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96章:檸檬第一次叫爸爸  
   
第196章:檸檬第一次叫爸爸

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晏季勻的身上,水菡和檸檬的去留,真正能左右的人,只有他.

檸檬不懂大人之間的恩怨,但至少他知道,如果爸爸不同意他和媽媽一起離開,如果他真的跟媽媽分開了,他就再也不會相信爸爸.

檸檬通通的眼眶里盈滿了淚光,可憐巴巴地望著晏季勻,孩子這令人疼惜的模樣,讓人忍不住想要去安慰他,保護他.身為父親,晏季勻的心也是在疼著的.

他沒有看喬菊,只是平靜地看著水菡,深眸里有著她不懂的複雜.水菡也在看他,眼里的痛惜,深深地刺痛他的心.

相對無,這是距離上次戒指事件之後兩人第一次這麼近的對視,仿佛有種隔世的感覺,陌生又熟悉,明明近在咫尺,可她卻不能伸手去觸碰,心底里某些刻意壓制著的緒在翻滾,她不知花了多大力氣才讓自己忍住沒有哭出來……回想這幾年,她所有一切都是與這個男人有關的,但今天如果走出晏家大門,或許今後就真的再無交集了,只等著爺爺早日醒來之後,她能和晏季勻辦離婚.

可真的就那麼想離開嗎?真的就那麼想離婚麼?如果不是太苦太艱難,她何嘗願意走到這一步?

她眼神中的哀怨和控訴,他都能一一看懂,只是他的苦澀,她是否能體諒一二呢?晏季勻不知道自己在做出這個決定之後,水菡是會高興還是傷心?此時此刻,似乎他不管怎麼決定都無法做到盡善盡美.

他涼薄的雙唇輕啟:"你一定要帶著孩子走嗎?"

水菡心頭一顫,他眼里的那一抹異樣的神色是心疼麼?但是不是心疼,現在她都顧不上了,她一刻都不想再看到喬菊以及晏家人那些丑陋的嘴臉,她必須要離開!

水菡強忍著心酸,干澀的喉嚨里發出沙啞的聲音:"是,我已經決定了.希望你不要阻止我……晏家現在是什麼樣子,你不是不知道,我和檸檬離開了,對大家都有好處,尤其是你和沈云姿,你們今後雙宿雙棲,再也不會有我這礙眼的人存在了,這不是皆大歡喜麼?"

實際上就是,水菡離開的最主要原因是沈云姿.喬菊雖然很BT,但對于來,沈云姿住進來,才是對她和孩子最大的傷害.

雙宿雙棲?礙眼?這種詞兒,使得晏季勻緊蹙的眉宇間流瀉出一絲淡淡的薄怒,她還是這麼認為,她還是認定他和沈云姿了……

晏季勻眼底掠過一抹狠色,柔和的目光變得冷硬:"好,我成全你."

這幾個字,他是咬碎了從牙縫里擠出來的.狠,冷,絕.

水菡呆滯了,不知道是太意外還是太高興,腦子里嗡嗡作響,心底深處悄然龜裂出絲絲裂痕,有什麼東西倏地崩塌,頃刻間碎了一地……是呵,她該高興的,為什麼在聽他親口出來這句話,她卻半點都笑不出來?反而是內心無比空洞,仿佛心都被人硬生生挖去,只剩下一個血肉模糊的傷口.

每一種離開都會伴隨著眼淚和傷感,每一種別離的背後都藏匿著一顆滴血的心.

水菡的眼淚在心里流,悲傷太濃,無處宣泄.她這一顆血淋淋的心也不會剖開來示于人前.

望著他,就像是最後的訣別,像是這一別便是走出了他的生命……今後,誰才是他生命的主題曲,是沈云姿麼?

一旁的喬菊在聽到晏季勻的決定後,露出不可置信的表,跟看瘋子似的看著他,怒不可遏:"你竟然同意了?你是被這女人迷暈了嗎?讓晏家的血脈流落在外,你就算是死了都沒臉見晏家的列祖列宗!"

喬菊就跟打了雞血一樣的激憤,跳著腳在吼,指著晏季勻的鼻子罵……還能怪什麼呢,只怪這老妖婆身體太好,精神太好.

晏季勻眸光一轉,一記鋒利的眼刀橫過來:"喬菊,整個晏家,就你最沒資格這種話.要不要我提醒你當年做了什麼?背叛過晏家的人,你有什麼臉提列祖列宗?我就算是死了也輪不到你來教訓."

"你……你……大逆不道!我不准她把孩子帶走,我不准!"喬菊吼得歇斯底里,脖子上的筋都顯出來了.她是不會讓水菡逍遙快活的,水菡帶著檸檬離開,她就會少了很多"樂趣",她就是要看著水菡在這兒受苦受罪,看著水菡和沈云姿爭風吃醋,她才覺得是一場好戲,誰知道水菡竟要抽身離去.

