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親親總裁,先上後愛 第197章:離開晏家!  
   
第197章:離開晏家!

能笑得這麼歡騰,當然是童菲了.她在外邊等啊等不見水菡和檸檬出來,心里焦急,只好進來看看了,正好瞧見剛才晏季勻把喬菊推開,檸檬在拍手叫好,最後還叫混蛋爸爸……

先前沉悶的氣氛立刻被這笑聲給打破了,喬菊和幾個傭人也都走了,這里只剩下一家三口和童菲.

晏季勻臉色僵硬,十分無奈地望著檸檬:"兒子,不要加前邊那兩個字!"

檸檬撅著嘴,鼓著腮,低頭不看他.這家伙心里一直都惦記著晏季勻上次食的事,將他和媽媽丟下,了去餐廳找他們結果沒出現.所以他沒有心甘願叫"爸爸",還加了"混蛋"倆字.

"是不是你教兒子這麼叫我的?"晏季勻蹙眉望著水菡.

水菡心里一酸:"這還用我教嗎?你不知道檸檬很聰明,記性也好,有些事他記得很清楚,孩子不會撒謊,他覺得誰像混蛋就叫誰混蛋了."

"……"晏季勻的臉又黑了,心里有些煩悶,自己和檸檬的關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親近點.

"寶貝兒,來阿姨這兒!"童菲向檸檬伸出手.

檸檬嘻嘻一笑,張開白白的手讓童菲抱著.

晏季勻懷里一空,孩子已經去童菲那兒了.

"唔.寶貝兒你好香啊!"童菲在檸檬臉上又嗅又親,逗得孩子咯咯咯咯地笑,這可羨慕死了晏季勻.

"童菲,不好意思,剛才有事耽擱了,我們現在走吧."水菡拖著行李箱,視線故意不去看晏季勻.

聽她這麼,晏季勻的臉色明顯一沉,卻也沒有開口阻止.

"晏總,今後菡菡和檸檬就交給我啦,你大可以放心.至于你嘛,你就慢慢陪你的舊愛吧,別急著找菡菡和檸檬,他們在我那兒會過得很好,沒人會來騷擾!"童菲將最後那幾個字得很重,還不忘狠狠瞪了晏季勻一眼.雖然他維護水菡和檸檬的行為值得嘉獎,但童菲一想起這里還住著一個他的舊愛,她就打從心底里為水菡感到不值,話也就沖了點.

晏季勻冷厲的眸子睥睨著童菲,眼神有點凶:"水菡和檸檬住你那兒,這只是暫時的!"

這話,童菲壓根兒沒當回事.水菡也只當是晏季勻的戲……他如今有了沈云姿,她又帶著孩子搬出去了,他還會記得嗎?過不了多久他就會忘了她母子的存在.這一搬走,興許就是等到離婚時再見了.

盼著盼著終于是到了走的時候,水菡應該高興的,可她此刻卻感到心無比沉重.畢竟這是她生活了幾年的地方,雖然晏家大部分人都不待見她,可這里有她和孩子生活了三年多的痕跡,回憶.有老爺子的關懷,有晏錐長期照顧她母子,還有那棟熟悉的閣樓……人是有感的動物,是有七六欲的,在一個地方住久了突然離開,難免會有不舍.如果不是因為喬菊和沈云姿的出現,水菡不會在這種時候離開晏家大宅.

水菡清秀雅致的臉在晨光中顯得很蒼白,但那雙水靈靈的大眼卻是格外亮.努力讓自己的表看起來瀟灑自然些,淡淡的笑意里卻是有著苦澀:"我……走了."

千萬語最後只化成這幾個字,心頭湧動的緒太多太濃,到極致卻反而無法表達其萬分之一.

有那麼一秒的時間里,水菡甚至想沖動地抓住晏季勻的手,哀求他將沈云姿趕出去,哀求他的愛和呵護……可這些念頭都只是稍縱即逝,被水菡壓得死死的沒流露出半點.她終究是沖不破心里那道坎,她渴望的是在愛里與地方有著深深的默契,她的苦痛,她的掙紮她的悲傷,總是希望不用開口得那麼明顯,對方也能體會到.而現在,她心底藏著一個微弱的聲音在,想聽到晏季勻能出一句挽留的話.

