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89章:三進家門!  
   
第189章:三進家門!

水菡獨自一人在店鋪里,此刻正有個男人光顧.水菡在向他介紹鎮店之寶——威猛神油.

男人身材瘦但顯得很結實,只是他的頭發卻是成"地中海"了,看樣子不過才三十來歲而已.脫發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種原因是——腎虧.

腎虧會導致脫發,而導致腎虧的原因也不少,縱欲過度就是其中一項.眼前這男人跟暴發戶似的,脖子上掛著一根很粗的金項鏈,手腕套著一根筷子粗的手鏈,金光閃閃的格外搶眼.最搞笑的是他白色襯衣的領子上還印著一個淡淡的口印,身上有種屬于女人香水的味道……

水菡在這上班的日子也不短了,平時蘭芷芯教她察觀色,因此她也能看出幾分來,這男人興許就是縱欲過度了,居然還來買威猛神油,真是太"勤懇"了.

"這神油當真有效?"男人半信半疑.

水菡面帶微笑地:"您是第一次來我們店里吧?其實這神油,用過的顧客反映都還不錯,您可以買一支瓶裝的試一試."

男人灼熱的目光緊緊鎖住水菡這紛嫩清麗的面容,笑意里透出點猥瑣:"怎麼試?在這兒試嗎?如果你願意,我也沒問題的……"

又是一個無恥的男人!水菡心里冷笑,但臉上的表卻是沒變……她現在的心理承受能力比以前強多了,面對男人們色迷迷的眼神和語上的調戲,她已經能做到臉不心不跳,並且還能鎮定的應付,這對她來是莫大的進步.

"先生,我們店里可是有監控器的,難道您不介意在這兒裸露嗎?"水菡笑顏如花,白嫩的手指向某個角落指了指.

果然,男人臉色一變,警惕地看了看,真的見到有監控器的鏡頭,但這人的色心不,馬上換個位置站著,背對著鏡頭,眼神越發猥瑣,伸出他那只戴著金手鏈的手,撩著水菡的發梢:"姐,你辛辛苦苦一個月才多少錢呢?還不如陪我一個時,我保證你賺得比你在這兒上幾個月的班還多.我留意你很久了,前邊那個古玩店就是我開的,你每天都會從我店門口經過……我喜歡你的頭發,喜歡你不化妝的清純樣子,我時常都在想,如果有一天你能躺在我身下,那該多好啊……我玩過的女人不少,可就還沒玩過你這樣的,像個良家婦女……"

原來是古玩店的老板,那間店鋪距離這里只有五十米……

"呸!@#%#$%…$#……"水菡心里已經將這色鬼罵了個遍,但不忘將自己的頭發從男人掌中抽出來,退後一步與他保持一定距離,清冷的眸子睥睨著他:"先生,對不住,你來得不是時候啊,我大姨媽在身,不能去酒店伺候你了,謝謝你的抬愛,真是不好意思."

男人一聽,有點失望,但馬上又興奮地:"沒關系,我可以等你,過幾天你例假完了之後我們再約."

"呵呵……先生,你不了解我.我每個月會來四次例假,每次一來就是7天."水菡笑得可甜了,一點都不像是在陶侃人.

男人呆了呆,當反應過來水菡這話是什麼意思時,頓時臉都綠了,面色又晴轉陰,惡狠狠地:"你竟敢耍我?"

"不不不,先生,我絕不是耍你,我是為你著想啊,那種事兒可不能當飯吃,心身體,如果太沉迷于女色,身體垮了,以後就連咱們店里的威猛神油都幫不你了……"水菡一臉真誠,得真像是那麼回事.

這禿子氣得不輕,沒想到水菡這麼伶牙俐齒,不但調戲不成還被耍了一通,諷刺了一頓.

"哼,什麼破神油,不買了!"禿子怒氣洶洶地沖出了店門,那背影竟是顯得有點倉惶.

水菡沖著門口扁扁嘴:"以為有錢就了不起啊?想要發泄就去找ji女,跑這兒來得瑟個什麼勁……"

類似這樣的事時有發生,可水菡都能應付自如了,少數顧客會像剛才那禿子那樣什麼都不買而走掉,但大多數即使調戲不成也是會買了東西再走的.這比起最開始來工作時的緊張和惶恐,她現在是進步太多.這當中有她自己的努力,也有蘭芷芯的教導.看似一份這麼簡單的工作,實際上卻是需要莫大的勇氣和毅力才能堅持下去.尤其是對于像水菡這麼潔身自好的女人來,是一種嚴峻的考驗.

