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90章:看見三手上的戒指  
   
第190章:看見三手上的戒指

水菡大可以不進去,隨意找個什麼借口走掉.但她望著沈云姿這張美得驚人的臉上,笑容那麼燦爛,不由得在想……這女人真是患上抑郁症嗎?亦或是因為最近有晏季勻的陪伴和照顧,所以這女人心大好?

走,雖然是眼不見心不煩,但也是示弱的表現.水菡如今對于突發的事件已經有了極快的適應和心理准備,震驚和慌張都只是短暫的,現在她不想走掉了,反到是想留下來看一看這個舊愛到底是怎樣的人.

真是天大的諷刺,老公的舊愛居然堂而皇之地進家門來了,最令人窩火的是,論輩分,水菡還比沈云姿矮了一截.沈云姿被晏鴻瑞收為干女兒,水菡應該叫她"姑姑………

晏鴻瑞像是什麼都不知道似的,熱地招呼水菡坐下.

"水菡啊,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新收干女兒,叫沈云姿,你們年紀也相差不了幾歲……"晏鴻瑞笑容可掬,對水菡完又轉頭看著沈云姿:"云姿,這是季勻的老婆,水菡……"

沈云姿沖水菡點頭微笑,優雅地伸出她那只纖細好看的手:"你好."

水菡猶豫了兩秒鍾,同樣伸出手,與沈云姿的手指相觸,直視著她,不溫不火地:"你好."

兩個女人就這麼握住手,看似平常的寒暄中,隱隱透著只有她倆自己才能感覺到的異樣."你好",可真的好麼?這兩個字誰都不是發自真心的在,她們不過是面子上敷衍著而已.在眼前的場合,誰要是先沉不住氣,誰就等于是落了下風.無形中,雙方會有一種心理上的較量.

喬菊顯然是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主,嫌惡的目光睥睨著水菡:"云姿是你叔公的干女兒,論輩分你不知道該叫她什麼嗎?叫姑姑啊!"

這話帶著壓迫感,讓水菡心底倏然竄起一股火苗……叫姑姑?老妖婆還嫌她現在不夠憋氣麼?

沈云姿狹長的美目里流光溢彩,頗有深意地望著水菡:"叫姑姑的話,或許有些困難吧,如果不嫌棄,你可以叫我一聲姐姐,我們就以平輩論交,如何?"

水菡嘴角噙著淡淡的冷笑,看看喬菊,再看看沈云姿,怎麼覺得這兩個女人像是唱雙簧的?

晏鴻瑞哈哈一笑:"對對對,水菡你就叫云姿姐姐吧."

並非是水菡氣到要去糾結一個稱呼,而是這實在太令人憋屈了……試想一下,哪個女人能心甘願地叫自己老公的舊愛為姐姐?尤其是在老公跟舊愛糾纏不清的況下,這不等于是拿刀子捅自己麼?

晏錐憐惜的目光一刻都沒離開水菡,他在為水菡擔心.有喬菊在的事都不是事,哪怕只是一個稱呼,喬菊都有可能借題發揮來為難水菡,水菡的處境確實如履薄冰.

水菡骨子里那股倔犟的因子又被激起了,看都沒看喬菊一眼,只是平靜地注視著沈云姿:"既然是要當平輩,那就叫名字好了,你是吧,沈云姿."

沈云姿微微一愣,眼底迅速劃過一絲詫異,但還是不動聲色地應承著:"叫名字是最合適不過了,這樣自在點."

"呵呵呵,你們別光顧著話呀,吃菜,吃菜!"晏鴻瑞的老婆著就將一只雞翅膀夾進沈云姿的碗里,親切地:"云姿,你喜歡吃雞翅膀,嘗嘗這個,是我親自下廚做的."

話題轉移到吃的上面本來是極好的了,但偏偏有人想看戲,不想看和睦的氣氛.

鄧嘉瑜自顧自地吃著碗里的菜,看似不經意地:"如果我沒記錯,嫂子也很愛吃雞翅膀,可是這雞翅膀吧,碗里好像只有一只,還有一只在鍋里……"

鄧嘉瑜這聲"嫂子"當然是指的水菡,只是平時鄧嘉瑜從未這麼交過,現在卻口稱嫂子,不是真的尊重,而是帶著譏諷的意味.

晏錐一記眼刀橫過去,狠狠瞪了鄧嘉瑜一眼,這女人添什麼亂!

晏鴻瑞的老婆臉色僵了僵,隨即站起身來:"我再去廚房盛一點出來."

沈云姿的筷子夾住雞翅膀,沒立刻送進嘴里,只是對著水菡露出一個動人心魄的笑意:"我們喜歡的是一樣的啊……"

一樣的什麼?雞翅膀呢還是人?沈云姿動作優雅地張開嘴,輕輕一咬……她吃東西的樣子很像是經過訓練的,像個十足的千金姐那麼尊貴,水菡也不得不在心里承認,沈云姿吃東西的姿勢比她好看多了.但這女人是話里有話麼?