可惜,他什麼都沒,就只是這麼平靜地望著她.沉默是把利劍,最是能刺痛女人的心……水菡不由得在想,或許他也盼著她離開?為他和沈云姿騰出地兒來了.

她離去的腳步,比拖著的行李箱還重.望著她的背影,晏季勻想起了幾年前的某一天,她也是帶著這兩個行李箱,在流落街頭,被他遇到,一時興起將她撿回家去……

水菡沒有回頭,一步一步走出了大宅.別看她這麼灑脫,可每走一步,都會有心的碎片掉落.

有時候,灑脫只是為了掩飾內心的痛苦,實際上比誰都脆弱.離開,不是因為真的想,而是用這種方法來維護僅有的尊嚴.離開,或許最想聽到的是對方的挽留.

哭鬧和乞求才得來的愛,不是她要的.她要的是一份自動自發的真心真.

即使在多年之後水菡都記得這一刻,她是懷著怎樣悲慟的心離開……

水菡和檸檬的身影終于是消失在了大門外,晏季勻在原地呆立良久都不曾挪動過,仿佛整個人都石化了一般.

洪戰在一旁觀察了好半晌了,現在見晏季勻居然一動不動的,不開口挽留水菡,也不追出去,他是真為大少爺感到焦急啊.

"大少爺,您就真的放大少奶奶和少爺走了?他們該多傷心啊……您怎麼不留住呢?"洪戰不解,他跟隨晏季勻多年了,但對于晏季勻的心思,他時常都還摸不透.

晏季勻緩緩轉身,邁著散漫的步子,點上一支煙,慢慢地朝著那棟閣樓走去……

"離開,不一定是壞事,留下,不一定就是好事.晏家只會越來越亂,喬菊的手段也絕不止現在這些.水菡和孩子繼續留在這里,必然會卷入家族紛爭的是非中,到時候,只怕我想要護著她和孩子,都會感到力不從心.現在她想走,我順水推舟,等于是讓她遠離是非之地,她不在這里,我和喬菊的斗爭,我才能放開手來做."低沉的聲音有些飄忽,眉宇間流瀉的痛惜之色彰顯出他內心並不如表面那般平靜.

洪戰聞,頓時恍然大悟,一拍腦門兒:"對呀!大少爺您這招看似是無,但實際上卻是對大少奶奶母子的一種保護!"到這兒,洪戰的臉又垮了下來,無比心疼地看著晏季勻:"大少爺,可是您這麼做,大少奶奶不一定能體會到您的用心良苦啊,還有您暗地里做的好多事,大少奶奶都不知道,這麼繼續下去,萬一大少奶奶搬出去之後,萬一……萬一喜歡上了別……"

晏季勻驀地抬眸,凌厲的眼神射過來,洪戰立刻住嘴,訕訕地笑笑:"嘿嘿,大少爺,我什麼都沒,我沒啊……"

晏季勻沒有責怪洪戰.洪戰的忠心是毋庸置疑的,而剛才的話也確實是觸到關鍵了.

"洪戰,你跟了我多少年了?"

洪戰一愣,清俊的面容上露出一點茫然,大少爺怎麼突然問這個呢.但他還是很快就答道:"我從十歲開始就跟著大少爺了."

"是啊,十歲……到現在已經有十八個年頭了.晏家的一切,豪門光鮮的外表下,種種症結和無奈,你也見識了不少,你應該明白,什麼是身不由己.如今晏家正是多事之秋,公司里也是動蕩不安,爺爺昏迷不醒……有太多的事等著我去做,我實在是分身乏術,恨不得一分鍾的時間能掰成兩分鍾來用.時間這麼緊迫,容不得我意一絲松懈,哪有時間陪水菡和檸檬呢,如果讓她和孩子住在原來那棟別墅,我陪她的時間太少,她也會感到很無聊的.去童菲那里,她至少有個伴兒.等晏家渡過這一關之後,我會給自己放個假,好好陪陪她母子倆.我能做的就是這樣了.如果在我忙碌期間,她真喜歡上了別人,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就當是婚姻的考驗吧."晏季勻細碎的聲音在著,吞云吐霧之間,好似每個字都帶著幽怨的色彩.

