喬新的老婆,喬菊的弟媳,也是一臉譏笑:"你也人家是大少奶奶咯,有晏季勻撐腰嘛,怎麼會把我們放在眼里,當我們是空氣呢!"

"……"

這就是所謂的長輩.幾個長輩這麼擠兌水菡,虎視眈眈的,頗有些逼人太盛的架勢.

水菡臉色有點僵,耳根發燙,氣憤是難免的,但她也想到這確實是自己的疏忽,不該因急著上樓去看孩子而忽略了喬菊他們,起碼是該上去招呼招呼的.

水菡低垂著眸,微微欠了欠身子:"奶奶,是我不好,請各位長輩原諒我的不周."

"原諒你?好,剛才的事,我暫時不跟你計較,我問你,你這一整天去哪兒了?"喬菊陰沉的臉色格外駭人,緊緊逼迫著水菡.

"我上班去了,剛剛下班."

喬菊並不因此罷休,上前一步逼視著水菡,語氣越發狠厲:"你上的什麼班?是誰允許你去那種地方上班的?晏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你還好意思你上班!"【下午還有更新.】

上篇:第181章:再提離婚     下篇:第183章:水菡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