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91章:爆發  
   
第191章:爆發

水菡的視線瞬間凝固,黑白分明的眸子死死盯著沈云姿的手,腦子里嗡嗡作響……是巧合嗎?戒指的款式多如繁星數不清,為何偏偏沈云姿戴的就是她在香港看到就喜歡的那一款?如果是別的女人戴著,水菡或許頂多只是瞧兩眼便算,但此刻她心底就是有個聲音在怒吼,在咆哮——直覺告訴她,這不是巧合那麼簡單!

晏季勻的眼睛雖然那注視著沈云姿,但眼角的余光一刻都沒離開過水菡,此刻見她表有異,他也不由得心頭一緊,順著她的視線望去……

只見沈云姿那一只蔥玉的手指上,一枚別致的戒指在燈光下閃閃發亮,特別是她這一舉杯的動作,令人無法忽視戒指的存在,瞬間像是被放大了數倍.

沈云姿含脈脈地望著晏季勻,她眼里只有他,絲毫不掩飾她的意,柔似水的秋波,溫柔悅耳的聲音:"勻,這一杯我敬你,這麼久沒見了,老同學……"

沈云姿這話還算是留了點面子,故意好久不見.實際上昨天才見過,他還接她出院送她回家.

晏季勻眉宇間隱透著一抹焦慮,也沒多什麼,直接一飲而盡.晏鴻瑞連誇晏季勻豪爽,但只有他自己才明白,心里有多麼的苦澀.

萬萬想不到沈云姿會出現在晏家,與水菡碰面.

這麼一碰面,戒指自然就會被水菡看到.想必她也已經猜出幾分了,否則怎會如此呆滯的表.

水菡放在桌子底下的手緊緊攥著,而捏著筷子的那只手也是控制不住地微微顫抖……

這餐桌上,精明的人可不止一個.晏錐立刻感覺出了不對勁,關切的眼神望著水菡,似乎在:"你怎麼了?"

晏錐真恨不得能馬上沖過去水菡身邊,但眼前的形勢容不得他這麼做.他心里焦急,卻又不能表現得太過明顯,這滋味真是難受極了.

鄧嘉瑜咦了一聲,好奇地問:"沈云姿,你手上的戒指好特別啊,不過似乎不是白金的,是銀質的嗎?在哪兒買的啊?"

沈云姿放下杯子,美目里波光瀲灩,盈動著炫目的神采,聲而略帶嬌羞地:"這戒指是……是我一個朋友送給我的.是銀質的,不過我很喜歡."著還忍不住瞄了晏季勻一眼.

嘖嘖,這欲還休嬌羞不已的模樣,傻子都能察覺出一點異樣啦.喬菊臉色一變,慢慢的嘴角竟揚起來,這老妖婆嗅覺格外靈敏,不知嗅出了什麼,在算計著什麼.

晏錐的手在桌子底下狠狠地掐了鄧嘉瑜一把,湊近她耳邊:"你不亂話會死嗎?"

鄧嘉瑜扁扁嘴,毫不在意地笑笑,頗有些幸災樂禍的味道.晏季勻也是她唯一感興趣的男人,她既然得不到,現在能看戲,她怎會錯過,當然要火上澆油了.

氣氛詭異,僵硬,水菡臉漲,不是氣色好,而是氣得發.

想必這戒指是晏季勻買下來的,他此刻的沉默和飽含歉意的眼神已經明了一切!

買下來了只是卻沒送給她,而是送給了沈云姿.

好一個舊愛,好一個有有義的男人啊!還什麼他只是因為沈云姿有嚴重的抑郁症,所以才會去照顧,還等沈云姿的病好了就不會再那麼親近了……

假的,全都是假的!

從認識到現在,他沒有為她戴過一次戒指,哪怕是結婚,哪怕是她曾覺得兩人感好的時候.可現在卻有個女人戴著他送的戒指在她面前出現,這麼得意,這麼歡喜.到底他是誰的老公呢?

"云姿,你這就不對了,你不老實……"喬菊忽然出聲,一副親切慈愛的表對著沈云姿.

"我……"

"這戒指肯定是你男朋友送的吧,瞧你害羞成這樣,是不是想起送戒指的人就感覺心里甜滋滋的?我也年輕過,你騙了我的……"喬菊笑著撫摸沈云姿的肩膀,那神像極了一個真正的長輩.

沈云姿羞了臉,嬌嗔地看了看晏季勻,然後低下頭:"嬸嬸,你取笑我……"

"哈哈哈,瞧瞧,又臉了……"喬菊高興地大笑,全然無視其他人的尷尬.

這不擺明了故意給水菡難堪麼?喬菊這麼老殲巨猾的人怎會看不出沈云姿手上的戒指就是晏季勻送的?她連晏季勻什麼時候去醫院照顧沈云姿了都知道!她也不過是順著演戲而已,沈云姿的出現讓她覺得更能刺激到水菡,她當然偏向于沈云姿了.這個家越亂越好,不亂的話,她還不舒坦了.