洪戰呆住了,腳步緩慢至極,望著晏季勻高大的背影,洪戰忽地感覺到有幾分淒涼……大少爺從就因為太過優秀而成了晏家里各房的眼中釘,嫉妒大少爺的人太多了,家里的,外邊的,公司的,還有不相識的……

真正能幫到大少爺的人,寥寥無幾,可以,大少爺現在是孤軍作戰,晏家沒一個人是站在他這一邊的,各房都在算計著,等著看他怎麼摔下來,可他卻承擔起了最重的擔子,從未在人前叫過一聲苦.而晏家的人在明爭暗斗中還享受著晏季勻的強勢所帶來的利益.

晏季勻是孤獨的,就連水菡都沒真正了解和體諒到他事業上的艱辛,她所看到的只有晏季勻的瀟灑自在,從而忽略了他隱藏在背後的辛酸和難處.

洪戰從剛才晏季勻的一番話里,能感受到,大少爺真的變了,變得沒以前那麼霸道了,他開始更多的站在水菡的角度為她考慮,並且尊重她的選擇.這對于一個習慣了掌控習慣了發號施令的男人來,太不容易了.

晏季勻為什麼會及時出現?原因很簡單,當水菡拖著箱子從閣樓下來,立刻就有保鏢向晏季勻報告了這一況.那時晏季勻正在辦公室熬了個通宵打算休息一下,還沒躺下去就接到電話,飛奔而來……

晏季勻走到閣樓下,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

"洪戰,一會兒你上去讓陳嫂打點一下,將檸檬平時吃的補品全都送過去童菲家里,告訴陳嫂,要最好的,如果不夠,就去主宅那邊拿."

"是."洪戰回答得格外響亮.

晏季勻估計得沒錯,水菡只帶走了屬于她和孩子的東西,連檸檬的補品都沒的帶走.她是想靠自己掙錢給檸檬買補品……這女人有時也太倔強了,也不想想,檸檬吃的補品都是最上等的,是晏家每個月買進之後精挑細選出來的,有的在市面上根本買不到.即使是同樣的東西,但品質不一樣啊,水菡現在沒工作,除非是用晏季勻給她的錢買,可她顯然是不會動那個錢的.

檸檬的身子還很弱,還不到四歲呢,需要繼續精心調理,除了喝中藥,補品也不能少.

========呆萌分割線=======

離開了晏家這片陰霾的天空,水菡感覺整個人的呼吸都順暢了不少.壓抑的感覺漸漸消失,最令人欣喜的就是再也不用看到喬菊和沈云姿了,不用再聽晏家那幾房的冷嘲熱諷,耳根清淨了.

只是難免會有幾分失落,一股哀愁縈繞在心間還不曾褪去.真的愛,不是斷就斷的,水菡對晏季勻的失望和痛心,都壓在心里,盡管打定主意要過新生活了,可這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緩沖期.

童菲家里現在就她一個人住,水菡和檸檬來了也正好跟她作伴.

童菲的父母現在是經營一間面館,每天早上最遲六點半就要開鋪,而店鋪距離家里有點遠,他們只好在店鋪附近租了一間簡陋的單居室來住,平時很少回家來.

這區比較安靜,環境也清幽,童菲家是三室一廳,裝修簡單,家具簡單,但很乾淨.水菡的隨身物品不多,檸檬的到是不少.等水菡收拾得差不多了,檸檬已經抱著他的玩具熊睡著了.

水菡將檸檬抱到床上,為他蓋好被子,愛憐地輕輕親了一下孩子的臉蛋,心疼地低語:"寶寶啊,今後我們要開始新生活了,相信媽媽,不會讓你吃苦的……"

水菡揉了揉鼻子,有點酸……想起尚未醒來的晏鴻章,要是醒來之後知道她和檸檬搬走,會難過的吧……

手機響起,水菡忙不迭地接了起來,是梵狄.

水菡事先沒告知梵狄她搬走的事,但現在已經搬出來了,沒什麼不能的.

"什麼?搬去童菲家了?"梵狄的聲音里透著明顯的驚喜:"地址在哪兒?我要去看看檸檬,當年可是我給他接生的,我還沒見過他呢!"

梵狄就跟打了勝仗似的興奮,想起當年接生時,他將檸檬抱在手里,那種激動澎湃的心到現在都不曾忘記,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這個對他來有著特別意義的家伙!【下午還有更新】

上篇:第196章:檸檬第一次叫爸爸     下篇:第198章:認個干兒子