最讓喬菊無法忍受的是晏季勻的強勢,簡直比晏鴻章還讓她感到可惡!憋氣啊,每次晏季勻一站出來為水菡出頭,她就會沒轍,這種感覺最不好受,她要的是絕對的權力,她痛恨被晏家的男人壓制!

"你不准?"晏季勻冷然嗤笑:"你算個什麼東西?在我眼里,垃圾都比你強.如果不是爺爺當年一念之仁,保留著那張結婚證,你現在還能在這作威作福?我的老婆和孩子,想去哪里都不需要你的同意,只要我允許就行了.你老了,沒事就不要上躥下跳,萬一不心閃了腰折了腿,或是出個什麼意外,那可就不好了,你難道不想安度晚年嗎?奉勸你一句,如果想你的晚年不至于太過淒慘,你最好少干點缺德事."

喬菊氣得差點被背過去,她現在算是領教到了,晏季勻的嘴也能這麼毒!

"你……竟敢威脅我?你的意思是,你想對我動手?呵呵,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動我一根頭發,我的家族一定會跟你拼到底!晏季勻,你別得意,花無百日,我就不信你能坐穩現在的位子,咱們走著瞧,我等著看你摔下來的一天,等著看晏家徹底敗落的一天!"喬菊一通怒吼,不甘心被晏季勻壓制著,只能點狠話來泄憤,也是為自己挽回一點面子,但她的話卻讓水菡心里大吃一驚……喬菊要做什麼?難道真的要像從前那次一樣的,想要搶走公司?聽她的口氣,似乎已經跟晏季勻杠上了,可她從未聽晏季勻起過.

危險!水菡深深地感覺到了.是為晏家,為公司感到危險.那是晏鴻章的心血,喬菊這老妖婆居然還想故技重施?

水菡總算是領略到了當年晏鴻章和晏季勻面對喬菊時的心,憤懣得想揍人了.

"喬菊!你還是不是人?晏家的一切都是晏家的先輩們還有爺爺,他們辛辛苦苦打下的基業,你憑什麼想要搶走?還想把晏季勻從現在的位置拉下來,想要吞並公司,你比畜生都不如!"水菡一時腦子熱就沖口而出,渾然未覺晏季勻站在旁邊投來的異樣目光.她這是在維護他?

晏季勻的嘴角不自覺地揚起,心瞬間輕快起來.他很樂意看到水菡為他話的樣子,真是好……好酷!

喬菊被水菡這一句"畜生"給罵得徹底失去了理智和冷靜,下一秒,她像是瘋了一樣竄上來直沖向水菡!

但喬菊那一只干瘦的手被晏季勻毫不費力地擋住了,只用了三分力道就將喬菊推到一邊!

"喬菊,你精神不錯,活蹦亂跳的,但你始終是七十多歲的人了,不管你怎麼蹦跶,都回不到年輕的時候.何必執著?你的爪子別伸太長了,別伸到水菡和檸檬身上,否則,別怪我心狠手辣!"晏季勻最後那幾個字加重了語氣,令人打從心底里透出寒意.

"哈哈哈……壞人被爸爸打倒了……哈哈哈……壞人被爸爸打倒了!"檸檬高興地拍手歡呼,清脆稚嫩的童聲猶如天籟,這純真無邪的笑容更是像可愛的精靈,晏季勻一下子看得癡了.

"兒子……你剛才什麼?"晏季勻按捺住激動的心問,沒發現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檸檬亮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再一次重複:"壞人被爸爸打倒了!"

這家伙沒注意就喊出了"爸爸",這是晏季勻第一次聽檸檬喊.雖然是孩子無意中的,但對于晏季勻來,這就是全世界最動聽的聲音了!

水菡也是發呆,眼前這光景,算是大獲全勝嗎?喬菊終于是沒能阻止她和孩子離開,而晏季勻也表現出了對她和孩子的保護欲,一如當初那般強勢無匹,有種橫掃一切的氣勢.縱然是要離去了,可她還是忍不住一陣心悸,單從這件事來講,她是感激他的.

"謝……"水菡才剛一個字,晏季勻便打斷了她:"別謝謝.你剛才那麼罵喬菊,那麼維護我,我才發現原來你一直都是支持我當總裁的."

水菡一愕,臉發熱,急忙避開他的目光:"我才沒有……誰維護你了,誰支持你了……我只是替爺爺感到不值……"

她還是跟以前一樣的愛臉,晏季勻已經很久沒看到她現在這種表了.

氣氛變得輕松了一點,喬菊徹底被無視了.晏季勻伸手捏捏檸檬的臉蛋:"兒子,再叫一次爸爸來聽聽?"

檸檬嘟嘟嘴,聲囁嚅:"爸……混蛋爸爸……"

"……"頓時,園子里響起了女人的爆笑聲.

上篇:第195章:晏少的決定     下篇:第197章:離開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