晏季勻就坐在水菡身邊,他能感受到從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憤怒和悲傷,她輕顫的身子,她隱忍的表里露出的痛惜,他全都看在眼里.他的心,猶如被一只無形的大手緊緊揪著,發疼……他是有苦難,戒指本來就是為水菡而買的,本來就是打算要送給水菡的,誰知道陰差陽錯兜兜轉轉竟到了沈云姿手中,可水菡一定是誤會他買戒指的初衷了.

"水菡……"晏季勻深邃的墨眸里幽光閃爍,大手剛一觸到水菡的肩膀,她卻像觸電似的從座位上彈了起來!

"啪——"筷子放在了桌上,水菡隱忍著即將爆發的怒火,努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不好意思,我還要照顧檸檬吃晚飯,先失陪了."

完,再不管桌上的人是什麼反應,無視喬菊那狠厲的目光,無視沈云姿的錯愕,水菡轉身往外走,挺直了背脊,一步一步走得格外沉穩.

人都有底線,水菡原本還能勉強撐住的,但這戒指的事,她無法讓自己繼續在這餐桌上呆下去,不想再看到喬菊那惡心的嘴臉.此刻她提前離席,從另一方面來也等于是狠狠刮了喬菊和沈云姿一巴掌.

"就是不給你們面子,你們又能怎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們想讓我難堪,我難道還要留下來承受麼?你們慢慢折騰去,再怎麼惡心我都看不到."

忍無可忍就無須再忍,直接甩臉走人!

天知道水菡現在的心多難受多苦,走出了主宅的大門,呼吸著外邊的新鮮空氣,她緊繃的神經才稍微有點放松了,但這麼一松,淚腺也跟著松了,再也克制不住心痛的感覺……

不出哪里痛,仿佛全身沒一處不痛,原以為自己可以勇敢面對一些殘酷的事了,心理承受能力夠強了,但現實卻總是一次次打破她的極限.

身體里的酸脹都化成了眼眶里的水汽,水菡仰著頭,深深地呼吸著,讓風吹干眼里的淚,硬是沒流下一滴.

身後,晏季勻已經追上來,可水菡在聽到腳步聲時,拔腿就跑!

吃奶的力氣都使出來了,水菡的潛能爆發,竟然沒讓晏季勻追上,她一路沖進了閣樓,砰地一聲關上門,鎖住,不讓晏季勻進來.

"水菡……水菡……"晏季勻跑得有點喘,急切地拍著門,呼喚著她的名字.他不想讓她誤會戒指的事,他想解釋!

"老婆,你聽我,事不是你想的那樣……你聽我解釋行嗎?老婆,你有沒有在聽我話啊?"晏季勻豎起耳朵,卻聽不到門後的動靜.

水菡嬌的身子靠在門上,渾身無力地癱軟在地,背靠著門,痛苦地捂著耳朵……

"晏季勻,你走吧,我不想見到你,不想聽到你的聲音!你離我遠點!"水菡沙啞的聲音在嘶喊,飽含著憤怒和悲慟.

晏季勻胸口一陣窒悶,她的話讓他越發心痛不已.

"水菡,你聽我……上次在香港的時候我偷偷買下你喜歡的戒指,是想要送給你的,就是在那天我們帶檸檬出去玩,我是打算等吃晚飯那會兒就把戒指拿出來,想給你一個驚喜……可是後來因為看到云姿受傷,我去醫院了,沒能去餐廳找你和孩子,再後來……在云姿的病房里她看到了戒指,以為是我買來送給她的,所以就……"晏季勻一口氣到這里,有點難以為繼了,當時戒指會戴在沈云姿手上,本來就是一件很無奈的事.

這番話,水菡是聽到了,但以她現在這麼激動的心怎麼可能冷靜下來想到晏季勻當時進退兩難的處境呢?在了,無論是什麼原因造成了,即便是買戒指的最初是為她,但結果卻還是戴在了沈云姿手上.

那是一般的首飾嗎?那是戒指啊!水菡只戴過兩次首飾.一次是晏季勻曾丟失的項鏈,第二次是晏季勻送她的水晶項鏈,但戒指的意義卻是非同尋常的,她這個當妻子的沒戴過一次丈夫送的戒指,反到是沈云姿戴上了?何其諷刺?

心痛的感覺從四面八方的空氣中鑽進她的血肉,像無數細的刀片割著她身體的每個部分……

晏季勻真的沒轍了,解釋過了可水菡還是沒動靜.

就在這僵持的時分,忽聽身後傳來沈云姿帶著哭腔的哽咽:"勻,對不起,我不知道戒指是你送給你老婆的……真的對不起……對不起……我……我現在就取下來……還給她……"

沈云姿滿臉淚痕,哭著顫抖著緩緩將戒指從手指間一點一點地挪動著……

上篇:第190章:看見三手上的戒指     下篇:第192章:三住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