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85章:誰來救她!  
   
第185章:誰來救她!

水菡一邊安撫著寶寶一邊在焦急地思索著怎樣擺脫眼下的困境.喬菊老妖婆讓她跪在這里,連檸檬都一並關進來,想必是不會很快將人放出去的,她是成年人到還可以撐得住,可是檸檬身子太弱,平時精心呵護之下都容易生病,何況是現在還不讓檸檬喝藥吃飯.

**的地板上,水菡跪得雙膝發疼,但她無暇去顧及,她只擔心檸檬會餓肚子.

現在已經晚上7點了,她已經跪了一個時,平時這個時候檸檬早就吃完晚飯了.

檸檬眨巴眨巴濕潤的眼睫毛,摸摸肚子,咕嚕咕嚕叫了好幾聲,他很餓,但是他也知道被壞人關在這里了,不能吃飯.家伙嘟著嘴,可憐巴巴地垂著頭,不哭不鬧了但卻更讓水菡心疼不已.

這該死的牢籠,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她和孩子在這遭罪,孤立無援,喊天天不應.晏季勻呢?此刻他興許是在醫院里陪著那個女人吃飯吧.自殺過的那只手當然還沒恢複,所以很有可能是晏季勻在喂……

想到這些,水菡心如刀絞,她知道自己不該去想,不該去在意了,可她的心不是石頭做的,她也只是一個有著七六欲的凡人,所有凡人會有的緒她一樣可能有.

嫁進晏家根本是個錯誤,她是多麼渴望能帶著檸檬離開這里,去到一個沒人認識的地方過平淡的日子,至少不會被欺凌……只是這樣的日子何時才能實現?

其實這次水菡是真的猜錯了,此時此刻,晏季勻沒在醫院里,他今天還沒空去看沈云姿,剛才去看過了晏鴻章,現在正在酒店里趕個飯局.

"君騁"酒店,炎月集團旗下的六星級酒店,里邊的餐廳容納了來自世界各地的美食,有頂級的廚師烹飪,一流的服務水准,華麗舒適的裝潢.在這里用餐是一種奢華的享受.

偌大的包廂里只坐了兩個男人.其中一個當然是晏季勻,另外一個是"齊濟靈芝堂"的老板齊暉.

齊暉家時代經營中藥材,其中以靈芝為主.在國內的同行中,齊濟靈芝堂算得上是頂尖了,遙遙領先與其他同行.不只是因為它出產的靈芝品質上乘,還因為它是炎月集團長期以來的供應商,這就使得它在行業中有著一種令人仰望的地位.它的盛名,可以有一半是歸功于炎月集團,而炎月集團也確實需要齊濟的靈芝作為炎月口服液的藥材.

炎月口服液所含的每一種成份都是用的最好的藥材,因此它的品質和口感都是優于其他同類的保健品,它的貨真價實一直都是消費者們信賴的根本.它成本不低,售價自然也不低,但即使這樣,它的銷量也在保健品中名列第一.所以,每一種藥材的供貨商都是很重炎月集團重視的.

偏偏在老爺子出事之後,齊濟靈芝堂就提出不在續約了,這是典型的落井下石,晏季勻不得不約見一下這老頭子.

齊暉也是一把年紀了,頭發花白,不過或許真是因為自家是出產靈芝的,所以他的氣色很好,雙頰潤,話中氣十足.

"晏總,你酒店的菜色果然名不虛傳,這道佛跳牆,是我吃過的最正宗最美味的.以前我可沒少吃閩菜,不怕你笑話,我這張嘴可是刁得很呐,但是今天嘗到這佛跳牆,我是真的得豎起大拇指啊!"齊暉富態的臉頰笑得十分燦爛,盡是贊美之色.

晏季勻神色如常,嘴角噙著淡淡的笑,伸手拿起筷子在菜盤里又夾了一塊到齊暉碗中:"早就聽聞齊總是美食專家,這頓飯我可是不敢掉以輕心,還好你吃得爽口,否則我這就成了自己砸自己招牌了."

"哈哈哈,哪里哪里,晏總,你太謙虛了,貴酒店的廚師手藝簡直是沒話,我服了!來來來,咱接著喝!"齊暉爽快地舉起杯子,與晏季勻的杯子一碰,自顧自地將這杯酒干了.

晏季勻心想這老頭喝酒到是爽快,但到做生意恐怕就沒那麼好對付了,人都活了一大把年紀,早就成精了.