她在這里得到了鍛煉,見識了各種不同類型的男人,跟他們打交道,將商品賣給他們卻又能保持讓自己不吃虧,不被人占便宜,不但如此,店里還漸漸多了些回頭客,這就很難得了.

白了就是水菡的臉皮現在比以前更"厚",不會動不動就緊張得不知所措.這也是成熟的表現,對于她將來的人生道路也是有所裨益的.

能在重重壓力之下堅持這份工作,是另一種成功.水菡做到了,她沒讓蘭芷芯失望,但是……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正是水菡適應了這份工作的時候,蘭芷芯卻發生了一些事……

"什麼?店鋪要賣掉?"水菡驚愕地望著蘭芷芯,呆滯了幾秒之後,急忙關切地問:"蘭姐,是出什麼事了?遇到麻煩了?"

店鋪是蘭芷芯唯一的收入來源,這點,水菡是知道的,所以當聽到蘭芷芯不做了,她第一時間就想到或許是蘭芷芯遇到麻煩了.

蘭芷芯像往常一樣坐在收銀台里抽著煙,纖細的手指夾著煙頭,櫻桃嘴里吞吐著云霧,細長的眼眸里卻是迷蒙著一層薄薄的水霧.蘭芷芯給水菡的感覺除了像個大姐姐,還有種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感,性感美麗卻又像個謎一般的女子,她很少會流露自己的真實緒,但現在這一刻,她不想偽裝自己了.

"菡菡,實話告訴你吧,我現在需要用一筆錢,數目不,所以我打算這店鋪不做了,賣掉……"蘭芷芯緊蹙的眉宇間有著幾分落寞和無奈.

水菡一直都覺得蘭芷芯是個有故事的女人,她倆是惺惺相惜,現在聽她這麼一,水菡頓時急了.

"蘭姐,是因為錢嗎?你缺多少?我可以幫你啊,這店鋪是你的心血,如果賣掉的話,你不會心疼嗎?賣掉以後你就沒經濟來源了,這怎麼行呢?讓我幫你吧,我……"

"不用了."蘭芷芯感激的眼神看著水菡,眸光格外柔和,一只手握住了水菡:"你善良,心地好,有有義,我沒白交你這個朋友,但是這次的事,真的需要一筆不的錢,如果你借給我,我這輩子都可能還不清.也許你會即使我還不清也沒關系,可我不這麼想.就當是我死要面子吧,總之,我把店鋪賣了還能勉強湊夠錢,不用負債,只是不再當老板了,以後我還可以找其他工作啊.不必擔心我,只要你以後別嫌棄我這孤家寡人的,有空出來陪我逛街聊天……"

她淡然的語氣充滿了鎮定和灑脫,這是一種曆經滄桑之後才蛻變出的豁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蘭芷芯的故事興許又是另一種驚心動魄.

水菡被蘭芷芯豁達的心態感染了,她真的很佩服蘭芷芯,面對危機和困境能泰然處之,這是值得她學習的地方.

既然蘭芷芯心意已決,水菡也不再勉強,她能做的就是支持蘭芷芯的決定.

"蘭姐,不管你還是不是我的老板,只要你願意,我們一輩子都做好朋友,行嗎?"水菡亮晶晶的眸子微微泛,盈動著水光,鼻子發酸.

蘭芷芯心里一動……她的這顆心早就鍛煉得刀槍不入了,可面對水菡的真誠,還是忍不住感動,微笑著流下一滴滾燙的清淚……

如今這烏煙瘴氣的社會,能遇到一個真心對待自己的人太不容易了,不論是愛還是友.女人的苦,有時只有女人才能體會,所以才會有了閨蜜一.水菡今後不再是蘭芷芯的員工了,但她們的友會延續,會更加深刻,彼此珍惜.

水菡今天回到家也是悶悶不樂的,雖然是支持蘭芷芯的決定了,可還是感覺有點舍不得.畢竟這是她第一份正式的工作,在蘭芷芯那里,她學到了不少東西,而現在,她失業了,還得另外找份工作才行.

