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84章:發狠  
   
第184章:發狠

佛堂,原本在晏家宅子里是沒有的,但自從喬菊回來之後就將一間空置的屋子鬧騰成一間佛堂了.每天她還會在里邊誦經念佛,她甚至會吃齋不吃葷,可即使是這樣也洗不淨她那顆黑暗的心,腐爛的靈魂.她是一個矛盾到BT的人,她可以像個虔誠的信徒,吃齋念佛,但她的行為卻是背道而馳的.一邊念著佛經,一邊卻會做著一些喪心病狂的事.她就是一只在深山里關久了的凶獸,放出來了,加倍地對人進行報複.晏鴻章昏迷不醒,她在這個家里橫行無忌,欺凌誰最讓她感到爽?當然是水菡了.

此時此刻,水菡逼迫跪在佛堂前……直接跪在的地上,連蒲團都被拿走了的.

一尊大約一尺高的佛像擺在佛堂正中,背後的牆壁上掛著一個醒目的大字——禪.

佛像肅穆莊嚴,無比神聖,加上牆壁上的那個字,使得這里充滿了一種甯靜祥和的氣息,仿佛真的就是給人修身養性的地方,但水菡現在卻領悟到了另外一層意思……喬菊之所以會弄出這麼個佛堂在晏家大宅,絕不是因為她有慈悲心腸,而是因為她太邪惡了,她要靠著每天念經誦佛來企圖讓自己心安一點,她心虛,她也怕遭天譴!

披著人的外衣卻干著人神共憤的事,喬菊連孩子都不放過,明知道檸檬身子羸弱還要讓他來佛堂罰跪,老妖婆簡直堪比古代那些封建**制度下的惡霸.這種人的良心一定是被狗吃了,否則怎會這麼對待自己的曾孫?

水菡跪在地上,但她不會讓檸檬也跪著,她將孩子抱在懷里,憤懣的目光怒視著喬菊和她的娘家人.

喬菊讓檸檬也來佛堂跪,主要目的是殺殺水菡的銳氣,擺擺自己的威風,她的目標不是檸檬……畢竟這是晏家的直系血親後代,她就算是不喜歡也暫時不能做得太過分,現在還不是跟晏季勻翻臉的時候.但她對水菡就不會顧忌那麼多了,因為她知道晏季勻最近除了忙公司的事就是去醫院看望晏鴻章,還會抽空陪著一個叫沈云姿的女人.正是因為晏季勻這樣,喬菊才覺得水菡根本不受晏季勻重視,她才會越發肆無忌憚.

在豪門中大都是如此,一個女人嫁過去,如果得不到丈夫的庇佑,那麼除非是你有著強大的家庭背景,否則,難逃被欺辱的命運.這一點,水菡此刻深有體會,心里冷笑,淒苦萬分……當初她就憑著對晏季勻的愛,無法自拔地一頭紮進來,對于豪門中的艱辛,她以前的認識還不夠.是嫁進晏家之後她才開始慢慢地體會到,直到現在,她更是明白了,無論她怎樣善良,隱忍,即使她不想惹事,可還是有人要她不得安甯.或許,這個世界的規則她以前從未看清過.

弱肉強食,敗者為寇.這才是永琱變的真理.她的善良隱忍,加上她毫無背景,注定了她在這個家里不會生活得開心.

喬菊見水菡一臉憤恨的表,滿以為水菡又會罵她,眼神更加惡毒了:"你膽子不,剛才不是罵我嗎?現在繼續罵呀,接著罵,我看你這張嘴能不能罵出朵花來!"

水菡雖然是被強行按著跪在地上,可她的眼眶里連一點軟弱都看不到.她不哭,不求饒,更不會怕了這個老妖婆,對方越是要羞辱她,她就越是被激起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斗志.

清冷的眸子直視著喬菊,水菡忽地笑了,只不過這笑意里露出幾分狠意:"我現在不想罵你了,我還想對你謝謝呢……人善被人欺,這個道理是你敲醒了我.喬菊,今天的事我會牢牢記住的,你也別忘了,風水輪流轉,指不定哪一天你就失勢了,或者,在你有生之年,指不定也會有需要求我的一天.包括整個晏家,現在我是被你們吃得死死的,我無力反抗什麼,但是你們最好祈禱我千萬別有翻身的一天,否則,你們加在我母子身上的苦難,我會統統全部都找回來."

在喬菊面前,水菡是弱的,但奇怪的是,她在這番話時竟讓人產生一絲無法忽視的隱約的壓迫感,而水菡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自然而然就出來了,甚至沒經過思考,得相當流利,仿佛是早就醞釀在心底已久的.並且在這一霎那她有種莫名的信念,就好像晏家這座大山真的有一天會被她俯視一般.這是連她自己都感到奇妙的想法,在腦海里閃爍,猶如激烈燃燒的煙花般燦爛.