席間兩人有有笑,高談闊論,聊美食,聊旅游,聊休閑運動,天南海北地扯一通,晏季勻心里有數,這老頭是故意繞彎子的.他也不點破,齊暉聊什麼他就聊什麼,天文地理,古今中外,不論對方什麼他都能搭上話,絲毫不會顯得詞窮,並且還能有自己的一些獨到精辟的見解.齊暉這老狐狸表面上還是談笑風生,可實際上暗地里也在心驚……晏季勻如此年輕就有這麼豐厚的學識,太讓他驚歎了.看來晏家確實是有著底蘊的家族,培養出來的繼承人這麼優秀,如果不是從就開始精心栽培,斷然是不可能跟上他的節奏.他肚子里的存貨是積累了好幾十年的成果,而晏季勻最多也不超過三十歲,可想而知晏季勻要達到現在的學識淵博,是看了多少書,學了多少知識?

不愧是青年才俊,齊暉不佩服都不行.

酒足飯飽了,聊得也盡興,齊暉今天喝了不少,漸漸的有點微醺了,晏季勻見時機差不多,不再為齊暉倒酒了.

晏季勻俊美無雙的臉頰微微泛,在柔和的燈光下散發著無邊的魅惑,看上去像是喝醉了,但其實他清醒得很.

"齊總,起來你也是我的長輩,我們談得這麼投契,是忘年之交也不為過吧?我看齊總也是個耿直的人,不過我就有點不明白,像續約這種事怎麼就被擱置了呢?這不像是齊總的作風啊,難道這中間有什麼我不明白的誤會麼?"晏季勻話很有技巧,也是給足了齊暉面子.否則以他強硬的個性怎會如此婉轉?這都是因為形勢擺在那里,他要做的就是盡量服齊暉跟炎月續約.

齊暉打了個酒嗝,擺擺手,一臉無奈:"哎,晏總,實話告訴你吧,我也不想這麼做,但是……我也有苦衷啊."

"苦衷?這麼,就不是誤會了,不是炎月哪里做得不好,而是你單方面的原因?"晏季勻敏銳地捕捉到了齊暉話里的要點,趁機進一步逼問.

齊暉眼兒一眯,他也驚覺自己漏了嘴,連忙將酒倒滿,哈哈一笑:"晏總,來,我再敬你一杯!"

"這個老狐狸!"晏季勻心里暗罵一聲,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這時候,只聽包廂門外傳來洪戰的聲音……

"大少爺."

"嗯?有事?"晏季勻眼中精光一閃……洪戰如果不是有特別重要的事是不會在這種時候打擾他的.

洪戰進來了,在晏季勻耳邊低聲了幾句.

齊暉還在喝酒,但他的眼睛卻是偷瞄著晏季勻……

晏季勻的臉色變得格外難看,仿佛一瞬間蒙上了一層薄冰,狠厲的眼神令人不寒而栗.齊暉暗暗咋舌……是誰惹怒了晏季勻嗎?發生什麼事了?這個年輕的總裁,氣勢比晏鴻章還強上三分啊,看來他要心為妙.

洪戰出去了,晏季勻繼續與齊暉喝酒吃菜,今天是好不容易才把這老狐狸約出來的,對方已經連續躲了他幾天了,無論如何他都不能空手而歸,必須得有所收獲才行,就算無法服齊暉續約,他也要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齊暉放棄了多年來與炎月的合作,如果他猜得沒錯,這件事一定是有人在幕後操縱指使,炎月現在經不起大風浪,他不能讓太大的威脅存在.

只是,晏季勻的心已經飛到了另一個地方……

=================呆萌分割線===============

晏家大宅里,佛堂里亮著燈,佛像前跪著一個嬌的女人,她懷里還抱著一個孩子.

水菡心急如焚,好幾次要站起來走人,但都被四個傭人給按住了,現在還有兩個傭人正死死地按住她的肩膀,不讓她站起來.

這些傭人都是喬菊新請的,她們只聽喬菊的話,哪里會把水菡放在眼里.

水菡被罰跪在佛堂的事,傳到了宅子里其他人的耳朵,有的人幸災樂禍,有的人卻是坐不住了……

晏錐碗里這口飯還沒咽下去,聽聞傭人在對沈蓉著水菡的事,他想都沒想就丟下飯碗往樓下跑去!

沈蓉沒來得及拉住晏錐,但鄧嘉瑜卻追下去了.

"晏錐,你給我站住!"鄧嘉瑜邊跑邊喊,但晏錐反而跑得更快了,直奔向佛堂而去.

鄧嘉瑜氣得不行,一直追到了佛堂前邊才停下,氣喘籲籲的累得滿頭大汗.

兩個傭人攔住了晏錐……是兩個中年婦女,但都長得很高大,一身的蠻力,往那一站就跟倆金剛似的.

"你不能進去!"傭人像門板兒一樣的身影擋住晏錐.

晏錐怒不可遏地低吼:"滾開!"

這一聲吼猶如旱天驚雷,水菡在里邊都聽到了,頓時心里燃起了一股希望,禁不住兩眼泛……終于有人來搭救她和孩子了麼?【已更新一萬六千字】

上篇:第184章:發狠     下篇:第186章:心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