今天回家早,水菡打算自己做晚飯.但就在她剛把菜洗好的時候,陳嫂卻是神色異常地走了進來.

"陳嫂,怎麼了?"

"大少奶奶,二老爺讓你過去大宅吃晚飯……喬……太太她也在."陳嫂很想喬菊,但還是改口太太.二老爺就是指的晏鴻瑞.

水菡眉頭一皺,一想到那老妖婆,水菡就感到一陣揪心,該不會是老妖婆又想耍什麼花樣?但叫她過去的是晏鴻瑞,不是老妖婆啊.

"陳嫂,我過去看看,你記得一會兒給檸檬喝藥."水菡一邊脫下圍裙一邊吩咐陳嫂.

晏鴻瑞慈愛,這是水菡一直以來的感覺,對于這位長輩,她也是尊敬有加的,現在晏鴻瑞第一次發出邀請叫她去主宅那邊吃晚飯,她怎好不去呢?

讓人詫異的是,晏鴻瑞不止叫了水菡,還叫了晏錐和鄧嘉瑜.

此刻晏鴻瑞夫婦身邊坐了一個女人,正跟晏鴻瑞他們有有笑的,最奇怪的是,連喬菊老妖婆都露出了難得的笑容.

這女人能耐不啊,喬菊似乎對她態度很好,就跟對待自己家人似的親切……親切這詞用在喬菊身上實在太浪費了.

"鴻瑞,你這麼現在才帶來給我見呢,早該帶來了,這丫頭真是招人喜歡!"喬菊被逗樂了,還誇人呢.

晏鴻瑞欣慰地看了旁邊一眼,轉瞬又歎息:"大嫂,事是這樣的……前段時間云姿身體不適,住院了,這不才剛出院我就帶她來了."

喬菊詫異:"身體不適?哪兒不舒服啊?哎喲,瞧這臉色確實是蒼白了一點,對了,晏家的炎月口服液是保健品里最好的牌子了,家里的女人可沒少喝這東西,一會兒從我房里拿幾盒回去吃,保證你過段時間就調理得白白嫩嫩的!"

"謝謝喬……喬……"女人一下子愣住了,這輩分可怎麼算呢?

晏鴻瑞見狀,哈哈一笑:"云姿啊,你是我收的干女兒,這位又是我的大嫂,你你該稱呼什麼?"

喬菊到是反應快:"傻孩子,難道你還想叫我奶奶?你應該叫我嬸嬸!"

女人聞,脆生生地喚了一聲:"嬸嬸."

"……"

晏錐坐在一邊冷眼旁觀,不知怎的,總感覺眼前這看似和諧的一幕有點怪異.這也太出人意料了吧,叔公什麼時候收了個干女兒?

收干女兒不稀奇,問題在于,晏鴻瑞收的干女兒不是別人,而是沈云姿!

晏錐心頭揮之不去的一種詭異感,讓他很不舒服,但又不上來哪里不對勁,仿佛眼前的沈云姿是另外一個人而不是他認識多年的那一位.

這都什麼跟什麼啊,亂套了不是?一會兒晏季勻還要回來吃飯的,這頓飯還能吃得下麼?

水菡剛走進客廳就聽見笑聲了,不禁一呆……怎麼還有喬菊的聲音?老妖婆居然在笑?是什麼事讓老妖婆都能笑成這樣?

水菡是看在晏鴻瑞的面子上才來的,一踏進餐廳,首先第一眼就望見了坐在晏鴻瑞夫婦身邊的女人……

這一霎,水菡的呼吸陡然間窒悶……這女人很面熟,長相有點像晏季勻曾經的"人",在上次影展廳門口被人抱著出來受傷流血被送進醫院的女人,也就是晏季勻口中所的那一位患有抑郁症的女人,他的舊愛!

怎麼會這樣?水菡懵了,站在原地不動,攥緊的手指,指甲幾乎要嵌進肉里去了……真是諷刺啊,她今晚難道要跟這女人同在一張桌子上吃飯?

水菡震驚之際,晏鴻瑞已經看到她了,熱地招呼著水菡進去……

上篇:第188章:偷親     下篇:第190章:看見三手上的戒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