看似是她突然而來的念頭,實際上是早就潛伏在她心田的一顆種子……從幾年前她被晏鴻章逼迫的時候開始埋下的,再到後來她看到晏家的家法那樣殘酷,感受到晏家的各種冷漠無的家規,感受到晏家人對她的排擠,現在又是喬菊的步步緊逼,最終讓她發出這樣震撼人心的呼聲.是厚積薄發,是忍無可忍.

喬菊在短暫的驚愕之後,陰惻惻地笑起來,像是聽見了最好笑的笑話.她的娘家人也是肆無忌憚地大笑,嘲諷著水菡,看向水菡的眼神活像是在看一個瘋子.

是的,在他們眼里,水菡一定是瘋了才會出這番話.

這幾個人丑陋至極的嘴臉讓水菡感到惡心,她將檸檬護在懷里,不讓孩子被這種沒營養的笑汙了眼睛.

"寶貝兒,乖,別看他們,躲在媽媽懷里就好,有媽媽在,別怕."水菡略顯蒼白的臉蛋上浮現出溫柔和藹的笑,她對孩子的愛是勝過一切的,她不知道自己此刻身上籠罩著一層神聖的光暈,這是母性的光輝,是偉大的母愛使得一個人的氣質發生改變.

喬菊愣住了,恍惚間產生錯覺……水菡那弱的身體似乎一下子變得高大起來.敢在喬菊面前公然叫板的人,實在太少了.晏鴻章,晏季勻,梵頂天,這些都是非凡的人物,而現在又多了一個水菡,怎不叫喬菊窩火?但喬菊並非是個庸人,她在憤恨之余也有幾分佩服起水菡的意志,實話,她有點嫉妒沈家了,怎麼會有像水菡這樣的後代?比起她生的那幾個子女,但從意志上來,水菡無疑是更強.

"呵呵……你不止牙尖嘴利,還異想天開啊,想要站得比我們高,估計你這輩子都達不到了,除非你死了再重新投胎!"喬菊陰冷的聲音撂下來,不屑地瞄了水菡一眼,招呼她的娘家人離開佛堂吃飯去了.

走到門口,喬菊還不忘回頭吩咐傭人:"給我看緊了,要是有人不老實,馬上通知我!"

"是!"傭人異口同聲地回答,態度恭敬極了.

現在不是兩個,而是四個傭人在看著水菡和檸檬,簡直就是四只為虎作倀的狗腿子,往佛堂門口一站,水菡就是再多出兩只手兩只腳也無法擺脫了.

在壓迫之下,水菡不得不繼續跪著,但她就算是跪著也不是向喬菊低頭,不會求饒.喬菊最恨的也就是這一點,水菡越是有骨氣她就越想折磨她……太像了,實在太像了!水菡的脾氣性格與當年的沈玉蓮簡直就是一模一樣,這叫隔代遺傳嗎?喬菊每每看到水菡臉上那種倔犟堅韌的表她就想要摧毀,她最喜歡看到有人匍匐在她腳下,對她俯首,對她臣服,她喜歡掌控,喜歡高高在上的感覺,即使過去這麼多年了在尼姑庵修身養性都磨不去她骨子里對于權利的**和邪惡的內心.

檸檬白嫩的臉蛋上淚痕未干,瑟縮在水菡懷里,盈滿了水汽的眸子望著她,手摟著她的脖子,軟糯的聲音哽咽著:"媽媽……為什麼那個人好凶?是壞人嗎?"

檸檬指的是喬菊.在孩子心里,只有最簡單的好人和壞人的區分,而喬菊顯然被劃分到後一種.

水菡胸口一窒,酸脹極了,這可憐的孩子,本該是要備受呵護的,喬菊是他的太奶奶,卻是連外人都不如,這到底是為什麼?喬菊看她不順眼,故意刁難也就算了,可檸檬哪里惹到那老妖婆了?

水菡柔嫩的手指撫摸著檸檬的臉頰,輕柔地:"兒子,那個確實是壞人,以後咱們離她遠一點."

"嗯嗯,知道了."檸檬乖巧地點頭,他也不鬧,就這麼陪著水菡在這里.

孩子這麼乖,水菡的心卻是更疼了,現在已經到了檸檬喝中藥的時間,但門口那幾個傭人虎視眈眈地盯著她,她出不去,怎麼辦?

這就是晏家,這哪里是什麼豪門大戶,這簡直就是一座鐵牢!離開,她想帶著孩子離開!這個念頭無比清晰,在她心里沖撞著,掀起的巨浪一波高過一波.

苦痛深濃,她忍不住在想,晏季勻現在在哪里?這個混蛋,當然是在醫院里陪著那個女人了,他不會知道他兒子正在受罪,不止不能喝藥,連晚飯都吃不了!【還有更新,繼續碼字.】

上篇:第183章:水菡打人     下篇:第185章:誰來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