這時候晏鴻瑞的老婆已經將另一只雞翅膀也盛出來了,笑著給水菡夾到碗里:"來,快吃!"

"謝謝……"水菡禮貌地,但緊接著她卻夾起了雞翅膀放進沈云姿的碗里:"既然你喜歡,就都給你吃了.我現在比較喜歡吃雞腿……"

這話沈云姿能聽懂,就跟她剛才的那句一樣的富有深意,最直白的解釋就是——"我們喜歡的男人是同一個""既然你喜歡就拿去,我已經不喜歡他了."

晏鴻瑞夫婦或許聽不懂水菡和沈云姿在打什麼啞謎,但晏錐能猜到個八.九不離十.

晏錐心里驚訝,水菡今天的表現有點出人意料,看似沒什麼特別的,但卻跟沈云姿有種隱約的對峙,他先前還擔心水菡應付不了這場面,現在看起來,是他多慮了,水菡表現得很好,鎮定,淡然卻又不失禮儀.

沈云姿蹙了蹙眉頭,看著碗里多出的一只雞翅膀……水菡這麼大方,反而讓沈云姿有點失望.

喬菊才不管她們之間有什麼異常,她對沈云姿的印象不錯,破天荒的竟然為沈云姿夾菜:"多吃點,你剛出院,好好補一補."

沈云姿甜甜地回應到:"謝謝嬸嬸關心."

她舉起筷子時,口處露出一片白色的紗布.那是她自殺過的痕跡?水菡心里一緊,酸疼酸疼的感覺抑制不住的冒起……晏季勻就是因為這個女人鬧自殺,所以才會對她關愛備至,時常留在醫院守夜.而現在這女人高高興興地坐在她對面,精神狀態看上去很好,這都是晏季勻的功勞麼?

水菡失神之際,鄧嘉瑜又插上一句:"大哥不是會回來吃飯嗎,怎麼還不見人影呢,這菜都快要涼了."

又是一個哪壺不開提哪壺的女人.

"季勻了他會晚點回來,讓我們先吃著別等他."

曹操,曹操到,正當晏鴻瑞話音一落,就見門口出現一個高大挺拔的身影,晏季勻回來了.

此時此刻,猶如電影慢鏡頭一般,晏季勻的腳步變得異常緩慢,而桌上的每個人都同時回頭,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晏季勻俊臉上露出錯愕的表,顯然他對于沈云姿的出現也是十分意外,怎麼都不會想到沈云姿居然在餐桌上?這是什麼況?

沈云姿就跟看見自己的戀人一樣,目光灼熱如火,飽含深地喚了一聲:"勻."

晏季勻濃眉緊鎖,像是沒聽到,他的目光落在水菡身上,他想從她的表里看到她的心,但這一次他失望了……水菡已經別過頭去,低頭吃菜,仿佛這一切都與她無關.

她的淡然和冷靜,讓晏季勻心頭沒來由的感到不舒服,她就這麼無視他嗎?看見他回來也無動于衷.

"季勻啊,快坐下吃飯!"晏鴻瑞起身招呼.

晏季勻想都沒想就坐在了水菡身邊,她和沈云姿是對著坐的,而沈云姿旁邊是還有個位置空著,晏季勻卻沒去坐.

"咦,怎麼云姿你也認識季勻?"晏鴻瑞神色詫異,看不出絲毫的不對勁,像是真的不知道晏季勻和沈云姿早就認識.

"干爹,干媽,其實我……我跟他早澳洲時就是同學."沈云姿嬌羞地瞄了晏季勻一眼,這富含深意的眼神,誰見了都看得出來兩人的關系必定不一般.

"原來是這樣,老同學啊……呵呵,真是巧."

晏季勻心里百般不解,沈云姿怎麼成了叔公的干女兒?這件事他怎麼不知道?既然是干女兒,怎麼在醫院時從未見過叔公夫婦去探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沈云姿當然知道晏季勻此刻心里在想什麼,她大大方方地:"勻,一會兒我再跟你解釋,現在,能陪我喝一杯麼?"

一口一個勻,叫得這麼親昵,完全無視水菡的存在,這不是成心刺激人麼?顯擺什麼呢!

水菡再怎麼遲鈍也聽得出來沈云姿是故意的,她本來就忍得辛苦,嘴里吃的東西都是索然無味,想著忍忍就過去了,但現在看來,這頓飯遠比想象的艱難得多.

晏季勻聽沈云姿這麼,他也只能點頭示意,拿起酒杯與她相碰.

水菡抬眸,正好看到沈云姿端著酒杯的那只手……手指上有個亮晃晃的東西,是戒指.先前水菡雖然也看到了,但沒留意戒指的款式,可現在沈云姿端著酒杯,水菡能看得清清楚楚……這戒指的款式,好眼熟,上邊的造型像是一塊骨頭?這麼特別的戒指,水菡當然有印象,這不就是她和晏季勻在香港時,她看到的那一對男女對戒中的女款戒指麼?【還有更新】

上篇:第189章:三進家門!     下篇:第191章: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